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万事俱备 只欠东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08尒説WWw。BooK108.Com鯁噺)强力推荐火神大大新作《火神》,链接:.**/show.asp?bl_id=66881http:///a/4946/2067663.html108尒说Www.boOk108.coM更新2067663...小说城当天晚上,我决定去见见这次出货的商人们。以往出门,我都是带上赵无极,周无忌两个人。可这一次,我只带上了刀奴和几个侍卫。并且没有走正门,而是从后院出去。 现在这个时候,忠武王府邸外面,只怕布满了暗哨,时刻监视着我。

来到后门,我轻轻拨开门看了看外面的街道,已经是深夜,外面到处黑漆漆一片,可在这黑暗之中,不知隐藏了多少人。“刀奴,过来。”我低声叫道。刀奴来到了门边,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看来他的轻功也不错。他现在穿着我平日穿的衣服,我上下端详了一番,倒还有些像我。我就是要让他假扮我出去,引开那些暗哨。指了指门外,我对他说道:“你一出去就往北边走,一定会有人跟踪你,你把他们引到暗处,然后。 。。”我做了一个砍杀的手势,刀奴的眼睛在黑暗中像野兽一般闪着光芒,点了点头,推开门带着两个侍卫走了出去。

我连忙隐身于门后,密切的注视着街上的动静。刀奴他们走出去之后,街上没有任何响动,看来这些人还很谨慎,不肯轻易暴露目标。大约过了半炷香的时间,王府对面的一条巷子里,两个黑影闪了出来,快速的向着刀奴他们的方向追去。我又叫过剩下的两个侍卫,命他们跟在那两个黑影后面。两个侍卫领命而去。他们刚走不久,离刚才那条巷子不远的一座楼上跳下两个人来,紧紧跟在了他们后面。 “总算把你们引出来了。”我冷冷一笑,待他们走得远了,我才推开门走了出去。

一出门,我快步向萧仁毅家的方向走去。本来我以为所有的暗哨都被我调走了,不过这会儿,我发觉自己想错了。我走出没多远,便听到背后一阵细微之声,那是厚底长统靴踩在地上所发出的声音。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我也没有回头,装作没有察觉,径直向前面走去,当走到一个叉路口时候,我突然转身走到那条巷子里,背靠着墙守株待兔。果然,外面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两个人出现在我面前。 他们两人看到我,也是吃了一惊,一时之间,倒没有反应过来该怎么办。

“哼哼。。。”我冷笑着站了出去,黑夜之中看不清楚容貌,只不过看身形两个都是男人。他们随着我的逼近一步步往后退去。突然,两人转过身,拔腿就跑。我怎么会让他们逃脱,脚下一动,凌空跃起,玄武寒冰掌应念而发,直拍两人头顶。两声闷哼之后,他们倒下了。我用上了十层功力,中掌者片刻之间血脉凝固,暴毙而亡。左右打量了一番,我扔下他们的尸体继续赶路,自然有人会来善后。萧府的人早就接到消息,知道我今天晚上会来,所以派了人在后门接应。 我一路来到萧府后院,萧仁毅早已经恭候多时了。

“王爷。”他施礼道,我点了点头,问道:“人都来了么?”“回王爷,这次出货的商家们都在里面恭候王爷大驾。”他回答道。随即引着我向他的书房走去。书面四周布满了暗哨,如临大敌一般。一推开门,里面灯火通明,书房中坐着十来个人,一见我们进来,忙站了起来。我环视一周,这些人多为中年,衣着华贵,想来就是这次出货的老板了。“各位,这位就是忠武王殿下。”萧仁毅介绍道。众人一阵骚动,想要行礼,我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多礼了,本王时间有限,大家都坐下吧,我有些话要叮嘱各位。

”众人一听,都坐了下来。“王爷,喝茶。”萧仁毅亲自捧过一杯茶,我接过喝了一口,扭头对众人说道:“首先感谢各位鼎力相助,此次出海,风险有一些,不过各位放心,本王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力争万无一失。船队大概会在十天以后起航,在这之前,会安排各位上船,你们的货物也会在这期间装上去。本王要特别叮嘱各位一句,千万千万守口如瓶,不得泄漏半点风声,否则,本王会有麻烦,你们也难逃灭门的厄运。”这句话,听得众人脸色一沉,随即连连称是。

“还有。。。”说道这儿,我停住了,因为我发现门外有人偷听。我装作没发现,又端起了茶杯,轻轻的掀起杯盖,暗暗运起功力,突然将茶杯盖子打了出去。茶杯盖破门而出,外面随之传来一声“哎呀”的惊呼,竟然是个女人的声音。萧仁毅脸色一变,赶忙站了起来,冲到门口,一把拉**门,房门外面,一个女人正蹲在地上,不住的揉着肩膀,嘴里还嘟嘟囔囔说个不停,原来是萧如玉。大概是见我脸色不太对,萧仁毅厉声训斥道:“你不在房里好好呆着,跑这里干什么?若不是王爷手下留情,你的小命儿早没了!还不快给我滚回去!”我笑了笑,走到门口,对萧如玉说道:“小丫头,下次别鬼鬼祟祟偷听别人谈话,要不然伤到你,那可就不太好了。

”萧如玉嘟着嘴站起来,小声说道:“你还不是个毛头小子。”萧仁毅一听,脸色顿时吓得苍白,猛的举起手骂道:“好大的胆子,你不要命了!”可那只手却始终没有落下去。“算了,童言无忌,本王不介意。”我笑道,随即回到了屋里。萧如玉嘟着嘴巴走开了,萧仁毅进来不住的赔礼道歉,生怕我会怪罪他。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小丫头挺有意思的,从第一次见面她好像就没怕过我,别人都对我唯唯喏喏,见到我大气也不敢喘,她却从来没给过我好脸色看,好像我对不起她似的。

有机会真要好好问问她,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她了。“好了,各位,该说的话本王都说了,总之一句话,万事小心。希望我们这次合作顺利。”我笑着说道。众人纷纷站起来,连声称是。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我也准备回府,萧仁毅却请我等一等。难道他还有什么事情?他离开了一会,不多时,捧着一个盒子走了回来。“王爷,就快过年了,小人也没什么好送的,这是一点小小心意,请王爷您笑纳。”说完,把盒子递了过来。接过盒子,打开一看,满满一盒金银珠宝,特别是中间那一颗夜明珠,怕是价值千金。

萧仁毅一带头,其他的老板们也不落后,纷纷拿出准备好的礼物要“孝敬”我。笑了笑,扣上盒子,我又递还给萧仁毅。他有些不知所措,问道:“王爷,这。。。”“各位,好意本王心领了。无功不受禄,这些东西还是免了吧。以后咱们还要经常打交道,不要弄得如此生分。”萧仁毅还想劝说,我已经摇了摇手,跨出门去。离开萧府,我直接向忠武王府奔去,刚才不是萧仁毅提醒一句,我还差点忘了再过不久就是春节了。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又过去一年。还好这一年,我多多少少干了些事儿,总算没有虚度时光。

天气冷得要命,寒风刮在脸上像是刀割一般,我紧了紧披风,加快脚步向王府赶去。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远远望见左边一行人走了过来。未免节外生枝,我闪身躲进了一条巷子。那群人走得很快,片刻功夫已经来到我面前。仔细一看,竟然是一顶官轿。当前两个侍卫打着灯笼,灯笼上面“上官”两个字分外醒目。朝中姓上官的大臣不多,职位最高的是刑部尚书上官云,难道是他,这么晚了他从哪里来?看他们这样子是要回府,而他们刚才来的方向应该是,逍遥王府。

怪了,这老头儿莫不是去见四哥了?当下也无暇多想,等他们一走过,我便赶回了忠武王府。刀奴已经回来了,正站立在大厅上等候着我。见我回来,他低下了头。我解开披风,递给旁边的丫鬟,又端起热茶喝了一口,问道:“事情怎么样了?”“四个,都杀了。”他回答道,那口气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冷一样平静。我点了点头,说道:“恩,不错,那尸首呢?”“埋了。”“好,下去休息吧。”我挥挥手说道,刀奴转过身下去了。就在他转身那一刻,我看到他手臂上好像在流血,连忙叫住了他。

走过去一看,他左臂上有一条伤口,正汩汩在冒着鲜血。“怎么回事?”我皱了皱眉头。“对方用暗器,想同归于尽。我没躲,杀了他。”刀奴回答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有胆子同归于尽,这可是刘义手下绣衣使一贯的作风。看来二哥和刘义始终还是对我不放心。我本来还以为是三哥和四哥由于我上次拒绝和他们结盟,所以派人来监视我。拍了拍刀奴的肩膀,我轻言细语的说道:“让王府里的郎中给你瞧瞧,小心暗器上有毒。”我这句话本来是下意识里说出来,可刀奴一听,竟然神怪古怪的看了看我,嘴唇动了动,好像是要说什么话,却没有说出来,点点头,出去了。

刚才他的表情好奇怪,进忠武王府这么多天,我就没见过他那张刀刻一般的脸上有什么表情,怎么我普通一句话竟然让他有这么大的反应?莫不是我说错了?一转眼几天过去了,许崇远的船队已经准备妥当,就要起航。好在朝廷中没什么人关注这件事情,所以我这边也进展得很顺利。越州的地方官梁汉儒已经打点好,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现在就剩下把货物装上船了。许崇远临行之前,我把他叫到忠武王府来了一趟。领进密室,我开门见山的把事情告诉了他,他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量他也没有什么意见。

果然,许崇远听完之后,拱手说道:“王爷忧国忧民,下官敬佩不已。这件事就包在下官身上,我一定给予最大的方便。请王爷放心。”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很好,等你这趟差事办完回来,本王保奏你加官晋爵,好好干吧。”许崇远起身拜辞而去。他一走,旁边的王洪看着他的背影,问道:“王爷,这个人靠得住吗?”我笑了笑,看着王洪说道:“现在朝廷中的大臣们都有靠山,而他的靠山就是本王,许崇远虽然有些固执,可他不笨,他知道谁能赏识他,谁能给他机会。

千里马也怕遇不到伯乐,如果不是我,他现在还在小镇上做他的六品县令。这些读书人最讲究知恩图报,他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说完这番话,我才发觉王洪神色有些不对,看我的眼神好像有些陌生一般。“怎么了?本王的话有什么不对吗?”我问道。王洪忙摇了摇头,躬身说道:“老奴不敢,只是对王爷刚才的话有些感触。”“哦?说来听听。”我放下了手里的茶杯,等着他的回答。“老奴只是感触王爷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懞懂的少年,现在的忠武王殿下,已经足以让人畏惧。

”王洪这话好像是对自己,又好像是对我说的。我仔细体会了一番,傲然笑道:“本王从来就不曾懞懂过,从我懂事开始,我就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不过,这些年,你的确教了本王很多。从这一点来说,你可以算是本王的恩师。”王洪闻言竟然有些激动,下跪拜道:“有王爷这句话,老奴就是死,也瞑目了。”看着他一把年纪,跪在地上的身躯微微发抖,这些年来他对我的种种好处彷佛历历在目。是啊,如果没有王洪从小的教导,我也不会有今天,这个世界上,如果要说谁对我有恩的话,那就是王洪。

可就是这个恩人,我却要弃而不用。伸手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我叹了口气,看着他日益苍老的脸庞说道:“王洪,本王不会忘记你的功劳。不过也希望你能理解本王的难处,有的事。。。”“王爷,您不要说了,奴才年老无用,已经不能为王爷办差了。看着王爷长大成才,又看着王爷大展宏图,老奴已经心满意足了。如果这次老奴还有命回来,当告老还乡,以度残年。”他的眼眶有些发红,拱在胸口的上手抖个不停。我知道他这句话的含义,本想安慰他几句,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得挥挥手示意他退下。

“老奴这就启程赶往越州,望王爷,保重!”王洪在背后磕了三个响头,拜辞而去。=.**>**.**,!欢迎光临本站,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108尒説WwW。BoOK108。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