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九章 你勾心、我斗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你来个下马威,不然我这个场上最大,不是浪得虚名?“堂下可是案犯刘春?”友情提醒,不要跟我头老,你现在就是我案板上的肉! 刘春头一扬:“大人此言差矣!大人须知民谚云: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乱吃吃死了,是你自己的事,胡乱说话,就影响他人了!“大人尚未审案,怎可一口断定下官已是犯人?既是如此,大人何必再审下去?直接判下官就是了。” 果然伶牙俐齿,本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反被对方抓住了小小的把柄。

不但被人抓住把柄,而且被说中心事,要是别人,就会慌张起来。赵武元心中冷笑:后生,让你看看什么是老狐狸,让你见识一下劳资的手段! 先舒缓了一下神情,然后才不慌不忙道:“刘育官,本官一时失言,还望不要计较。”后退一步,小小地致个歉,让把柄在你手里消失于无形。“刘育官尽管放心,本官审案,一向以事实为根据,以王法为准绳,以证据断生死。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如果你确实没有犯法,本官应承你,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

”我才是事件的主导者好吧,我有点小错,自己就能放过自己,你就不一样了。刘育官小心了!哼。 最后试探道:“刘育官,你看是不是可以开始了?”你要是同意,就是答应放过刚才的把柄不提了。看到没,这才叫举重若轻,小杆子,学着点! 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刘春心中暗地佩服,这个家伙本事不小蛮。这家伙倒是非常会利用场上他最大的优势。要是再盯着刚才的把柄不放,在场的人肯定会觉得自己在无理取闹,看热闹的也会觉得自己扫了他们的兴,嘿嘿,赵武元,你以为你厉害是吧,哥哥先给你打个标识:“赵大人一向英明。

还望赵大人不要忘了刚才的话。”你忘不忘无所谓哈,你肯定会忘记的,但我已经放了个线头在这里,时不时牵一下。赵大人,你注意哦。 第一个回合,双方堪堪打成平手,不过刘春略占优势。双方亲友团赶紧各自助阵,赵武元这边蛮,护卫张勇寄上一杯茶,赵武元啊啊啊地漱了漱口,书办陈功林就在旁边鼓劲:“大人,瞄准他下半身,把他带进来打!” 刘春这边蛮,周夫子、竹竿、洪老虎就在大堂外一起喊:“阿春,康巴累,阿春,康巴累。” 赵武元暗中点头,对方果然有两把刷子,看来今天这个钱不好赚啊。

不过富贵险中求,当时就温柔地道:“那好,开始。刘育官,你身为不过下属,又有犯法嫌疑,见到本官,为何不跪?” 这个时候一定要温和些,千万不要以为已经躲过了难关,就开始作威作福,过门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干了那么多坏事,还是没什么人恨我,还是一路高升。这才是做官、做人的诀窍哈。接下来蛮,就是缓和期,要在缓和期内,消除敌人的戒备,将自己从暂时的劣势中拉出来,确立优势。 乖乖,刘春暗地为赵武元点了一个赞,毕竟是老家伙,轻重缓急掌握得得心应手,关秃子和他比,简直就是八岁的孩儿。

和这样的人对决,才是人生的乐事嘛,打翻这样的人,才能尝到最大的乐趣哎。嘿嘿,忽然这么温柔,想让我放松警惕?忘了告诉你,哥哥一向不怎么警惕,永远都是这个放松的样子。当时笑道:“我倒是想跪,可是朝廷不让。” “怎么说?”赵武元一点都没生气。 “在下已经释过褐了。”刘春语气里没有一点炫耀,就像在说一件平常的事。普通百姓穿的是褐色的衣裳,释褐,就是迁户口喂,把普通居民户口换成了官员户口。 赵武元心中一惊:这下难度加大了!刘春是个读书人,他释褐,肯定是应试成功,成了进士喂。

进士是什么人?那就是朝廷的心头肉,哪怕是犯了法,也绝对不能打、不能骂的。想不到这小子和自己一样,也是有执照的流氓了。这就麻烦了。 不过这小子的档案上怎么没写?嘿嘿,既然这样,正好利用,表面上蛮,可以当你是个同类,到时候翻脸,自己一口咬定他身份不明,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就是这小子真的是,上面追究起来,自己也有理由。当时微笑:“不知刘小官人是哪年的进士。” 刘春叹了一口气:“靖康二年的。也是下官流年不利。”当时朝廷开了恩科,只是这边刚刚考完、释过褐,那边金兵就攻进了汴梁。

这届恩科进士,被人叫作亡国进士,成了一个笑话。 赵武元理解地点点头,刘春就问:“不知大人是哪年晋的身?” “我蛮,是政和三年。” 两个人就是一副拉家常的情景。 政和三年,本人晋升为有执照的流氓,当时天是蓝的,水是绿的,我的心情是欢腾的,春风得意马蹄疾,从此开始捞钱忙,每个人都对我笑,就是皇上,也给我两分面子。想到这里,赵武元脸上露出微笑。不好!我的心已经偏了!心里一高兴,处理事情来就会带上喜色,那还得了?赶紧收回高兴的心情。

这小子真是不可小觑啊,专门朝我最弱的地方下嘴,两句话就让我差点失去平衡。尼玛,别看这是拉家常,其实暗含机关、杀机密布哎。倒差点被他拉下水。 一时想不起来该如何攻击,就心平气和道:“刘育官,要不我们现在就进入正题,开始审案?早点审结,也好还刘育官一个清白。本官杂务繁多,还有很多事需处理。”赶完这个场子,我还要去找关秃子收钱,很忙的好吧。 尼玛,才有点苗头,就被这个老小子给掐灭了。好吧,就开始吧。刘春微笑道:“大人说得是。

”出招吧! 外面看热闹的个个摇头:瞧这架势,主审官和刘小官人已经打成一片了蛮,到时候肯定不会下重手喂,这场热闹,很可能没得看了。官官相护!哼。 序幕结束,大幕拉开。 赵武元还是一副温和的神色:“刘育官,本官接到举报,说你冒充朝廷大员故旧。可有这回事?” 刘春呵呵一笑:“不知道是朝廷里的哪位大员?” 乖乖,听你这么说,好像还冒充过不止一个蛮。容我旁敲侧击,小子,要是被我盘问出来,你就死定了。“难道你自己心中没数?”赵武元的脸色别提有多温柔了,说撒,说撒,大胆地说撒,说出来本官为你做主。

刘春呵呵一笑:“大人,下官平常行侠仗义时,为了免去不必要的麻烦,一向冒充别人的。以前下官冒充过蝙蝠侠、蜘蛛侠、郭大侠、杨大侠。” 江湖上的人物你就别说了,“那朝廷大员呢?”有没有冒充过? 刘春道:“这个一时想不起来了。”给你留个尾巴。 舒缓期暂时中止,现在是该压迫的时候了,赵武元一拍惊堂木:“刘春!你好大的胆子!本官本想给你一个自首情节,没想到你不珍惜!我来问你,你是不是冒充过汪伯彦丞相的故旧?” 场外的观众就觉得不可思议,我们亲眼看见汪丞相和刘小官人有说有笑的好吧?这还要冒充?这个案子太没有悬念了,要不要散场?我还要回去晒被子呢。

刘子轩赶紧在旁边插嘴:“赵大人,刘育官抵抗金兵时,汪丞相也曾夸奖过他有勇有谋的。” 赵武元点点头,虽然你们预备了后路,但丞相的面子不能不给,哪怕是只说了半句话,就道:“刘春抵抗金兵,遇到汪丞相,是他有缘。不过在遇到汪丞相之前,有没有冒充过汪丞相故旧?岂能因他抵抗金兵有功,以前犯法,就不追究么?” 刘子轩就不做声,老钱也想起当初自己对关秃子说刘春上头有人的事来,都以为汪伯彦丞相已经和刘春结识,以前的事自然就算了,没想到赵武元又给翻出来了。

你还别说,还真能当个理由用。 场外看热闹的这时才想起,以前刘小官人完爆关秃子的事,怪不得刘小官人有恃无恐,原来有这样的伏笔啊。乖乖,听到了以前的隐情,大家的兴趣又上来了,不晓得刘小官人当初是怎么玩的哈,我们也学两招。 刘春立即否认:“赵大人,此事乃捕风捉影,不可当真。” 赵武元冷笑:“证据确凿,你还抵赖!” 刘春就笑了:“赵大人,可否把证据拿出来看看?” 赵武元就道:“我问你,你是否给州里司户参军写过信,信中是否说要将无为县的生育经验,向汪丞相反映?” 刘春点点头。

场外看热闹的这时才清楚刘小官人当初是怎么行骗的。不过就说这么一句话,也能算诈骗?也能算冒充丞相故旧? 刘子轩也明白了刘春当初的做法,怪不得他一直笃定,心中暗挑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赵武元道:“就是本官,也不敢随便给丞相大人写信。你一个小小的育官,在信中大刺刺地说要给丞相写信,不是冒充是什么?”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