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我要发飙啦(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老钱继续忽悠:“关员外总以为衙门里有我们照应撒,就没有防备。我们蛮,也不能时时都跟在他身边撒。结果让那小子占了先机。那小子当时仗着有理,又是执行公务,下手就特别狠。最后就闹成这样子了。关老爷子你说,我们怎么管,两边都不敢得罪喂。” 老甲鱼听完,心中点头,看来倒不能怪衙门里的这班人。暗中骂儿子:这次差点冲家,让你吃点亏,也好。“所以你们索性就不管了?” 老钱一脸苦相:“我们也难做撒,夹在缝里头,两头难。” 老甲鱼也难办啦,尼玛来狠的吧,身边又没人,这些个捕快呢,肯定是两边都不得罪了撒,指望不上。

吓唬人家吧,人家又不怕,尼玛怎么才能把人救下来呢。口气缓和了点:“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老钱一看有门,赶紧道:“我倒有个主意。”尼玛老是这样吊着打,会露陷的撒,想想都害怕,我也是有家小的好吧,刘春。 老甲鱼病急乱投医了撒:“说来听听。” 老钱道:“你们两边哩,都是台面上的人,何必非要拼个鱼死网破撒。你看,要不要找个中间人,去说合说合。有什么不开心的,大家坐下来谈谈蛮,相逢一笑泯恩仇撒。” 老甲鱼不停点头:对的哇,我刚才就是想摆桌酒坐下来谈谈的撒。

尼玛还真给我忽悠成了哇,尼玛,这样子是最好了喂。刘春你打了关秃子,却一点事都没有,全靠哥哥哎,记得以后摆酒啊。 老甲鱼就盯着老钱看,“老钱,要不就辛苦你一趟了喂。” 尼玛军功都没了,劳资心中正一肚子气呢,又没得好处,才不去呢。 “关老爷子,别人都可以去,就我不能去。” “为什么呢?” “刚才呢为了救关员外,我一心把这小子往劫持人质上靠,差点个翻脸。要不叫郭辉去了,他嘴蛮能说的撒。” 老钱这回倒是出了不少力,老甲鱼心中赞许,“那就请小郭来商量商量了喂。

” “小郭,就麻烦你跑一趟了喂。”老甲鱼笑脸相迎。 把关秃子讲下来了,无为县的人不恨死我哇,尼玛又没好处,才不去呢。 “关老爷子,我不能再去了,再去肯定会坏事哎。” “怎么了呢?” “刚才为了救关员外,我拼了全力,人家心里肯定恨上我了喂,我要是再去,肯定会坏事的哎。要不叫周学官去,他刚才倒没得罪人家,又是个读书人,见不得别人受罪,说不定能成。” 小郭还是蛮得力的,老甲鱼心中想,“那就请周学官来商量商量了喂。” 竹竿朝远处一脸郁闷的周夫子招招手:“霉鬼,过来一下子。

” 周夫子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骂:尼玛今天真是撞到鬼嘞,做什么事都不成,撇清都没开得了口。 竹竿就把事情说了。老甲鱼平时和周夫子不熟,总不能空手请人家办事哎:“周学官,事成之后,我奉上十吊谢礼。” 周夫子吓了一跳,尼玛,我一个月累死累活,才两吊半的薪水,十吊,那是我四个月的薪水哎。这让我怎么好意思呢。苍天果然不负我们这些读书人,最好的果然是在最后面,这下子不但一次性撇清了,还能拿这么多钱。虽然没砍到人,有钱拿总归是好事喂。

老钱和竹竿心里大骂老甲鱼,尼玛鬼捡熟的迷,十吊钱哎,刚才怎么不说?尼玛,不能便宜了周夫子撒。就一起瞪周夫子,这个钱烫手的喂,你千万不能拿哎。真要把关秃子说下来了,一个县的人都恨你了喂。 周夫子冷笑:尼玛这个就要看我怎么说了撒,把人卖了还让他帮着数钱,又不是你们两个会。再者讲了,这个结果对阿春也比较有利撒。 三个人在那里沉默,老甲鱼急坏了:尼玛不会又不肯去吧?当时打断周夫子道:“周学官,我知道你是读书人,视钱财如粪土,刚才我是开玩笑的啦。

” 什么?!尼玛你耍劳资么?周夫子欲哭无泪,今天我真是撞到活鬼了,尼玛让我走运一回就要紧么? 老甲鱼陪笑道:“刚才那十吊,只是请周学官喝茶的啦,事成之后,我会再奉上十五吊谢礼,请周学官喝酒。” 尼玛你个老甲鱼就不能一次说完么?周夫子就对老甲鱼道:“我对关员外一向景仰,此事定当效力,还请关老爷子放心。” 财发精神长,雄赳赳气昂昂地去找刘春了。 尼玛这么久,老钱、竹竿、周夫子你们怎么还没来?刘春气得正在骂,周夫子分开人群喜滋滋地到了。

场面话蛮还是要讲两句的撒,不然无为县的人不恨死我哇,周夫子义正词严:“刘育官,我大宋以孝治天下,你也是有父母的人。如今人家爹地就在外边,你让人家父子不得团圆,于心何忍?” 刘春脸上就有点不忍:“这个样子啊,”尼玛,换脸是不是太快了一点,过门是不是太急了一点?没有充分体现出自己内心的挣扎,以及对周夫子所讲道理的认同,从而给人以潦草、敷衍的感觉?不行,得多来几句。 巴拉巴拉……, 周夫子就道:“关老爷子有几句话让我对你讲。

”刘春就从桌子上下来,两个人蛮,就是喝交杯酒的样子。 “老甲鱼已经以为你上面有人,许了我二十五吊,托我来讲和,兄弟这回能不能发财,就全看你了。顶多分你一半。” “你挣两个不要脸的钱也不容易,都留着以后抓药吃吧。”刘春真大方。 “尼玛。你也出力了哎,拿两个回去买口棺材也是好的撒。”你以为我周夫子是老钱啊。 “真的不要了撒。回去告诉老甲鱼,关秃子意图违抗朝廷禁令,罚粮一千担。另外,赞助本部门办公经费两百吊。” “尼玛,怪不得不要我的钱呢。

” “知道为什么要罚粮吧?” “尼玛这下就坐实是执行公务了喂,衙门里伤人的罪就和你无关了喂。小样。” 以下乡征粮为名避开的刘子轩和罗义天回来时,就发现县城里人不对劲,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的,尼玛,打了关秃子都没事,能不高兴吗?两人回到衙门,哎哟,粮食堆得到处都是。刘春笑嘻嘻地过来:“刘县令,朝廷这次要征多少粮?看看这里的够不够?” 刘子轩、罗义天喜笑颜开:“够了够了。”这下不用再去搜刮民脂民膏了。 “不要感谢我,请叫我忠臣。

”刘春摆摆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