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一章 我亲眼看到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莫老爹和周媒婆因为有事,已经走了。前脚刚走,后脚洪老虎就到了,一到就到处看:“咦,莫老爹呢?莫老爹呢?” 得知已经走了,洪老虎后悔啊,心里就怪上了:阿春你们也是的,就不能快点个吵么?害得我连莫老爹都没见着。 莫老爹在的时候,肯定发生了很多事情,洪老虎就不停地追问上了:“怎么讲的?怎么讲的?”刘春不肯娶自己女儿,莫老爹有没有发飙?人家会武功的好吧,这要是发起飙来,还有阿春的好果子吃啊?到时候蛮,又可以一边劝,一边笑了喂。

乖乖,你以为老大那么好当的是伐,让你当老大,就是给兄弟们看笑话的。 大家蛮,都在烦心,在莫老爹面前,胸脯都拍过了,可是怎样才能让阿春同意撒?谁还有心思理洪老虎啊。 洪老虎当时就一个一个过堂:“周夫子,莫老爹怎么讲的?”周夫子:“嗯嗯。” “竹竿,莫老爹还来火了啊?”“呵呵。” “老钱,莫老爹还想去打阿春了啊?”“噢噢。” 尼玛,一个都不肯讲是吧?!洪老虎来火了:“本来我不想这么早过来的,只是阿春那边出事了,没得办法,只好先走。

”然后就不做声。你们以为我没料是吧?我的料很大的好不好。 乖乖,周夫子、老钱、竹竿眼睛就放光了:“洪老虎,阿春那边出什么事了?” 洪老虎嘴一闭,一声不吭。想知道什么事?大家交换情报!你以为我洪老虎傻啊?你们不肯告诉我,凭什么我要告诉你们。 这个样子蛮,大家心里就有数了喂。不把洪老虎喂饱,别想知道阿春那边的事。 周夫子咳嗽一声,朝老钱看看。刚才的事,我不能讲哎,刚才呢,我叱咤风云、挥斥方遒,很牛逼的好吧,我要是主动说了,那不就是自吹自擂了?我周夫子这点个数还是有的,老钱,你来讲,注意突出我的功劳哈。

老钱心里就不痛快,刚才周夫子出的风头不小,自己在旁边讲,不是成了周夫子的吹鼓手啊?当时就看周夫子了,我的嘴皮子没得竹竿好,然后就朝竹竿看,竹竿,你来主讲,注意突出周夫子的光辉形象哈。 周夫子当时就眼巴巴地盯着竹竿看。尼玛,这个好像也要求人似的。 竹竿就点点头,对洪老虎道:“刚才蛮,经过我们一番劝,莫老爹已经同意把莫姑娘嫁给阿春做小了。” 周夫子就皱眉了,什么叫“经过我们一番劝”?不全是我一个人在劝啊,竹竿你怎么可以这样,自己没本事,就嫉妒我!就瞪竹竿。

洪老虎非常不满意:具体的经过呢?就这点个话,还想从我这里换情报哇,门都没得。嘴就闭得紧紧的。 大家心里就有数了喂。周夫子又瞪了竹竿一眼:竹竿,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哄得哥哥开心,哥哥将平生所学,以后一股脑全传给你。 竹竿来火了,尼玛洪老虎,你的兽欲还不小蛮,还嫌微博字少蛮,好,哥哥我就给你来个长的,当时就讲了:“莫老爹原来不同意……,事关春春日后的幸福,我还能袖手旁观啊?当时我就讲了,……”尼玛,把周夫子的功劳一股脑全扣在自己脑门上了,“当然,周夫子在这件事上,也有贡献。

也在旁边帮了两句腔。” 洪老虎的眼光了就全是佩服了喂,乖乖,竹竿你现在不得了了蛮!唬起人来一套一套的蛮。不会是骗我的吧?就朝老钱看,老钱,是真的啊? 老钱当时就点头,真的,全是真的,我以我腰里的腰刀担保。当时全靠的竹竿。 竹竿在洪老虎的眼睛里,形象就高大起来了喂。 周夫子在旁边气得眼睛直翻,竹竿你还能再无耻点个啊?当着我面,就抢功劳,就不能等我走了再抢?当时就冷笑:“竹竿,你的口才越来越好了蛮。” 竹竿赶紧承认:“跟阿春学的。

” 两个人这样讲,洪老虎就信了个十足十。 周夫子气死了,尼玛,自己做的事,全给竹竿冒领了,这个世上还有公道啊?还有王法啊?尼玛,早晓得就不提什么自吹自擂了,现在好,倒成全了竹竿。怎么才能翻案呢?老钱是靠不住了,没看到刚才他点头啊。关键时刻,还是家里人靠得住,就朝婆娘看了:周太,你丈夫蒙受不白之冤,还不出马? 周太在旁边都笑死了。平常周夫子兄弟几个就是这么胡闹的,她蛮,早就看惯了,这时候理都不理。 周夫子欲哭无泪啊。

尼玛啊,自己开始的时候,为什么那么羞涩呢? 竹竿当时在旁边就得意洋洋。 竹太实在看不下去了:“相公,你不要颠倒黑白了还好?刚才劝莫老爹的那些话,不全是周夫子周大哥讲的啊。” 竹竿就训斥:“竹太,给我死一边去。” 真相终于大白,周夫子就眼巴巴地朝洪老虎看。 洪老虎就讲了:“竹太,那些话要说是竹竿讲的,我信,说是周夫子讲的,鬼才信。周夫子还会帮阿春啊?”他上次还造阿春反的。 尼玛,周夫子擂足捶胸,尼玛,那些话就是我讲的好不好。

钱太就看不下去了:“洪老虎,你还能不要上竹竿的当啊。那些话不都是周大哥讲的啊。” 洪老虎挥挥手,好了好了,是周夫子讲的就是了,就朝竹竿看:竹竿,周夫子平时有女人缘,你就担待点个。竹竿就是一副委曲求全的样子:都是兄弟,有什么撒,哪个讲的不都一样啊。 周夫子在心里大喊一声:尼玛! 好了,我们这边的事告诉你了,阿春那边出什么事了?三位太、老钱、周夫子、竹竿就一起朝洪老虎看。 洪老虎就觉得很威风喂:我现在就是焦点了!辛辛苦苦挑拨离间,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现在么:“我对你们讲,粗大事了!阿春家暴莫姑娘!”阿春当时捏起拳头,对着莫姑娘的头,没头没脑地擂。

打完了头还不过瘾,对着莫姑娘的背,狠狠地捶。莫姑娘遍体鳞伤,阿春还不肯放过,拎起脚就踹,还一边踹一边骂:一天到晚,只晓得吃,不晓得做事,看我不打死你这个败家精,打死你这个吃货。打得莫姑娘路都走不动了,还是不肯放过,居然还叫莫姑娘去扫地。 以上情节,都是由目击证人洪老虎亲嘴提供。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挑拨离间一段,暂时予以隐藏。 听得老钱、周夫子、竹竿那个过瘾,周夫子就讲了:“阿春搞家暴,你怎么不说刘县令准备造反呢?洪老虎,你说我们还会信你啊?” 洪老虎急了:“我当时就在边上好吧。

“ 老钱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你当时就在边上,为什么不去拉?阿春打莫姑娘,反过来还差不多!人家莫姑娘可是有武功的,阿春能打得过她?想想蛮又不可能喂。” 洪老虎来火了:“我亲眼看到的好吧。” 竹太坚决不信:“我们家小春春多温柔了,他会打老婆?” 洪老虎赶紧解释:“竹太,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也没想到阿春那么暴力。” 竹竿就出来打圆场了:“洪老虎也是跟阿春学的,喜欢把一件事讲得耸人听闻点个。跟好学好,跟坏学坏,这个不能怪他,都是阿春平时教的。

”怎么办呢,洪老虎是兄弟,替他圆个谎,也是应该的。 洪老虎当时气急败坏:“是打了,真的打了。” 既然你一口咬定,我们也不好拆穿是吧,大家都点头:“好了好了,是打了,真的打了。” 洪老虎当时就欲哭无泪,现在想想,那些劝莫老爹的话,还真有可能是周夫子讲的。当时就急得猫抓心:“不信你们明天去问阿春。”不行,这种事,暴露了阿春的真实面目,他还会承认啊?去问他,他肯定一脸无辜:“是谁胡说的?我怎么可能打我悦容姐姐?是哪个在背后造谣的?洪老虎,你去查查,查出来给我往死里打。

”尼玛。 只好赶紧更正:“不信你们明天问问莫姑娘。”不行,这种挨老公打的事,莫姑娘还会说啊?说出来不丢死人啊。再者讲,一说,不就牵涉到她在外面胡来的事了啊。人家要是问:“莫姑娘,听说阿春昨天晚上打你了啊?阿春真不是东西。”莫姑娘肯定会讲:“没有没有,你不要乱说,我家阿春对我好着呢,怎么会打我?我对你讲,造谣是要负王法责任的。” “那你脸上的伤是哪里来的?” “昨天晚上不小心碰的。” “那你走路怎么一瘸一拐的?” “不小心扭的。

” 想到这里,洪老虎脸上全是汗,江湖险恶,一不小心,浑身是嘴都说不清。吵架的时候,要是有别人在场就好了,偏偏当时只有自己、阿春、莫姑娘。 洪老虎当时抹了一把汗,只好退一步了喂:“我承认,我是说得重了点个。但阿春确实是打莫姑娘了。我当时怎么拉都拉不住。” 终于承认造假了吧?!大家互相看看:洪老虎,你老实交代,以前还造过什么谣,今朝一起讲出来。乖乖,你以为你平时假装天真烂漫,到处造谣,我们没有察觉是吧?告诉你,我们洞若观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