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八章 周夫子出马,一个顶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说女儿和刘小官人的好事没成,莫老爹才放心。什么?是刘小官人不肯要自己女儿?莫老爹火大:“我女儿哪点配不上刘小官人了?” 周媒婆赶紧使眼色,没成功不就行了?不要节外生枝哈。挽着莫老爹胳膊,就要告辞。和几个贵妇在一起,隐隐约约总觉得受到了威胁。 周夫子就瞪了竹太、周太、钱太三个人一眼,女人家,就是会咋呼,真正办起事来,什么事都办不成。阿春和莫姑娘这头亲事,那是无论如何都要成的,现在阿春那边有变数,那就先把莫老爹这边的确定好。

当时就说了:“莫老爹,相逢不如偶遇。当初关秃子仗势欺人,阿春出手相助,我也在其中帮过忙的。今天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吃个便饭。周媒婆,你也来。”大家边吃边聊。 莫老爹只好同意,周媒婆只好留下。 竹竿气得就笑了:“尼玛,洪老虎以为只有春春那边有饭吃。没想到咱们今天也聚餐哈。明天大家一起告诉他,让他后悔后悔。” 三位太就要忙起来。周夫子手一挥:“煮个饭就行了。老钱,到街上斩几个熟菜来。”在你家你不花钱啊。 周太来火了:不要只晓得摆布人,自己也要花两个,你平常沾人家的光还少啊?为了你在外边有面子,最近给你的私房钱不少啊。

当时就咳嗽一声。 老钱赶紧道:“弟妹不要客气,在我家,当然我去。” 周夫子就有点个尴尬,这次再不出血,只怕回去后老婆又要啰嗦,只好和老钱一起出门。竹竿高兴了,往椅子上一瘫,什么事不用做,只负责和莫老爹聊天。 到了中大街“陈礼福脆皮鸭”熟菜铺,人还真多,都在排队。咦,阿春也在蛮。莫悦容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似的,跟在刘春身后。 老钱道:“阿春,怎么不排队?” 刘春朝人群中指了指:“洪老虎去排队了。他想吃什么就买什么。” 周夫子就朝前面的洪老虎喊:“洪老虎,今天我们在老钱家会餐。

你钱大嫂已经去酒店订餐了。” 洪老虎气得:“尼玛,趁着我不在大吃大喝。”就想叛变:“阿春,你来抵我的位置。我跟老钱回去。” 刘春气得就骂:“你傻了啊。要是去酒店订餐,老钱还出来斩熟菜啊。” 洪老虎这才明白过来,当时就对掌柜的喊:“给我来两斤牛肉。周夫子付钱。”周夫子后悔得,好端端两斤牛肉钱就不在家了。 周夫子排队,老钱就和刘春聊天。老钱对莫悦容道:“莫姑娘,你爹今天晚上在我家吃饭呢。” 莫悦容就嗯了一声,老钱好好地把我爹喊去吃饭做什么?难道又是为我和小冤家的事么?就朝刘春看了一眼,不晓得今天晚上小冤家会怎么折磨自己呢。

一想就想歪了,脸就有点个红。 老钱在旁边看了,就想叹息。莫悦容和刘春,不是绝配啊。虽说莫悦容比刘春大几岁,但就是这样,才会照顾人撒。有莫悦容在刘春身边,兄弟们也放心不是?熟菜铺子边上人多,也不好说什么。 洪老虎这时拎了一大包熟菜出来:“乖乖,今天讨到便宜了。老板晓得是阿春吃的,多给了不少。”这个就是救了全城人性命的好处。 周夫子一边排队一边喊:“洪老虎,你们要是先走,我明天就去衙门告你打劫。还讲不讲兄弟义气了?”等我一下要死啊。

洪老虎高兴了:“周夫子,你终于说出新花样了。这句好,这句好。”就给记下了。 等周夫子也斩到熟菜,天都快黑了。几个人义气往回走,老钱就劝:“阿春啊,你好好想想,总有办法的。”你平时脑袋瓜子不是挺灵的啊,这次为了你和莫姑娘的事,就多想想点子喂,总有既让赵璧不气又能收了莫姑娘的法子的。 刘春只好笑笑。 老钱和周夫子回到家里,其他菜都已经弄好,大家都坐上了桌。 几杯酒喝下来,周夫子就开动了。莫老爹,不要怪我哈,为了阿春将来的幸福,只好拿你开刀了,我周夫子出面,还有办不成的事啊?当时就讲了:“我们先不说阿春,莫老爹,莫姑娘和阿春的亲事,你为什么不同意啊?” 莫老爹就结结巴巴地讲了。

几个太和老钱、竹竿都觉得有理,就不好说什么。周夫子斜了大家一眼,真是没用!哼。当时就开讲了:“不过你当初是同意的吧,不然你也不会让莫姑娘和阿春住在一起。” 莫老爹只好点头。 周夫子道:“虽说两个人没什么,但也只有我们这些人知道。其他人,不说别人,就是衙门里的人,也都认为两个人已经是夫妻了。” 莫老爹就是一惊,得赶紧让女儿搬出来才行。 周夫子道:“就是现在莫姑娘搬出来住,只怕也没用了。这件事要是传出去,谁还敢娶莫姑娘?就是有人敢娶,你让阿春的脸往哪儿放?” 莫老爹就不说话。

周媒婆也做声不得。当初刘小官人救了你们,你不能让他丢脸撒。噢,把阿春的女人嫁给别人,这还得了。 周夫子继续道:“虽说莫姑娘是给我家阿春做小,但莫老爹你看看,无为县内,论人品、本事,哪个人能比得上我家兄弟阿春的十分之一?周媒婆,莫老爹对我们这里不熟悉,你比比看。” 这还用比啊,金兵围城,谁敢单枪匹马出城?不就是只有刘春一个啊。 周夫子又道:“再者讲,莫老爹你看出来没有,莫姑娘对我家兄弟是一往情深。你要是真的逼她嫁给了别人,她这辈子就耽误了。

” 莫老爹就暗中点了点头。 当时桌上所有的人都看着周夫子,老钱、竹竿、三位太个个点头。周夫子的形象,在大家的心目中,忽然就高大起来了喂。周太脸上直放光,看我家周夫子多能说! 周夫子就得意了,继续道:“给人家做小,是会受气。但那要看什么人。我家兄弟阿春那个脾气,莫老爹你应该晓得的。凭他,会给莫姑娘气受?就怕到时候莫姑娘反过来给他气受。” 一句话,讲得大家都笑起来。 周媒婆暗中就对周夫子竖大拇指,以后要不要把周夫子请回去做个顾问什么的?毕竟是读书人,忽悠起人来一套一套的,就连我,明知道他是在忽悠,也觉得有理。

以前怎么没发现周夫子这么有能耐呢? 周夫子就瞪了周媒婆一眼,我以前是被阿春的光芒掩盖住了好吧。现在才是我真正的实力。 当时屋子里就没人说话,大家都在听周夫子怎么说。周夫子心中得意非凡,继续道:“再说了,做小的会受气,一般是做大的给的,但莫姑娘是绝对不会受这个气滴。莫老爹你想啊,当初阿春大老婆的命,是谁救的?” 要不是莫悦容冒充长公主赵璧出城,长公主还有命在啊?人家救了她一命,她怎么会给莫姑娘气受? 大家就都点头,是这个理。

周夫子又道:“不仅仅是长公主,就是阿春的命,也是莫姑娘救的。还救了不止一回。”莫姑娘是刘春的救命恩人好吧,对救命恩人,怎么会亏待? 周夫子就道:“所以讲,莫姑娘要是嫁给别人,可能还会有气受,人家会嫌弃她跟阿春在一起过了。但就是嫁给阿春,不会有气受,不会有亏吃。” 一屋子的人个个点头。莫老爹顿时开悟,以前我怎么没想到呢?女儿只有嫁给刘小官人,以后才会幸福,嫁给别人,都有潜在的危机。周夫子毕竟是读书人,看事情看得透。

周夫子最后总结道:“呐,莫老爹,我再说一次。莫姑娘呢,现在就两条路,一是嫁给别人,嫁不嫁得了,另外说,我们兄弟四个,是已经把莫姑娘当弟妹看了,她要是嫁给别人,我们是一定去捣乱的。不说这个,就说莫姑娘假如嫁给了别人吧,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啊?人家肯定嫌弃她喂,嫌弃她跟阿春在一起过,就是相公不说,家里人会不说?亲戚邻居会不说?到时候闲言碎语的,莫姑娘会受得了?一来二去,还不天天吵架啊。莫姑娘又是个逆来顺受的,到时候还不晓得受什么气呢。

另外一条路呢,就是嫁给我家阿春兄弟了。别看是做小,但她救过阿春的命,救过大老婆的命,那就是一家的救命恩人,谁敢对她怎么样?再说了,当初她有机会嫁给别人做大娘,却没有嫁,一心一意嫁给阿春,那就是一份恩情。有这一份恩情在,谁敢给她气受? 再者讲,阿春成亲后,会和谁来往的比较多?还不是我们蛮。就算阿春不是人,有我们在,他还欺负莫姑娘啊?眼睛还没睁的!” 三位太一听,当时义愤填膺:“阿春要是敢欺负我妹子,看我们不大嘴巴子扇他!搞得没得数了!” 捞条小猪养养,还要看圈的。

现在这个圈就是莫悦容的圈好吧。那就是完全的主场。 莫老爹当时就转过来了:“可是刘小官人不肯,怎么办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