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祖师、徒孙、徒孙的徒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刘春就又对张晖道:“此人对我如此无礼,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张晖,你刚才说要谢我,好吧,回去后你就把这个人官职免了。以后再也不准录用。” 张晖赶紧答应。 刘春笑道:“张晖你不要只是敷衍,以后我会派人去查。海尼大哥,这件事麻烦你跟进一下。”海尼赶紧答应,能找张晖麻烦,自然是十分愿意。 张晖只好道:“在下不敢。” 刘春这一针是打到郦琼要害上了。 前面被金兵歧视,郦琼心里已经火大,当时就勾起了他心里的隐痛,想起一桩桩、一件件金兵如何瞧不起自己这些汉兵的事,简直是历历在目。

当初张晖喊自己过来,说什么骇狗将军十分器重他,金兵待汉兵,就像兄弟一样,自己冷眼瞧了这么长时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后来兄弟被杀却不能报仇,他的心就有点冷了。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被人家随便杀了。对方还只是一个什么官职都没有的人,自己都不能主持公道,手下其他兄弟会怎么想?以后谁还敢跟着自己?跟着你,命都没保障。说不定过段时间,都悄悄走了。 没了兄弟,张晖还能像现在这样看重自己? 再后来,听了刘春的话,他就看透了。本来以为只要自己打仗勇敢,金兵就能对自己另眼相看。

现在听了刘春的话,才知道完全不可能。自己功劳再大,在金兵这边,始终低人一等。人家金兵的地位,哪怕是一个普通的金兵,始终都比自己高。 再后来,刘春又让张晖把自己这个官给撤了,张晖居然就同意了,郦琼就彻底寒了心。自己受了那么多气,忍了又忍,不就是因为有个官当当么?官都没了,谁还替你卖命啊。再者说了,汉人的丞相、公主就在这里,自己要是救了他们,那还愁什么官职? 心眼一活,也就不生气。 张晖觉得不好,郦琼不对劲啊,得好好做做他思想工作。

赶紧告辞,带着郦琼回去了。回到本部,刚想对郦琼说点暖心的话,一个兵士就带着三个人过来:“统领,这三个人说有紧急军情禀报。” 这三个人蛮,正是老甲鱼关坤、关犊子、石业飞。 当时金兵正要带老甲鱼上路,老甲鱼就说了:“金兵大人,能不能饶着走,离城远点?”要是让城里人看到自己到金兵那边去,那自己这个通敌罪就坐实了喂,以后就再也不好转圜了喂。 这个金兵就朝三个人看看,关犊子蛮,长得蛮结实的,石业飞蛮,好像蛮能打的,老甲鱼蛮,身体也棒棒的,心里就嘀咕上了,南蛮子一向狡猾,三个人不会把自己骗到暗处,然后群殴自己包? 想喊兄弟陪着,可大家都很忙。

正好看到几个汉兵过来,算了,这个功劳俺不要了,就把老甲鱼三个人交给了几个汉兵。 汉兵倒是挺好说话,当时一队人蛮,就开始绕路了喂。翻过了一座山啊,趟过了一条河,过了一个村啊,又转了几个弯。这样子蛮,就耽误了喂。 老甲鱼一路走一路合计:刘春啊刘春,你一定要顶住,一定要把金兵骗得团团转,这个样子蛮,才能显得我重要。我到了后,一口喝破你的阴谋,乖乖,要多风光就多风光,你蛮,当时就吓得不住地求饶,金兵蛮,当时就感激地看着自己,一个劲地道谢:多亏了你呵,你就是我们金兵的救命恩人呃,打赏蛮,肯定是少不了的,自己蛮,当然是一个劲地推说不要,都是自己人,客气做什么,应该的应该的,然后金兵蛮,就更加感激更加佩服自己了喂。

要是我还没到,你就被杀了,那我不是很尴尬啊。 好不容易到了。汉兵蛮,当然是带他来找张晖喂。张晖听了,差点把鼻子气歪,你们你个假货,把自己给骗得,儿子被杀了都不敢报仇,这还得了,再让他行骗下去,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赶紧带着老甲鱼等人去找海尼:“海尼萌眼,在下有机密事情和你商量。” 无为县城墙上的一班人就见金兵和汉奸兵之间,来来往往的,个个心里七上八下,忽见远处张晖带着几个人又到金兵那边去。老钱眼尖:“咦,这不是老甲鱼么?他去找金兵做什么?” 竹竿就哎呀一声:“还用问么,当然是去拆穿春春了喂。

” 赵壁心里就急了,前面刘春和金兵交流得还不知道怎么样,现在又去了个内奸,这可如何是好。 汪伯彦赶紧把杨沂中叫过来:“准备得怎么样了?”“丞相,都准备好了。”“嗯,你不错。等会儿金兵砍刘春,血一出来,我们立即就走。” 海尼正在为怎样卖小王爷一个人情犯愁呢,听说张晖有机密事情,吓了一跳:难道骇狗将军知道这件事了? 刘春看到老甲鱼,先还有点迷糊,再看老甲鱼身边的石业飞,脸模子怎么这么熟?哦,不是守城时自己身边的那个民夫吗?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喂。

哎呀,老甲鱼,你好兴致,居然冒着危险过来拆穿我。 老甲鱼拜见了海尼萌眼后,又把骇狗将军给的令牌拿了出来,看到没?骇狗将军给的,所以我是有品质保证的,我所讲的,句句属实。 海尼瞟了眼老甲鱼,尼玛,又来一个认识骇狗将军的人,给小王爷人情,难度又大了点。 看到刘春,老甲鱼心里高兴,还没死哈,这次该我风光了!当时清了清嗓子,嗯哼,我要揭露惊天大阴谋了哈。慢着,说的内容重要,说的方式也很重要哈,嗯,最近刚跟县衙的老钱学了一招,先用上。

当时蛮,老甲鱼就做出有尿要爆的样子,还朝左右看了看,然后低声道:“海尼大人,借一步说话。” 刘春差点笑倒,尼玛,现在的人太不尊师重道鸟,老甲鱼是跟老钱学的,老钱是跟自己学的,徒孙现在来挖祖师的坟了。尼玛,老钱不过学了我一半,你蛮,顶多学了老钱一半,就这样,还跟我斗?!看哥哥是怎么破的! 当时蛮,就装作有数的样子,凑了上去。 老甲鱼吓了一跳,下个笼子捉黄鳝,结果钻进来一条蛇,这还得了,赶紧手指刘春:“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 怎么可以对小王爷如此无礼?!海尼、温温头、尔古脸上就不高兴了。 老甲鱼就高兴了喂,受骗的程度还蛮深的蛮,这要是喝破了他的阴谋,自己的功劳比平常要大上好几倍啊。当时还是保持要传播秘密的姿势,希望把海尼萌眼吸引过来。咦,为什么老钱用起来蛮灵光的,我就不行了呢? 在座的谁简单啊?张晖,那也是见景生情的人,当时就学会了,这招蛮好的蛮,可惜这个关坤用得不对,我来帮他一下子。当时蛮,就是一副有尿要爆的样子,还朝左右看了看,然后道:“海尼萌眼,借一步说话。

”身形蛮,就是一副要传播秘密的姿势。 刘春气得大骂,尼玛也太不把我放眼里了。尼玛,关公面前耍大刀你们这是。那就来比试比试了喂,让你们看看最高境界是什么。当时就来了个简化版的,不说话,只是对海尼神秘地眯了眯眼,身形往下矮了矮,当时蛮,全身上下,就散发出一种对发情的雄性有着致命诱惑力的气味。 海尼难办了,瞅瞅这,看看那,乖乖,三处好像都有秘密的样子蛮,啊哟,还是小王爷这边的秘密大,当时情不自禁就被吸引过来鸟。 老甲鱼和张晖顿时一脸失望,尼玛,失败鸟。

啊哟,那小子好像秘密很大的样子,要不要过去听听?不行,同行是冤家,这要是过去了,以后招牌不就砸了啊。 刘春当时蛮,头又一低,乖乖,这下又把温温头、尔古几个毛毛雨吸引过来了。刘春就斜了老甲鱼、张晖一眼:看到没?这才是最高境界!学着点。 几个人蛮,就是喝交杯酒的样子,把老甲鱼和张晖羡慕得,当时就把身形收了,免得出丑。 海尼低声问:“小王爷,有什么事?” 刘春正要给几个人打预防针,老甲鱼不干了,我都来了,还让你坑蒙拐骗啊,姓刘的,你的行骗生涯到此结束鸟,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当时大喝一声:“刘春,你好大的胆子!” 乖乖,张晖听了这一正义的吼声,心里别提多舒服了,刚才受的闷气一下子就抒发出来了。

喝交杯酒的几个人抬起头,海尼一愣:“刘春是谁?”刘春就对海尼道:“我的汉名。”乖乖,小王爷还蛮洋气的蛮,还给自己起了个汉名蛮。几个毛毛雨暗中羡慕。 哟,老甲鱼,你中气还蛮足的蛮,好吧,就会会你,“老甲鱼,今天怎么这么有空?带孙子一起来受死?你儿子关秃子呢撒。” 老甲鱼冷笑:“刘春你还嘴硬!你欺骗金兵大人,良心大大地坏了。今天有我关坤在,你的阴谋不会得逞滴。我今天就要向金兵大人,揭露你的阴谋,揭露你的真实面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