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八章 周夫子的批斗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刘春就点头了:“竹竿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批斗周夫子,才是当前的大事,其他的先放放再说。”周夫子,不是我不肯帮你,而是你的民愤极大,我也没办法,当时就喝道:“周夫子,你还不站起来!”态度给我放好点个,噢,我们都站着,你却坐着,你是反贼哎。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愿赌服输。输也要输得有尊严,我周夫子岂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周夫子一用劲,就坐到椅子上去了。当时就是一副死相,随大家批斗的架势。哼,我死猪不怕开水烫,你们来强奸我撒,敢来我就敢享受,要不要我叫床给你们听听啊?哼。

大家蛮就都坐下了。竹竿就在怀里掏,掏了半天,掏出一份发言稿来,然后等刘春命令。刘春清了清嗓子:“随着当今圣上登基,我们无为县的形势越来越好,不是小好,而是大好。但在大好的形势下,也出现了一些不和谐之音,极个别的道友,利欲熏心,妄图翻天,想要谋朝篡位,我们答应还是不答应?” 当时蛮就是群情激奋哎,大家一起喊:“不答应!”“我们坚决不答应!”“谁要反对阿春的领导,我们就将他打倒在地,再踏上一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 刘春伸出双手,朝下压了压,会场上顿时安静下来,刘春就道:“这个人呢,就是周夫子。” 都点出反贼的名字了,大家还不表态啊,老钱立即举起拳头,喊起了口号:“打倒叛徒、国贼、内奸周夫子!”洪老虎赶紧上来抢功劳:“一切反贼都是纸老虎!”竹竿手上拿着稿子,手就举得迟了点个,赶紧补救:“逆贼周夫子,你还不站起来!你给我站起来!”刚才春春怜悯你吓得身上没得劲,让你坐下,你还不肯起来了! 周夫子当时就老老实实地站起来,低下头,任大家咒骂。

刘春又伸出手朝下压了压,会场又安静下来,刘春就道:“今天我们在这里召开批判周夫子的大会,主要是批判他的想法,批判他的作风,批判他的错误。我嘛,还是主张给出路滴,毕竟是兄弟是吧,不能见死不救。我们要在周夫子还没堕入深渊前,拉他一把,让他迷途知返,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们要抱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对周夫子展开批判。” 然后看着周夫子道:“周夫子,其实我们是在救你,希望你不要抗拒,要积极改造,争取早日回到团体的怀抱里来。

下面,请竹竿道友发言。” 竹竿就拿起稿子:“周夫子这个人,一向好吃懒做,只是因为机会好,才攀龙附凤,混入了我们的队伍,但他始终抱着升官发财的想法,在队伍里,一心想压别人一头,这才犯下了今天的严重错误。在我们团体陷入低潮时,周夫子就曾经动摇过,还说过一些牢骚怪话,说什么‘无为县的说唱界,究竟能够坚持多久?’等等,我当时就严厉批评了他,但他不接收教训,依然我行我素,我们团体在无为县走红后,他升官发财的心思就又冒了出来,妄图推翻春春的领导,自己称王称霸。

幸好春春发现得早,我们团体这才避免了一次重大损失。” 竹竿越说越激动,索性放下稿子,对大家道:“春春的地位,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行动中奠定的,是在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中壮大的。周夫子,我问你,没有春春,我们团体会发展得这么大,以致有五个人吗?没有春春,金兵会退走吗?” 周夫子就不做声,尼玛,竹竿,让你得瑟。以后我缓过来了,和你算总账。 乖乖,周夫子被我讲得一声都不敢吭蛮,竹竿满意地点点头:“希望周夫子你能吸收这次的教训,以后放乖巧点个,弟兄们打你,你不要还手,骂你,不要还嘴。

争取早日回到组织温暖的怀抱里来。” 老钱早就忍不住了:“我很早就发现。周夫子有谋害阿春的心思了。就拿阿春带人出城引开金兵那次来说,当时周夫子中了一箭,就非要阿春也中一箭,这不是谋反是什么?” 周夫子不干了:“老钱,那次你好像没去吧?我什么时候说非要阿春也中一箭了?” 老钱被周夫子说中痛处,来火了:“我没去,还不能听人家说么?”当时手指就点到周夫子脸上:“啊呀,你还抗拒改造!你还不给我放老实点个!”信不信我把你铐起来,你以为我手铐子带来是做什么的啊。

尼玛你个死老钱,现在过来捡便宜是吧?周夫子冷笑两声,战斗力还没我一半,居然也来调戏我。竹竿说我蛮,还有个耳朵听听,人家本来就和我接近,现在我又有点个心亏,只好被他摸了,你老钱何德何能,也到我身上蹭来蹭去的,有心发飙,但,老钱有刘春这个黑hou台,现在自己又处于人生的低潮期,被人家抓住了把柄,肯定会被痛打的。想到这里,周夫子不甘心地堆老钱的手指吐了口吐沫:仗势欺人!哼。 尼玛,你有没有艾滋病啊,到处吐吐沫,会传染的!老钱怒了:“大家看到没,他就是这样接受批评的,要我说,和他啰嗦什么,绳子一捆,送到官府,到了牢里,看我怎么收拾他。

”说归说,心里暗地佩服,周夫子还是有点个本事的,都这个样子了,还敢对我吐吐沫。 刘春当时大怒;周夫子你搞得没得数了!不服气是吧?大喝一声:“周夫子,你要是再冥顽不化,我就将你从组织里开除出去了。” 离开了组织,自己还怎么玩嘛,周夫子马上就萎得了,阿春你不要下这么重的手撒,我接受批判,接受改造,接受组织上对我的任何处罚。 老钱得意了,这时候还不赶紧捡便宜啊,手指又点上周夫子的脸,心里就开始想,周夫子还有哪些事情可以揭发,想了一会,没想到,就道:“周夫子,我告诉你,你还有很多事情,我念在兄弟情分上,不想揭发,你给我好自为之。

” 刘春讲过话了,竹竿做过报告了,浏览器也揭发过了,接下来,当然是洪老虎表演了。 洪老虎正在吃昨晚剩下的果子,这时摇摇手:“我就算了,杀人我行,批人我就不行了。” 刘春也知道洪老虎的弱点,就挥挥手:“既然这样,那就算了,现在……” 周夫子咳嗽一声:“那怎么行?坚决不行!我反对。噢,你们都批过我了,就洪老虎没批过,这样不公平!阿春你是怎么做老大的?要批大家一起批。” 嘿,周夫子,你恢复点个了蛮。刘春就道:“周夫子,你不要多言,一切听从组织安排!” 竹竿还不出马啊,这时候出马,既帮了春春,又帮了洪老虎,这样的好事要是错过,我还能叫竹竿啊,当时就道:“周夫子,你不得了了蛮,都学会犯贱了蛮。

噢,不批你,你还不舒服了是吧。” 毕竟刘春在里头,周夫子不敢硬扛,就道:“你们都在我身上来过了,凭什么不让洪老虎来一次?我告诉你竹竿,要来就来个全套,不要留个尾巴,免得以后你们拿来做人情。”洪老虎,我就不信你最近长本事了,连批斗这么高端的事都会!让你白吃我的白喝我的,哼,今朝非要出出你的丑不可! 周夫子都替自己叫屈了,不上去怎么行啊,说不定就引起竹竿等人的怀疑,说自己和周夫子不干不净的,谁让自己吃过周夫子家的瓜呢。

乖乖,你以为是批斗会啊,这就是阿春的站队会好吧。不行,我要和周夫子彻底划清界线!洪老虎把嘴里的果子一吐:“周夫子,你……”就不晓得下面该怎么说了。 周夫子高兴了,小样,跟我斗!被我反批到了吧。 洪老虎脸挣得通红,也没想出什么话来,只好向刘春求援:阿春,快点个拉兄弟一把。 刘春就瞪了他一眼,我都不是对周夫子说一切由组织安排了么?你好好地冲上去干什么?逞能。只好指点:“随便骂两句就行了。”你平常跟想我们后面,不是蛮行的么? 洪老虎有点个难办:“我想得起来的,都被竹竿和老钱骂完了。

” 周夫子高兴得嘴笑眯眯的,就这样也来参加我的批斗会,阿春,你的手下没能人包。 竹竿来火了:“洪老虎,不会骂也不要紧,上去抽两个大嘴巴,意思意思就可以了。”周夫子,让你得意! 尼玛啊,你个死竹竿,周夫子那个气啊,以后新账老账跟你一起算!啊哟不得了,洪老虎为了向阿春表决心,好像真的要动手蛮,都开始擦掌了!被洪老虎抽一巴掌那还得了啊,就是被掌风扫到,也会疼三天的。 周夫子顾不得其他,赶紧开导:“洪老虎,这个批斗人呢,其实就是说说别人的缺点。

你想想看,我平常有什么缺点?”尼玛,我在教你本事哎,你就不能用心点个学,不要老是摩拳擦掌啊。 洪老虎继续擦掌:“我觉得你人挺好的,没什么缺点啊。” 周夫子急了:“你再想想,好好想想,”赶紧启发:“比如说我平时到你那里白吃白喝。”这个就是缺点好吧,我都把答案给你了,你别过来啊。 洪老虎就摇头:“这怎么能算呢,那是我愿意的好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