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雄心不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时,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老妇人开口了:“见人就提当年的事,你那么能耐,怎么没见朝庭给你加官进爵?连自己的儿子也。。。”“住嘴!”老丈厉声喝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我打仗是为了当官吗?那不是突厥人和夷人欺负到咱们头来了,难道我们能忍?堂堂大汉民族,还让这些蛮夷外族骑到我们头上来拉屎?告诉你,也是我现在老了,拳脚不灵活了,要不然老子还到北方去打突厥!娘的,这些蛮子也就骑兵厉害一点儿,哼哼。。。”“老丈在西北打过仗?”我问道。

老丈见我问起,好像兴致更浓了,干脆放下了碗筷:“年轻人,不是吹牛!当年哲宗皇帝还在的时候,突厥人犯边,西北吃紧。朝庭火速征调蜀兵西进,咱蜀兵可不含糊,星夜兼程赶到西北,迎头就来了一场恶仗。那个时候突厥可汗还不是现在这个,那孙子也是条汉子,亲自上阵!双方就在大西北的草原上大战起来,我还记得那天刮着大风,吹得人睁不开眼。双方混战成一团,几乎分不出你我。说实话,突厥人的骑兵是厉害,灵活性很强,冲击力大,咱们的军队很容易被冲散,然后各个击破。

可老天爷帮忙啊,天起大风,双方都缠到了一块儿,这下突厥人的骑兵起不了作用了。咱们蜀兵人手一把厚背大砍刀,专砍马腿!骑兵一掉下地来,嘿嘿,那可就不是咱们的对手了。那块仗打得惨烈啊,双方死伤都很重。当监军的一个太监怕,力主撤退,咱杨元帅火了,一枪把那阉人捅了个透心凉,率领咱们拼死战斗,终于大获全胜。突厥可汗也被杨元帅一箭射中眼睛,大败而回。那一战,成就了咱蜀兵的威名,因为在前圣朝时,咱们蜀中这一块儿属于东川节度使和西川节度使管辖,蜀兵在军中又被称为川兵,杨元帅为了表彰川军威武,特地大书“无川不成军”五个大字。

那个时候,咱们蜀兵风光啊,不象现在,连一小伙儿毛贼也收拾不了,真他妈丢脸!”我一直静静的听着,没有cha一句话,这位征战一生的老兵,此刻他脸上所显lou出来那种军人为国建功的荣耀,让我很震撼。是啊,当年的东唐皇朝是何等的霸气,放眼天下,谁敢不服?华夏民族是何等的尊贵,真是万邦臣服,四海归一。可是现在,北有突厥,南有叛军,放眼天下,净是满目疮痍。国家衰败至此,稍有血性之人都应该拍案而起,更何况我身为皇族子孙?“老人家,刚才您夫人说到你们的儿子。

。。”老丈的脸色顿时黯淡下来,但转眼间又恢复了正常,笑了笑,缓缓的说道:“我儿子几年前被我送到西北大营服役,在战场上,殉国了。”我闻言一震,真是一门忠烈啊,父亲在战场上征战一生,老了还把独子送进军营,如今儿子阵亡,两老已经没有可以送终之人。可看看他们现在的处境,我不禁为之心寒,这难道是一个为国建立过功勋的家庭该有的吗?士兵们在战场上为国拼杀,到头来却是两手空空,连生计也难以得到保障。“老人家,我长这么大,很少佩服过别人。

但是对你,我由衷的感到敬佩。你自己为国征战一生,还把独子送上战场,马革裹尸而还。对朝庭,你们已经尽了忠,你们不欠朝庭什么,反倒是朝庭欠你们的太多了。但请你相信,你们为国家民族所做的贡献,朝庭不会忘记。”从小在宫中长大,已经习惯了喜形不lou于色,但这一次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那股感动,对一个在战场上为国征战多年的老兵,除了表示我最崇高的敬意之外,我想,我或许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即便是在将来。或许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话,老人家有些愕然,随即笑道:“忘不忘记无所谓,我没读过什么书,不懂什么大道理,反正就知道,咱们华夏民族不是软骨头,谁敢动咱们一根毫毛,咱们就要他伤筋动骨,甚至亡国灭族!”这是一种军人才有的气魄,普天之下,除了军人,谁能说出这番惊天动地的话来?汉时,大将军陈汤击溃匈奴,斩匈奴单于首级悬于城门示众,给武帝上奏,奏章中有一句千古流传的豪言壮语: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古人英武如此,难道今人竟然不如古人?一缷甲老卒,乡野村夫尚有如此雄心壮志,我李漠然正值年少,当指天发誓,扫灭突厥,收服臣邦,复我大唐雄威!当夜,我一直守护在蓝衣姑娘门前,直到天明。

她一直没有醒过来,但我确信她身上的毒已无大碍,只不过是身体过弱,还没有恢复罢了。屋里一阵响动,她好像是醒了。我在门外轻声叫道:“姑娘,你醒过来了?”“我在什么地方?我爹呢?”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到了父亲,孝顺如此,难能可贵。“姑娘,你中了毒箭,在下不得已只好把你带到这儿来,还望姑娘不要介意。令尊还没有消息,但相信吉人自有天相,姑娘无需担心。”我说道。屋里又是一阵更大的响动,我笑了笑,你当我是什么人,还去检查衣裳,难不成我李漠然会趁你昏迷之时欲行不轨?“公子,请进来说话吧。

”她好像终于放下了心。我推门走了进去,她的气色不错,看来毒素确已清除,没什么事儿了。她也正看着我,问道:“昨天晚上,你。。。”我连忙说道:“姑娘放心,在下一夜都在门口站着,并未踏进房门半步。只是。。。”“只是什么?!”她开始紧张了。我笑道:“只是姑娘昨天中了毒箭,在下迫不得已,只得拖去了姑娘的外衣,替你拔出毒箭,上了药。希望姑娘不要介意。”虽然是江湖儿女,便到底是姑娘家,她的脸上立马飞上两朵红云,牙齿轻轻的咬着下唇,娇羞万分。

好半天,她终于开口说道:“多谢公子两次相救,小女子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说着,她突然翻滚下床,跪在我的面前,拜了一拜。我连忙伸出手去扶她,刚伸出去,才想起于礼不合,还没有收回来,她一支春葱白玉般的手已经搭在我的手心。我一愣,随即回过神来,将她拉了起来。“姑娘,如果。。。”“小女子复姓慕容,单名一个羽字,没请教公子?”一直不知道她的名字,原来她叫慕容羽,人如其名。我回答道:“在下姓李,名漠,慕容姑娘,如果你的伤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就不便再打扰人家了。

”我这倒是实在话,这老者家徒四壁,口粮都成问题,我们在这儿住上一天,人家指不定就要少吃几顿,还是早走为好。“嗯,我的伤没有问题了。不知道主人现在何处,待我当面道谢。”慕容羽说道。“区区小事,还道什么谢?”屋外传来老丈洪亮的声音。我对慕容羽使了个眼色,她点了点头,走出屋去,对老丈一揖,口中称道:“多谢前辈收留,小女子感激不尽。”说完,从腰间掏出一样东西递了过去,我看清楚那东西之后,刚要出口阻止,她又接着说道:“这是一点小意思,还请前辈收下。

”完了,这老人家乃是仗义之人,你这样做,对他分明就是一种侮辱。果然,老丈脸色一变,愤然喝道:“你这丫头当老夫是什么人?我收留你们夫妇二人,难道是为了这点钱?哼,真是岂有此理,同是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两夫妻,做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慕容羽顿时愣在了那里,不知所措。我赶忙对那老丈说道:“老人家不要生气,她不是那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有钱就了不起吗?滚!滚!滚!我这儿招待不起你们这些贵客!”果然是军人作风,脾气火爆得厉害。

我知道再说下去,只能是自讨没趣,赶忙拉了拉慕容羽的衣袖,然后对那老丈说道:“老丈,那我们告辞了,多谢你的收留,后会有期。”说完,拉着慕容羽转身就走。我现在要回城里和玉儿他们会合,继续西进,慕容羽想必要找寻她的父亲,分手就在眼前了。相处虽然不过短短几个时辰,但我心里对这个女人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绝不是一个男人看到一个漂亮女人那么简单,我总觉得这个女人似曾相识,而且她还会在我的生命中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我也说不上来。 一转头,看到慕容羽,恰好她也正在看我,见我转过头去,她忙扭过脸去。这里,漠然有几件事需要说明一下。第一,今天看到一位书友说本书跟石章鱼大大的《三宫六院》有些相似,或许他只是随口说一句,但是我必须解释清楚。石大的书漠然早有耳闻,但我并没有看过,所以绝不会有剽窃之事。第二,有事书名一事,漠然虽然不敢说通晓历史,但也知道历朝历代,从没有过哪位皇帝的谥号有忠字,但这只是本书的一个设定,表达对国家,民族忠贞不二的意思。

另外,从今天起,每天夜间12点会更新一章,以照顾晚上看书的书友。【……第四十三章雄心不灭文字更新最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