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一章 六字真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时一个书生拍拍手站起来,喜道:“终于写好了!诸位看看,怎么样?”大家围过去,只见字写得龙飞凤舞,欧形柳意,果然是一副上佳的好字。那书生就问刘媒婆:“刘媒,不知道我这副字,能不能申请首页推荐,在门口挂上几天?” 刘媒婆皱眉道:“你是哪个分店的?和谁签的约?” 书生就道:“我蛮,是城南分店的,和那儿的蓝婆签的约。前两天蓝婆到这里来上班,我就跟着过来了。” 刘媒婆就摇头:“大门口的首页推荐位,也就是风云榜上,位置已经排满了,你下期再申请吧。

” 书生道:“那能不能申请个分店强推?” 刘媒婆摇头:“也排满了。” 书生做最后的挣扎道:“那能不能申请在品字榜上挂两天?” 刘媒婆还是摇头:“满了满了,下期再申请吧。” 书生叹口气,坐了下去。 这时另外一个书生过来:“刘媒,你看看我这副字,能不能给个首页推荐?” 刘媒婆看也不看,就问:“你是哪个店的?和谁签的约?” 这个书生就道:“就是本旗舰店的,和周媒签的。” 刘媒婆就喊人:“来人、来人!赶紧把这副字挂出去,记得要套红,再在两边挂上彩条,以示隆重!” 手下人赶紧忙碌去了。

前面那个书生就不乐意了:“刘媒,你怎么能如此厚此薄彼呢?都是一个店的,为什么他有我没有?” 刘媒婆斥道:“什么和你一个店一个店的,不要高攀。他是我们亲生的,我们能从他身上赚钱,你是领养的,我们从你身上赚不到钱。所以他有你没有。” 书生不干了:“我们不是也缴管理费啊?凭什么就歧视我们?” 刘媒婆来火了:“就那点管理费,你们也好意思张口。我告诉你们,我们纵横传媒,本来是个养老的地方,把你们这些新人找来,不过是装点装点门面。

你们愿待就待,不待就滚。” 那个书生坐在那里,脸都气白了。 乖乖,这么凶啊,莫老爹吓得就想退出去。刘媒婆赶紧迎上来:“客官,可是来请人做媒的?” 本来是的喂,不过你太凶了,我哪儿敢?刘媒婆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了莫老爹心里想的是什么,赶紧往外抛好处留客:“这位客官,本店今天第一天开张,前三位客人都免费呢。你是第一位,我们还有红包送。” 这个样子啊,莫老爹就停下脚步。刘媒婆立即解释:“客官是不是觉得我对那些书生凶?没办法,这年头,队伍难带撒。

再说那帮贱人个个矫情,要是不凶一点,个个往你头上骑呢。” 原来是这样,莫老爹点点头。 刘媒婆赶紧介绍本店优势:“我们纵横传媒替人做媒,包成亲,包生仔,半年之内若是退亲,全额奉还媒资,一年之内若是退婚,赔偿客官全部成亲费用。” 乖乖,这么厉害啊。人家敢这样,肯定是有真本事的喂。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嘛,莫老爹心动了,要不就选这家? 刘媒婆赶紧加料:“我们纵横传媒的宗旨是:有趣、有品、有爱……” “这是个什么意思呢?”莫老爹问道。

刘媒婆就得意地解释了:“我们纵横传媒的六字真言:有趣、有品、有爱,里头有两层意思。一层是说,我们纵横传媒里,有情趣用品、有品箫项目、有爱爱服务,因为我们的资方有马槽巷背景,所以在我们这里设了个点。 另外一层意思呢,就和我们自己的业务有关了。我们响应县衙刘小官人的号召,给予客户最完美的售后,不能只成亲就了事,还得包教包会。有趣、有品、有爱,就是我们优质的售后服务项目,指的是提供情趣用品的使用解说、提供品箫的培训、提供爱爱时的真人现场示范。

” 莫老爹吓了一跳:“你们这样,官府都不抓啊。” 刘媒婆笑道:“客官放心,我们上头有人。”凑到莫老爹耳边:“县衙的刘小官人,就是我们的黑后台,有他撑腰,绝不会有事的。” 莫老爹疑惑道:“哪一位刘小官人?” 刘媒婆奇怪道:“能有哪一位刘小官人?客官你不会连刘小官人都不知道吧?” 一个书生立即站起来卖弄:“刘小官人就是勇退五千金兵、智救全城百姓的刘育官刘春大人啊!” 刘媒婆瞪了书生一眼:“写你的东西去!下午不更新六千字,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尼玛连我的台词你也敢抢!”又对莫老爹媚笑:“客官现在放心了吧?” 莫老爹不信,我怎么没听刘小官人说过?就问:“你们不会骗我包?” 刘媒婆赶紧打包票:“不会不会,我们这个店开张,就是刘小官人特批的。

过两天我们还去找刘小官人,请他给我们题字呢。”当然,这种事不能细说,就转到生意上:“不知客官是想为谁做媒。” 莫老爹就道:“为刘小官人。” 刘媒婆一愣:“可是县衙里的刘小官人?” 莫老爹点头:“对,就是勇退五千金兵、智救全城百姓的刘育官刘春大人。” 刘媒婆道:“可是想把女儿许配给他?” 莫老爹点头。 刘媒婆一脸难色:“这事难度很大啊。” 莫老爹赶紧道:“我可以给你们双倍的媒资。” 刘媒婆摇头:“这不是钱的问题。再说我讲过不要你的钱,肯定不会收钱的。

我们做媒体的,讲究的是信誉。这事难就难在,想把女儿许配给刘小官人的人太多了,我们店还没开,就有不少人来托我们办这件事了。这么和你说吧,目前为止,你排在第八位。” 莫老爹就在心里对女儿道:看到没?刘小官人多抢手!你还推三推四,唉。赶紧对刘媒婆媚笑:“还望媒婆成全,把我们的位置朝前挪一挪。” 刘媒婆皱眉:“这事还难在,刘小官人才成亲,新鲜劲还没过,现在就往他怀里送小老婆,有点……” 莫老爹赶紧道:“我家女儿和别人家的不同,我们很早就和刘小官人来往的。

”算是内签的好不好。 刘媒婆觑了莫老爹一眼,又道:“这事更难的还在于,”刘媒婆声音低了下来:“牵涉到当今皇上啊。”人刘小官人的老婆是皇上的妹妹好吧,噢,这边才成亲,那边就往刘小官人家送美女,皇上妹妹知道了,还不一哭二闹三上吊啊。皇上到时候晓得了,还不给刘小官人一刀哇。你们这些人,不要只顾自己风光,也要设身处地为刘小官人想想撒。 莫老爹就道:“我愿意倒贴的。” 刘媒婆不屑道:“你可有城东赵员外家有钱?人家赵员外说了,只要刘小官人肯收他家寡妇女儿,愿意倒贴一百亩田地。

” 竞争对手的实力这么强啊,看来这家店是没指望了,只能去找别的媒婆了,莫老爹就道:“既然你们为难,那……” “难?!”刘媒婆冷笑,“我们纵横传媒,喜欢的就是难。越是难做的媒,我们越喜欢做!难道我们店里的传奇媒婆是摆设么?”莫老爹心道:果然没猜错,怪不得叫传媒,店里果然有个传奇媒婆。 刘媒婆忽然高声对大家道:“诸位!诸位!请鼓掌!请鼓掌!有请我纵横传媒第一传奇媒婆、第一金牌媒婆兼老板娘出场!” 店里所有的人都放下手里的活,用力鼓起掌来,有的书生还发出怪叫声。

所有人的眼光都朝楼上看。可欢迎了半天,却没人出来。 刘媒婆就叫道:“一请!”掌声、怪叫声更响了,还是没人出来。 刘媒婆用力叫道:“二请!”掌声更热烈、怪叫声更厉害了。楼上还是没看到人。 刘媒婆鼓起腮帮子,扯开嗓子吼道:“三请!”掌声、怪叫声到了震耳欲聋的地步。这时,楼上的门帘一掀,一个四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才袅袅婷婷地从里面一扭一扭地慢慢出来。就见她朝下面压压手,掌声、怪叫声嘎然而止,然后她才道:“刘媒,接到什么特别难的单子了,要我出来?” 刘媒婆道:“简直是难到天上去了,应该是我们无为今年第一难的单子。

”说着朝莫老爹指了指。 楼上的第一传奇媒婆就朝楼下的莫老爹看。莫老爹也朝楼上的第一传奇媒婆看,不看犹可,一看之下,顿时怒气冲天,当时就发作,高声骂道:“姓周的媒婆,你个缺德鬼,你害了我不算,还要去害别人!一个人出来害人还不够,现在还开店带人出来害人!洒家今天和你拼了!” 这位老板娘、第一传奇媒婆、金牌媒婆蛮,就是无为县城头为刘春和赵壁做媒的周媒婆了喂,也是曾经天天骚扰莫老爹和莫悦容、想为关秃子做媒的那个周媒婆喂。

莫老爹当时就往楼上闯,店里的护店保镖赶紧过来拦截,莫老爹就和保镖们干上了。旁边人吓得赶紧躲的躲,往外面跑的往外面跑。顿时一片混乱。 忽听楼上的周媒婆一声怒吼:“都给我住手!”当时就镇住了全场。周媒婆就朝莫老爹招招手:“你,上来!其他人,该做什么去做什么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