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七章 只好把她嫁给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莫悦容当时就晓得是什么意思了,含羞带怯钻进了刘春的被窝。这下子就不是按摩那么简单了。 只是呢刘春上下其手一番,又把莫悦容心里的屈辱给摸出来了,但为了两人的将来,只好竭力忍着。刘春心急难耐,就要步入正式轨道。这要是让你得手了,以后自己的脸往哪儿放啊,莫悦容当时一个大耳刮子就上去了,啪地一声,“流氓”。 刘春吓得赶紧住手。住手就不打你了?当时嘴巴子就扇起了烟,“啪”、“啪”、“啪”。打完莫悦容还不解恨,膝盖一顶,就把刘春顶下床去。

扑通一声,屁股着地,那个疼。 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命真的会送掉的!今天晚上,就是一条充满了诱惑的荆棘之路,太危险了。刘春当时忍住疼痛,赶紧穿衣服。 莫悦容恢复过来,就着了慌,“你穿衣裳做什么?进来撒。” 刘春摆摆手:“悦容姐姐,你早点安息。我去竹竿家睡去。”一边说一边把长衫往头上套。 月光这么好,你要是走了,还怎么办事?莫悦容当时死死拽住,不让刘春把长衫套进去:“都是我的错,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刘春怒道:“知道了错,那你改了没有?悦容姐姐,不是我不给你机会,而是我的命要紧。

”衣裳也不要了,嗖地一声逃了出去。 周媒婆当时蛮,笑得话都说不出来。哎哟,哎哟,我的肚瓜呀。做媒婆那么多年,办事时骇得离乡别井的,还是头一次。 莫悦容一脸愁容:“周大娘,他,他会不会不要我了?”今天早上出门时,他都没回来,听说兄弟几个一直在老钱那里说笑,平常都是在刘春这里集合的。 周媒婆赶紧安慰:“闺女,不会的。事情成没成和要不要你,是没有关系的。” 莫悦容就有点个不信。自己和石女样得,碰都碰不得,碰一下命都要送掉,哪个男的敢要这样的女人撒?官人虽然心胸宽广,但也不会娶一个能看不能吃的,放在家里养着吧?现在不家来,就是无声的指责,想让自己自觉地离开好吧。

周媒婆就拍胸脯保证:“闺女,你放心。刘小官人绝对没这个意思。他蛮,就是心里有气,在外头待两天消消气。他今天不家来,明天、后天还是会家来的。难道他不上班了?朝廷发薪水给他,是让他做事的。不回来,事情怎么做?到时候,朝廷也会出面替你去找他的。” 哪个晓得接下来三天,刘春一直没进门。乡下催情站的人过来领东西,都找不到他人。莫悦容只好出面接待。幸好人家已经熟悉,自己动手拿,事情才没耽误。 本来指望朝廷会出面找他回来。在无为县里,朝廷就是刘子轩县令。

那是和刘春穿一条裤子的人好吧,再者讲,刘小官人替大家退了金兵,救了一城人的命,一县的人都对他感恩戴德,谁会没事找他的麻烦撒。他就是一年不上班蛮,也没人会说他喂。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刘春一直不肯露面,莫悦容就愁上了。就是不要我,你也出来讲一声撒。 周媒婆就在旁边全力安慰,闺女你放心,刘小官人对你其实非常上心的,不会不要你的。大娘我以我的铺子保证。 但莫悦容对周媒婆,就有点不理不睬。以前还好好的,都是你给我出馊主意,现在好了,小冤家都不肯家来了。

周媒婆那个冤枉,我是为你好好吧。但是实际情况在这边,自己有口也说不清,只好生闷气。 莫老爹觉得不对,就出面了。现在莫老爹可谓春风得意,身子已经大好,还有了一个对自己死心塌地的马子。要想以后日子过得好,马子和女儿就不能有矛盾。当时蛮听周美凤说了情况,就把女儿喊过来了:“悦容啊,你老实对我讲,你是不是一心想和刘小官人在一起,不在乎什么名分?” 莫悦容眼泪汪汪地点头,现在,只要官人肯家来,自己什么都愿意做。想要自己,那也是可以的。

实在不行,官人可以把自己绑起来的。 莫老爹叹了一口气,瞧这样子,再不遂女儿的意,是不可能的了,只好道:“悦容你放心,爹替你出面,找刘小官人谈谈。”刘小官人,今朝只好便宜你了。 刘春在老钱家吃饭,洪老虎正在喝酒哄事,莫老爹一路找过来。莫老爹是阿春未来的老丈人,老钱还敢不客气啊,连忙请进来坐下。莫老爹就问了:“刘小官人,最近怎么没去上班撒?” 刘春脸就有点个红,被莫悦容从床上踢下来几次,那就相当于霸王硬上弓没成,哪个还有脸见她?总得给我点个时间舒缓舒缓好吧:“最近心里有点个累,想歇几天。

” 莫老爹就叹气:“刘小官人,我女儿的事,你总得给我一个交代。” 不好!悦容姐姐不会把那晚的事告诉莫老爹,莫老爹上门来兴师问罪吧。当时刘春就朝老钱看,老大现在有事,你们还不给我顶着点。 老钱一头雾水,你先告诉我是什么事,我才能替你顶撒。周夫子就上来抢功劳了:“莫老爹,究竟出什么事了?你放心,阿春要是有什么错,我替你教训他。”我最近也觉得最近阿春很不正常。 莫老爹又叹了一口气:“周学官,也不是什么错。刘小官人,我也没得办法了,才过来找你。

我女儿实在离不开你了,这几天成天长吁短叹。我就想,只好把她嫁给你。你不用讲,我也晓得你的难处的,你蛮,怕大老婆发现,所以不想声张,不想其他人晓得。我莫胜谷行走江湖,对俗礼也不是太看重。其他的我也不要了,只要你悄悄办一顿酒,请几个信得过的朋友做个见证就行。然后就把我女儿接家去,大家在一起过日子。至于以后有机会,你会不会补办,我也不管,只要你以后对她好就行。” 这种好事,要是再不答应,那不是傻了啊,周夫子赶紧保证:“莫老爹,你放心,以后阿春要是对莫姑娘不好,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然后就朝老钱、竹竿、洪老虎看,还不快点个过来哄莫老爹开心!阿春脸嫩,不好意思发毒誓,只好我们替他来了喂。 老钱、竹竿、洪老虎赶紧个个拍胸脯。 莫老爹就道:“刘小官人,以后你要是对我女儿好,我就把你当儿子看。要是对她不好,我呢,好歹也有点个武功,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头忽然没得了,不要怪我。” 喜事来得太快,刘春就有点个不适应,心里又有点个害怕,以后要是一起困觉,莫悦容抬腿就是一脚,自己还受得了啊?周夫子赶紧在后面推:还不快点立个保证?!先把莫姑娘骗家来再讲,以后我们到你那里去,也有个人泡茶不是? 刘春只好点头。

莫老爹就不作声。 老钱、周夫子、竹竿就一起朝他看,光光点个头就算了啊?你得做下纸来,让人家娘老子放心。乖乖,人家那么放心女儿跟你走啊? 当时蛮,钱太就要去找纸和笔,莫老爹挥挥手:“算了。我也不要这些外面光的东西。刘小官人,你说句话。” 这个形势,就是只要自己讲句话,悦容姐姐以后就是自己的人了,想打就打,想骂就骂,这样子一想,刘春心里高兴了:“莫老爹,以后我也不晓得能不能给悦容什么名分,但我保证,心里一直会有她。

以后我就是喝粥,也要让她吃饭,我就是喝汤。也要让她吃肉。”说完才发现大事不好,以后自己就是悦容姐姐的人了好吧,悦容姐姐一身武功,就凭这,她对自己还不是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啊。 莫老爹这才满意:“你们先准备,明天我就把她嫁过来。”说完就朝刘春看。 看我做什么?刘春就有点个纳闷。老钱就在旁边使眼色,周夫子上来就是一脚:“阿春,还不改口叫老丈人?” 刘春只好叫了一声。 莫老爹答应了,然后道:“既然不想让别人知道,以后你不叫也不要紧,只要待她好就行。

” 当天老钱、周夫子、竹竿、洪老虎就忙起来了,先蛮,确定婚宴客人。老钱、周夫子、竹竿夫妻、洪老虎那是一定来的,莫老爹、周媒婆也是要喊的,其他的,就喊了一个刘子轩。无为县里,也就这几个人是刘春最好的朋友,口风都是有保证的。 刘子轩听说后,连连点头:“恭喜恭喜。放心,我连我家娘子也不会告诉。刘育官,这次你是真的要成家立室了,以后不要再什么都不在乎了。”每次称呼刘春,刘子轩心里都有点个不得劲。以前在太学,刘春高自己两级,自己当时就喊他师兄。

后来刘春毕业,留校任教,自己就改口喊他师尊。后来刘春来了无为县,成了自己名义上的下属,再喊他师尊吧,就有点个不适合,刘春也不答应。喊他名字吧,又显得有点个不敬,想来想去,只好喊他刘育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