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七章 官人的脸色不对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过呢,讲是这样讲,但哪个男的晓得自己女人在外头陪别的男的喝茶,会不气撒?别看官人平时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但就是竹竿,哪怕只是不小心,碰到自己衣裳边边,官人都会朝他瞪眼睛。 莫悦容暗地叹了一口气:莫悦容啊莫悦容,你也不用给自己找理由,事情既然已经做下了,你就放乖巧点个,官人想打,你就让他打两下,官人晚上想要……,那要不要给?毕竟还没成亲的,现在就给,人家不会说什么吧? 但他火起来了,怎么会管这个?其实官人也很想要的好吧。

哪次对自己看,不是趁着自己不注意,就朝自己胸口瞄?他真的要是压上来,自己还能把他推开啊。自己刚刚才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唉,他要真的要,就给他吧。不过事先要说好,就这一次。 太阳快落山了,莫悦容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淘米,准备做饭。 老钱、周夫子、竹竿都走了,洪老虎留了下来。洪老虎是什么人?那是专业蹭饭的好吧。哪家有好吃的了,还能少得了他的啊。那边还在锅里烧着,这边老钱或者周夫子,就让婆娘把洪老虎的椅子留好了。 “我说当家的,你又没喊他,他会来么?” “女人家真是没见识,我家兄弟洪老虎是什么人?闻着味就来了,还用喊?!我对你讲啊,你要是没把椅子预备好,把洪老虎惹生气了,我明天就休了你!” 以往洪老虎蹭饭蹭的最多的是竹竿家。

竹竿的娘老子蛮,都是把洪老虎当儿子看的。家里烧什么好吃的,都不用洪老虎去,自动地就让竹竿去喊了:“还不把洪老虎喊过来。还是你兄弟呢,就晓得自己吃独食。”“爹娘,究竟我是你儿子还是洪老虎是啊?”竹竿的老娘蛮,也跟刘春学坏了,一般就开始语重心长,痛诉家史:“儿啊,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告诉你了,你爹年轻时也很风流的!洪老虎蛮,就是他在外头养的喂。” 蹭饭第二多的就是老钱家。老钱的婆娘蛮,是把洪老虎当小叔子看的喂。有时候洪老虎一时失手,没侦查到老钱家烧了好菜,老钱的婆娘自动留一碗:“相公,带给洪老虎去吃哈。

”老钱就皱眉头:“究竟洪老虎是你相公,还是我啊?对我都没这么好过。” 然后蛮,就是周夫子家。周夫子家穷,平常顶多烧个红烧肉,洪老虎去混饭,有时候还要在街上斩点个熟菜去。 刘春这里,以前洪老虎倒没怎么来蹭过饭。以前刘春是一个人好不撒,洪老虎出去蹭饭,都是喊上刘春:“阿春,我对你讲,老钱家今天烧王八,再不快点个去,就被吃光了。” 后来莫悦容住过来了,刘春这边蛮,就成了洪老虎定点的蹭饭地方。莫悦容烧的饭、煮的面,都好吃的不得了。

噢,就准你家阿春吃,不准我吃是吧?我对你讲,当初替你们父女出头打关秃子,我也是出了力的。 饭还没烧好,两个人坐在桌子边上,洪老虎就问了:“阿春,你这次真的要去京城?” 刘春道:“十有八九会去喂。皇上要退亲,当然要喊我过去。总不会我人不在场,皇上家里就把亲给退了吧。搞得没得数了。” 洪老虎又问:“退了亲,真的就不回来了?” 刘春道:“我也不晓得。十有八九是不会回来了。”要是自己肯退蛮,赵构还会不给自己好处啊?不过赵璧对自己情深意重,自己还能辜负啊?不肯退亲,皇上还有好果子给自己吃?还会让自己回来太太平平地做这个官?没听纪公公说啊,已经有人替皇上出主意,准备把自己转成武职,送自己去东京汴梁前线了。

听说金人最近很焦躁的。 洪老虎就道:“退不退亲,我不好讲什么。你肯定有自己主意喂。不过呢,有机会的话,你还能再回来啊?我在这边过得还蛮顺心的。说实话,真的不想走。”自己活了这么多年,就是这无为县这段时间过得最快活。洪老虎的脸上蛮,就有点个舍不得, 刘春脸上也有点伤心:“洪老虎啊,我也不想走的喂。后来想想,我在无为县过得快活,还不是因为有几个好兄弟蛮,就是去了外头,只要几个好兄弟还在一起,还是会一样开心的喂。所以万一我要是能在京城安顿下来,第一个就要托关系,把几个兄弟都调过去。

到时候大家在一起做事、过日子,还不是和现在一样蛮。” 讲是这么讲,但能不能和现在一个样,谁也说不准是吧。刘春和洪老虎就不说话。 莫悦容一边烧饭,一边偷偷朝刘春和洪老虎这边看。哎呀,刘春和洪老虎脸色都不对蛮。糟了糟了,肯定是晓得那件事了。两个人肯定是在商量如何处置喂。对自己,当然是放过去了喂,打啊骂啊的,肯定不会。那,不会把自己赶出家门吧? 对那个西门大官人,刘春和洪老虎还会手软啊?自己的小冤家是什么人?金兵都不怕都敢杀的好吧,再加上旁边有洪老虎助威,小冤家为了自己,什么事干不出?不会出人命吧?周大娘啊周大娘,我被你害死了。

吃饭的时候蛮,刘春和洪老虎两个人心情都不好,就都不说话。 莫悦容当时吓得,肯定是自己在旁边,两个人怕自己晓得,所以才不吭声的喂。担心的时间长了,心里就开始自己开导自己,怕什么?我和他又没成亲!我出去会野男人,还不是你逼的蛮。都暗示你多少回了,让你赶紧托人来提亲,可你就是不理这个茬。我都不在乎名分了,你托人提个亲就那么难啊。上次周夫子周大哥还说你床头藏的有那个东西,这能怪我么?总不能什么关系都没得,就和你睡在一起吧?把我当什么人了? 吃过饭,洪老虎心情不好,挥挥手就走了。

临出门时,还提了提腰里的刀。莫悦容心里就是一惊。洪老虎大哥肯定是去杀那个野男人了喂。提议提刀,就是向小冤家打暗号:别急,等下子我一刀就将他杀了。 洪老虎大哥虽然是军方的人,但毕竟是杀人,也不能太嚣张是吧,白天去,别人肯定会看到,晚上去,神不知鬼不觉,哪个晓得西门大官人是他杀的?官府里查起来蛮,还不是走走过场蛮。查案的是谁?还不是老钱蛮。老钱晓得人是洪老虎杀的,还会认真地查啊。肯定是敷衍敷衍就了事喂。 虽然人是洪老虎大哥杀的,但自己的官人那是幕后黑手好吧。

从此后,官人身上就背了一条人命。这样子怎么行撒?杀人的时候,自个儿心里其实很难受的,官人以后说不定晚上就睡不着觉,天天做噩梦。 唉,那不都是自己害的么? 莫悦容越想越担心,越想越害怕。收拾碗筷的时候,一不留神,一个碗就掉地上打碎了。莫悦容赶紧蹲到地上捡。 刘春怕她自责,赶紧道:“碗少了好,免得到时候周夫子又来吃饭。”莫悦容蹲在地上,身形实在是……,特别是后面那个部分……,刘春赶紧掉过头。自己要是走了,莫悦容怎么办?真的让她嫁给其他人啊。

官人待自己这么好,自己却背着他偷男人,莫悦容啊莫悦容,你还是人吗?莫悦容心里压力越来越大。要不索性就主动招认了吧?自己认罪态度好,官人说不定就会原谅了自己。 当时就从地上站起来,流泪道:“都是我的错。”一决定说出来,心里就好受多了。 不过就是打碎一个碗,有什么撒?我还天天想你的身子呢,昨天晚上做梦还梦见和你……,我都这样下流了,都没说对不起你。一想到自己走了,就再也看不到莫悦容的花容月貌,以后莫悦容会跟别人在一起了,刘春不禁叹了一口气,当时就道:“没事没事。

” 官人嘴上说没事,但脸色很不好看哎,不会一气之下,把自己赶出去吧?莫悦容吓得,上去一步就把刘春抱住了:“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以后一定天天待在家里。”保证什么男人都不去见,把你服侍得好好的,求你不要赶我走,不要去杀人。 刘春吓了一跳,刚才莫悦容蹲在地上,自己就……,现在又被她抱住,你这是怎么了,哎哟,控制不了自己了,悦容姐,不要这样啦。上次在被金兵追的时候抱着你,到现在我还在回味,你现在这样,让我怎么忍得住嘛。

恩,不对啊,打碎一个碗,你就怕成这样,要是传出去,人家还不知道怎么说我呢?肯定说你是寄人篱下,我对你非常苛刻喂。不是这样的好吧,平常不都是钱尽你花啊?赶紧道:“悦容姐,不要这样。” 官人连自己都不肯要蛮,心里的气肯定是大得不得了喂。但不管怎么说,也不能杀人撒。莫悦容就哭道:“你先把洪老虎大哥喊回来好不好?”迟了的话,闯下大祸,我会一辈子不原谅自己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