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二章 周夫子,你太善良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越想越怕,刘春当时就狠不起来了喂,只好软语相求:“周夫子,有话好好说撒,大家都是兄弟,何必做得那么绝呢。” 服软了包!我还以为你有多狠呢!周夫子心中得意,原来阿春的弱点是莫家妹子啊,这个要好好记下来,以后肯定有用。阿春,你有把柄在我手上,我还怕你个鸟!还不给我速速归降。周夫子心中冷笑:你刚才不是蛮狂的蛮!刚才不是什么都不怕蛮!刚才不是嚣张得很蛮!你也有今天。你再跟我头老试试撒。哼,不见棺材不落泪,现在才求我,迟了!什么人呐真是。

刘春一怕,莫悦容就晓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当时耳朵就竖起来,等周夫子爆尿。 毕竟是兄弟是吧,也不能做得太绝,周夫子就一五一十地讲了,最后来了个结案陈词:“你说这样的老太婆还少见啊?也就是阿春,要是我,一分钱都不给,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你不狠一点,老太婆都来欺负你。” 算你周夫子还有点个良心!刘春长出了一口气,当时脸就挂下来了,周夫子,你的绝招都用掉了,我还怕你个鬼。有本事再来威胁我撒,哥哥就那么点事,要是不信,你再想想,还有没有其他事?没得包。

不好意思,现在轮到我发威了。 周夫子来火了,噢,才放过你,你就准备翻脸了是吧。奸笑,奸笑,阿春,你以为就你会翻,我不会翻?嘿嘿,嘿嘿,要不要我把这件事反过来讲给你家悦容姐姐听听啊?啊?!~你以为我没得这个本事啊,告诉你,哥哥我专营瞎话十几年,简直就是品质的保证,把黑的说成白的,那是我的爱好,把白的说成黑的,那是我的专业。信不信我立马就给老太婆一个沉冤待雪的形象?信不信我立马就给你按一个连老太婆都骗的在逃犯的罪名?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尼玛,被周夫子抓住弱点了,就识相点个喂。刘春只好萎下去了。 莫悦容听了,就有点个不信,这样的事春春怎么会害怕?周夫子,你是在花我包?里面肯定还有其他的隐情包? 乖乖,形势一派大好蛮,周夫子是什么人?当时就抓住机会,利用形势向刘春施压。当时两个人就开始心电感应了,周夫子就朝刘春看,小春春,看到没?你家悦容姐姐有点个不信哦,接下来我怎么说,全看你的表现了。你说哥哥是该留下一个疑点,让你家悦容姐姐觉得我是在包庇你,然后自己去探索、去破案,最后发现你是个人面兽心的东西,还是一剑封喉、让她心中再无疑虑?你好自为之哈,莫悦容很漂亮蛮,乖乖,皮肤嫩得都快出水了蛮。

这样的美人要是不理你了,我都替你可惜,你要把握机会,珍惜眼前人哈。 刘春就来火了,周夫子,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不要得理不饶人。噢,晓得我的弱处了,打得进你就死打是吧,大家都是兄弟。你以为你没得把柄在我手上啊,你的嘴平常也不是很严实嘛!要不要我到你老婆那里去下下蛆?哥哥下蛆的本事,你也知道的是吧。好自为之我警告你。 哟,周夫子眉毛就竖起来了,你还威胁起我来了蛮,搞得没得数了!你以为你下蛆的本事比我大,我不知道啊。

告诉你,哥哥是个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人,能先图一时快活,就先快活,以后被你害得妻离子散,那时候再说!顶多到时候跪下来给你磕头喂。 周夫子要破罐子破摔了蛮,刘春就劝了喂,周夫子,凡事要考虑得长远些,不要只顾眼前。你老婆很爱你的你知道吧,你孩子多可爱啊,你的家庭多美满啊,一个男人成了家,就要有责任感,在外头做事,要多想想家里。 周夫子冷笑,阿春,你要是想辣手摧花,你尽管去,要是不认得到我家的路,我让竹竿带你去。

和你斗,我早就做好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准备了!我警告你啊,我数到三,你要是还不瘫痨,我就发动了! 你以为我怕你啊!刘春来火了,威胁我?门儿都没有,要数大家一起数!来,一、二、三。尼玛,周夫子,你真往三上数啊。 我周夫子是什么烂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从来都是翻脸无情!我警告你,我要开始了。 你开始撒,你开始撒,刘春一副置之度外的样子,你周夫子是什么人我又不是不晓得,嘴硬心软,见不得别人受苦,嘴上喊得比哪个都凶,可真正做起坏事来,心里立即就内疚,至于你其他的方面,什么大公无私、大仁大义、大智大勇、重情重义、义薄云天、菩萨心肠、霹雳手段、忠君爱国、精忠报国等等,我就省略不说了,免得你觉得我是在拍你马屁。

就你这样的人,还能说出难听的话来?还会陷害朋友?打死我都不信!你说撒。 刘春说一个成语,周夫子的心里就软一点,说一个成语,又软点个。尼玛!明明知道他说的是假的,明明知道他是因为有求于自己,才拍自己马屁,可自己为什么就下不了手呢!为什么就好像被限制住了呢?!周夫子来火了,当时就竭力自己贬低自己,以根治刘春传染给自己的毒素:我周夫子是一个心狠手辣、卑鄙无耻、自甘堕落、自甘下流的人好不好!我周夫子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好不好!我周夫子是一个为了蝇头小利就出卖朋友的人好不好! 尼玛,怎么治都治不住自己的心软啊!周夫子长叹一声,谁让自己读的是圣贤之书呢。

唉,小刘春就是抓住了自己这个弱点,死劲下蛆啊!不行!为了荣华富贵,我必须狠下心肠!周夫子当时就在内心做激烈的挣扎,我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大恶人啊!啊!啊!我三岁就偷看隔壁姐姐洗澡啊!啊!啊!四岁就偷人家内衣啊!啊!啊!十岁就开始猥琐妇女啊!啊!啊! 刘春高兴了,周夫子,你还跟我斗!哥哥我还有很多成语没用,要不要亮出来试试?哼!周夫子,你吃亏就吃亏在太善良、太虚荣上。 当时两个人就像定了格,在那里斗心眼。 周夫子使劲摇摇头,尼玛,还是没得用啊!不行,我一定要玷污我自己,污蔑我自己!周夫子来火了,我就不信我周夫子不能做坏事! 乖乖,周夫子陷入魔障了蛮,不会走火入魔吧?要不要指点指点他?这时候还能指点啊,指点了他,我不倒霉啊。

周夫子忽然觉得一阵呕心,尼玛,我把自己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做什么?我本来就是个好人好不好,我做的事也是正大光明的好不好,向莫家妹子揭露阿春,让她不要受骗上当,那是很高尚的好不好!这样一想,立马就有了动力,脸上就露出笑容。 啊呀,刘春暗叫不好,周夫子已经勘破善恶了蛮。 周夫子就开口了:“莫家妹子,你可知道明知是假的,阿春为什么还会怕那个老太婆?” 莫悦容就摇头,为什么呢?自己明明有理,居然还要给人家钱,这不冤屈么? 周夫子就对刘春冷笑,阿春我警告你,我周夫子刚刚变过身,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周夫子了,我现在做什么坏事,都觉得是在做好事,都做得理直气壮,实话对你讲,我现在已经升级为嘴上仁义道德、肚子里男盗女娼的人了!当面喊哥哥,背后掏家伙那是我最基本的技能。

现在给你一次最后的机会,你再不把握,休怪我不念兄弟情分,哼。 这个时候,还不赶紧认输啊,再跟周夫子斗,悦容姐姐不跑了啊,刘春就对周夫子笑了喂,周夫子,大家都是兄弟是吧。 笑有什么用!兄弟又有什么用!周夫子冷冷地摇摇头,我要的是你的山盟海誓,还不快说! 刘春就为难了,周夫子,我要是现在就答应你,悦容姐姐肯定会起疑心喂,能不能等我度过了这个难关,再答应你。呐,你也知道的,哥哥是个知恩图报的人,绝不会食言。 等你度过难关,黄花菜都凉了,大米只卖一分钱一斤了!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是吧?!周夫子怪眼一翻,开始了啊! 不要,不要啊!刘春只好求饶,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

那就好,哼,早答应不就完了嘛,哼。周夫子得意了,还不快点个说! 刘春当时就迷茫了,说什么啊? 周夫子差点气昏了,你不说是吧? 刘春一脸无辜,究竟说什么啊,刚才被你一番胡扯,我都忘记你要我答应什么了。 尼玛!周夫子拳头就捏起来了,结拜的事,你究竟答应不答应! 什么?!刘春怒了,要我答应做什么?周夫子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我刚才说我们要结拜,你就扯东扯西,现在居然反过来要我答应,你昏得了! 放你的兔子屁,周夫子急了,不是我提出来要结拜,你不肯啊。

刘春被气笑了,周夫子,明明是我提出来的好吧,你想想看,假如要是你提的,以我们兄弟之间的情分,我怎么会不答应?明明是我提出来你不答应好吧。 是你不答应的! 是你不答应! 是你! 是你! 两个人正怒目相向,莫悦容就问了:“周大哥,为什么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