一百三十三章 收到、收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子,你不是想敲诈我蛮,那就是不想公开喽。呐,证据拿去,好好保管哈,过两天,不,这个鬼地方我才不想待两天,明天,不,今天晚上就到你家里去,检查圣旨。到时候圣旨肯定是坏得了喂。呐,你弄坏圣旨,到时候蛮,吃的我的吐出来,拿的我的还出来。连本带息哈。乖乖,我在朝廷里摸打滚爬了这么多年,还治不了你刘春啊。 从袖笼里掏出圣旨,就往刘春手上递,还话里有话:“刘英雄,圣旨非同凡物,一定要好好保管。”要想我兑现,你就不要做声。然后蛮,等我找你麻烦。

到时候,连关秃子都能因为这件事给救出来。嘿嘿。 刘春笑死了。纪公公,你还有意思啊?当我是第一天出来混的啊。当时就不接,对刘知州道:“请知州大人、几位参军大人房里说话。”又把刘子轩、罗义天、周夫子、老钱等无为县里的人一起喊上。最后蛮,才对纪公公道:“你也一起来。”一副对属下说话的口气。大家就有点个奇怪。不过纪公公还真的老老实实地跟过来了。大家就一起进了大厅。 刘春当时就把脸一板:“纪公公,把圣旨给我。” 没想到刘春年纪虽小,却这么精细。

纪公公心里就晓得这次是跑不掉了。只好把圣旨给了刘春。刘春当时就在桌子上铺开来。哎哟,果然有一个洞蛮,哎哟,一个字还模糊了蛮。嘿嘿,就对纪公公看。 大家也一起围上来。啊呀,圣旨坏得了。怪不得刚才纪公公那么反常。 纪公公赶紧解释:“不能怪我哈。这个洞和那个字蛮,说不定是运输过程中出的问题。” 刘春就冷笑:“你怎么不说是皇上弄坏的?这个洞上的口子,不是新的啊,刚才接旨的时候,我听到刺啦一声,原来是这么回事。” 被刘春一提醒,大家都想起来了。

我们也听到了哈。 刘春就指着圣旨上那个花了的字道:“纪公公,这个应该是你嫉妒周夫子功劳,故意改数目,只是没来得及吧。” 尼玛,改圣旨,那是要杀全家的。我哪有那个胆子?纪公公赶紧陪笑:“刚才一不小心,把汗滴上去弄花的了。” 周夫子来火了:“你刚才不是说是运输问题蛮?” 纪公公也来火了:“找个借口都不行啊?”周夫子你得的好处最多,不闷声大发财,还出来指责我,小心我翻脸不认人。到时候叫你一点个便宜都占不到。 刘春当时就瞪了纪公公一眼,想破罐子破摔啊,我不反对。

你来撒,反正倒霉的不是我。纪公公想想,还是算了,人家只在小范围内公布,就是给了自己一个面子。自己还是有出路的哈。 刘春就冷笑,小范围内公布,你再想栽赃就不行了,我已经有了证人。知道的人少,纪公公就会觉得还是有希望。嘿嘿,证据在手,我还怕你个鸟。现在蛮,就是收获的时候了。把圣旨往袖笼里一收:“纪公公,听说你想救关秃子?” 纪公公赶紧陪笑:“他虽是我外甥,不过干犯了王法,我也爱莫能助撒。” 刘春就笑了:“纪公公,明人不说暗话。

实话对你说,不是我不讲情面,要是别人,即使得罪过我,你就是救了,我也不敢说什么。不过这个关秃子么,还是算了吧。”纪公公,你还没得数么?还不在刘知州面前保证一下,你以为我手上的证据是假的? 纪公公是什么人?当时就收到了喂。如今情势,能抱住自己就不错了,当时就表态了:“刘知州你说,我什么时候干扰过你办案?我还是那句话,谁触犯了王法就办谁,绝不能姑息。” 刘知州就收到了喂,也好,免得自己难办,听了纪公公的,汪丞相那边要是知道,说不定不高兴,现在一刀下去,一了百了。

不过蛮不能鲁莽,私下里再问问纪公公。 刘子轩、罗义天、老钱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幸好纪公公被刘春抓住了把柄,不然关秃子还真能逃出生天。 刘春当时也收到了,既然这样,那就再来收点别的。纪公公身上还是有油水的,不榨一榨太可惜了,就道:“纪公公,借一步说话。” 纪公公哭丧着脸,我外甥都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嘛。只好跟着刘春到了没人的地方。 刘春就笑道:“纪公公,刚才多有得罪。不知道京中,可有关于我的消息?” 纪公公这时候还敢说假话啊,只好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什么皇上想退亲,什么有人害你、想把你转成武职,什么皇上想喊你去京城,什么长公主对你死心塌地,坚决不肯退亲等等。

想不到赵壁对自己一往情深,刘春心中既高兴,又有些难过。自己对赵壁,心里始终没有亲密的感觉,以后会不会辜负了她这一片深情? 愣了下,赶紧想别的。赵構真的要让自己入京?朝廷里如今还蛮凶险的,那些大佬位高权重,想把自己弄死,那还不是一句话啊。想到这里,豪气立生,说到斗心机,我怕你们个鸟。有本事来试试看撒。 纪公公这时就道:“刘英雄,我是敬佩你,才跟你说这些的哎。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是我告诉你的。” 怎么会呢?你现在就是我的暗探,关键时刻还指望你帮忙呢,刘春就道:“纪公公多虑了。

”好了,你现在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可以走了哈。纪公公赶紧去找刘世斌州长去了:圣旨被我弄坏的事,吩咐你手下,不要吐露半个字。刘县令你也是哈。 刘子轩点头,我就是想去举报也没用啊,证据又不在我手上。 当天中午,县里就设宴款待纪公公一行。再多大的仇,酒一下肚,都会被冲淡。纪公公和刘春两人在酒桌上忽然就好成了一个人。纪公公连兄弟都喊上了,喊得刘春直皱眉,我好歹也是个进士,和你一个太监称兄道弟,传出去还有脸见人啊? 喝完酒醉醺醺回到育官官署,莫悦容赶紧把他扶到椅子上,又是端茶,又是替他擦汗。

安顿完了才道:“衙里的人送来不少钱,放在哪块撒?” 刘春想了想,从纪公公那里敲了一百吊,自己的赏钱五十吊,莫悦容的二十吊,加起来有一百七十吊。这个钱可不比前番从关秃子那里罚来的,从关秃子那里弄来的,算是公款,现在的这些,是自己私人的,就道:“扔一百吊到床底下,余下的蛮,都给你爹送去。你爹看病不能全花周媒婆的钱撒,虽然以后都是一家,但她的钱花多了,总归不好。要是不够,再过来拿。”床底下的钱,除了给洪老虎娶老婆,剩下的都可以给你爹看病用。

莫悦容答应一声。 说着这些,两个人忽然觉得好像是一对夫妻在说家底似的,莫悦容心里就甜丝丝的,刘春心里就有点异样,不禁又想起赵壁来。不知道她如今在京城内在做什么。 莫悦容正想给刘春按摩按摩,周夫子、老钱、竹竿、洪老虎突然就闯了进来。莫悦容吓得脸都红了,赶紧倒茶去了。 周夫子和竹竿一脸的心满意足,两个人一个得了钱,一个得了闲。竹竿就道:“春春,我失业了。你这边要不要人撒,以后我就到你这边来上班。” 周夫子就试探:“要不,你就带你们税务部门的人,去给我种学田去。

权当是休闲了喂。” 竹竿使劲摆手:“尼玛,周夫子你便宜还没占够啊,我对你讲,去种田可以,田里收的全是我们的。” 周夫子怒道:“连教育经费都贪污,你们还有点个人性啊?对口支持一下要紧啊。” 竹竿气道:“不贪污是吧,好!以后要是给我看到你拿田里一粒稻子家去,我就去刘县令那里举报。” 周夫子就道:“我当然不会拿的,我老婆我就不能保证了。你连你嫂子都不放过,你还是人啊?我呸!” 洪老虎在旁边就怒道:“你们还是兄弟啊?纪公公开仓放粮,你们都不知会我一声?!” 老钱就道:“洪老虎你知足吧,好歹你还有二十吊赏钱呢,我呢,一文都没有。

” 周夫子不干了:“老钱你说这个话还有良心啊?我们这个赏钱,是拿命换来的。” 竹竿就帮腔:“喊你去的时候蛮你不去,现在有钱拿了又眼红。老钱你不该是这样的人撒。你要是真的想要,我可以分你点个。” 老钱的眼睛就放光了喂,竹竿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文钱:“拿去花哈。不要谢我,要谢朝廷。” 老钱怒呸了一声:“再加一文你会死啊。” 洪老虎怒道:“竹竿你太不讲义气了!当时有好处,为什么不对我使眼色?” 竹竿就难为情了:“我看到钱了,哪块还能想到你撒?你又不是不晓得我为人。

” 刘春就道:“洪老虎你喊什么喊撒,都为你争了一百吊了,还不好啊。我对你讲,你要是上去,还敢一百吊一百吊地要啊?所以蛮,我就替你出头了喂。” 洪老虎就道:“我书读的少,你不要骗我。那先拿个二十吊来花花。江湖救急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