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一个天大的秘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时蛮,金兵就要把尔古和温温头两个人围起来,忽听刘春道:“算了。放过他们两个吧。”金兵就听小王爷的吩咐,停下来。 海尼萌眼以为听错了,咦,小王爷怎么会救这两个人?小王爷,金牌坏了,你节哀顺变哈。 刘春心道:尔古、温温头,不是我要救你们哈,而是等会儿还要用你们撒。你们要是死了,谁给我打张晖啊。再说了,救人蛮,总是比害人得人心喂。 尼玛,本来我还怕被你们发现,要挨一刀,没想到现在居然可以用来救人,送你们一个大大的人情。

这个不能怪你们笨,只能怪我前期工作做得好撒。 朝无为县城墙上看了看,公主、洪老虎、竹竿、老钱,秘密已经暴露了,但你们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不要为我担心,我蛮,其实活得很好哈。 刘春当时就装出有尿要爆的样子,还朝左右看了看,然后才压低声音,对金兵头目道:“各位,借一步说话。”这一招,原是刘春首创,老钱跟着学了不到一半,就把老甲鱼骗得团团乱转,现在刘春亲自出马,气场自然不可同日而语,那眼神,那语气,那身形,都预示着一个天大的秘密要曝光鸟。

这个样子蛮,金兵几个头目心里就有数了喂,赶紧把头凑过来。大家就是喝交杯酒的样子。头目们要开高级会议,金兵蛮,赶紧围成一圈,将现场保护起来了喂。 刘春就低声问:“你们想过金牌为什么会坏没有?这可是金牌哎。”是的哇,这可是金牌哎,天神阿骨打加持过的,怎么会那么容易坏? 温温头毛毛雨蛮,这时候已经恢复过来了,心中对刘春蛮,自然是感激得要命,尔古就更不用说了,当时就道:“是的哇,当时我又没用多大的力气。”撇清一下子哈。

刘春就小声道:“其实呢,在我手上的时候,金牌就已经坏的了,就已经掉了一块皮了。”海尼萌眼吓了一跳,金牌原来是你弄坏的啊。 尔古想不通了:“不对哇,我当时在城墙上看的时候,金牌还好好的撒。” 温温头毛毛雨就瞪尔古:尼玛,你怎么这么笨啊,还看不出来么,小王爷这是想代我们受过呢。 金牌坏了,将来肯定要追究的哇,追到我们头上,那还不是一人一刀哇。但追到小王爷头上就不同了撒,谁敢给小王爷头上来一刀?没听人家问候天神阿骨打全家啊,人家是金牌家里的人好伐? 实在不行,人家往兀术叔叔家里一躲,或者蛮,往皇上怀里一钻,谁敢再追究啊! 心中对刘春更加感激了,小王爷,不要说了,以后水里来火里去,我温温头绝不眨眼,我这条命蛮,我婆娘一半,小王爷你一半。

大家不要抢哈。 海尼萌眼开始还奇怪,咦,小王爷怎么主动把罪名揽到自己身上撒?仔细一想,明白了,小王爷这是在收买人心呢。自己何其幸运,居然亲眼目睹了阿骨打的骨血笼络人心的现场。尼玛你个死尔古,人家在替你开脱,你还要戳穿人家,你平常吃的是屎啊。 刘春看着尔古,心里那个气,你怎么那么不识相呢?非要揭穿做什么撒,大家蛮,心照就可以了喂,就道:“是你走了之后,我一不小心,把金牌弄坏的。” 尔古这才明白,随即怕道:“小王爷,那可是要挨刀的哇。

” 尼玛,海尼萌眼和温温头毛毛雨同时瞪尔古,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啊。 刘春轻蔑地笑笑,索性把金牌上飘啊飘的皮撕了下来,然后道:“不要说弄坏了几块皮,”用力掰了掰金牌,“就是弄断了,又怎么样?谁敢动我?!”喔哟,又飘起来一块,起连锁反应了蛮。张铁匠,你的手艺不是有待改进,而是要回炉重造啊。 尼玛,你爹地是粘罕大王了不起啊。不过幸好他是自己这边的人。海尼赶紧把刘春扔在地上的金牌皮捡起来,紧紧地攥在手心,以后全家都有福气喽。

看什么看,想抢么? 刘春顿了一下,才继续道:“所以呢,海尼萌眼你不用怪尔古和温温头毛毛雨。都是我的错。” 海尼蛮,心里就有数了喂:“那就饶了这两个冒失的人。”你们俩还不快点个谢谢小王爷,非要我喊啊。笨头笨脑。 温温头蛮,就感激地看刘春。尔古蛮,心里就大呼倒霉,差点个代人受过,脸上蛮,就是一副沉冤得雪、正义在我这边的表情:我早就说过,不是我弄坏的,你们就是不信。 刘春朝温温头点点头,表示明白他的心意了,沟通完,心中得意,就朝金牌看了看,破了又怎样?还不是照样过关,还能救人呢。

哎呀不好! 只见金牌露出来的地方,居然还有一行字,依稀是“张铁匠制。”尼玛你个死张铁匠,不要到处贴logo好不好?会害死人的。 张铁匠在城头似乎听到了刘春的心声,赶紧辩解:不能怪我好吧,我是接官府订单的,官府蛮,都要求打logo的,坏了蛮,好追究责任撒。我蛮,就养成这样的习惯了喂。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赶紧补漏撒。 刘春头一矮,几个金兵头目蛮,就有数了喂,马上也矮了下来。大家蛮,又是一副喝交杯酒的样子。尼玛,头目们又要开高级会议鸟,金兵蛮赶紧又围成一圈,将现场保护起来了喂。

刘春就低声道:“我把金牌弄坏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后来想起粘罕大王说过的话,才不怕。你们知道粘罕大王说的是什么吗?” 我们又不在现场,怎么知道撒。 刘春刚想继续,忽然想起了什么,皱眉道:“哎哟,不能说。” 说撒说撒。几个金兵头目盯着刘春,眼里全是央求。 刘春摇头:“真的不能说哎。” 说撒说撒。几个金兵头目欲火焚身。 “那我说了你们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啊。” 当然,当然,除了告诉我父母、我婆娘、儿女、兄弟姐妹、家门口的、其他亲戚、部下、朋友,其他的我一个都不告诉。

就是告诉他们,我也会加一句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啊警告他们。放心放心,我们的嘴风都很严的。 刘春的声音又低了点:“大家都说那七块金牌是天神阿骨打亲自打造的,其实不是哎。”说完朝周围看了看,深怕泄密。 “哦。”几个金兵头目恍然大悟,我说天神阿骨打怎么会打铁呢。 刘春的声音又低了点:“粘罕大王还告诉我,当时天神阿骨打为了起兵反辽,就将我们女真人分为七部。分好后就犯难了,为什么呢?没得令牌。没得蛮,就要打造撒。可我们女真人打仗行,打铁不行,找遍了全军,没人会。

只好去外面找了喂,一找找到一个姓张的汉人铁匠。只是他已经转行做生意,手艺已经荒废了。可是没得办法,只能是他了。造好后,为了保密,我们就将他一刀杀了。 当时造的时候蛮,天神阿骨打觉得打铁也蛮有意思的,就上去敲了几锤,所以大家呢,就都说令牌是天神阿骨打造的喂。” 原来是这个样子的!怪不得小王爷一再要保密,原来金牌不是天神阿骨打造的啊。金牌里面还有这样的故事,要不是小王爷,我们哪里听得到撒。 哪一个不喜欢八卦啊,几个金兵头目就听得津津有味了喂。

刘春就指点道:“其实金牌里面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哎。” 真的啊,快点说撒,这次不要再中途停顿了。 如你所愿,刘春赶紧往下讲,“比如说,汉人铁匠打造东西,都喜欢在上面刻上自己名字。这样蛮,东西坏了,好追究喂。”几个金兵头目不停点头,觉得这个法子不错。刘春就拿出金牌,“你们看,这块牌子上,就刻得有名字,这几个汉字是张铁匠制,意思是姓张的铁匠打造的。” 几个金兵头目凑上来,果然有啊。刘春就道:“本来不需要刻名字的,但张铁匠蛮,有这个习惯了,改也改不掉撒。

后来大家想,反正是包在里面的,就不计较了,再说马上要起兵了,也来不及改了。就这样保留下来了。” 喔,原来是这样啊。几个金兵头目终于明白了。 尼玛,你们怎么不问问既然是金牌,为什么里面是铁?刘春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好吧,我主动交代好了喂。就道:“再比如,金牌金牌,人家都以为是金子做的,其实不是的撒。你想想啊,天神阿骨打起兵的时候,我们女真人穷得要命,哪块有那么多金子做令牌撒。这么大一块牌子,要真的是金子做的,传令的还肯去传令啊,早就带着令牌跑了,拿去换钱喝酒了撒。

” 几个金兵头目不停点头,觉得有理。 刘春继续道:“后来蛮,我们把辽国打下来了,金子多了,金牌才真的是金牌了。不过开始的牌子蛮,其实都是用铁做的喂,不信你们看看。”就把金牌在几个金兵头目面前晃。 海尼萌眼凑上去仔细看了看,确实是真的蛮。还伸出手想在上面摸摸,刘春立即就收了回去,能让你摸到,就不值钱不精贵了喂。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