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我反对,我抗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海尼萌眼沉吟着,究竟怎么说才能拒绝小王爷的随身物事,把小王爷的金牌骗出来呢?一时想不出主意,就朝几个毛毛雨看。到时候蛮,肯定也给你们捂捂的喂,谁这时候想出主意,给谁捂的时间就长点个。温温头毛毛雨,你平常不是主意最多蛮,说话撒。就拿眼睛朝温温头瞟。 温温头就朝别的地方看。你以为这么好骗啊,那块金牌是小王爷的护身神物,这么容易就给你带回去啊。比如说这次,要不是这块金牌,小王爷说不定命都没了,哪里还能讨到公主做老婆呢。

温温头毛毛雨都没主意了,那只好算了喂。海尼在心里长叹一声,我没有那个命啊。 刘春在怀里掏啊掏的,一掏掏出个小瓶子,啊哟,原来是魅药,不行,这个不能给,放回去了。再掏,一掏掏出一本书,啊哟,妖精打架的书,这个也不能给。再掏,掏出一块牌子,啊哟,朝廷颁发的长生牌,逼人家夫妻那个的,这个也不能给。 掏来掏去,没掏出一件体面的物事。怎么办?人家还等着呢,全城人都在等着呢。实在不行,只好给金牌了喂。海尼大哥,不是我害你啊,是你逼我的! 刘春当时手在怀里不动,假装在想事情,想了一会儿,才道:“唉,你们毕竟是回去回覆军命的,其他的物事,毕竟没有金牌合适。

”就把金牌掏出来了喂。 几个毛毛雨大喜,海尼大喜。 刘春手拿金牌,千叮咛万嘱咐:“海尼大哥,这块金牌已经损伤了,到时候你记得把所有的事都推在我身上。假如还有别的事,你也全部往我身上推。”海尼萌眼,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没办法,我有一城人的命要救。 海尼接过金牌,赶紧命人找了块布,里三层外三层地裹好,放入怀中。怀里蛮,当时就暖和和的了喂。这一路蛮,再累也不觉得累了喂。心里蛮,就充满了幸福喂。以后回家就可以对婆娘说,自己的怀里揣过金牌,婆娘还不天天往自己怀里钻啊。

海尼当时激动得,“小王爷,你跟我来。”一催马,带着刘春就到了城下,然后朝城头喊:“城上的人听着,找个管事的出来!”海尼的普通话说得也蛮好的。 妈呀,看到金兵轰地一声就涌过来了,城头上的人个个提心吊胆,不会又要攻城吧?只好自己安慰自己:不要怕哈,刘小官人还在呢。 汪伯彦当时就把头伸出来了:“我就是管事的,什么事?”刘春啊,你怎么把金兵引到城下来了呢。 海尼萌眼就讲了:“你们当时是不是说,谁退了我们金兵,就招谁为驸马?” 汪伯彦就点头了:“是的。

”你不会想来做驸马吧。 海尼嗯了一声:“那刘春退了我们,你们是不是招他为驸马?” 汪伯彦就点头:“那是自然。” 海尼笑了:“那好,那你们现在就招他为驸马吧。”小王爷,我海尼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投桃报李,你把金牌给我捂,我就把公主给你捂哈。你做了驸马,以后没有金牌,也会安全的。 汪伯彦楞了下,金兵这是来给刘春提亲的?就对赵璧看,赵璧心里蛮,就同意了喂,可嘴上不好讲撒。一张小脸红彤彤的,心里头有点个怪异:替刘春提亲的居然是金兵。

就对刘春看,只见刘春也有点摸不着头脑。 城头上几千号人个个也觉得怪异:金兵居然来替刘小官人提亲。这是什么节奏? 汪伯彦赶紧答应:“好。只要你们退兵,我就招刘春为驸马。” 海尼当时一个劲地摇头:“不行不行。口说无凭。我要亲眼看见刘春和公主成亲,才会退兵!” 哇!城上几千号人个个吃惊,这,这,刘小官人和公主火线成亲?我们要不要出礼啊。 汪伯彦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你们不会让刘春和公主当着大家的面洞房吧?刘春虽然是个育官,天天督促人家夫妻做那件事,但你也不能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啊。

再说,公主也不答应啊。 汪伯彦道:“下面的金兵首领听着,我是宋国当朝丞相。我说会招刘春为驸马,就会招刘春为驸马。我的信誉杠杠的,童叟无欺哈。”就对刘春看,你这是在挟金人以令朝廷。城墙也不高,看对方都看得清清楚楚,刘春赶紧撇清,就劝海尼:“海尼大哥,这样不好吧。”你以为我真的要娶公主啊,那都是骗你退兵的撒。 海尼对汪伯彦道:“你们汉人从来都不讲信誉,就会骗人。我怕我们一走,你们就反悔了。我一定要亲眼看见才能退兵。”然后又对刘春道:“我对你说过,出来是要办三件事的。

现在一件事都没办成。你要是和公主成了亲,宋国就不能和巴国和亲了。好歹我就办成了一件。” 刘春就朝汪伯彦看:你听到了,不关我的事撒。别人稀罕公主,我才不稀罕。娶了公主,人人都会说我刘春靠的是老婆,我刘春是靠本事吃饭的好不好。 不答应蛮,是不行了,汪伯彦就道:“现在成亲,可以是可以,只不过证明么……”总不能让两人马上叉叉来证明吧。传出去,朝廷颜面何存啊?那种初恋的滋味…… 海尼就领会到了,当时怒斥汪伯彦:“你这个汉人流氓!我们金国可不像你们汉人那样龌蹉。

我说的是让公主和刘春,现在就拜堂。总之,做媒、彩礼、拜堂什么的,一样都不能少!看到他们拜堂,我们才撤兵。” 原来是这个样子,但你也不能怪我们那样想撒,你的暗示也太强烈鸟。 城头上七八千人这时都知道了,开始议论纷纷。 “我说这件事怎么这么怪呢。” “就是喂。自从刘小官人出了城,我就有一种怪异的赶脚。” “你不晓得,自从刘小官人来我们无为,我就有那种赶脚。整天劝人家夫妻那个,怪异死了。” “你先知了喂。这个样子倒便宜了刘小官人。

” “便宜你试试,你敢去包?” “这样也好,铁板上钉钉,免得将来变卦。” “乖乖,这究竟是打仗呢还是迎亲撒。” “早上出来我都没带钱。怎么出礼啊。” 瞧这架势,不现场成亲,金兵是不会退了喂。汪伯彦转身就去劝公主:“长公主,现在全城人的性命,都在你手上了,你看……” 我蛮,当然同意了喂。既能救一城人的性命,又不用千里迢迢去和亲,还能嫁个这么有本事的人,我十分愿意。但我不能马上就答应撒,总要推辞一下滴。 “我反对!我抗议!”一个瘦瘦的、矮矮的人跳出来。

汪伯彦、赵璧回头一看,原来是巴国使者,他出使大宋后,赶时髦,给自己起了个汉名,叫谢洋洋。 巴国的特使格排被金兵杀了,副使在被追杀的路上也死了,现在蛮,在活下来的人里面就谢洋洋官职最高,自然升职为特使了喂。外交无小事,汪伯彦不敢怠慢:“洋洋使,你这是……”怎么觉得叫着那么别扭呢,总觉得好像踩到屎上。 谢洋洋特使就道:“长公主是我国太子妃,怎么可以和别人成亲呢?我反对,坚决反对。” 汪伯彦就朝杨沂中看看。这种背信弃义的事蛮,当然是下属出头办了喂。

杨沂中就道:“洋使,并非我国变卦。只是事急从权。”为毛觉得这样叫还是特别别扭呢。 谢洋洋特使怒道:“我警告你们,不要拿事情紧急来做挡箭牌。你们是在拿我国太子妃做人情。太子妃是我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们已经严重侵犯了我国利益。我们巴国上下都不会答应的。” 杨沂中皱眉道:“谢使,那你说怎么办?”为什么还是觉得那么别扭呢。 谢洋洋特使道:“我不管你们怎么办。我维护的是我国的利益。” 下属办事不力,上头蛮就只好出面了喂。汪伯彦瞪了杨沂中一眼,没用的东西!为什么老是从背信弃义上下嘴呢?当时他就朝左右看了看,脸上一副有尿要爆的样子,道:“洋洋特使,借一步说话。

”这个样子蛮,谢洋洋就有数了喂。两个人马上就是喝交杯酒的样子。 汪伯彦心中点头:还是叫全称舒服,简化处理,究竟不行。 洋洋特使就道:“丞相大人你不晓得,为了娶这个公主,我国花的钱海危了。光光婚房,就要了人老命。太子又要面子,只好替他在帝都最繁华的地段,买了个跃层式的豪宅。三十万一坪啊,后来到处找人,七讲八讲,才给打了个九五折。 装修蛮,又花钱,什么地板、大理石、墙纸、上好的木料,什么吊顶、卫生间、卧室,光光人工费就是一笔大开支。

接下来的改口钱啊、彩礼啊、捏手钱啊,哪一样不是大数目?皇上和皇后为了这些钱,头发都愁白了。 但我国是把娶公主这件事,当一件面子工程来抓的,当成聚民心工程来抓的,我国上下,听说太子娶了宋国公主,哪一个不觉得有面子?噢,钱花了,现在公主嫁给别人了。你让我回去后怎么交代嘛。”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