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满门抄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兄,看样子你家这奴才不太懂事啊。”张剑飞小声说道。我微微笑了笑,没有说话。奴才就是奴才,不管他怎么蹦跶,终究还是个奴才。“怎么,吴大人,想干什么啊?”我冷笑着问道。吴世奇看了看我,眼神中充满了凌厉,狠毒,完全没有刚才那副老态龙钟的样子。他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转过身去看着跪了一地的官员。那些家伙一个个惊恐万分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干出什么事儿来。“好了,诸位大人,都起来吧。我们上当了。”此语一出,满堂皆惊,就连我旁边的张剑飞也忍不住“嗯”了一声。

这奴才狗急跳墙了,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不过心里已经作好了准备,恐怕刚才张剑飞那句话要应验了。众官员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先站起来,终于,有一个带头站起身来,其余众人纷纷跟着站了起来。吴世奇背向着我,但我可以想象得到,此刻他的脸上必定挂满了得意的笑容。“莫非各位大人忘记了,上个月本官才抓住了一个冒充大臣公子的骗子?”吴世奇说道。但众人都是一脸的疑惑,很明显,这句话是吴世奇编出来稳定人心的。原来他是想说我是假冒的王爷,这可是招险棋啊,一步走错,脑袋可要搬家了。

我倒有些佩服他的勇气来,只怕他身上此刻正揣着我的“五龙令”,竟然敢睁着眼睛说瞎话,果然不是泛泛之辈。不要脸也是一种勇气啊。这时,他转过身来,不无得意的问道:“想知道那个冒充的人最后是什么下场吗?”我淡然一笑,不打算理他。“被本官下令,扒光了衣服游行示众,最后丢到护城河里去了,哈哈。。。”吴世奇大笑起来,可笑了一阵,却没有人敢附和,他轻咳了一声,收起了笑容。“吴世奇,把你刚才说的话再重复一遍试试。”我心平气和的说道。

吴世奇两眼一翻,哼道:“那有什么不敢,本官还怕了你这骗子不成?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冒充忠武王殿下。 这可是诛灭九族的滔天大罪,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他东拉西扯,企图岔开话题。我可不吃他这一套,仍旧说道:“把那句话再说一遍试试。”他嘴唇动了动,却终究不敢再说出来。“我倒是真佩服你这奴才的胆量,见了我的五龙令还敢如此放肆,你长了几个脑袋?你为官多年,必然熟知我东唐律法,我问你,犯上作乱,冒犯亲王,该当何罪?”我冷笑着问道。

吴世奇脸色微微变了变,哼了一声,没有回答。我又看了看堂上众官,在人群中发现了刚才和我攀谈的那位小胡子。 这会儿,他也正看着我,见我盯着他,连忙低下头去。“那位大人,你告诉吴世奇,犯上作乱,冒犯亲王,该当何罪?”那小胡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吴世奇,硬着头皮说道:“按东唐律法,犯上作乱,当处以腰斩之刑,鞭尸示众。冒犯亲王,当处以。。。当处以满门抄斩之刑。”他这话一说出来,众官连大气也不敢喘,堂上几乎落针可闻。想来他们都知道,我是真正的忠武王,只是一来被吴世奇淫威所迫,不敢站出来说话,二来我有账册在手,他们也难逃干系,所以只得静观其变。

“吴大人,听清楚了么?”吴世奇紧紧咬着牙,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叫道:“把这两个乱党给我拿下!”话音一落,那几个身穿便服的人立时发动,向我扑了过来。还没等我动手,只听“镪”一声,张剑飞长刀出鞘,只在片刻之间,胜负已分。当再看张剑飞的时候,已经还刀入鞘,笑嘻嘻的站在那儿。再看那四个人,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的脸上分别被张剑飞用刀刻上了“狗,胆,包,天”四个字,伤口并不深,所有没有流血。那四人摸了摸脸庞,又互相看了一眼,面如死灰,再也不敢往前冲。

我心里突然一惊,收起了笑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连出数十刀,而且是刻成方方正正的几个字,还要收刀入鞘。这速度,已经超载极限了,三绝刀的威名不是吹出来的。幸好此人在我这一边,若是我的对头,我恐怕防得了一时,防不了一世,终究一天要作他的刀下之鬼。“吴老头儿,最好让你这些臭番薯烂鸭蛋滚一边去。再也往李,王爷面前踏半步,我可要剁脚了。”张剑飞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仍旧带着笑容。可谁都知道,那笑容后面隐藏的是浓浓的杀机。“各位大人,本王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

只要谁站在本王这边来,我可以不追究今天的事。如若不然。。。”人群一阵骚动,有人开始动摇了。我见状,继续说道:“吴世奇犯上作乱,意图谋害本王,狼子野心,昭然若揩。此等大逆不道之人,诸位大人何苦跟他一起送死,葬送了自己大好的前程?再者,相信诸位家中都是上有老,下有小,又何苦连累他们,落得个满门抄斩之罪?还有。。。”我话还没说完,一个已经连滚带爬跑了过来,扑通跪在我的案下,磕着响头哭道:“下官罪该万死!冒犯了王爷的虎威,请王爷恕罪!请王爷恕罪!”我一看,正是小胡子。

“嗯,这位大人,不枉我们相谈甚欢。行了,起来吧。”我满意的笑道。小胡子又连磕了几个响头,这才爬起来。他这一带头,其余的人也蠢蠢欲动,吴世奇一见大势不妙,猛然转过身,大吼道:“没骨气的东西!你们都忘了平阳王殿下的教诲了吗?竟然屈服在此等江湖草莽的淫威之下!本官真是替你们脸红!我等都是朝庭的命官,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现在有人假冒皇上的儿子,稍有廉耻之人,都应该奋不顾身,拿下逆贼。可你们,竟然。。。”他越说越激动,最后几乎说不下去。

“王爷,这老头儿可真有意思啊。骗到最后连自己也想骗,你瞧他那慷慨激昂的模样,很难想象如果不是发自真心,谁能演得这么生动?”张剑飞在一旁笑道。“不是有句话叫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吗?他已经达到了最高的忘我境界,连自己也能骗了。”吴世奇缓了一口气,还想大发感慨,话还没说出来,人群中已经有人小声说道:“吴大人,咱们还是别装了吧。王爷都说了,不追究今天的事,咱们是不是。。。”我从背后看到吴世奇气得直哆嗦,颤抖着伸出右手指着人群中一位官员骂道:“你,你个王八蛋!”堂堂太守,四品大员,竟然在公堂之上口出污秽之言,看来是恼羞成怒了。

“好了,各位大人,本王再说一次,只要站在本王这边来,今天的事不与追究。现在我数五声,五声之后,还站在吴世奇那边的人,都以犯上作乱之罪,从重发落!张兄,有劳了。”我站了起来,重重的说道。“一!”张剑飞收起嬉皮笑脸之态,冷冷注视着堂下众人,大声数了起来。众官面面相觑,有两个人低着头站到了小胡子身边。“二!”“三!”“四!”数到第四声时,吴世奇身后还剩下那几个便装侍卫和五位官员。张剑飞的右手搭上了刀把,提高音量数出了第五声:“五!!”刚一喊出来,那五位官员急冲冲的奔了过来。

吴世奇面如死灰,身形摇晃不定,突然一个闪身,跌坐在地上。口中喃喃的不知道在念些什么。“很好,各位还算明辨是非。本王言出必行,今日之事就此作罢,本王决不追究。”众官沉寂了一会儿,然后迅速列队站好,同时跪拜道:“多谢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我点了点头,示意众人不必多礼。再看人群中的吴世奇时,却是一脸的焦急,不时的偏着头望着衙门外,难道他在等什么?他今天大概是在心里作好了两手打算,如果我不为难他,那我还是忠武王,如果我要针对他的话,那我就成了江湖骗子了。

只是可惜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班同僚见风转舵,墙头草两边倒。虽然带来几个功夫不错的手下,妄图以下犯上,奈何遇到名震江湖的三绝刀张剑飞,也合该他倒霉。“吴世奇,你还有什么话说?”他似乎根本没有在听我说话,转过头去望着衙门外。就算我脾气再好,这时也忍不住怒火心中烧,你一个小小的太守竟敢如此藐视本王。今天若不将你革职查办,皇家威严何在。刚要下令将吴世奇打入大牢,听候发落,衙门外传来一阵嘈杂之声,伴随着战马的嘶鸣,众人回头望去,只见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冲进衙门来,怕是有百十人之多。

到底是梁汉儒的女儿,玉儿一出面,那范征肯定是要给面子的。士兵们冲进大堂之后,迅速列成两排,分侍左右,一个全身披挂的轻年武官,挎着刀走了进来。看了我一眼,又环视大堂一圈,大声下令道:“将大门关上,任何人不得出入!”外面的士兵轰然回应,关上了大门。我皱了皱眉头,这人未免有些太过无礼。我发觉众官脸色有些不对,一个个战战兢兢的望着吴世奇,神情复杂至极。我不禁疑惑起来,问道:“堂下何人?报上名来。”那轻年武官却是看也不看我一眼,对着吴世奇拜道:“小婿见过岳父大人。

”我心里吃了一惊,难道不是范征派来的人?“李兄,这怎么回事?”张剑飞面色凝重的问道,他的手始终没有离开过刀柄。我摇了摇头,回答道:“暂时不要轻举妄动,静观其变。”吴世奇如绝处逢生一般,从地上一跃而起,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即痛快又嚣张,小人得志之情,尽显无遗。笑过之后,他颇为得意的左顾右盼,众官遇见他的目光,纷纷低下头去。最后,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贤婿,此人冒充忠武王殿下,罪不可恕,速速与我拿下!”那年轻武官看了我一眼,把手往后一招,堂下士兵立刻挺着长枪向上冲来。

张剑飞再一次拔出了刀,厉声喝道:“谁敢!”士兵们被他的气势所慑,一时之间,竟然不敢再往前一步。那年轻武官看着吴世奇,似乎是在等着他的命令。吴世奇目光中露出凶狠之色,咬着牙说道:“如果有人胆敢反抗,格杀勿论!”我猛得一掌拍在案上,大声喝道:“吴世奇!本王原来还想留你一条性命,没想到你自寻死路!那就不要怪本王无情了!张剑飞!”张剑飞正全神贯注的盯着那些士兵,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是“嗯?”了一声。“本王授你专权,任何人胆敢向前一步,就地格杀!”张剑飞一听这话,嘴角浮出一丝笑意,对士兵们说道:“小子们,听见没有,够胆的,往走一步试试。

”此时的张剑飞完全没有平常那咱玩世不恭之态,虽然嘴角挂着笑容,双目之中,却杀机愈盛。就连我也心里也不禁一震。“上!”那年轻武官大吼一声,众士兵正待拼死上前。就在这时,衙门口两扇一丈多高,厚余半尺的大门轰然而倒,巨大的响声震得衙内众人大惊失色,门后面的士兵猝不及防,被生生压在了下面。大门外,赵无极,周无忌两人傲然而立,玉儿长剑在手,粉面含威,一双俏目正盯着里面。他们的后面,立着一匹高头战马,马上之人四十开外,身披重铠,长须及胸,当真是威风凛凛。

在他们之后,整整齐齐列着一阵衣甲鲜明的士兵。玉儿第一个冲了进来,直奔在我的身边,围着我们的士兵竟不敢阻拦。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阵,她才转过头去对着堂下娇喝道:“你们这些家伙想干什么?要造反不成?”吴世奇一看到门外之人就变了脸色,那年轻武官快步迎了出去,拜倒在那武将马前。那武将并没有说话,下马之后,甩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得年轻武官头也不敢抬。打完之后,不知道他骂了一句什么,然后向堂内走来。“末将山南道行军大总管范征,拜见忠武王殿下,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救援来迟,望乞王爷恕罪。”“免礼,范将军得来正是时候。”范征谢过起身,低头询问道:“请王爷示下,一干人等当如何处置?”“将犯上作乱的吴世奇以及参与之下拿下。”我盯着吴世奇冷冷的说道。范征应了一声是,把手一招,门下将士蜂拥而入,将吴世奇与那年轻武官绑了个结结实实。其他众官吓得面无人色,一个个伏地不起。“众位大人不必惊慌,先到驿馆歇息,等候召见。”我下令道。众官唯唯诺诺,全都退了出去。我走下堂去,站在吴世奇面前,笑道:“吴大人,你千算万算,没算到本王还有这一招吧?”吴世奇低头默然不语,以下犯上,图谋不轨,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我挥了挥手,士兵们立刻将他押向大牢。“范将军,你立刻带人将吴世奇家小缉拿,一个也不许走漏!”我下定决心这次要下狠手,乱世用重典。一个太守就胆敢以下犯上,谋害亲王,若不施以重刑,只怕朝庭从此威信不再。范征领命而去,玉儿待他走了之后,才对我说道:“漠然,你要把那太守满门抄斩?”“不错!贪赃枉法,鱼肉百姓,以下犯上,谋害亲王,任何一条都是灭族之罪。没有将他九族诛灭,已经是法外开恩了。”玉儿还想说什么,我已经抢先道:“好了,这些事不该你过问,别再说了。

”玉儿闻言,嘟着嘴不再说话。不多时,范征回报,吴世奇家小已经全部缉拿,没有一人逃脱。忙完这一切,我才想起张剑飞来,笑着对他拱了拱手,说道:“今天多谢张兄了,要不是你,本王只怕中了逆贼的道。”“不敢,不敢,怎么能让王爷屈尊来谢我,真是折煞小民了。”张剑飞笑道。我笑着摇了摇头:“张兄言重了,你我之间,只讲朋友之谊,不论纲常之道。”张剑飞仍旧连称不敢,我一把抓住他的手,笑道:“走!本王说过,要给张兄摆上一席致歉。走,咱们现在就去。

”张剑飞虽是一介江湖草莽,却是武林中后起之秀,武艺之高,只怕是罕逢敌手。即便是我,也没有战胜他的把握。此人对我用处极大,所以我才倾心结交。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以现在的形势,我必须网罗一切可用之人,聚集在我的麾下,以备将来之需。无论他是贩夫之卒也好,流氓乞丐也罢,但有一技之长,不管是何出身,皆可为我所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