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章 纵横传媒,现已开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莫老爹一边说一边理思路,自己想让女儿嫁给刘小官人,担心了半天,其实女儿是喜欢刘小官人的。可刚刚以为女儿和自己想的一样,又出岔子了,自己是想让女儿给刘小官人做妾,女儿想的是做人家正妻。 女儿的脾气蛮,莫老爹最清楚不过,心高气傲,长得又出众,要是别人,莫老爹肯定不会想什么做妾的事,可是刘小官人是什么人?那就是智多星下凡好不好。金兵,那多厉害了,自己和女儿一起,都打不过人家几个,可刘小官人凭着一张嘴,把金兵说得团团乱转。

这是什么?这就是传说中的本事好不好。能够嫁给这样有本事的人,自己死也死得放心了。 可女儿的脸上,依然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不要看她刚才答应了,那是出于无奈。只怕自己一死,她就反悔。不行,得趁着自己还活着,赶紧把这事办了。 可自己刚才劝女儿的话,翻来覆去就是刘小官人好,刘小官人就是好,这样的话就能说服她啊?不行! 莫老爹当时就决定抛弃陈腐、枯燥的说教,以生动、形象的语言,摆事实、讲道理,打动女儿的心。“女儿,我也知道做妾说起来不好听,可刘小官人是什么人?那是神人来的,一城人的命都是他救的,县令都给他下跪。

”跟着这样的人,将来还会有亏吃啊。 “再者说了,你是嫁过人的人。”人刘小官人还是块小鲜肉好吧,能让你吃上一口,已经很不错了,你就不要计较是装在盘子里,还是拿在手里直接啃了喂。 “我看那个公主也是福薄之人。”出门就遇金兵,这样倒霉催的人有什么福气撒?说不定哪天就死了,你还是有扶正指望滴。皇上,为了我女儿,我就对不起你一下子哈。 “再者说了,人家毕竟是公主,知书识礼。”将来肯定不会为难你喂。 当时蛮,为了女儿将来能有依靠,为了自己能死得放心,莫老爹鼓动三寸不烂之舌,把刘小官人吹到了天上,把女儿贬到了地上,把给刘小官人做妾的好处说得天花乱窜,让人听了,觉得只要沾了刘小官人的身,哪怕只是摸一把,也会受用不尽。

一番忽悠,莫悦容动都没动。 看来不用绝招是不行了!女儿,不要怪爹下手太狠,是你逼我的!当时莫老爹就朝左右看了看,脸上蛮,就神神秘秘的,头就往莫悦容这边凑。刘小官人,你这种一招我借来用用啊,用完就还给你。 莫悦容当时就晓得爹地有料要爆了喂,虽然还是一副矜持的模样,但身子还是往前倾了倾。刘小官人的招,还会没有用啊。 莫老爹就压低声音道:“女儿啊,你这个时候嫁过去,时机最好,一辈子都能抓住刘小官人的心。” 能一辈子抓住刘小官人的心?莫悦容感兴趣了,就用眼神询问:真的么?为什么呢? 莫老爹就道:“女儿,难道你没看出,虽然刘小官人和公主成了亲,但要圆房,肯定还有些时日。

你这个时候嫁过去,就是刘小官人的第一个女人哎。”世上的男人,谁能忘记自己的第一个女人?你蛮,就能一辈子在刘小官人心里了喂。 莫老爹一下子就走神了,犹记十六岁时小河边,青草碧连天,羞答答的小阿妹,把我的手儿牵。拉着妹妹的手,真想一生跟你走。就拉了一下手,我一直都没忘掉她。 别看刘小官人整天左手药儿,右手画儿,嘴上跑马儿,其实我老早就看出来了,还没被人开过苞儿。你要是上去就把刘小官人吃了,霸占了他的身子……,以你的身手,那还不是三两下就将刘小官人摆倒啊,到时候蛮,刘小官人就随便你玩弄,伺候得舒服了,他到死都会记得你喂。

这件事蛮,就妥妥的了喂。 哎哟,我怎么这么猥琐了,怎么有窑子里老鸨的赶脚?对了,窑子里的姑娘,接第一个客时,为什么那么贵?就是因为里面附加了一辈子的赶脚撒。 我怎么老是往窑子上想?是不是最近憋得太厉害了?不行,不行,悦容可是我女儿,刘小官人将来说不定就是我女婿,我不可以那样比。 那样比又怎么样?哼,为了悦容的将来,我豁出去了,再丢脸都不怕!现在怕,将来就是悦容受苦哇。 莫老爹心里坚定了信念,嘴里依然不眠不休,说了半天,自己觉得就是铁石心肠也被说动了心,当时就开始检验效果了喂:“女儿,你同意了没?要不要我找人去和刘小官人说?”该找谁去呢? 莫悦容坚决摇头:不行!想让我做妾,就是不行。

莫老爹一腔希望,立时化为泡影,当时就就势而为,好像被气得病加重的样子,慢慢地从凳子上滑下去,当然要用咳嗽伴奏了:咳咳,啊,咳咳。眼睛蛮,就也闭上了喂。 这次把莫悦容吓得不轻,赶紧过来:“爹!爹!” 莫老爹从地上伸出手,紧紧抓住女儿胳膊,颤颤巍巍睁开眼:“女儿,你就听爹一回好不好?”刘小官人,你以为就你厉害啊,我也有独门杀着的好吧。 莫悦容只是焦急,却不做声。 莫老爹就开始断断续续了喂:“女儿,你答应爹,一定…要…嫁给…刘小官人。

”眼睛就慢慢要闭上的样子。 莫悦容赶紧同意:“爹,我答应,呜呜,我答应。” 打完收功。莫老爹一骨碌爬起:“来,来,吃油饼,吃油饼。” 莫悦容又不做声了。莫老爹不放心:“女儿,你这回不会反悔了吧?” 莫悦容就道:“爹,你都没事了,我当然不同意了。” 噢,我有事你就答应,没事了,就不有同意,你这是在逼我死啊,不行,我死了,没人逼你,你还是不同意,到时候谁来照顾你? 莫老爹一急,一口气没上来,当时就颤颤巍巍倒了下去。“爹,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这样啊?” “爹这次是真的,快点去叫大夫。

” 刘春兴冲冲地从外面回来时,大夫正在交代莫悦容:“你爹的病,要是静养,还是有指望好的。千万不要惹他生气。” 莫悦容只好点头,其他事我都不违背你,但让我做妾,万万不能。 女儿死活不松口,莫老爹也没办法了。喝了药后,就去外面散心。走在大街上,难免唉声叹气。忽听前面锣鼓喧天,抬头一看,原来是一家店面开张,正在挂牌子。只见牌子上写着:纵横传媒,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无为旗舰店。 一看到媒字,莫老爹就明白了喂,原来是一家替人做媒的店。

这就奇怪了,自古媒婆都是单枪匹马,怎么还有开店的?并且,怎么赶脚像窑子似的?朝里面一瞄,乖乖,不少老太婆蛮,原来还是家专门养老的窑子。 莫老爹赶紧摇头,自己今天怎么了?怎么老是往马槽巷方面想?传媒,当然是传奇的媒婆的意思喂,不然,人家怎么敢开店? 就听有人在店门口喊道:“纵横传媒,现已开张,望各路寡妇、光棍、思春之男士、发情之女子,前来光顾啊!” 当时莫老爹就给了自己一巴掌,怎么就那么笨!劝女儿嫁刘小官人,应该找专业人士才对嘛。

自己这个业余的,凑什么热闹撒,难怪事情办不成。 自己身上的钱不多,不过人家第一天开张,肯定有折扣喂,如果自己是他们第一笔生意,说不定还有红包呢。对,不能错过。莫老爹赶紧往里进。 乖乖,场面还蛮大的蛮,一进门,就看见十几个书生正奋笔疾书,在写招贴、牌子什么的。旁边还有一个书生,在和一个媒婆模样的人吵架:“我辛辛苦苦写的文案,你们千字才肯给十文!你们去抢好了!” 媒婆模样的人切了一声,将一摞稿子扔给书生:“愿写写,不愿写滚!外面千字五文的多的是!” 书生争辩道:“不是我不愿意写,而是你们给的价太低了!须知文章无价好吧,当年韩愈公作文,润笔费都是一个字一两金子。

我高晋好歹也是一介书生,千字十文也太少了些,能不能看在我长得帅的份上,再加点?” 媒婆模样的人笑了:“谁说千字十文了?” 书生高兴了:“难道当初谈价的人说错了?” 媒婆模样的人一瞪眼:“是错了。其实是千字九文。” 书生就急了:“怎么还掉价了?” 媒婆模样的人点头:“对!还又掉了,现在买断价是千字八文了。我还是那句话,愿写写,不愿写滚!要滚你快点滚,别耽误老娘我做生意。” 书生差点就哭了:“刘媒婆,看在大家昨晚聊得投机的份上,还是原价好不?千字十文,我一定妙笔生花。

” 刘媒婆不屑道:“你们这些写字的就一个字:贱!千字七文,不写就滚!” 书生就哭了喂:“刘媒婆,今天晚上,我一定去你房里就是了喂。还是千字十文吧。” 刘媒婆一脸鄙视:“切!你以为我稀罕?告诉你,今天晚上我已经预约给小方了。你再不老老实实坐到那边去,就是千字六文了!” 书生低着头,把地上的稿子捡起来,含着泪和别人一起码字去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