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书房密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梁汉儒为我举办的宴会很简单,没人丝竹管弦,也没有歌女舞姬,看起来倒象是场家宴。这也不无道理,等我从蜀都省回来,大概就是和玉儿大婚之日了。宴会很简短,草草了事之后,梁汉儒把我请进了书房。“王爷此去蜀都,千万要小心,蜀都逆兵四起,下官担心恐对王爷安全不利。”梁汉儒直言了自己的担忧。这我倒不在意,王爷出行,身边所带的人马肯定不会少,再加上有赵无极和周无忌两大高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再说了,我自己也怀武功,普通武林中人也奈何我不得。

“多谢梁大人关心,本王自有分寸。”梁汉儒笑了笑,端起案上的茶怀呡了一口:“那就是下官多虑了。不过,王爷,蜀都一行,除去督促放粮以外,下官认为还有一件事王爷要做。”“哦?愿闻其祥。”梁汉儒看了我一眼,话里有话的说道:“立威。”我当然明白他所指何意,却故作不解的问道:“立威?这是何意?立什么威?”“呵呵,王爷英明,必定明白下官所指何意。恕下官不敬,近几年来,地方官员阳奉阴违,欺上瞒下。仗着山高皇帝远,不把朝庭放在眼里,导致政令不通,百姓不满,才有了蜀都之乱。

王爷此去,不但要将放粮一事处理妥当,还要整顿蜀都的吏治。如此一来,王爷在朝中的筹码就重了不少。”梁汉儒这番话说得相当露骨,是人都能听得出来他言下之意。“筹码?恕小王愚昧,不懂丞相深意。”我微笑着说道。梁汉儒大笑起来,离开书案走到我座位旁边,在我身旁的茶几上轻轻划了几个字。我看得出来,那是“太子”两个字。“哈哈,丞相太抬举小王了。满朝文武都知道,太子之位非平阳王和晋江王莫属,小王何德何能,作此枉想?”我摆摆手笑道。梁汉儒在我身边坐了下来,低声说道:“王爷太过谦了。

您自从参政以来,圣上对您可是倍加器重。以下官愚见,现在就在确定太子这位的归属,还言之过早。”我端起茶怀,轻轻拨弄着怀盖,没有说话。关系重大,还是不要轻易表态的好。这梁汉儒虽说即将成为我的岳父,可我还是得留有戒心。要不然,被人抓住把柄就麻烦了。梁汉儒见我不再说话,可能猜到我心想的什么,起身说道:“王爷,我们就快是一家人了,王爷您还对我怀有戒心,这未免有些。。。”果然姜是老的辣,我见状笑道:“丞相多心了,小王并非不相信大人。

只是隔墙有耳,还是谨言慎行的好。”“王爷放心,刘义的绣衣使虽然无孔不入,可我这丞相府嘛。哼哼,绝对都是信得过的人。”梁汉儒冷笑道。“王爷,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下官就直言了。诸位皇子之中,平阳王阴险狡诈,没有容人之量。晋江王有勇无谋,难成大器。逍遥王无心朝政,更是不在话下。只有王爷您英明睿智,可当大任。下官相信皇上的想法也是这样的,所以,下官大胆预测,太子之位非您莫属!”他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我也不禁为之怦然心动。我并不是一个视名利如粪土的人,是男人就对权力有着深深的渴望。

以前我不敢想,是因为我没有机会去想。仅仅在几个月这前,我父皇和满朝文武的眼中,我还是个只会寻花问柳的花花公子。可现在不同,父皇开始重视我了,文武百官也对我另眼相看,我是不是应该有所举动了?我并不想把自己对皇位的渴望说成是为国为民,最原始的出发点仍然是对君临天下那种感觉深深的期盼。梁汉儒见我默然不语,接着说道:“圣上和文武百官对王爷已经有所改观,王爷应该趁这个机会树立自己的威望,扩张自己的势力,为将来,作好准备啊。

”扩张实力?谈何容易啊,朝中大臣不是依附刘义那阄人,就是支持二哥和三哥,我到哪儿去扩张势力?想到这儿,我摇了摇头,端起茶怀轻轻呡了一口。梁汉儒似乎看出了我心有所动,紧接着说道:“王爷不用担心,目前刘义虽然权势冲天,但朝中仍不乏忠义之士。只要王爷您登高一呼,他们必群起响应,大事可定矣。”他口中的“忠义之士”,多半就是今天早朝上替我说话的那些人吧。“你难道以为我没有看出来,这些人不是你的儿子门生,就是和你私交甚厚的大臣,可以算是你梁氏一党。

”我心里暗笑道。我向来对朝中大臣拉帮结派很是反感,很多争斗就是这些人闹出来的。历史上这些教训还少吗?前圣朝宪宗皇帝在位时的“牛李党争”延续多朝,致使朝政动乱,皇权旁落。是以我朝圣祖皇帝开国时就颁下圣旨,严禁宦官参政,大臣结党。只可惜啊,在我父皇这一朝,两条规矩都给破坏了。“王爷,您意下如何?”梁汉儒见我久久不语,忍不住问道。我审视着这个为官多年,即将成为我岳父的人,问道:“梁大人何以如此抬举本王?”梁汉儒没有想到我会问起这个,一时之间为之语塞到底是老狐狸,梁汉儒眼珠一转,正色道:“王爷才智双全,宅心仁厚,若他日继承大统,必能造福万民。

所以,下官才甘愿追随王爷,为我东唐皇朝千秋万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其实我知道,他是为了自己才如此积极的支持我。玉儿和我有婚约,迟早是我的王妃。如果我当上了太子,或者再进一步,他日成为九五至尊,那么,玉儿就是理所当然的皇后了。而她的老爹,就成了国丈。两朝丞相,再加上皇亲国戚这层关系,可算是位极人臣了。虽然我知道梁汉儒的想法,可却没有明说,只得点了点头,感叹道:“多谢丞相美意,丞相忠心为国,令本王十分佩服。现在国家处在多事之秋,但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

我东唐皇朝总有复兴的一天!”“王爷英明!”正说话间,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吵闹声:“让开,我知道漠然在里面。”我摇了摇头,这个玉儿啊,真是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也没有。梁汉儒皱了皱眉头,赔礼道:“让王爷见笑了。”“没关系,玉儿天真纯朴,本王认识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让她进来吧。”我笑道。梁汉儒见我不介意,这才叫道:“梁安,让小姐进来。”梁婷玉雀儿一般扑了过来,不先给他爹请安,倒先叫道:“漠然,你怎么到我们家来也不来看我?”“放肆!竟敢直呼王爷名讳!还不赶快行礼!”梁汉儒厉声喝道。

玉儿嘟着嘴,极不情愿的拜了下去,口中称道:“玉儿见过忠武王,千岁千岁千千岁。”“起来吧,认识你这么多年,难得听你叫我一声王爷。”我打趣道。“漠然,听说你要去蜀都省办差,是吗?带我一起去好不好?”玉儿一站起来就迫不及待的说道。梁汉儒又吼了起来:“胡闹!你以为这是去游山玩水么?还赶快退下!”“爹。。。”玉儿撒起娇来,两只脚不停的跺着。看得了来,梁汉儒对这个小女儿极其宠爱,她一撒娇,梁汉儒就没有了办法。可事关重大,梁汉儒怎么会分不清孰轻孰重?“你想也别想!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让你娘好好教你为人妻者应该要做的事。

就快出嫁的人了,还一副小孩子脾气,成何体统?”玉儿一下子就不说话了,低着头看了看我,突然转过身跑了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