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我们有大杀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汪伯彦丞相带着人一边穿州过府,一边在心里大骂:就不能等我回来再送礼么?我这是出国哎,你们想让我背着大包小包走上几千里?送回家吧,吃相又太难看。最缺德的是润州知州,居然送了五大车土特产。尼玛,不收吧,知州又吓得要命,以为得罪自己了。说不定就破罐子破摔,投到政敌那边去。只能收啊!!! 这日到了一座山前,忽听前面有喊杀声,“不好,有金兵!”汪伯彦吓得一哆嗦。人高马大的巴国特使格排哈哈大笑:“你们宋人怕金兵,我们却不怕!”催马挥刀冲了过去,咔嚓一声,就被一个金兵砍为两截。

汪伯彦大喜:这下和亲的目的达到了,自己也不用去巴国了。 护卫首领杨沂中赶紧护送公主、丞相逃走,狂奔了二十多里,五百多金兵在后面紧紧追赶。 前面两条路,一条往固始县,一条往无为县,“走哪条?” 无为县?那不是刘春待的地方么?皇兄也说他有能耐,“去无为县。赶紧通知他们,让刘春暂时主事。” 刘春?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汪伯彦想道,哦,不是那个和纪公公来往的人么? 刘春正陪着大夫给莫胜谷看病。莫胜谷伤了内脏,咳得越来越厉害。

听说来了金兵,他吓了一跳,金兵的凶残,他再清楚不过。要是城破了,那是肯定会屠城的,到时无为县城内就会尸横遍地、血流成河,一城百姓都要死光。赶紧去前衙。 刘子轩眉头紧皱:“刘育官,长公主点名由你守城,你愿意么?”要知道城破了,即使逃掉,主持守城的也会被砍头。别人倒会没事。 刘春正色道:“即使刀山火海,为了全城百姓性命,在下也要闯上一闯。这个城,我要守!” 洪老虎立即擂鼓聚兵。他本是被派下来做团练的,以前毫无头绪,幸好有刘春指点,让城中家家户户各出一两人,有事就去守城。

以前的安排这时正好派上用场。大家都知道金兵来了,鼓一擂,两千多人就从各个地方出来,按以前演练的,带着家伙什上了城头。人人都知道金兵凶残,说不定今天就会没命,个个一脸肃穆。 刘春刚布置完,长公主赵壁和汪伯彦就带人进了城。 看到刘春,赵壁眼睛一亮,果然像哥哥说的那样年轻蛮,城中本无驻军,城头上现在却有两千多人,这个刘春,还有点个本事蛮。 汪伯彦却在心里不停摇头。无为县城墙只有两人高,金兵站在马上往上一跳,就能上去,失败。

守城的全是民夫,既没经验,也没受过什么训练,失败。守城的手上刀没见到一把,箭没看到一根,手上抓的不是铁锹,就是木棍,居然还有人拿着舀水的瓢!简直是失败中的失败啊! 守城的器具总该有吧?守城嘛,滚木、礌石,那是少不了的。 “刘春,城里有多少滚木?” “启禀汪大人,一根都没有。” “礌石应该不少吧?”礌石嘛,就是板砖哎,扒几间民房,就能有不少。这已经是最低的要求了啊!!!! “启禀汪大人,一块都没有。” 汪伯彦汗、狂汗,“那你还不赶紧去拆迁!!” 刘春笑嘻道:“不用了大人。

其实我们有大杀器!” “大杀器?!是什么?” “等会儿上了城头就能看到了,大人。” 好歹还有点希望,汪伯彦的心这才稍微安稳。 这时两个大汉从外面进来,为首的气宇轩昂,就听他朗声道:“请问哪位大人负责守城?” 刘春迎上去,大汉就道:“在下岳飛,这位是我兄弟王贵。我两人看到金兵围城,特来相助。” 岳飛?!“你可是湯陰县的岳飛?” “正是。” “可是字鹏舉的岳飛?” “正是。” “哎呀岳英雄,想死小弟了!”岳飛哎,这个时候不结识,什么时候结识? 这位大人和自己好像很熟的样子,岳飛一抱拳:“请问大人高姓大名。

” “在下刘春……” “狗官!”,岳飛掉头就走。 岳飛此次护送同乡来江南做生意,回去时到了无为县城外,盘缠已经不多,路边正好有个施粥的摊子,就喝了几碗。这个施粥的摊子,是关秃子设的。混黑社会的,都要做点慈善掩饰掩饰哎。 摊子上的仆人就提醒岳飛,“这位好汉,进了无为县城,千万不要惹一个叫刘春的狗官。” “为什么呢。” “那个姓刘的狗官十分残暴。朝廷最近有禁令,不准纳妾,我家员外在禁令之前想要娶妾,给姓刘的知道了,就将我家员外吊在树上打,一口牙都给打没了。

还用刀戳得我家员外身上一个刀眼一个刀眼的。” 岳飛长叹一声,如今国事飘摇,底下的官吏依然横征暴敛,一个小小的育官,都如此专横,如何得了! 不会是骗人的吧?到了城里,岳飛特地打听了下,“请问关员外为人如何?”虎死皮犹在,谁敢说关秃子的坏话啊。“县内育官刘春是不是打过关员外?”“当然啦。吊在树上打,一口牙都给打没了。身上戳得一个刀眼一个刀眼的。”说的人觉得十分解恨。 果然是真的,这个狗官。 岳英雄对自己好像有误会,刘春赶紧追出去:“岳英雄,还望看在全城百姓性命的份上,出手相助。

” 我帮的是全城百姓,可不是这个狗官,岳飛这才转身回来。 关府内,老甲鱼恨恨地对跟前的石业飞道:“州里来消息了,姓刘的狗官上头原来没人。这个狗官,骗得我们好苦。此番我非要了他的狗命不可。你可假扮守城的民夫,姓刘的上城后,你悄悄接近,趁乱一刀结果了他。” 石业飞却劝道:“老爷,州里的赵通判不日就到,何不忍耐几天?” 老甲鱼眼一瞪:“怎么,你不想听我号令?” 石业飞道:“金兵马上就到。姓刘的负责守城,他要是在城头被杀,让金兵钻了空子,一城百姓都要遭殃。

到时候老爷也会受到连累。” 老甲鱼冷笑:“一城百姓死活,与我何干?当初我儿被姓刘的打,他们看的不都很得意?至于连累我,嘿嘿,”从怀里掏出一块木牌:“这是金国的令牌。遇到金兵,只要亮出此牌,就会没事。”收好木牌:“你放手去做,其他的不用管。” 石业飞只得去了。 这时城内一片喊声:“金兵来了!”刘春赶紧带人去城头。只见五百多金兵呼啸而来,身后尘土翻滚,人虽少,气势却十分惊人。几十仗外,停了下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