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风云突变 太子初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08尒说wWW.boOk108.com鯁新)三百年前恩怨,三百年后难结;长乐钟室手起刀落,旷世奇才魂归九天;汉家未年群雄纷起,天降神将,人间yy。http:///a/4946/2067655.html108尒说wWw。boOK108.Com鯁新《神y三国》是一部正在台湾出版的、是众多三国题材中不可多得的力作,现正在起点冲新书榜。请投票收藏:2067655lt;.**/show.asp?bl_id=54661gt;小说城.....也真亏了梁汉儒,这种办法他也想得出来。

不过就目前而言,这的确是条捷径,西北大营有三十于万大军,再不济也可支撑一年。一年的时间,想从国内有所收获绝无可能。如今战乱四起,民不聊生,百姓惶惶不可终日,哪儿还有心从事生产,赋税连年拖欠,朝庭经济已是捉襟见肘。国库急待补充,看来,有必要冒这一次险。进言之人,梁汉儒已经有所准备,可物品来源还没有着落,出海通商所需物品之多不可想象,朝庭自是无力支付这笔庞大的开销,况且此事需得暗中进行,万不可泄露消息。而我自己,就是把“忠武王府”卖了,也凑不到这么多的银两。

这个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有多“穷”。最让我头疼的还不是钱,而是人才,我身边除了王洪,几乎没有可用之人,梁汉儒那边的人,我用着也不放心。这倒让我想起那天出京之时在小镇上遇到的那名县令,此人性情耿直,不善奉承,或许可以一用这日早朝,我正和四哥在殿内谈论着一些时事,百官们多也是三三两两围在一起,反正大家知道皇上不会来上朝,待会儿刘义一出来,多半又是一句“皇上抱恙,取消早朝”。倒是三哥孤零零一个人站在一旁,让人看着有些凄凉之感,依附他的几名大臣前些天被刘义投入了大牢,想必其他人也是战战兢兢。

朝庭之中就是这样,你今日得势,所有人都来巴结,吹捧,一旦虎落平阳,便发觉身边的人一个个全失踪了。想必三哥此时心里定然也是感慨良多吧。我和四哥打了声招呼,径直向三哥走去。无数道目光向我射了过来,我视若无睹,施了一礼,叫道:“皇兄。”三哥有些意外,左右看了看,方才笑道:“五弟,有事么?”“也没什么事,父皇今日多半又要取消早朝,反正闲着也没事,想和三哥随便聊聊。”我随口说道。三哥笑了笑,有些自嘲的感觉:“人人都对我退避三舍,漠然你就不怕么?”“呵呵,三哥言重了。

你我是兄弟,兄弟之间拉拉家常,难道也有人敢说闲话么?”我笑道。三哥也跟着笑了笑,没有说话。“哦,对了,此次随我入蜀的御林军将士作战勇猛,我想找机会替他们向父皇请功,并对阵亡将士遗属从重抚恤,还望皇兄支持。”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留心观察着三哥的神色,果然,我话刚一出口,三哥的脸上不自然的抖了抖,随即不轻不重的说道:“这是五弟的事,你向父皇上奏就好,我没什么异议。”我心知他有些不快,又随口谈了几句,走开了。“皇上驾到!”一声尖刻的叫声响起。

文武百官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时之间都愣住了。待父皇慢步走出来之后,所有人才急忙列班站好,谁也没有想到,父皇居然来早朝了。众臣推金山,倒玉柱,三跪九叩之后,刘义面色铁青的站了出来:“有事早奏,无事退朝。”想来众官一时半会儿还没有清醒过来,下面一阵沉默。我稍微抬头看了看父皇,只见他微闭着眼睛,看起来精神不大好,手扶着椅把,无力的靠在上面。如今内忧外患,父皇当真是心力交瘁,可谁叫他是一国之君呢,都以为皇帝高高在上,又有谁能理解皇上的苦楚?“怎么?爱卿们都没事上奏?天下都太平了?”父皇的声音并不大,说这么一句话也显得有些吃力。

片刻之后,见没人应答,他又接着说道:“那好,你们不说,朕说。”说到这儿,他看了看我。“忠武王李漠然此次赴蜀都办差,克尽职守,功劳显著,特赐黄金一万两,白银五千两,以示嘉奖。所奏之事,一律恩准!”这也就是说,我上奏任命许文兴为蜀都省总督之事,父皇同意了。心中虽然欣喜,但还是面不改色走出班去,跪拜谢恩。“漠然啊,这趟差办得不错,起来吧。襄州太守一职,你有什么建议吗?”父皇问道,襄州太守现由陈为民暂代,我的意思本来是想让吏部自行委派,没想到父皇居然问起我的意见来,一时之间,还真想不起谁可以胜任。

身后的梁汉儒轻咳一声,好像在提醒我什么。我立时会意,说道:“回父皇,儿臣初入朝堂,对百京中各官员品性都不太熟悉,丞相两朝元老,阅历非凡,必有合适的人选。”片刻之后,父皇开口说道:“嗯,梁爱卿,既然忠武王这么说,那你有何提议啊?”“回皇上,御史台监察御史刘颜昌年富力强,为官清正,可当太守之职。”梁汉儒出班奏道。父皇略一思索,立即准奏。“朕这些日子一直抱病,耽误了朝政,一时之间,这病看来是好不起来了,朕准备立太子,以太子监国。

大臣们有什么意见吗?”父皇此话一出,满堂皆惊!我想谁也不会想到,父皇会在今天决定立太子之事,就连站在堂上的刘义,也忍不住回头看了看父皇。一石激起千层浪啊,百官议论纷纷,梁汉儒小声说道:“王爷,事情有变。”我没有表态,仍旧是一脸沉默的站在那儿。“好了,你们也不用议论了,朕已经拟好了诏书,刘义,宣诏吧。”父皇竟然从自己身上拿出了一道圣旨,堂堂一国之群,九五至尊,竟要将圣旨藏于自己身上,身边几无可信赖之人,何等的悲哀?刘义躬着身子上前,接过圣旨,回到原位展开,脸上虽然闪过一丝喜色。

我心里一惊,难道这太子之位,父皇竟然是要封。。。“奉天承韵,皇帝诏曰:皇子李安然,品性贤良,举止得体,更加久历朝政,可为朕分忧,特立为太子,即日起,由太子监国,钦此!”我清楚的感觉到心里狂跳了一下,二哥被封为太子?我没听错吧?和我一样感觉的人想必不会少,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平阳王已经欣喜若狂的扑了出去,跪在地上不住磕头道:“儿臣谢父皇隆恩,谢父皇隆恩!”谁也想到事情居然是这个样子,父皇这究竟是何意?难道以前对我说的那些话都是安慰我的?这时,我真有从九重天上摔下来的感觉,一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

人算不如天算啊,费尽心机,苦心经营,终究还是一场空。“启奏皇上!”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朝堂之上,立刻一片安静。我抬头一看,是礼部尚书何璟。礼部掌管礼法,教义,莫非对太子之位还有异议?众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他,何璟目不斜视,继续说道:“如今国家多事,周边属国皆对我朝虎视眈眈,扶桑,新罗等东洋各国更是久不进贡,现太子初立,恐恩威不足,臣建议派遣使节,出使海外各国,宣示我天朝国威,使各国不敢对我东唐皇朝心生异念。”原来梁汉儒说的合适人选就是他,此人一直以来不依附任何势力,独来独往。

梁汉儒竟然能说动他,看来对些事谋划已久啊。父皇显然对此事感到有些突然,一时也没有表态,那何璟继续说道:“皇上,此举一来可宣示天朝国威,使海外各国不敢正视东唐。二来,也可对各国有所了解,若有朝一日当真需要兴兵事,也不至于毫无头绪。”他这话倒说的在理,扶桑,新罗等国已经连续数年未上贡,也不派遣使节,见我国内忧外患,多半心生异念。将来要发生的事谁也说不清楚,还是有备无患的好。“嗯,爱卿所言甚是,不过,派遣使节出海,一来大费周折,二来无先例可考,仓促间恐难以成事。

”父皇轻声说道。“回皇上,此事不难,沿海一带造船工匠甚多,工艺精湛,所造楼船长高皆达数丈,可御海上之风浪。皇上只需派一使节,领数千人马以保安全,出使各国,我天朝国威,必传至各地,让海外夷族再不敢对我中华怀有异心。如此,我朝便可一心一意剿灭突厥。东唐复兴之时,指日可待!”何璟说得慷慨激昂,大义凛然,朝上众官频频点头,似乎对这个显得有些唐突的提议颇为赞同。父皇没有说话,面有疑云。我心里开始紧张起来,此举不管是对我,还是对朝庭都至关重要,若是父皇否决,那可就麻烦了。

“启奏皇上,臣认为此举可行!”朝班中转出兵部尚书张庭毅,“但所派使节必须是我朝中声望极隆之人,否则不足以压服各国。”听他这话,像是要推举什么人,你该不会让你家主子亲自出海吧?“那张爱卿认为何人可当此任?”父皇大概是觉察到了他的用意,故意问道。张庭毅躬身说道:“此事非忠武王殿下不可!忠武王入蜀,一路整顿吏治,考察民情,更兼在益州之时,亲自领军出战,冲锋陷阵,大败慕容叛军,天下震服。若以由王爷出使海外各国,必能克尽全功!”绕了半天,原来是想将我绕进去,出使海外,少则半年,多则两载,况且海上风险巨大,我有没有命回来还得另说,就算我命大回来了,只怕正赶上给你家主子叩头谢恩吧。

此人用心之险恶,当真令人愤慨。虽然这样,我倒是不急,不用我说话,自然有人极力反对。果不其然,他话刚一说完,户部尚书梁少奎,朗声奏道:“皇上,此事万万不可!忠武王殿下在益州时大破慕容叛军,军威正盛,若兵乱再起,恐怕还需殿下亲自领军出征,方可破敌。若派遣忠武王出使,一旦叛军兴兵作乱,试问朝中哪位将军有把握击败叛军?”旁边一班武将都低头不语,个个戎装在身,却是这般胆小怕事,真不知道朝廷养你们何用?兵部侍郎梁少云,吏部员外郎梁少卿同时站了出来:“启奏皇上,臣等认为此事可交由晋江王负责。

晋江王勇冠三军,朝野闻名,若是由晋江王出使,再合适不过。至于御林军,暂时可由忠武王殿下掌管。”这两人胃口倒是不小,不但想将三哥挤出去,还想把御林军弄到我手里来。不过三哥又不是傻子,他能束手从命吗?这些人啊,绕来绕去就在我们几位王爷身上打转,好像朝中除了我们,其他的人都是木偶似的。看着众人争得面红耳赤,该是我出面的时候了。“父皇,儿臣以为,自古皆无亲王出使海外的先例,况且亲王乃是皇家血脉,不容有失。晋江王掌管御林军多年,身负重任,不可轻动。

儿臣愿举荐一人,担当此任。”父皇好像正等着我出面,听完之后立即问道:“漠然此次出京,必对各地官员有所考察,速速讲来。”“是,儿臣所举之人乃是一名小吏,此人乃是圣元四年两榜进士出身,二十余年却仍是六品县令。并非此人不学无术,乃是不谙逢迎之道,为人耿直,原则性太强,甚至于有些偏执。以此人的个性,作地方官员有些屈材,可调入京中担任御吏,掌管监察弹劾。若是这次出使由他出任,必不辱我天朝国威。”“嗯,我儿所言甚是,各位爱卿,有无异议?”父皇点头说道。

我这话等于给众人找了一个台阶下,虽然觉得有些冒失,但还是没人出言反对,事情也就这么定了。谁知在这个时候,父皇突然讲出一句话,我虽然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却还是愣住了。“漠然,你已经成年了,你的婚事早就定了下来,朕决定择一良辰吉日替你完婚,迎娶丞相之女过门,你看如何?”我正站在那儿如坠云间,百官已经同声向我和梁汉儒贺喜,我还傻愣愣的向众人还礼。一直到早朝结束,我都还不敢相信,今天所发生的事未免太多了,唉,人生大起大落,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啊。

转眼之间,我李漠然就将告别以前那**快活的日子了。正懊恼着想回王府去,刘义去上来叫住了我。“王爷留步。”我转过身,一看是他,冷冷的问道:“什么事儿?”“皇上命老奴带王爷到御书房,有事商议。”刘义回答道。我嗯了一声,跟着他来到御书房。父皇正高坐龙椅之上,翻阅着奏章。领我进门之后,刘义退了下去,我走上前去,施礼完毕之后站立一旁,父皇久久没有说话,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父皇突然伸出手想要去端旁边的茶杯,可刚端起来,手一晃差一点打倒,我忙跨进去扶住他的手,轻声说道:“父皇小心。

”父皇抬头看了看我,点了点头。我退后两步,继续站在一旁。又过了一阵,父皇放下手中的奏章,招了招手,对我说道:“过来吧。”我依言走了过去,父皇端详了我好一阵,叹道:“朕的儿子真的长大了,朕就是走,也走得安心了。”“父皇是真龙天子,受神明庇佑,不会有事的。请您放心,在太子监国期间,我会尽心辅佐皇兄。”我倒不是我故作姿态,讨父皇欢心,皇位我争不到不要紧,但该我做的事我不会含糊。父皇对我的话感到很高兴,笑道:“你能有这种心态,朕很欣慰。

朕最怕的就是你们兄弟不合,家和万事兴,皇族关系国本,你们兄弟和睦,我东唐复兴就有希望了。日后,你当尽心辅佐你皇兄,成就一代贤王。”心里虽然有些难过,但我还是点了点头。是啊,家和万事兴,既然二哥已经被立为太子,那我也只有尽臣子的本分。在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兄弟反目,对国家的损失,将是毁灭性的。苍天真是不公啊,我李漠然一心想为国出力,但偏偏事与愿违,将来继承皇位的人不是我。“哦,对了,朕有件事要交给你去办。”父皇说道。

“父皇尽管吩咐,儿臣当尽心尽力。”“下个月,吐蕃和奴干布将进京朝贡,朕打算将接待之事交由你负责。”这可奇怪了,吐蕃乃是我朝属国,吐蕃干布进京朝贡,应当由监国的太子接待才是,为何父皇指名要我去?这可于礼法不合。“怎么,你不愿意?”父皇问道。我连忙答道:“不,儿臣遵旨!”父皇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挥挥手示意我退下。我只得拜辞而去。出了御林房,我简直满头雾水,父皇这是怎么了?一天之内,作了这么多让人难以理解的决定。 突然立二哥为太子,事先没有与任何人商量,现在又将本该太子出面的事交给我来处理,到底是何意?回到府里,我没有见任何人,进了房门将门锁住。

心里太乱了,一天遭遇如此多的变故,我必须尽快理清头绪,在现在这个当口,我必须时刻保持清醒。=.**>**.**,!欢迎光临本站,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108尒説WWw.108。com鯁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