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八章 岳大哥,你欠我一个人情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出彩的话暂时又想不出来撒。唉,金兵那么凶残,自己都能计谋百出,可面对这些笑脸,自己连两句出彩的话都想不出。也不能怪自己撒,压力很大的好吧。当时就朝大家挥挥手,算是结束了发言。 不过很快就发现,无论自己说什么,效果都不错,别人好像总是能找到自己话里的精彩之处,旁边的人这时个个夸奖:“还是刘小官人谦虚。”别人总是能找到自己的优点:“刘小官人平常爱说爱笑,可到了关键时候,一点也不含糊。听见没有,人家一点也不居功自傲。

” 只要是自己说的,人家就爱听。尼玛啊,只要人出名,什么都是好的。总算发现出名的好处了。 刘春心里其实有很多感慨的,以前自己总是说要看淡生死,要笑对人世,可金兵追赶的时候,真正遇到生死的大关了,自己还不是和平常人一样,在心里发生变化?自己的相貌和别人一样,变得让别人认不出就是明证。 唉,其实真正能笑看人世的,还是在能笑得出的时候,还是在顺境之中,真正遇到了逆境,究竟还有几个人能笑得出来?自己蛮,顶多比别人看得开一些而已。

唉,只能说,以后还要多加修炼啊。 还就不信了,一个人不能真正笑看人世。非要和自己较这个劲不可。 人比人,气死人啊。周夫子哪里知道刘春心里的变化,听了刘春的话,当时就暗中摇头,太不精彩了,太不像刘春平时的风格了,不行,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去扳回一局。嗯哼,就要发言,刘子轩一挥手:“恭迎刘小官人回衙。”大家就簇拥刘春离开了。尼玛呀,当配角的命就这么苦么?真是欲哭无泪啊。 老钱、洪老虎就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竹竿暗地摇头,春春的风头你也敢抢,真是不自量力,现在出丑了吧? 一行人就跟着刘春后面回衙。

当天晚上,刘子轩在酒楼大排筵席,为刘春一行人洗尘、压惊,当然也有致敬的意思撒。反正含义很多。无为县内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刘子轩知道刘春最近就会升官,这时候蛮,就为他造势喂。 其实也不用造什么势,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刘春升官蛮,大家都服气喂,这样的人不升官,朝廷就太有眼无珠了。不过刘子轩在其中推波助澜一下,毕竟能让刘春以后少走不少弯路。 岳飛作为抗金英雄,自然也来了。这个时候再不加意结纳,刘春不就太傻了啊。刘春就道:“岳英雄,在下替全城百姓感谢你。

若不是你帮着守城,无为县城只怕就被金兵破了。” 岳飛赶紧推辞:“其实全是刘小官人的功劳,岳某不过是辅助而已。” 刘春就问:“岳英雄,我临走时曾拜托杨沂中将军,请他出面,请你去保护长公主、丞相,你怎么没去?”你欠我一个人情哈,以后记得还,不要老是对我横眉怒目的。 岳飛叹道:“刘小官人的美意,岳某如何不知?只是我们军人,功劳应该是一刀一枪地去战场上博来。”走后门的事,我岳飛不屑为之。我没欠你什么人情哈。 刘春点头:“岳英雄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我当时就怕岳英雄不肯,杨大哥还说不会。

”其实我是理解你为人的,我也不是小人哈,我蛮,是为你着想才那样做的。杨沂中,拿你衬托一下我,你别生气哈。 又道:“岳英雄,你一身本事,如今又是多事之秋,你若不出来做事,实在太可惜了。岳大哥,不知以后有什么打算?”我蛮,为你走后门,也是为了天下着想喂,叫你一声岳大哥,试探一下你接受我没有哈。 岳飛叹气道:“刘小官人,其实出来前我就收到以前官长的信,只是当时已经答应同乡,随他出来。我准备明天就动身,和我兄弟一起,去投效以前的官长。

” 刘春当时就点了赞:“岳大哥从军,天下黎民就有救了。”岳飛推辞道:“刘小官人见笑。” 其实刘春心里觉得可惜,要是岳飛再多留几天,自己多下点功夫,说不定他就和自己称兄道弟了。就道:“明日一定为岳大哥饯行。” 第二天一大早,岳飛就起身喊兄弟王贵:“现在城门应该开了,我们快点动身。”王贵睡得迷迷糊糊地,就问:“不等刘小官人了?他不是说要来饯行么?” 岳飛道:“我就是怕他来饯行,所以才快点走。我总觉得这孩子没安什么好心。

”你这个小狗官,虽然你也有本事,但本性难移,没准哪天就会做出格的事,才不和你结交。 王贵道:“可我们盘缠不够啊,刘县令不是说今天会送过来么?” 岳飛就道:“路上省点就是。” 两人刚出城门,刘春就过来了:“岳大哥,这么巧啊。我出来走走,没想到就遇到你。”早就防着你这招了,老早就和客栈老板打过招呼了,为防万一,都已经派人在客栈门口一直盯着了。 岳飞嗯了一声,就不做声,王贵就觉得好笑,大哥被人堵得没话说,这还是头一次。

刘春也不客气,当时就和岳、王两人并马而行。 送了一段,刘春从马上取出一个包裹,寄给王贵:“王大哥,这里是二十吊钱。敬请收下做盘缠。”岳大哥,给你呢肯定不要,给王贵王大哥,他就会要了。嘿嘿,反正他收下,就是你收下了。 王贵乐了,正愁路上没钱呢,伸手接过。岳飞板着脸对王贵嗯了一声,正要说话,刘春赶紧道:“这是我此番守城得到的赏赐,可不是什么民脂民膏。岳大哥前去投军,正好用上。” 岳飛只好叹气。便宜你小子了,就算欠你一个人情吧。

其实这不是什么赏赐哦,全是从关秃子那里弄来的哦。刘春这时就在马上问道:“岳大哥,有一句话虽然唐突,不过我不吐不快。我总觉得你对小弟有成见。不知是何原因。” 岳飛看了看刘春,既然你非要问,就别怪我无情:“刘小官人,你可曾因为别人要纳妾,就将人家吊起来打过?” 原来是这件事啊,刘春哈哈大笑:“小弟何止是将他吊起来打,还用小刀子在他身上戳了不少洞呢。越戳越是解恨。”就将关秃子的事说了一遍:“岳大哥你说,这样的人要不要吊起来打?要不要用刀子不停地戳?” 王贵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当时就叫好:“小兄弟,你吊得好,戳得好。

要是我王贵,上去就是一刀。” 为了彻底翻身,刘春又道:“那个前去金营告密的人,就是关秃子的父亲。” 王贵怒道:“果然是一窝坏种。” 这下岳大哥总会改变对我的看法了吧? 岳飛朝刘春看看,心中摇头:你蛮,也只能骗骗王贵喂,想要骗我,还早着呢。不要以为现在没有别人,没有旁证,你就可以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是个有本事的人,嘴又能说,金兵都被你说得走了又来,来了又走,公主都被说硬生生地说成老婆了,像你这样有本事的人,做着这样不堪的官,心里肯定有气,肯定是对平头老百姓撒喂。

即使那件事不像别人说的那样,但肯定也不像你说的那样撒。你平常鱼肉百姓,肯定是有的喂。人家父亲去告密,也有可能是你对人家儿子太狠的缘故撒。 岳飛当时就正色道:“刘小官人,岳某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刘春赶紧道:“岳大哥但说无妨。” 岳飛就道:“刘小官人,你身负异能,岳某对你十分佩服。如今王室多难,朝廷艰难,你若能为朝廷效力,定是天下之福。切不可因为如今身处下位,就妄自菲薄。” 刘春只好点头:“岳大哥说得是,小弟以后定当修身以谨。

”看来岳飛对自己的看法,是永远变不过来喽。岳大哥是那种一旦认定一件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人,这样的人好是好,就是对自己太不公平了。 不过这样也好,以后自己要是能救他,别人就不会说自己是出于私情,退一步说,就是救不了,也不会连累自己。 不过无论如何,都要在他心里占一个位置。不但要让他觉得自己有本事,还要让他觉得自己目光远大。这样才能让他觉得自己的话不听不行。要想达到这个效果蛮,最好就是议论天下大势喂。切,自己是过来人,议论天下大势还不是小菜一碟啊。

就道:“岳大哥,你此番可是回中原,投原来宗泽大帅的军队?” 岳飛点点头,叹道:“可惜宗大帅过世了。” 刘春也可惜了一句,然后道:“如今汴梁留守是杜充杜大人,此人你要小心。” 岳飛不解地嗯了一声。刘春就道:“此人我以前见过,可谓树大无料,志大才疏。他看上去威严,内心其实怯懦无比。唉,瞧这形势,金兵不久就会渡过黄河,我担心汴梁不久就会在他手里失去,我更担心此人会投降金军。”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