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破脸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201章撕破脸皮曹建友这次也是铁心要和唐诚抗争到底了,不惜是撕破脸皮啊!曹建友的这个态度,更是让唐诚忍无可忍,唐诚心里更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这个曹建友给办了!听到曹建友的公然挑衅,唐诚的眼神犀利了下,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好啊,古语说,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不死心,那我们只有走到黄河见分晓了。”曹建友马上说:“不用见黄河,见见薛书记就可以。如果让我曹建友和你合作,这个也可以,但是,必须要薛书记对我亲口讲,我首先是省委常委,其次才是常务副省长呢,省委常委的称谓是挂在前面的,也就是说,我首先要尊重薛书记的意见。

”曹建友把薛中田搬出来,很明显,就是他知道,薛中田是会死保他的!甘南离不开他曹建友,薛中田更离不开他曹建友,所以他才会如此的有恃无恐!唐诚的眼神眯了下,唐诚说:“好啊,那我就去找薛书记,让薛书记做最后的决定。”曹建友当即是站了起来,胸有成竹的说:“可以啊,我乐意奉陪。”两人就离开了省政府,直接去了省委薛中田的办公室,唐诚要当面把这个事情说给薛中田听,看看薛中田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唐诚和曹建友两人见到了薛中田,曹建友是恶人先告状,先把唐诚和他之间的分歧讲述了一遍,双方有了工作分歧和矛盾,还请薛书记从中断案,判一个公道。

薛书记听完曹建友的讲述,然后转脸问唐诚说:“唐诚同志,你有什么要讲的啊?”唐诚说:“这不是工作分歧的问题。土方工程出现了质量问题,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豆腐渣工程,我们省政府必须要严肃处理和追查,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嫌疑人,但是,有一个叫穆文兵的人,涉嫌这个铁路豆腐渣工程,本来,纪委正在对他进行调查,却被省公安经侦队的同志给调走了,省经侦队的人说是奉了曹建友的指示。我要求曹建友同志,立即指示经侦队放人,配合好我们的反腐工作。

”薛中田听完了唐诚的理由,转脸问曹建友说:“建友同志,唐诚同志讲的对吗?”曹建友立时就蹦起来,嗷嗷的说:“唐诚这是血口喷人!无中生有啊!穆文兵根本就不牵扯这个铁路地基工程,是某些人在居心叵测,故意制造事端,其目的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当着薛书记的面,我可以把实话说了吧,我和唐诚同志在工作中有矛盾有分歧,唐诚同志对我有看法,这些都可以理解,干工作,总会有不同意见,大家可以共同商量探讨啊!可是,唐诚他不这样想啊!对我却是采取打击报复,更有甚者,是蓄意的栽赃陷害啊!薛书记,我曹建友是冤枉的,唐诚这一招,根本就是政治陷害,是打击报复,是在清洗省政府,在省政府里搞清薛运动,凡是和您薛书记走的近的人,唐诚都要栽赃陷害,这根本就是政治阴谋啊!”曹建友说的是声嘶力竭,像个没有打狂犬疫苗的狗一样,狂吠不止啊!薛中田的脸色冷峻了下,他回望了唐诚一眼说:“唐诚同志,你对于建友同志这样的说法,又是作何感想呢?”唐诚看到这个局面,突然就明白了,薛中田不想看到曹建友被打倒,所以呢,薛就要死保与他。

薛中田和曹建友就是要把水搅浑,把经济控罪演变成了政治控罪,把唐诚的做法说成是一种斗争手段,是在剪除异己所搞的阴谋手段,这样的话,好像是唐诚做错了!唐诚心里想到,即便是唐诚想要办了曹建友,但是,也是这个曹建友本身就有瑕疵。唐诚也不否人,这个里面会掺杂着一点的政治权谋问题。唐诚心里想到的,嘴上还不能这么说,唐诚说:“我没有搞权谋,我只是照章办事,依法治省,不管是任何人,只要是贪腐了,就要从严惩处。”薛中田听后,淡然笑了下,说:“这个事情,很难说通的,你们两位同志是省政府的两位主要首长,平日里干工作,要以大局为重,怎么能这么的公然叫板呢!这不好。

有首歌唱到,团结是刚,团结是铁啊!没有团结,我们什么事都干不成,你们二位,都是有能力有魄力的领导干部,甘南人民都离不开你们!要我说呢,大家在一起工作搭班子,也是一种缘分,要相互帮助和提携,要互相容忍彼此的不足,这才是一个党的好同志的表现,怎么能因为有矛盾,就想着办法去打击报复呢!我认为,这样极其不好,影响也会很坏。”这个薛中田打起了太极,再给唐诚打马虎眼!好端端的一个豆腐渣工程,在被曹建友和薛中田这么一掺和,竟然变成了是唐诚在打击报复了!这么一定性,那未来可就不是唐诚所能掌握的了!唐诚不耐烦的问了句:“薛书记,你不要扯远了,你还是先给一个态度吧?”薛中田顿了下,说:“要我说啊,这件事,你们两位,就各让一步,穆文兵的事情,还是先让曹建友同志去处理,铁路基建工程,那也是曹建友同志亲自抓的,既然是过程出现了问题,这件事,还是要以曹建友同志的意见为主。

但是呢,省经侦队要加快他们办案的力度,经侦队那边只要是有了结果,马上就要把人转移给纪委里去,协助铁路基建工程的调查进展。”薛中田还是要死保曹建友,这是他的政治立场所决定的!必要的时候,军事路线都要为政治路线服务和牺牲的!政治是压倒一切的!明明是个败仗,但是,如果政治需要,也要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