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大结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空很阴霾,耳边响起的是阵阵庄重肃穆的哀乐声。这是一个葬礼,是与谢双琪一起生活了三年的老公安叶礼的葬礼。墓碑前站了很多人,有安叶礼的父亲唐志文,哥哥唐容信,还有名义上安叶礼的后妈,殷蓉蓉。谢双琪站在人群的最前面,好像跟人群隔离开来,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裙,带着一个黑色的小毡帽。带着黑色手套的手紧握着手里的包包垂在身侧。头发烫成了大卷做成了复古的造型盘在头上。苍白的脸色让她看起来更楚楚动人,低垂的眼睛看着地面。浓密的睫毛一直在颤抖。

突然,她抬起眼,看着被白菊花和百合花围在中间的墓碑上的安叶礼温文尔雅的脸,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从前。谢双琪是Z市商业方面举足轻重的谢家的唯一女儿,从小就要什么有什么。风光无限。除了风光的谢家千金这个名号之外,谢双琪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红的发紫的电影明星,凭借着谢家的财力和自身的美貌,从出道开始就走上国际路线。第一次拍电影就拿到最佳新人奖,和最佳女主角两个奖项。谢双琪开始飘飘然。觉得自己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觉得自己更有了骄傲的资本。

自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没有什么人和事能入得了谢双琪的眼。谢家父母和谢安琪的哥哥谢安闵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害怕本来就性格高傲的谢双琪变得偏激。也害怕谢双琪孤独。于是决定给23岁的女儿找一个老公,可以理解她,疼她,陪着她,并且要配的上她。当然,谢双琪并不知道自己家人的想法。但她确实很孤独,在她越来越红的同时,性格越来越不好。朋友变得越来越少。就在谢双琪觉得自己需要人陪的这个时间段里,唐容信出现了。打着影迷的旗号对谢双琪展开热烈的追求。

谢双琪知道唐荣信,因为谢双琪经常和爸爸参加一些晚宴,而唐荣信作为Z市最大的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唐志文的长子,经常跟随在唐志文身边。所以再唐荣信对谢双琪展开热烈追求的一段时间后,谢双琪毫无疑问的开始了与唐荣信的一段感情。这边的谢家为女儿物色好了老公的人选,就是唐荣信同父异母的弟弟,安叶礼。说道安叶礼,是唐志文与原配的儿子,唐志文年轻时候没有什么本事,和现在的唐荣信一样最会花言巧语,骗到了安叶礼的妈妈安杏芳的爱情,入赘豪门。

可唐志文在娶安杏芳之前就有了相好,叫做殷容容。长得花容月貌,对唐志文爱的死去活来。为了成全唐志文所谓的“大事业”,忍痛让唐志文娶了安杏芳,并且做起了唐志文的外室,虽然只是外室,但托了安杏芳的福。对金钱方面半点不缺,一时风光无限。并在安杏芳之前为唐志文生下了儿子。名为唐荣信。后来,在唐志文为了财产设计了一场车祸害死了安杏芳后。殷蓉蓉便带着孩子登堂入室做起了董事长夫人。就在这场车祸里,安叶礼也双腿瘫痪。谢父选择安叶礼自然是有原因的,虽然安叶礼双腿瘫痪,但除了这个之外身体没有半点问题。

这是第一点。其次是唐家这点破事。在Z市有点影响的家庭都知道,其实这么大一个财团,都是安杏芳留给安叶礼的,唐志文和唐荣信现在看上去风光无限,可其实谁都知道,不管是财还是权,跟他们都半点关系没有。现在不过是狐假虎威罢了。这是其次。还有就是在三年前,也就是安叶礼和他母亲并未出车祸之前,谢父还是经常见到这个年轻人的。安叶礼不仅仅是性格彬彬有礼,给人的感觉如沐春风。虽然是英国回来的双学位硕士,学商的,商业能力不容轻视。但是并未给人强势的感觉,让人感受到的只有包容。

谢父觉得这样的性格肯定适合自家的女儿。最重要的一点是,三年前,安杏芳带着儿子跟他商量过两家的联姻,当时就说安叶礼谢双琪,谢父虽然觉得安叶礼适合自家女儿。口头上答应了联姻,但并没有相信喜欢这一説。可是安叶礼出了车祸之后,再没有提起联姻之事。按理说安叶礼瘫痪,与谢家联姻来稳定地位更是必不可少的。可安叶礼却没有再提起,这时谢父才想起了安叶礼喜欢自家女儿这一说。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有福的时候希望能和谢双琪一起享,有难的时候他就一个人当。

综合几点,谢父觉得谢双琪嫁给安叶礼之后肯定会幸福。于是决定了联姻,并且通知谢双琪准备。谢双琪回家听到这个消息就炸毛了。安叶礼。不是唐荣信和自己在一起时经常在嘲笑的又瘫痪又懦弱还没本事的弟弟么。谢双琪非常的不愿意,跟爸爸说自己已经有爱人了。她找到唐荣信让他陪自己去跟爸爸说,可戏剧性的是,唐荣信竟然跟她说谢父年纪大了,不想让她在左右为难,让她乖乖的嫁给安叶礼。自己会像以前一样爱她,陪着她。婚礼如期举行。谢双琪和安叶礼做起了有名无实的夫妻。

在每天对安叶礼冷嘲热讽的同时,并不避讳与唐荣信亲密。安叶礼在伤心之余把全部精力转到公司。于是唐志文和唐荣信被安叶礼夺了权。唐荣信就更变本加厉的和谢双琪亲热。谢双琪只觉得自己和安叶礼并没有什么感情之说。于是除了拍戏以外其它的时间基本都和唐荣信在一起。被记者拍到好几次。甚至上了头版头条。谢家父母伤了心,谢安闵也觉得妹妹不懂事。妹妹不知道,可是唐荣信在外面养了女人他可是听说过的,可是妹妹不相信。被唐荣信三言两语哄骗过去。于是谢家对于谢双琪算是撒手不管了。

等到谢双琪突然有一天想起来回家的时候。安叶礼已经在感情的折磨和公司的忙碌下被勾起了车祸的后遗症。身体每况愈下了。谢双琪看着安叶礼变得更瘦弱更苍白的样子,良心发现了。虽然自己跟他没有感情。但是刚结婚的时候安叶礼确实是全心全意宠着她的,只是后来慢慢被自己伤了心。可他名义上是自己的老公。可是似乎谢双琪的良心发现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安叶礼的身体状况不曾有好转。过了三个月。谢双琪站在这里,参加了安叶礼的葬礼。谢双琪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抬了抬头,看到唐志文好像悲伤的面孔下遮都遮不住的喜气。看了看殷蓉蓉哭的悲痛却没有半滴泪水的脸。看了看唐荣信已经在安排安叶礼留下的公司的事宜甚至都没有抽空看一眼自己。谢双琪抬头看看天,嘲笑的想安叶礼娶了自己现在一定很后悔。其实她知道,唐荣信只是利用她而已。可那又怎么样呢,自己也没有多么爱他。其实唐容信当初追自己也就是一时新鲜。而自己答应他也就是为了排遣寂寞。本来两个人眼看着新鲜感过去之后马上将要不了了之了。可没想到的是爸爸竟然给自己安排了联姻,完全没有问过自己的意思。

为了拒绝结婚。没办法谢安琪去找了唐荣信。可是唐荣信一听到自己要嫁给安叶礼时两眼放出的像恶狼一样的光。她看到了。她嫁给安叶礼后,唐荣信对她大献殷勤,比当初追她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她知道,唐荣信是为了借她来刺激安叶礼。她不在乎,因为彼此彼此。她借唐荣信来抗拒这场婚姻。听着律师念着安叶礼的遗嘱,安叶礼在遗嘱上说道除了要留下一笔钱给他正在资助的两个孤儿完成学业。其他所有财产留给妻子谢双琪。律师念到这里的时候谢双琪看到唐志文脸上的愤恨和唐荣信脸上的狂喜,谢双琪乐了,估计着唐志文的愤恨是因为儿子没有留一分钱给他,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跟唐荣信的关系。

而看唐荣信脸上的狂喜,不外乎是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应该就是他的了。谢双琪突然很想看看唐荣信如果发现他完全想错了的话,会是什么反应呢。最后律师让谢双琪单独留下来,给了她一封信,说这是安叶礼一定要交待她的话。谢双琪拿着安叶礼的信,恍惚的向自己的车走去。途中唐荣信走过来扶着谢双琪一起向车的方向走去,路上又跟谢双琪交代了一次已经交代过无数次的事情:“双琪,他把公司留给了你,你也不会打理,听我的,把公司转到爸的名下。这样爸就会同意我娶你了,本来爸就对你是叶礼的老婆有些微词。

叶礼也是爸的儿子,他要是知道你把公司过给爸也会同意的,你好好想想。”到了家,谢双琪躺在属于她和安叶礼两个人的,却没有躺过几次的床上,一遍一遍的看着安叶礼写给她的信。信上交代她以后工作不要太辛苦,到哪里身边都要带着人,很多记者为了挖新闻会不择手段。还说以后他不能再为自己做什么了。让她回到父母身边,希望她以后能遇到一个可以陪她一生的人。唐荣信真的不是适合她的人,希望自己可以听他这一次。谢双琪抱着安叶礼的信一遍一遍的看,看着温润的字迹,就像他的人一样。

怪不得自己结婚后工作都前所未有的顺利,怪不得就算爆出了自己与老公的哥哥出入酒店也没有记者敢来难为她,最多只是捕风捉影的写写报道。怪不得唐荣信敢这么明目张胆的与自己同出同入,还告诉自己有人会处理好,不会让她为难。她突然很后悔,自己怎么会为了抵触一段联姻而错过了安叶礼这样一个不管自己做了什么错事都还在为自己着想的人。谢双琪捏紧的信纸。做了一个决定。第二天一大早,谢双琪就起床了,收拾了一下自己,戴了一顶帽子遮住自己的脸,她要去公证处将安叶礼转到自己名下的产业全部捐赠出去,因为自己不配接受这些。

一出门,就看到唐荣信已经停车在门口了。看到谢双琪出来,张口就问:“双琪,考虑的怎么样的,我实在太想和你结婚了,只有早一点把财产转移到父亲名下,我们才能早些结婚,双琪。”谢双琪懒得跟他说,打开车门就准备上车。又被唐荣信拦住。谢双琪挣不开被他拉着的胳膊,没办法,平静下来说:“荣信,对不起,这些财产我准备捐给需要的人,这些钱,我们都没资格拿。”唐荣信听到谢双琪说的话就愣住了,好久没有反应过来。在他愣住的瞬间,谢双琪从他手里抽回胳膊,坐上车就开了出车库。

唐荣信终于反应了过来。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让谢双琪去,好不容易等到今天,怎么能因为谢双琪一句没资格就让自己再也和这些到手的财产没关系。唐荣信急红了眼,开着车直直的就朝谢双琪撞了过去。等到谢双琪反应过来唐荣信要做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开了。第二天,所以报纸的娱乐版头条都是当红影星谢双琪,因丈夫离去悲伤过度。死于车祸。重生谢双琪在梦中突然感觉到一阵凉意。慢慢的睁开眼,印入眼帘的就是房顶四周的粉红色蕾丝和纱。她愣了一下,这东西不是早在婚后第二天就找人拆下来了。

当初自己不情愿结这个婚,看着这些东西就厌烦,干脆拆下来眼不见为净。不是幻觉吧。谢双琪又闭上了眼。不对。自己明明是被唐荣信撞了。自己也感觉到疼了,怎么会在家呢。再睁开眼。果然,还在这里。听到旁边有呼吸声,扭过头一看。谢双琪震惊了。这是自己这么多天来每天都在梦里见到的人。略微凌乱的柔软的头发,苍白的皮肤。闭着的狭长的眼睛。还有高挺的鼻梁。微抿着的颜色很淡的嘴唇。还有微皱的眉毛。是安叶礼。难道自己重生了?谢双琪被巨大的喜悦淹没。觉得老天真是待她不薄,自己正沉醉在无限的后悔中的时候。

老天给了她一次弥补的机会。感到旁边的人的呼吸有慢慢加重的迹象,谢双琪才想起来,他们新婚的第一夜。安叶礼喝的有些多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自己趁他喝醉了,故意把空调温度开到很低。然后把被子全部裹在自己身上睡了。让安叶礼冻了一个晚上。结果就是第二天安叶礼就被送进医院。而自己则被唐荣信邀约,约会一天后,进了酒店,献出了自己的第一次。虽然这些事情都是自己做过的。现在想起来怎么就觉得自己这么不是个东西呢。谢双琪赶紧将裹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拉开,迅速的移到安叶礼身边。

把安叶礼裹进来。然后拿起空调的遥控将温度调回去。看看表,指针指在1的位置上,说明现在安叶礼之冻了半个小时。应该没有事情,伸手碰了碰安叶礼的身子。有些冰冰凉。记得前世安叶礼的腿疼就是被冻了一夜之后复发的。后来自己甚至辞退了每个星期过来三次帮安叶礼按摩腿的护理师。说是自己来帮他按。结果也就说说而已。想了想,谢双琪还是爬起来,帮安叶礼裹好被子,然后坐在安叶礼旁边把手伸进被子里一点一点的揉搓安叶礼比其他地方更冰冷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