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消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题记漫天的银蛇化为一条直线,空间如同泛着水纹的湖面,发出的光芒比太阳还要耀眼百倍,天使们的翅膀在光辉中变成了连成了一片,嘴里吟唱着整齐的颂歌。 小说城,点,阅读原文“以天父的名义,光辉呵,赐予我们能够消灭邪恶的圣洁之力。”天使们抬起了双手,银色的大海在空中泛起了波涛。“圣光海!”随着整齐的呼喊声响起,大海咆哮了起来,整个天空被刺眼的光粒遮住,一波又一波的巨浪从天空向我倾泻而下。“愚蠢,这种力量能够奏效吗?”我嘴角浮出一丝微笑,银色的发丝随着我举起的手飘动了起来,散发出的,却是可以吞噬一切光明的魔辉。

银色的大海压在了我的手上,一道黑色的光束从大海中升起,变成了纷纷而下的黑色羽毛,铺在了整个大海上,波涛慢慢平息了下来,圣光海化为了一片白蒙蒙的雾气,从我的身体上向后飘去。“哼。”我站在飞扬的羽毛中,用手指把一根羽毛轻轻捏住放在嘴边,“从我堕落到魔界已经有一百多年了,你们可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唰唰唰……”我右手一扬,无数的羽毛化做万道光束向天使群激射而去,天使们大惊失色,纷纷把手放在胸前,五道光束在空间里游走,一个巨大的圣五芒星防护阵凸显了出来。

“噼啪”光束轻易地把防护阵变成了一块块碎裂的结晶,天使们惊恐地看着铺天盖地的光束,我微微一笑,把手向下一压,“轰轰轰……”在地面的魔族士兵们惨遭浩劫,一大片尸体倒了下去。“念在以前的份上,暂时饶你们一次,不过下次的攻击可不会再放过你们了。”我收敛了笑容,扬着头轻蔑地瞟着头上一群神色惊慌的天使和地上瑟瑟发抖的魔族,“七大天使不来么?如果你们认为光靠你们就能打败我堕天使路西法,就尽管来试试好了,那么,谁先上?”这时,一个祥和的光影从天使群中缓缓飞出,光影散去,金色的长发之下是一双能够吸引无数眼光的黑色眼眸,白色的丝绸下是那没有一点瑕疵的身体,如同一块纯白的美玉。

同时间,喧闹的战场寂静下来,大家都被她漂亮的外表和高贵的气质吸引了过去。“哦?是米迦勒吗?”我冷笑着注视着她的眼睛,“怎么,七大天使只有你一人前来?你不是信誓旦旦的告诉我,我今天一定会死在你的手上吗?”米迦勒静静地盯着我,眼神似乎有些浑浊,过了一会儿,她摇摇头,那舒缓优美的语调响了起来:“不用了,对付你我一人已经足够。你身为神界炽天使,竟然为了一个魔族的女人而背叛神族,我今天就代表天神来铲除你这叛徒。 ”“哈哈,为了铲除我神族居然和魔族联手?”我不屑地抚了抚右肩,轻松的说道,“你认为靠这些废物会有胜算吗?”米迦勒却如胜券在握一般,微笑地说道:“你就那么自信?如果再加上魔王又当如何?只要加上了魔王,就算你有通天的本事也是插翅难飞。

”“哦?”我顿时握紧了右手,魔王的力量并未见过,单是从他与天神,龙神,冥王齐名这一点就能看出力量之强。难道他真的来到了此地?我正思索着,魔族的军队突然骚动了起来,紧接着一齐欢呼:“撒旦王万岁。 ”霎时阴云顿起,电流四射,天空像被撕开了一条口子,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来了吗,魔族之王——撒旦。从未感受过的压迫感纷然而至,光是他的出现就使天地为之变色,力量着实深不可测。渐渐的,撒旦降到了地面上,那双似乎可以看清一切的紫色魔瞳,全身向外散发着一股又一股王者之气,竟把大地压的“呜呜”作响。

虽然撒旦已活了近两千年了,但样貌却十分年轻,这又是一个说明魔王力量之强的证据,当白魔法和黑魔法修为越高,样貌变化就越慢,一千多岁的魔王看起来竟如五百多岁一般,黑魔法一定修炼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路西法,我来此的目的你应该很清楚,你把我的三魔将打成重伤,还虏走了我的女儿米丽,我今天非把她要回来不可。”魔王嗓音雄浑有力,并且带有一种不可抗拒的磁性,若是其余人,恐怕早就吓得跪倒在地。但我是路西法,除了天神,不会有人能让我感到惧怕。

“嘿,虏走?你还真是抬举我,我路西法可没那么大本事能虏走你的女儿。你想带走米丽也得问问她本人愿不愿意。”我拍着手笑了起来,“很好,很好,你来了这里,我就不会太无趣,杀那些废物简直脏了我的手。 ”“你说什么!”联军愤怒异常,一大片黑色的光波掀起泥土,从地面翻滚着向我卷了过来。“真是白费力气,我不是说过这是没用的吗?”我正准备反击,突然背后传来了一声娇呼。“路西法大人小心!”声音刚落,我的面前泛起了一圈又一圈黑色的水纹,虚空之中似乎有一道透明的墙,挡住了我的身体,光波如同进入了异次元,竟全部消失在了我的面前,但紧接着又从魔族们的头上降了下来,如同下了一场黑雨,一阵惨叫之声响起,魔族士兵全数化为了尘埃。

不用想,我已知道障壁是我的四天王中最擅长防御的莉莉雅放的。瞬时四个身影闪至我的四周,联军中发出了啧啧的赞叹声,一是赞叹她们身法之快,二是赞叹她们惊艳的外表。在魔族女人中四天王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绝对能算得上是佼佼者,至少我对自己的识人能力还是十分自信的。四天王并不理会联军的赞叹,反而关切地问起我来。白发的迪娜是四天王中最稳重,也是最强的一个;莉莉雅和年龄最小的温蒂妮则喜欢一天到晚缠着我;而席丝丽是四人中唯一不会魔法的,但她的“海神枪”威力不可小视,曾经一人干掉了魔王派来的一个军团。

我对她们摆摆手示意没事,同时有些生气的责问道:“你们来这里干嘛?我不是说过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来吗?”迪娜低头说道:“对不起,因为米丽小姐执意要来,所以……”话还没说完,一道倩影已闪到了我的身边。她的出现再次引起了联军的骚动,柔弱的外表,湛蓝的眼睛,火红的长发,足以与米迦勒媲美,任谁看她一眼也会为之倾倒,我当初亦不例外,不过我喜欢她并不单纯是因为她的外表。一丝愤恨在米迦勒脸上一闪即逝。米丽忧心忡忡地看着我,然后对魔王说道:“父王,你为什么非得逼我们到如此地步?”魔王轻声冷笑:“哼,你到底还认得我这个父亲。

你好歹也是我的女儿,怎能喜欢一个神族之人?”“不,我和路西法是真心相爱的,他为了我连炽天使的身份都能舍弃,为什么我就不能为他舍弃魔王女儿的身份呢?”米丽颤抖地说着,我听了她的表白不由得大为感动,把她紧紧搂在怀中。魔王对着天大笑起来:“哈哈哈,你想抛弃我女儿的身份吗?好,既然你话已说到这份上,那就别怪我无情,今天这里将成为你们的葬身之地。”魔王抬起右手,一团黑色的火焰在他手中燃烧起来。我将米丽搂得更紧,火焰同样也在我的左手之中燃烧了起来。

魔王大喝一声,火焰破空而出,我不敢怠慢,将手中的火焰扔了出去,一阵灿烂的光芒过后,相撞产生的冲击波将我们各自震退几步。站稳后,我轻轻对米丽说:“你和四天王缠住联军,魔王由我来对付。”米丽点了点头,拉着我的手说道:“小心点,父王很厉害。”我报以一笑,随即向魔王飞去。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魔族士兵挡在魔王面前,我手轻轻一挥,几团火焰疾射而出,士兵们全部化为尘埃。我双手运起“黑暗流光”,霎时黑色的电劲布满整个手掌。我两手一指,两束能量波打向魔王的胸膛。

魔王双手一出,同样用的是“黑色流光”,猛的,我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如排山倒海把我向后推去,我双手加劲,黑色的电流擦过我俩的身体在四周穿梭,地面在强烈的震动之下化为泥土飞向天空。如果和魔王拼消耗战,我恐怕还不是对手,采取速战速决的方式胜算要大一些。于是我抽出左手画着暗五芒星防护阵,右手将能吸收的所有力量凝聚在了一起形成了强烈的死气。“暗魂”,我用全力将死气打出,“轰”的一声炸裂开来。我不敢放松,在防护罩抵消着爆炸余波时,再度将死气聚在两手。

防护罩消失的同时,我亦连续释放出暗魂,又是一连串的爆炸,我后退几步稍做休息,再看米丽那边虽被大军包围却丝毫不落下风,到是联军伤亡惨重,我稍微放下心来,凝神看着这边。烟雾散去,魔王看起来并未受到多大伤害。“哈哈哈,你的力量着实让我惊讶,若非你是神族之人或许能成为我的得力助手,也难怪米丽对你如此着迷。”魔王说着,身体散发出一种不同寻常的黑色光芒,“看你能否承受这招——‘末日裁决’。”语毕,魔王双手平推,天空顿时变成了黑色,阴风四起,闪电划破整个黑暗的天穹,一道道巨雷降落地面,炸开了无数条裂缝,仿佛真如世界末日一般。

电流开始在地面游走,向魔王疾弛而去,盖住他的全身,交汇于魔王的双掌之间,天空的雷电与地面连成一片,不安地骚动起来。“末日裁决”早有耳闻,据说拥有惊世骇俗的力量,我也想亲眼所见此招如何。于是黑色的气流盘旋在我的全身,把地面的电流全数弹开,我慢慢浮到空中,准备硬接此招。这时,一列圣洁的光圈从天而降,“路西法快来受死,‘审判之光’。”米迦勒的声音在空中响起。糟糕,完全没有注意到米迦勒的存在。我双手画出一个巨大的暗五芒星防护阵,抵住了审判之光的威力。

但真正的杀招还在后头,漫天的电流集中在一点之上,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如同暴风中的浪涛向我压来,而我已失去了抵挡的力量。“我命休矣。”我放下双手,准备迎接死亡,就在这时,一个人影飞到了我的面前。“米丽!”伴随着我和魔王的惊呼,末日裁决全数轰在了她的身上,米丽倒在我的怀里。“不,你不能死。”我拼命摇晃着她的身体,但为时已晚,米丽的脚开始迅速化为结晶并开始向上蔓延。米丽用手抚去我脸上的泪水:“别哭了,我爱你,路西法。 在我完全消逝之前,我希望能看见你的笑容,给我一个笑容好吗?”我勉强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米丽放在我脸上的手开始消失,然后是她美丽的笑脸。

一颗一颗金黄色的晶体飘向天空。一切都来得太快太快,以至于我难以想象这竟然是真的。我颤抖着身体伸手去抓,看着那一粒一粒的金黄色晶体,心里仿佛被掏空了一般。逝去了啊,全都逝去了,心里唯一的精神支柱在这一刻崩塌了……寂静,可怕的死寂充斥在整个战场,时间仿佛在一瞬间停止了似的,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啊!”我嘴里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喊,泪水从脸上撒在了地上,我恨我自己,恨魔王,恨米迦勒,恨所有的一切。“为什么啊,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痛哭着跪在了地上,用手无力地撑着地面,“我们碍着你们了吗,我们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你们要这样?我们只不过是想过幸福的生活,我们只不过是在保护自己的幸福而已啊,而你们,把这一切都毁掉了,一切都……”没有一个人说话,所有的人都安静地看着我,只有我哭泣的声音,在这里显得那么清晰。

“大,大人……”一双手轻轻地抚上了我的后背,耳边传来了四天王带着哭腔的声音。不论任何时候,我都自认为自己拥有解决一切的力量,但事实上,我却连保护自己的力量都不够,又怎么去保护米丽,去保护四天王,去保护幸福呢?我真傻,我害了米丽,我是个刽子手!我摇晃着身体缓缓站了起来,埋着脑袋不发一语。“大人请,请别伤心了……”四天王的迪娜走到我的面前含着泪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们还会陪着大人的,纵使米丽小姐不在了,我们也还会……”说到这里,迪娜终于忍不住捂着嘴靠在我的胸膛上痛哭起来。

笨蛋,把事情变成这样的不正是我吗,你何必为了我而在我面前强装笑容呢,我已经没有资格,再叫你们继续陪着我了,因为我是个无能的废物啊。我轻轻推开迪娜,伸出右手,四个闪着黑光的能量球覆盖住了四天王的身躯。“路西法大人?”她们疑惑地看着我,我抬起头冷冷地说道:“这里已不需要你们了,我会为你们打开去人界的通道,在那里去忘了我然后重新生活。这里的一切由我承担。”“不要,我们要和你一起。”她们焦急地喊着,我不予理会,手一抬,四个光球飞入了空间的裂缝中。

“走吧,好好活下去。”我默默为她们送行,然后用转过头,死灰般地盯着发呆的魔王,他沉吟半晌,叹了口气:“罢了罢了,这次失手杀死了我的女儿,今天就收兵回去,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你。”说罢,魔王转身示意撤军,米迦勒脸色大变,想必是对魔王单独撤军十分不满,但碍于魔王的力量不敢明说。“哈哈哈哈。”我埋下头狂笑起来,魔王和米迦勒惊异地看着我,似乎以为我因伤心过度使精神上有些失常。是他们造成这一切,没错,从我堕落到魔界开始,他们就不停的找我的麻烦,必须杀,把他们全部杀光,让他们在绝望和恐惧之中死去。

“你们把我唯一的精神支柱给摧毁了,你们把我最珍贵的东西给践踏了!”我抬起头,露出如鲜血一般通红的眼睛,“你们必须得死,我要用最残忍的方法,把你们碎尸万段!”魔王恐慌地命令魔族士兵全体进攻,并对米迦勒大声叫道:“快叫天使一起合击,魔化后的堕天使能拥有毁灭一切的力量。”米迦勒呆呆地看了我一会儿,脸上似乎露出了一丝内疚之色,突然她双手抱头,痛苦地摇晃着脑袋,过了一会儿,邪恶的笑容重新浮现在她的脸上。“所有的天使听令,全体对准路西法攻击,必须至他于死地!”米迦勒一招手,瞬时白色的,黑色的光束交织在了一起,形成一道大网铺天盖地向我飞来。

我左手一张,地底喷出大量的死亡黑气绕在我的四周,成螺旋状聚集在我的左手,我轻轻一抛,所有力量顿时被巨大的死气顷刻吞噬。“什么?”魔王与米迦勒惊讶极了,我又大笑起来:“哈哈哈,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真正实力,仔细张大眼睛看好了。”一道黑色的闪电从天而降打在我的身上,在电流的笼罩下,一对对黑色的羽翼从我背上长了出来。米迦勒惊恐地大叫起来:“不可能,你怎么会有十二只羽翼?以前你不是六翼天使长吗?只有天神才拥有十二只翅膀啊。

”我不予理会,黑色的电流在我身上不断扩大,以我右手为中心把我附近几十米的地方给包裹起来,附近的土地承受不了而开始崩坏,石块在电流的推动下溅向四周,电流不断伸长,直插云霄,形成一把能量剑的形状。这次换魔王惊恐地大叫起来:“‘暗黑魔神剑’这个古老的魔法应该早就失传了,你怎么会用?”我并未回答他们的话,向魔王直冲过去,魔族的战士和神族的天使一齐向我冲来。我大吼一声:“你们这些喽罗全部给我滚!”暗黑魔神剑放射出大量电流,稍弱一点的只是碰了一下便立时毙命,我举剑横扫,又是一大串尸体躺在了我的身后。

魔王的眼睛开始散发红光,暗黑魔气从他体内爆出,震开了附近的一群士兵,背上长出了十二对恶魔翅膀。“要用全力了吗?这样才有意思。”我提剑一指,电流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线飞向魔王,他双手使出黑暗流光硬抵,许多股电流在空间中对撞,每撞一次,都会产生巨大的冲击波,其余的人根本无法靠近,但渐渐的,魔王开始喘气,我大喝一声,魔神剑穿过魔王的电网向里一突,魔王“轰”的一声被我的力量弹飞出去。“魔王,这就是你的全部力量?太令我失望了。

”我继续追赶,魔王稳住脚步,手一张,黑色的瘴气布满整个战场,遮住了我的视线。我用剑在瘴气中不停砍杀,一群又一群的联军士兵倒下,我大叫道:“魔王,你用这种小把戏是没有用的?”在这时,米迦勒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天罚十字架。”一个用圣洁之力构成的十字架从瘴气中飞出将我索在了上面。“雕虫小技。”我用劲一震,十字架立刻粉碎,定神一看时,末日裁决和审判之光已轰至我的胸膛。我横剑一挡,两人的合力一击威力惊人,魔神剑被震得粉碎,我倒在了地上吐了一大口血。

“哈哈,路西法,你太轻敌了。不多时你就会变成一颗又一颗的晶体。”瘴气散去,露出米迦勒狞笑着的脸。我挣扎着想反击,却没力量爬起来。难道就这样死了吗?可恶,我还没有为米丽报仇怎么可以死!我用余下的力量在地面打开了通往人界的通道。我会回来的,到那时,就是你们的死期!我心里回荡着这个声音,然后陷落了下去。“快追。”米迦勒想跟着进来,通道却已消失。“混蛋,被他逃掉了。”米迦勒恨恨地说。“不用担心,受了末日裁决和审判之光没理由会活命。

”魔王转过头去,“行了,既然路西法已死,我们从此两清,各做各的事去吧。别忘了,我女儿的死你有一定的责任。”“哼,你这种威胁对我是没用的,以后再见面吧,到时我们就是敌人了。”米迦勒带着剩下天使返回天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