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义薄云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08尒说wwW.boOk108。cOm鯁新)用句牛群冯巩的话来说偶自己的这本书,那就属于完全架空里面商业写的最多的,商业作品里面校园成分挺大的,校园作品里面玄幻色彩较浓的,玄幻作品里面言情味颇厚的,言情作品里都市感很强的,都市作品里的架空历史……写得最……最……最……最那个啥各位看官自己看吧。http:///a/4946/2067657.html108小説wWW。booK108.COm鯁新取自某人的新书:2067657lt;口水商学gt;.**/readchapter.asp?bu_id=1497606小说城amp;bl_id=55729....据王洪报告,近段时间以来,忠武王府附近常有形迹可疑之人在监视。

看来二哥对我不放心啊。本来以绣衣使的的通天之能,本不需要如此,可王府的上下人等都是王洪一手安排的,平阳王或者刘义想安插眼线进来没那么容易。可是这种处于被动的感觉让我很不自在,我开始盘算着一个计划。今天天气不错,难得出一次太阳,打开书房的门,温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让人感觉很舒服。这种天气,不出去走走实在太可惜了。刚想叫紫依替我拿便装来,才想起她已经被姐姐给带走了。这丫头不在,我还真有些不习惯。叫奴婢替我换上便装,我一个侍卫也没事,径直出了王府。

我今天特意穿了一身显眼的白色长衫,出了王府大门之后,左顾右盼了一番,才向街上走去。可能是由于天气的原因吧,今天街上的行人较之以前多了不少,人们慢吞吞的走着,冬日里的阳光,很容易让人产生懒惰的感觉。没走出多远,我已经感觉到背后有人跟着,冷冷一笑,我继续前行。时而到街边的店铺里逛逛,时而又跟路边的摊贩们闲聊几句。我经常跑出宫来,街上有些商家已经认识我了,热情的打着招呼。“哟,李公子,有些日子没见您了。”铁匠铺的杨济大声叫道,这人嗓门特别大,吼一声整条街上都听得到。

他手艺不错,以前我曾经在他这里打过一把弯刀。这时,见他招呼,我走进了铁匠铺里。他端过一根凳子,抹了抹上面的灰尘,放到我面前。“前些日子不在京城,跑出去了一趟,老杨生意还行吧。”我笑着问道。杨济放下手里的活儿,解下围腰坐到了我旁边,叹道:“这年头儿,生意不好做,不过这几天我刚接了笔大买卖,还过得去吧。”“哦,大买卖?有多大?”我随口问道。杨济得意的笑了笑,压低声音对我说道:“前些天来了个大主顾,指明要我替他铸造五十把倒钩匕首。

这门手艺,京城可就我一家。人家也不小气,一把匕首给三十两银子。”他这话倒引起了我的注意,匕首这东西,要么用来把玩,要么用来刺杀,一把已经足够,五十把?要这么多干嘛?“什么人这么大方?那五十把匕首不就一千多两银子,老杨,你可发大财了。”“嘿嘿,借您吉言。”杨济回避着我的问题,我知道替顾客保密是他的原则,当下也不便追问,只是叫他拿一把来让我看看。不多时,他从里屋拿出一把匕首放在我手里。从外形上看,与普通匕首并无两样,只是刀身两面各有一个斜着的缺口,上面竟然布满了锋利的钜齿。

这若是一刀捅进人肚子,再往外一拉,那副景象可真是好看得紧。“好东西。”我赞道。“哎,对了,老杨,咱们认识也好几年了吧。”杨济点了点头,乌黑的国字脸上满是笑容:“少说也有七八年了吧,我记得公子那会儿才这么高,手里还拿两串糖葫芦。哦,对了,还带着那位喜欢穿红衣的小姐。”“嗯,那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最近正张罗着成亲呢。”杨济一听,惊奇的说道:“李公子要成亲了?恭喜恭喜啊!唉,咱穷人家也没什么好送的,要不然准到府上讨杯喜酒吃。

”“哎,不要这么说,我倒是真想让你送我样东西。”我故意说道。杨济拍了拍厚实的胸膛,大声说道:“李公子,你尽管说,只要我杨某办得到,绝不推辞!”“我要一把刀。”“刀?以公子的家世,要把刀还不容易?何必非要向杨某要么?”杨济不解的问道。我笑了笑,站起身来,负手说道:“我要的这把刀,放眼京城只有你杨济才铸得出来。”“哦?既然公子这么看得起我,那请说,要什么样的刀?杨某必定拿出压箱底的手艺,务必给您铸好!”“好,你听清楚了,我的这把刀,刀长六尺,背厚刃薄,以龙头为柄,鲨皮为鞘,务必用上等钨钢铸造,能削铁如泥,吹毛断发。

”听完这几句话,杨济看了看我,突然笑道:“李公子,这把刀可不简单哪。普通的刀长不过四尺,重不过十余斤,你这把打出来,起码有三十斤重,用起来可有些吃力。”“这你不用担心,铸好之后,只要我满意,不但给予重金,还给你一个好前程。”我笑道。杨济大喜过望,傲然说道:“好!重金免谈,我与公子认识这么多年,这把刀就当我给公子的贺礼。我知道公子是神通广大之人,若是肯替杨某讨个好前程,感激不尽!那批匕首就要完工,铸好之后,我什么生意也不接,闭门为公子铸刀!”“那我就静候佳音了,告辞!”“公子慢走,恕不远送。

”在街上逛了半天,肚子有些饿了,想到“轩雅居”的酒菜还不错,便前往那里准备吃午饭。这家酒店在京城算是老子号了,虽然世道混乱,这里的生意还算不错,几乎满座。掌柜的认得我,老远就笑着打招呼。“三样小菜,一壶清酒,翡翠珠要炸得七成熟,对吧?”掌柜笑道,我笑着点了点头,径直向楼上走去。以前我来这里,都是坐楼上的天字号雅座。可这次好像出了点状况,我刚踏上楼梯,掌柜的就叫住了我。“公子,稍等。”“嗯,什么事?”我继续向楼上走去。

掌柜的跟在身后,满脸堆笑的说道:“是这样的,今天来了一群客人,把天字号的雅间都包了。所以,呵呵,能不能请公子换其他地方。”于人方便自己方便,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我点了点头,掌柜的拱了拱手带来到了地字一叫雅间。不多时,酒菜上齐,我最喜欢的是“翡翠珠”,这道菜其实就是花生米外面裹着一层面皮,以沸油炸至外皮酥黄,吃起来满口留香,我每次来这儿,这道菜必点。刚挑起两颗,正准备好好喝两杯,隔壁雅间突然爆发出的一阵笑声让我放下了筷子。

“上官兄,咱们有三年没见吧?唉,时间过得真他妈快啊,上次我和你在太湖,把那帮水贼打得落荒而逃,连老窝也让咱们给端了,想起来就是痛快!”听这人的嗓门,多半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边说边把桌子捶得震天响。“那是,这次要不是张贤弟相邀,咱们还不知道哪年才能想见!”另一个朗声说道。“嗯,是啊,平日里咱们这些人都是各自忙自己的事,这此年在江湖上打打杀杀,咱们兄弟也难得碰次面。这次如果事情成功,咱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喝酒寻欢了,哈哈。

。。”“不过,这事儿我心里始终有些不快,你说这要是传出去,别人不说咱们是朝庭的走狗吗?”这是个女人的声音。“呸!什么朝庭的走狗?咱们又不是冲着朝庭来的,我们是看在张贤弟的面上,还有那什么,哎,对了,什么王来着?”刚才捶桌子那汉子问道。那女人回答道:“什么记性?忠武王。”“对对对,忠武王。咱们不是冲着他来的吗?听说这人够意思,是条汉子,到蜀都放粮,把那狗官宋德明给咔嚓了,老百姓是拍手称快啊。哦,还有,听说这人功夫也不错,带着三千个兄弟,愣是把慕容齐云那老家伙打得满地抓牙,后来还让人家从几万大军的营里给跑了,嗨,这面子可丢得真大。

”“嗯,这事我也听说了,要不我还不来呢。慕容齐云当年也是号人物,可这几年打到些地盘,就想称起王来。听说最近忙着在梓州修宫殿,准备称帝了。”听了半天,我总算是听明白了,这群人原来是在说我。他们口中的张贤弟不知是何人?不会就是张剑飞吧?还有,听他们的话,好像是到京城来找我的,我是不是应该出面相见呢。正犹豫间,楼下突然一阵惊呼,伴随着桌椅倒地和碗碟摔碎的声音,大批人马涌上了楼来。“不好!是官兵!”隔壁有人大叫。“兄弟们,操家伙!”官兵?这可就怪了,京城防务是由御林军负责,莫非是御林军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之后,好像是御林军把隔壁的人围住了。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妄议朝政,嫌命长是吧?来人,都给我抓起来!”一个人大声叫道,我听这声音有些耳熟,仔细一想,顿时想起是谁来。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我走了出支。走廊上挤满了御林军士兵,我刚出门,几个御林军士兵看见了我,顿时瞪大了眼睛,张嘴要叫,我摇了摇头制止了他们。他们自动给我让出一条道,我走了过去。雅间里,一大群江湖豪客手持兵刃正与御林军对峙,一名武将举着刀作势欲砍。雅间本来就不大,再挤上这些人,更显得狭小了。

“你们先出去,这儿没你们的事。”我说道。御林军士兵们依令往外撤去,那武将突然转过身,张嘴就说:“嘿!谁这么。。。”一看到是我,他硬是所后面的话吞了回去。这人就是在蜀都时,和我并肩杀敌的王定国。“王王王。。。”他一连几个王字,就是没叫出来,我赶忙走到他身后,低头耳语道:“带将士们走,这些人是本王的朋友,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王定国点了点头,低声说道:“王爷放心,卑职明白。”说完,下令撤退,不一会儿,御林军走得干干净净。

雅间里众人看来对我怀有戒心,没有一个人放下兵刃。“诸位,以兵刃相见,不是待客之道吧?”我看了看房内众人,笑着说道。一个年约四十开外,蓄着长须,儒雅不凡的中年人挥了挥手,对众人说道:“大家把兵器收起来吧。”众人听他这么一说,方才收起兵刃坐了下来。“多谢公子刚才出手相助,还没有请教高姓大名?”那中年儒士拱手问道。我客气的笑了笑,说道:“区区小事,不足挂齿。”“适才在下见那些官兵对公子好像颇为敬重,如果没有猜错,公子来头肯定小不了。

”中年儒士看着我说道。我知道这些跑江湖的人眼力都很厉害,瞒是肯定瞒不过他们的,淡然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这倒不重要,刚才在下在隔壁无意中听到,各位到京城来,好像是受了一位张姓朋友的邀请,敢问这位张兄可是江湖中人称三绝刀的张剑飞?”此语一出,满座的人都惊奇的看着我。“怎么?你认识我张贤弟?”一个满脸大胡子,相貌威武的大汉问道。想来,刚才捶桌子的就是他了。“哈哈,岂止是认识。”我高兴的笑道。“几位大哥,出什么事儿了?我刚才看到满街的。

。。”一个人从楼下奔了上来,一进门就大声问道,话刚说到这儿却突然停住了,因为他看到了我。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许久不见的张剑飞。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同时放声大笑起来。笑得雅间内的人看着我们一脸的疑惑。“张贤弟,你跑哪儿去了,我们等你半天。这位小哥你认识?”那壮汉不解的问道。张剑飞坐了下来,笑道:“小哥?哈哈。。。鲁大哥,你知道他是谁么?”那姓鲁的汉子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问道:“以前没见过,他是谁?兄弟,报个名号,看看是哪路英雄。

”“他就是当今皇上的小儿子,忠武王李漠然!”整个屋子里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看着我,他们大概没有想到,他们想见的人就坐在面前吧。当天晚上,忠武王府。我在偏室设宴,款待各位江湖豪杰。此次他们进京,乃是受张剑飞之邀,来京城助我一臂之力。我大喜之下,自然盛情接待。不过为保密起见,我白天并没有让他们进王府,而是到了夜里,才王洪将他们领进府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说到了正题。“感谢诸位盛情,本王敬诸位一杯,愿诸位与本王一起,为国家社稷,为黎民百姓,同出一份力!”我举起杯大声说道。

众人纷纷举杯,同声称是。“王爷,我可是冲你和张老弟面子来的。咱把话先说清楚,我们是投靠你,可不是投靠朝庭。等把你推上皇位,赶走突厥蛮子,咱们可是要走的。”鲁有为抹了抹嘴巴说道。我知道这些江湖中人对朝庭多多少少有些意见,倒颇有些像三国时关羽投曹操的时候,只不过现在调了个方向而已。“对,殿下,我等都是江湖草莽,到京城来,完全是出于道义。我们一不求官,二不求财,只求跟着王爷干他几件大事,也就不枉我们平日里自命侠义了。 ”中年儒士韩逸接着说道。

“诸位放心,本王不会强迫你们做任何事情,一切听凭自愿,来去自如。我李漠然虽然身为亲王,但对各位江湖侠士向来是十分钦佩。”我诚恳的说道。这一席,喝得宾主尽欢,席间张剑飞说要离开一会儿,我让王洪招待众人,跟了出去。院子里,张剑飞负手而立,月光下,挺拔的身形若苍松一般,果然是偏偏佳公子。“王爷。”张剑飞没有回头已知是我。“张兄。”我也叫了一声,和他并肩而立,仰望着天上的圆月。一阵沉默之后,我先开口问道:“张兄,本王记得你曾经说过,对时事朝政并不关心,为何此次会。

。。”张剑飞闻言一笑:“但我也说过,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张某与王爷虽然相交不久,但也深知王爷胸怀天下,志气非凡。那日襄州一别,我想了许久,我们这些武林中人,行走江湖,自命侠义,可打打杀杀这么多年,也没见对百姓,对国家有多少好处。说实话,我本认为东唐必亡,天下恐怕又要陷于战乱之中。遇到王爷之后,我看到了东唐复兴的希望,所以,我才联络四方朋友,一齐进京,助王爷一臂之力。我猜,这个时候,王爷可能正需用人吧?”我不由得对面前这个朋友重新审视起来,此刻,他在我眼中再也不是从前那个纵马江湖,快意恩仇的侠客了。

“这些朋友都是我的至交,绝对信得过,不但武艺高强,当中有人擅长机关,有人专攻用毒,有人轻功非凡,我想这些,都能帮到王爷。”“太好了!本王正愁无人可用,张兄就带着朋友来相助,这个人情,我是欠下了。”我笑道、张剑飞闻言看了看我,笑道:“你不是说咱们是朋友吗?朋友之间,还欠什么人情?”心里一阵感动,我搭住了张剑飞的肩膀:“张兄,能认识你这个朋友,真是本王生平一大快事!”张剑飞笑了起来:“有这么激动么?你小心让嫂夫人看见,还以为咱们俩有暧昧呢。

”“哈哈。。。”=.**>**.**,!欢迎光临本站,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108尒説WWw.bOok108.Com鯁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