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美人在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毁灭公爵继《杀无赦》之后的新作:《毁灭之王》,http://show.asp?Bl_id=47023西方魔法的哟!.....大约傍晚时分,我们一行四人到达了宣州。入城的时候,发现城门口的卫兵们盘查很严,好像特别注意外地口音的人。我们因为口音不对,被留下来盘查了好些时候。要不是我拦着,玉儿非拿马鞭抽人不可。好不容易进了城,因为赶了一天路,我们在一家客栈住了下来。大城镇有大城镇的好处,我们终于不用给二十两银子住下房了。

一住下来,我就洗了个澡,感觉精神了许多。这家客栈看起来还不错,房屋的摆设也颇为精致,四周的墙壁上还挂着一些字画,虽然不是名家作品,倒也有几分味道。正欣赏时,有人在外叩门。“进来。”我知道这个时候到我房里来,除了玉儿还有谁?脚后传来一阵脚步声,片刻间又停了下来,想是站在了我身后,久久没有动静。“玉儿,不是又想吓我吧?”我笑着转过了身。突然间,我大吃一惊,面前三步之远处站着的哪是玉儿?看样子他不过二十多岁,一袭白衫,面容俊俏,最显眼的莫过于他唇上那两撇小胡子,当真是风流潇洒,器宇不凡。

一时之间,我戒心大起,悄悄运起功力防备着。“没请教阁下是?”那人居然“扑哧”笑了出来,我一听这声音有些耳熟,再仔细一看,不禁大笑起来,原来真的是玉儿。“怎么样?公子,玉儿的化妆术还过得去吧?连你也给骗了。”玉儿得意的捋着一缕头发笑道。我走了过去,搭着玉儿的肩膀左右转了转,细细端详着。还别说,这丫头还真有些办法,不细看的话还真认不出来。这时,我终于明白玉儿白天为什么那么说了。“嗯,还真不错,认识你这么多看,还不知道你有这手绝活儿。

”玉儿拉着我的手在桌旁坐了下来,又从腰间的包包里掏出一大堆东西放在桌上。枉我向来自认为见多识广,这些东西竟然一样也叫不出名字来。“玉儿,这些瓶瓶罐罐的是什么东西啊?”我刚说出这句话,玉儿已经从一个小瓶里倒出一些粉末在我脸上抹来抹去。我知道她一定是在替我乔装改扮,也就任由她在我脸上“胡作非为”了。突然,我发现玉儿一个大破绽。她现在虽然已经改作男装,可她却把女人致命的标致给忽略了。傲人的丰胸仍旧小山峰一样高挺着,这样子要是走出去,不把人吓着才怪。

“玉儿。。。”我想提醒她一下。“嗯?”玉儿正在专心替我化妆,随口应了一声。我一下子倒说不出话来了,因为我突然间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坐在凳子上,玉儿站在我的面前,俯着身子替我化妆。她的胸部正好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几乎要贴到我的脸上了。以前我和她一见面就吵架,也没什么机会好好呆在一起,倒忽略了玉儿已经是个小女人了。这时,看着面前两座山峰晃来晃去,闻着她身上如兰般的香气,心里顿时升起一丝绮念。“嘿嘿,好了!漠然,你看看,怎么样?”玉儿拿过一面铜镜递给我。

我这才回过神来,赶忙收起思绪,对着镜子看了起来。镜中的我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浓眉大眼,还长着一脸的大胡子。我不禁一时为之气结,这分明是一个强盗造型嘛。我怎么说也是堂堂的忠武王,要扮也得扮作富家公子,或者是少年侠士之类的,你凭空给我添上十几二十岁不说,还弄得跟个关东响马一样,这让我怎么出去见人?“我说玉儿,你是成心的吧?有必要弄成这个样子么?”我苦笑道。玉儿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嗯!你这个样子出去,就不会招惹上其他女人了呀!我猜姑娘们一瞧你这样子先就怕了三分,鬼才跟你搭话呢,哈哈。

。。”唉,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先前还在我面前装可怜求我不要赶她回京城,这会儿终于原型毕露了。“好你个小丫头!算计到本公子头上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坏笑一声,一把抓住她的腰支,伸手去挠她胳肢窝。没想到玉儿居然这么怕痒,一边大笑一边拼命闪躲。谁知道脚下不稳,一下子跌坐在我大腿上。此该,她的脸离我不到半寸,我已经清楚的感觉她渐渐加重的鼻息。这大概是十八年来,我们第一次如此亲密的接触。玉儿的脸突然绯红,挣扎着想站起来,却被我按住腰支,动弹不得。

她的双手搭在我的肩上,羞答答的叫道:“漠然,你想。。。”话没说,脸倒更红了。“玉儿,十八年来,第一次觉得你这么美。”我直直的盯着她说道。我承认我这话说得有些违心,因为她现在这样根本就是个男人。不过女人听到甜言蜜语的时候,总是会晕头转向,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男人心里要是有什么坏点子,那别犹豫,嘴巴上抹点儿蜂蜜,使劲奉承吧。看得出来玉儿对这些话很受用,看着我的眼睛问道:“漠然,你说的是真的吗?”“当然,谁不知道我们玉儿是京城第一美人儿。

”我手在玉儿腰上不停的抚摸着,脸上却跟没事儿人一样一本正经的说道。玉儿紧咬着嘴唇,低下了头。我愈加放肆起来,双手顺着腰支往上游行,滑过她平坦的小腹,向胸前禁地进发。玉儿有脸红得象天上的晚霞,她并没有阻拦我,而是将头靠在了我的肩上。本该上下其手的我却突然停了下来,因为这这会儿才想起,我怀中的人是玉儿,是我的未婚妻,并不是紫依那种宫女,她将来要作的我王妃的。我李漠然虽然风流,却不是滥情之人,发乎情,止乎礼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将玉儿搂在怀中紧了紧,我扳过她的肩头,看着她的眼睛问道:“玉儿,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不讨厌你了吗?”“讨厌我?你不是一直都很,很,很喜欢我的吗?”玉儿瞪大眼睛奇怪的问道。我着点笑了出来,这小妮子自我感觉倒是真良好。“嗯,那么,你不知道觉得我最近对你的态度更好了吗?”玉儿一双明亮的眼珠不停的转着,点点头道:“这倒是,为什么呢?”我早手捏了捏她的脸,笑道:“因为你那次掉的眼泪。”“你是说你受伤那次?哦,那次可真把我给吓着了,一听说你遇刺我心里就象给人捅了一刀,马上到宫里看你。

一看你躺在床上呻吟,我就忍不住哭了。”玉儿这番话说得情真意切,没有任何做作的成分,我心里大为欣慰。正想抱着玉儿再来几句情意绵绵的话,赵无极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公子,有贵客求见!”贵客?我刚到宣州,哪儿来的什么贵客?莫不是走露了风声,地方官员来拜见?我赶紧放开了玉儿,要是让人看见我搂个男人在怀里,那不光是我李漠然,整个皇室的脸都丢光了。“进来吧。”赵无极走了进来,他的造型也吓了我一跳,简直就是三国猛张飞!他走到我面前,俯下身子在我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我心里一惊,此人是如何得知我到了宣州?我不敢怠慢,赶忙整理好衣袍,准备出门迎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