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你们多亲近亲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刘光世当时就怒了,一把捉住身边一个文官,抽出腰刀就架到他脖子上:“你们不要过来!我警告你们,你们不要过来!我手上有人质!你们要是过来,我就杀人质了。【仙界】【仙界首发xianjie.me】” 情况突变,刘春等人都楞住了,没想到大宋的将军居然这么奇葩,怕金兵怕到这个地步了。 不过,尼玛,台词怎么这么熟悉呢?好像是自己说过的,可自己说过那么多传世名言,这句究竟是在哪儿说的呢。刘春一时倒想不起来。 周夫子就自言自语:“这句话怎么那么熟悉撒?” 刘光世这时就介绍自己手上的人质了喂:“这位是灵璧县的钱县令。

钱县令清如水、明如镜,一向受万民爱戴,是个很好的好官。你们要是过来,就是害了他。他就是死在了你们手上,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朝廷一定不会放过你们!都给我退回去!” 钱县令在刀下吓得,当时就浑身发抖。飞来横祸啊,刚才刘将军还和自己谈笑风生,没想到一上台,刘将军就拨刀相向,自己就成了他的人质。钢刀明晃晃的,看着都害怕。身子抖啊抖啊,这么一抖,脖子就凑到刀上了,血就出来了。啊呀,见血了都,我死了,钱县令晃晃悠悠倒了下去。 “不好,人质死了。

”刘春叫道:“刘将军,你杀害人质,还有什么话说?我们冲进来了。” “我警告你们,我还有其他的人质。”刘光世一脚踢开钱县令,就朝两边看,该劫持谁呢?忽地一声,身边的人全跑了。 手上空空的,刘光世心里就有点个慌,当时就出言恐吓:“你们别过来啊,谁敢过来,我就上奏朝廷,参他个擅闯军营之罪。” 恐吓完连自己都觉得难为情。人家是丞相身边的人好不好,就是恐吓,也是人家恐吓自己才对,现在反过来了,人家肯定觉得好笑喂。怎么办? 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刘光世手一挥:“给我挡住,谁放他们进来,我砍谁的头。” 洪老虎这时候已经跑到了大营门外,一刀砍开大门上的门条,就往里面闯。乖乖,这要是让他进来,刘将军还不砍自己头啊,当时十几个兵士就跑过来,死死地顶住门。你们就不要进来了喂,求求你们了。大门又给合上了。 洪老虎在马上用不出力,索『性』跳下马,口中大喝一声,一发力,大门又被推开了。“大家快进去,快!”周夫子就在马上喊。几个衙役赶紧往里跑。 “各个兄弟,不得了了,灾星要进来了!”当时蛮,几十个兵士从各个角落里就冒出来了,一起死死顶住门,又把门关上了。

尼玛,你们找人帮忙,我们就不能啊?周夫子一挥手,几个衙役都下了马,一起帮洪老虎忙。连竹竿都上去了。洪老虎猛喝一声:“呔!”大家一起发力,又把门推开了。 大事不好!这要是放他们进来,金兵不兴师问罪啊?!刘光世带着哭腔道:“弟兄们,能不能保住『性』命,就看这一回了。”身边几个将领赶紧带人上去,死死地往外推。 当时蛮,里外一起用力。里面的人一边推一边哭:“外面的好汉,你们就放过我们吧。我们都有家小的啊。” 周夫子就在外面央求:“里面的兄弟,你们就让我们进去吧。

我们也有家小的啊。” 终究里面人多,门终于慢慢合上了。里面蛮,顿时一片欢呼,成了欢乐的海洋。这回有救了。 尼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这还是大宋的官军啊?刘春抬头看看天。金兵被洪老虎一路走一路『射』,最少死了几十个,现在顶多只有五百不到,但你们有五千多人!这也怕?!怕金兵就怕成这样?!刘将军的脑仁也太小了吧?也太无耻了吧。 无耻的程度,连刘春都有点敬仰了,当时一抱拳:“还没请教刘将军大名?”刘光世征粮的公文,他没看到。

问下名字,以后佩服佩服。 怎么着,想报仇?就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金兵是什么人?那是天兵天将下凡的。刘光世嘿嘿冷笑:“本将军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刘光世是也。” 刘春当即一挥手:“大家上马,准备开路!”原来是刘光世,刘春就想起在城墙上,汪伯彦的随从报告的事来。人家连丞相都不救,还会救你?早知道是他,就不废话了。 这就走了?这么干脆?刘光世感动了,恩人呐:“未请教小恩公大名?” “在下刘春。” “原来是本家。失敬失敬。”我说怎么这么肯帮忙呢。

刘光世身边的将领,个个投来感激的目光。 “好说好说。”刘春就带着大家,一动不动地等金兵。 竹竿不解:“怎么还不走?”刘春笑笑。 刘光世来气了:“本家,怎么还不走?”说话要算话,不要磨磨蹭蹭的好不好。 刘春笑道:“我蛮,和金兵还有点交情,等他们过来叙叙旧。” 你就吹吧,和金兵有交情,人家还千万里追着你不放?刘光世心里急得要命,但又不好意思硬赶刘春上路,毕竟刚才没放人家进来,再赶人家,不是太过分了啊。 刘春心里冷笑,嘿嘿,想把我们挡在外面任金兵砍杀,以保全你们?我想的正好和你相反。

就看谁成功了。当然,金兵要是上来就包围,我们还是要跑的,反正有洪老虎。 金兵很快就过来了,害怕宋兵放箭,离着一箭的距离停了下来。这样子蛮,刘春就放心了。反正还有逃走的余地,我怕你个鸟。汗不离花、刘将军,我给你们互相介绍介绍,你们多亲近亲近。 刘光世身边的将领个个吓得小腿打晃,纷纷往刘光世身后躲:“将军,金兵过来了,怎么办啊。”“啊哟,吓屎我了。” 刘光世瞪了身后的将领一眼,目光里全是鄙视:“没用的东西!怕什么?!天下事,躲不过一个理字。

我们又没接纳他们,金兵凭什么打我们?金兵也要讲道理的好不好。” 汗不离花看到刘春,终于笑了,追了你几十里,死了几十个人,终于追上你了哈。你以为有宋兵给你撑腰,我们就逮不到你了?!咦,他们怎么不进营?小心有诈。海尼就凑上来提醒:“刘春等人不进营,里面必有古怪。”我海尼现在已经开窍了,南蛮子,你们再也骗不到我了! 汗不离花赞许地看了海尼一眼,然后哈哈大笑:“兀空小王爷,你跑啊,怎么不跑了?”跑到天边也要捉住你。 刘春哈哈大笑:“累了蛮就歇歇喂。

汗不离花小王爷,我来介绍朋友给你认识哈,这位就是我的本家,刘光世将军。刘将军蛮,已经在这边等我很久了。”感觉到埋伏的味道没有? 汗不离花冷笑,乖乖,还埋伏了五千多人蛮,我怕你个鸟。 刘春又回头用汉化对刘光世喊:“刘将军,我介绍朋友给你认识,这位是金国汗不离花小王爷。来,打个招呼。” 汗不离花和刘光世蛮,就互相看了一眼。 刘春脸上全是笑容:“你们两个,现在就多亲近亲近哈。刘将军,你的事我已经替你办了,我到后面去了啊。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立即带人,贴着大营外面的栅栏,往后面跑。洪老虎殿后。 海尼就准备带人去追,被汗不离花拦住了:“我们去追,肯定有人在前,有人在后,最后就会贴着对方大营的栅栏,成一条线。侧面就全暴『露』在宋兵面前,人家要是放箭,那就危险了。” “那怎么办?”海尼就问:“难道就这样把刘春放跑了?” 汗不离花冷笑:“当然不能。尔古,你带二十个人去追。记住,看到他们人就行,不要离得太近,里面有硬弓你也知道的。宋兵不是想埋伏我们吗?我们先把他们料理了。

料理了宋兵,我们再去找你。”当时手一挥:“小的们……”就要下令进攻。 忽听有人喊道:“慢着!”谁敢阻止自己下令?抬头一看,却是宋将刘光世。 汗不离花一喊小的们,刘光世身边的将领蛮,就知道金兵要进攻了喂,一个将领吓得啊地一声大叫,当时就白眼一翻,倒在地上,被骇死了。另外一个沉声道:“今天就是我精忠报国之日!”拨出腰刀,一刀砍在自己脖子上,也死了。 刘光世来火了,你们就是金兵,也要讲道理的好吧,当时就对汗不离花怒道:“你们凭什么打我们?!” 汗不离花一听,当时就糊涂了。

海尼一听,当时彻底糊涂了。温温头『毛』『毛』雨一听,也糊涂了。 我们是金兵,你们是宋兵,我们打你们,当然是天经地义了。但是吧,听这个宋将的口气,好像理直气壮的样子,好像完全不应该打他们的样子,好像打他们,就是自己做错了的样子。难道他们是假扮宋兵的汉『奸』兵?看着又不像。三个人当时就苦苦思索,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几个人就对望了一眼,管他呢,南蛮子个个『奸』猾,说的话都是骗人的,先打了再说。 汗不离花当时一挥手:“小的们……”忽听有人喊道:“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