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九章 一辈子就这么一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想到赵构,思绪随即一滑,就想到了赵壁,心里忽然内疚。赵壁为了自己,苦苦抗争,自己不但不帮忙,还背着她和莫悦容颠鸾倒凤。自己这样还有人性啊? 可莫悦容对自己,一片深情,为了自己,连婚礼都不要,名分都不在乎,自己还能辜负她啊?辜负她,自己还有人性啊? 可是赵壁为了自己那样,自己却和莫悦容在这样,总觉得对不起她。可是心里有了对不起赵壁的想法了,立即又觉得对不起莫悦容了。悦容姐姐对自己这么好,自己还觉得对不起其他女人,还对得起她啊? 赶紧摇摇头,不想这些。

这样想下去,永远没有答案,心里只有内疚。自己以前还羡慕别人能娶两个老婆,其实是甘苦自知好吧。现在自己娶了,身在其中,才知道拥有不如羡慕。周夫子他们肯定也在羡慕自己。唉,自己要是一个没有心肝的人就好了,偏偏那么有良心。 也不晓得以后赵壁和莫悦容相处得怎么样,会不会水火不容、天天吵架?一想到这个,头就大,赶紧不去想。反正吧,两个都不能辜负。 新婚第一天,莫悦容心里虽然高兴,但来了客人,不敢表露,只能忍着。只有周夫子他们四个来的时候,才敢放宽心笑。

刘春心里就过意不去,莫悦容反而朝他笑笑:“不要紧的。”说得刘春更加内疚。所以说,感情专一 接下来喜事连连。先是莫老爹和周媒婆终于修成了正果,喜结连理。莫老爹现在在无为县里已经很吃香了好吧,县衙里有过硬的关系,手上还租有二十多亩学田,身体健康,肌肉发达,也算是县里的单身贵族了。 他蛮,本来还不想这么早就结束单身生活,还想再享受一下单身时光。不过周媒婆不放心,县里的寡妇、大龄女子都在色眯眯滴盯着莫老爹呢,铺子里已经接到好几单生意,人家指名道姓,要约莫老爹出去。

把周媒婆愁得,尼玛,田瘦无人耕,耕开有人争,当初他落魄的时候,你们在哪儿呢?娇媚的花儿,你们不要只羡慕他开放时的美丽,也要想想给他培土浇水的人儿。当时就使出了杀手锏,下了最后通牒,要么成亲,要么分手。 莫老爹还是没良心的人啊?只好就范。 刘春心里对莫悦容过意不去,当时就把一腔柔情,全浇灌给了莫老爹。先是花了十吊钱,在城里买了一套豪宅,给莫老爹当婚房。总不能住到周媒婆家里去吧?那还有脸见人啊。 房子前后三排,两个院子。

配套设施还蛮全的,自带厕所,前头院子里有一口井,大门口还有一排拴马桩。有了这个拴马桩,整个宅子的档次都上去了。 无为县的房价本来就不高,最近又过了金兵,房价大跌,再加上是刘春出面,所以十吊钱就搞定。 接下来就是装潢,也是刘春出马。周媒婆挽着莫老爹,在宅子里转了转,指导了一下,没几天,就全好了。听说是刘小官人要帮忙,人家还肯收钱啊?房子弄好了,周夫子出面,摆了一桌,收了不少礼,结果不但把装潢的钱收了回来,房子也回了不少本。

结婚的那天,热闹非凡,当时锣鼓喧天、欢歌笑语,哪像刘春成亲,偷偷摸摸的?莫悦容在旁边看得,眼睛都红了,刘春只好加意安慰。 周媒婆的嫁妆一箱笼一箱笼的,从莫老爹家一直连到周媒婆家门口,虽然有的箱笼里只有几包卫生纸,但有面子不是?反正别人也看不见。再者讲,别人晓得周媒婆身家这么丰厚,和她做起生意来就能放心点个。 周夫子、老钱、竹竿在旁边看了,就想笑。周夫子就在暗地里和莫老爹开玩笑,说他偏心,嫁女儿冷冷清清,娶老婆就热热闹闹。

弄得莫老爹有点不好意思。 这边莫老爹刚刚办完事,那边洪老虎又要成亲。不成亲不行了,老丈人、丈母娘一直在后面催,女儿虽然生得花容月貌,可强悍无比,以前没人敢要。幸好找到了洪老虎,这么称心的一个女婿,还能让他跑了啊? 再者讲,女儿嫁给洪老虎,就和刘小官人攀上了关系。如今在天王镇,听说洪老虎的老丈人和县城里的刘小官人很熟,哪个不羡慕?旁边十几个村的里正,个个都请洪老虎的老丈人吃过饭:“以后去县城,还能带我们去见见刘小官人啊?” 这个时候,就是洪老虎的老丈人最风光的时候好吧。

当时蛮,洪老虎的老丈人把眉头一皱:“怎么能让你去拜望他撒?不像话,好歹你和我是一个辈分的,那就是刘小官人的长辈好吧。过两天,我叫我女婿带他来看望你。要是手上没拎东西,你别让他进门。” 让刘小官人拎东西来看自己,里正们还敢啊?个个对洪老虎的老丈人一脸敬色:“劳烦刘小官人,我们怎么好意思?还是去县城拜访他好点个。” 洪老虎的老丈人就有点个不乐意:“那不惯坏他啊,那么小的年纪。你实在要去,也别让我带了,到了县衙,报我的名号就行。

要是他没出来接,就替我讲他两句。这样还像话啊?” 弄得洪老虎不停地关照刘春:“阿春我对你讲,你给哥哥一个面子,以后千万不要去天王镇发魅药、打架的画儿。哥哥丢不起那人。”尼玛,人人敬仰的刘小官人,原来是个发魅药、打架画儿的,洪老虎老丈人的脸往哪儿搁? 刘春就劝:“洪老虎,纸是包不住火的。人家景仰的是我的本事,不是我做的什么官。再者讲,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种事,还能瞒得住人啊?” 洪老虎脖子一梗:“瞒一天是一天。

” 瞒着瞒着,就出事了喂。洪老虎老丈人的村上,就发生了激烈的权力斗争。 慢慢地,旁边十几个村的人都晓得了洪老虎老丈人和县城里的刘小官人有一腿,慢慢地,洪老虎老丈人的名气就出去了,慢慢地,就又反馈到村子里来了。渐渐地,村里人有什么事,就不喊本村的里正,只找洪老虎的老丈人。 村里的里正还服气啊?我好歹也算是朝廷的人好吧,刘小官人名气再大,也不能只手遮天,不把朝廷放在眼里吧?就和洪老虎老丈人明争暗斗了一番。但人家有刘小官人在背后撑腰,里正还能斗得过啊?只好在旁边生闷气。

洪老虎回来还吹:“我老丈人真有牛鼻,把村里里正的权都给夺了。”刘春吓了一跳,赶紧把老钱派出去,请里正吃了一顿饭,这才把事情了了。 洪老虎这次成亲,把莫老爹的场面又比了下去。钱花得跟流水似得,老婆还没抬家来,刘春的床底,就空了一小半,八十多吊钱就出去了。 洪老虎成亲,什么事情都是刘春、周夫子他们来,钱蛮,刘春一个人出。洪老虎就当甩手掌柜,每天只晓得往了老丈人家里跑,回来蛮,就把老丈人家里提的要求传达一下:“我老丈人讲,床要换个大点个的,结实点个的。

”然后刘春就掏钱。 “我老丈人讲,院子里要铺上砖才好看。”刘春就往床底下钻。 “我老丈人讲,彩礼钱要多点个。”莫悦容就用钉耙去床底下扒。 弄得周夫子直骂:“洪老虎你还能省点个啊?阿春自己成亲,只花了两三吊,你成亲,却要花两三百吊。”不把阿春床底下的钱花光,你是不肯歇是吧?以后兄弟们还吃不吃饭了? 洪老虎来火了:“尼玛,我成个亲,花几百吊钱还多啊?凭我家娘子的相貌、武功,花几千吊也值得喂。” 老钱也看不下去了:“那你就不能花自己的钱啊?”花阿春的钱你不心疼是吧。

洪老虎怒了:“我花的不都是自己的钱啊?” 竹竿就出来打圆场:“都是兄弟,计较什么?春春,我家侄子过两天要过周岁,你先拿个两吊给我。”洪老虎摸得,我就摸不得么? 结果被刘春一脚踹了出去。 每天晚上莫悦容都要对账,先数数床底下还有多少钱,再算算还有什么花费。算完了就朝刘春看,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刘春手就挥挥:“一辈子就这么一次,不多花两个怎么行?” 莫悦容就不做声,朝刘春看。 这个时候,还不赶紧抚慰美人芳心啊,刘春就劝了:“你蛮,当时场面虽然小了点个,但嫁的相公比较好。

事情没得十全十美是吧,一样好,另外一样就差撒。” 德性。 洪老虎成亲那天,县衙里全体出动,连刘子轩都出去迎亲。迎亲队伍进出的道上,从城门到洪老虎家里,一路张灯结彩。鼓乐声把一城的人都引了过来,整个县城都轰动了。 天王镇的乡绅们跟在送亲的队伍里,给洪老虎老丈人撑场面。还没进城,就看见县令大人、县丞大人在城门口迎接。乖乖,无为县人成亲,哪个有这么大面子?个个都点头。洪老虎老丈人暗暗点头,洪老虎这个女婿,算是找对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