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六章 欢乐组的二人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先来点个平淡的过过门,不然不吓着她啊?心急吃不了热粥,春春在堂上玩赵大人,我们在外面先弄个外挂开开心,悠着点玩,不要把人家吓跑了。周夫子接道:“春春宁死不从喂,那个女的就真的来举报了。”竹竿,let’sgo,快接。 周媒婆插嘴道:“那个女的叫什么名字撒?这么不讲道理。”得顺着两位大人点,我蛮,毕竟是新手,对老一辈还是要尊重点的。刘小官人都娶了公主了,还在乎民间的女子啊。以前不晓得,没想到刘小官人私生活这么乱哦。 竹竿就道:“叫秦香莲。

她呢,就带着孩子过来了。你没看见哦,刚才两个小囡抱着春春的腿叫爹地哦。”周夫子,我要增加难度了哦,看你怎么接。 莫悦容听得一愣一愣的,不会是真的吧?小冤家还这么无情无义? 周媒婆就摇头了:肚子大了蛮不要紧哎,可以打掉喂,小囡都出来了,那就难办了。这叫人赃并获,想赖也赖不掉撒。不行,我得给出出主意,免得他们以为我没得战斗力,以后小瞧我:“要好好对人家讲喂,最好赶紧私下里私了掉,这个时候不能出事撒。要不要我出面帮刘小官人摆平?”这个方面我是专家喂。

幸好没去对刘小官人讲,把莫悦容许给他做妾。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 周夫子就对竹竿看了看,周媒婆这是积极要求加入我们组织啊。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连这种屁股都愿意去擦,尼玛,一不做二不休,给你来个狠的:“迟了喂,州里来考察的赵大人已经晓得了喂。春春恼怒之下,当时一脚一个,就把两个小囡踢飞了。”竹竿,我要添加暴力因素了哈。 啊哟,周媒婆、莫悦容都吓了一跳。 竹竿来火了,你能把春春说得这么恶心,我不能么?“两个小囡都被踢得飞到天上去了。

我们当时就在大堂外等,等两个小囡掉下来。等啊等啊一直等到现在。”周夫子,我开始艺术加工了哦,可信度肯定下降了,看你怎么玩。 周夫子笑了,别人信不信,关我鸟事,哥哥我只求玩得开心:“唉,其实已经掉下来了喂,就是不是整的。先是掉下来一副大肠,后来又掉下来一副下水,接着又掉下来一个腰子,紧接着蛮,肝啊心啊脏啊,一样一样往下落哦。” 尼玛,周媒婆和莫悦容弯下腰,开始呕吐。 竹竿赶紧准备往下接,这个时候,可信度已经快下降到零,得趁着还没到零之前,争分夺秒,把该爆的料爆掉。

这个时候,谁还睬你啊,周夫子说得兴起,索性全部包下来了:“阿春结果了两个小的,就对大的下手了喂,当时就从身上掏出刀子,上去对着秦香莲就戳。左一刀,右一刀,前一刀,后一刀。尼玛,男人都不是东西哎,当初攻破人家的时候,不也是这样戳的啊。谁承想现在戳进去的是刀子撒。周媒婆,你没看见哦,当时大堂上全是血,老钱站在跟前,身上溅的血糊里拉的。一见血,阿春就发蛮了喂,当时就把手伸进秦香莲肚子里,用力往外掏,乖乖,掏出一副肠子,就随手一扔:‘不是的。

’又伸进去掏,掏出一副下水,又不是的,又扔掉,又重新掏,乖乖,又掏出一个脚盆,还是雕花的,可惜还不是。” 尼玛,周媒婆和莫悦容吐得一塌糊涂。 周夫子赶紧道:“阿春就来火了,索性把头往秦香莲肚子里一拱,就拱进去了喂。可怜的女人,死了都没落个全尸,阿春在肚子里当时就拱啊拱地找。我在旁边,就觉得奇怪喂,就问了:‘阿春,你想找什么撒?’大家都是朋友,实在找不到,我就准备帮帮忙。” 周媒婆倒在地上,一边干呕,一边挣扎道:“周……夫……子,不要讲了,我不行了。

” 你不行关我鸟事啊,我只求自己开心,好不容易找到个暴力题材,怎么可以放弃?“阿春就在肚子里说了喂:‘临走的时候我在里面存了一盒蚊香。到哪儿去了呢?在哪儿呢?难道被她私吞了?这个贱货,宁死都不肯把蚊香给我。尼玛,夏天快到了啊,没蚊香会有蚊子叮的啊。’一边头在肚子里面拱,一边伸手在里面摸,忽听他叫道:‘找到了!’就退出来,手上拿着一个牛肉饼,阿春恶狠狠地道:‘你吞了我的蚊香,我就吃了你的牛肉饼。’啊呜一嘴,就把牛肉饼吞下去了。

接着蛮,阿春就开始变身了,哎哟妈呀,越变越大,越变越高,身上的皮就绷不住了,当时就一寸一寸破的了,衣服也碎的了,血哗哗地往外淌,整个人血糊里拉的。我当时吓得大喊:‘刘小长老,收了神通吧。’阿春就怒喝一声:……” “你给我住嘴!”莫老爹一把就把吐沫横飞的周夫子推开,尼玛,再让你往下说,我女儿、新泡的马子都要没命了。周媒婆躺在地上,已经快翻白眼了。 周夫子一个踉跄,这才从冲动中醒过来,乖乖,周媒婆已经人事不省了,暴力题材真是害人不浅啊,以后得少涉及才是。

赶紧和大家一起救人。 周媒婆晃晃悠悠地醒过来,良久,才颤颤巍巍吐出几个字:“好恐怖呃。”尼玛你个死周夫子,差点被你吓死、恶心死啊。 尼玛,老早就有人在传,说在山的那边、在海的那边、在衙门的里边,有一群鬼精灵,他们活泼又聪明,调皮又灵敏,他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黑色的衙门里,他们善良勇敢又相互关心。 据说这群鬼精灵,还互相抱在一起,成立了一个组织,名字就叫欢乐组。县城里的人都说,只要进入了这个欢乐组,从此一生无忧,畅享人生,本来以为今天就要加入进去了,没想到还没进门,就给来了个下马威,吓了个半死。

尼玛啊! 竹竿还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啊,当时就对周夫子瞪眼睛:“周夫子,周媒婆第一次和大家见面,你就下这样重的手,你还是人吗?!”尼玛,让你抢我的台词,要是我来,周媒婆肯定会被吓得醒不过来的好吧。一点个用都没得! 老钱现在一门心思跟着竹竿走,没办法撒,把柄在人家手里的喂:“周夫子,想不到你平时斯斯文文的,说起话来却那么呕心。”你吓着人家了,你个斯文败类。 莫悦容也皱起眉头,刚才自己也被吓得不轻。和爹地一起扶周媒婆起来时,就瞪了周夫子一眼: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嘛。

其他人对自己不满意,都不要紧,莫悦容对自己不满意,那就要紧了。以后她要是在刘春耳边吹吹枕边风,自己在组织里的地位,还不直线下降啊。自己有能力,没错,可有能力有什么用?领导不满意,自己就只能赋闲在家。再说,确实把周媒婆吓得不轻,心里面蛮,就有点内疚,当时就跟周媒婆道歉了喂:“周家大娘,对不住了哈。”第一次弄这种暴力内容,不知道轻重,一时失手,还望恕罪。你放心,我已经接受了你加入组织的申请,从今天起,你就是组织里的一员了。

就是刚才吓死了,我们也会追认你的。 周媒婆得到了组织的承认、慰问、以及接纳,再加上莫老爹贴身的保护,终于慢慢恢复了英雌本色。 大堂里这时也快完了,主要是钱快完了。反正证据上已经反映出了民意,赵武元也就准备收功。陈功林拿着整整三张满是手印的纸,就准备收起来。刘春大刺刺地招招手:“拿来我看看。” 陈功林还不学乖啊,赶紧递过来。刘春看了看,顺手给了衙里的一位书办:“都抄下来。”陈功林冷笑:想打击报复么?迟了!也没得用了!衙里的书办奇怪了:“刘小官人,抄这个做什么?” 刘春笑了:“都是靠我赚的钱。

完了后叫竹竿照着单子收税去。”尼玛,以为我就这么好诬陷啊,得给钱滴!最少一家一半。刘小官人得了好处,自己当然能沾光喂,衙里的书办赶紧喊人复制去了。 外面的周媒婆这时候蛮,也回复过来了,就问:“究竟为的什么事审刘小官人啊?”问完就后悔了,尼玛我的嘴怎么这么贱撒。第一次问这个问题,被竹竿和老钱教训了一顿,没长记性,第二次又问,结果被周夫子吓得差点没得命,现在又问,还不知道是什么结果呢,就朝周夫子、竹竿看,不要再整老娘了哈,再整,我跟你们没完! 刚才我们也差点被你吓死,还整啊,周夫子就恢复了常态:“周家大娘,告诉你你千万不要乱叫啊。

” 周媒婆点头,我的嘴很稳的,放心,不但不叫,而且服从组织安排,坚决保密! 竹竿就接着道:“州里的赵武元大人蛮,是关秃子的相好。既然是相好,你懂的。” 周媒婆就问:“难道是?” 周夫子点头:“自然是。” 周媒婆就懂了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