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3章 意想不到的击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个秘密只有崔家的重量级存在才知道,令司徒彪为之骇然的是,这个年轻统领竟然知道,其实哪里是知道,而是碰巧了。苍玄庭心中不由一动,真的有子夜精气?“好,我说,子午精气和子夜精气都在崔家,其中子夜精气还没有提炼出来,崔家大阵正在日夜运转就是为了提取子夜精气,你是如何得知的?”司徒彪的眼中有骇然的光束,这实在是出乎了他的预料。“哈哈哈,我是说着玩的。”苍玄庭的回答令司徒彪差点晕倒,司徒彪苦笑一声:“那我可以走了吗?”“去吧。

”苍玄庭心中盘算着如果得到子夜精气,没有理会司徒彪,却没有防备司徒彪的眼中忽然厉芒一闪。自己去什么地方?去崔家吗?从前的自己的确被崔家看重,这只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够强,是有着数百万焚阳宗弟子作为后盾的,是有着雷天宇羽天箭等人为自己坚实的后盾,在一定意义上自己甚至可以和崔家分庭抗礼,但是现在自己还有什么?因为这小子的出现,自己功败垂成,数百万的宗门弟子都毁于一旦,震天谷的基业都没有了,自己成为了人人不屑的丧家之犬。

如果到崔家的话,自己就会被崔家控制,成为崔家的打手,这和自己昔日作为百万人之上宗主的待遇完全不同,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这令司徒彪将所有的仇恨都集结在了苍玄庭的身上。不,一定要杀了这小子,方能够出自己心中的恶气,否则自己岂能甘心,忽然之间,一道金光,向着苍玄庭狠狠的射来,苍玄庭发现时已经来不及躲闪了。“体外分身!”随着苍玄庭一声大喝,一道白光出现,星光一闪,又一个苍玄庭挡在了这道金光之前,轰的一声,竟然身体炸开,这令司徒彪不由大吃一惊。

分身并不稀罕,傀儡也不稀罕,但是这样的分身令司徒彪都感到无法置信,苍玄庭冷冷的道:“很好,很好,司徒彪,本统领成心放你一条活路,但是你不愿意走阳光道,偏偏要走独木桥,既然你不愿意听话,就给本座死去吧!”苍玄庭语气严峻,司徒彪就觉得一种沉重的压力令自己有一种无法正常呼吸的感觉,他觉得窒息异常,一声怒吼,这才觉得好受了些。“吴云天,你将我什么都毁掉了,还假惺惺的说什么放我活路,本宗主今天宁可死在这里也不离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虽然已经是穷途末路,但是司徒彪还是爆发出了凌天的傲气,他身躯如山,气势庞大,双目如电,怒视着苍玄庭。

自己没有能够将苍玄庭暗算成功,这对于司徒彪来说有些失望,但是他并不觉得自己会败在苍玄庭的手中,刚才和苍玄庭的对战中,他甚至感到自己是有优势的,之所以现在会觉得处于劣势,是因为失去了子午精气使然,想到这里他的心中重新信心点燃。苍玄庭的心中也不由得暗自吃惊,司徒彪出乎自己的想象,苍玄庭没有想到司徒彪竟然能够在这瞬间就将自己的心理重新调节好,司徒彪肯定还有上升的空间,自己有了这样一个对手必成后患,冷冷一笑:“司徒彪,既然你这样想死,本统领就成全了你,现在就让你看看本统领真正的实力!”苍玄庭的身体忽然出现了异样,一半好像是寒流滚滚,一半如同火球滔天,完全不应该融合在一起的属性在体内凝结起来,强大无比的气势连续攀升,气势如同滔天的怒海一般,令周围山峰都为之崩塌,令整个虚空都在瑟瑟发抖,大地忽然崩溃,天地之间就有一个神灵一般的存在,那就是苍玄庭。

司徒彪不由心中骇然,这是什么体质,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要说是他,就是连雷震天也没有见过如此奇特的体质,他惊讶的看着苍玄庭,苍玄庭似乎有所感应,冲着雷震天的方向微微一笑。这小子发现我了?雷震天不由吃了一惊,这的确令他吃惊,因为除非是苍玄庭已经拥有了和他同境界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发现他的存在,实际上苍玄庭就算进步再神速也没有达到如此地步,他能够发现雷震天只是因为他拥有昊天镜,他的境界等级如今飞速提升,令昊天镜的威力也全部打开了,因此不要说雷震天,就是比雷震天高出等级的超级强者,苍玄庭也可以感应到他的存在。

苍玄庭知道雷震天在暗中并不是监视自己,而是保护自己,他的心中还是对雷震天非常的感激。一声暴喝,苍玄庭挺立如神,忽然之间大手一张,在他的左手中有着日的光芒,一声暴喝“烈日斩”,顿时金光四射,形成了金光大道,光照天下,一道道的烈阳向着司徒彪扑了过来,这令司徒彪双目圆睁,这其中竟然有着子午精气的气息,他并不示弱,全身的力量同时挥发到了极点,一拳轰出,雷电交加,神电拳!“司徒彪,你也敢抵抗我?”苍玄庭的脸上露出了冷笑,大日如天,挤满苍穹,猛然之间这烈日化成了一个个神锤,猛然向着司徒彪轰击而来,仿佛一方大天在这瞬间就要崩塌一般,末日来临。

司徒彪不由震惊,轰的一声巨响,苍玄庭知道单凭掌控烈日无法击败他,因此又是大手张开,无尽的寒流顿时形成了冰川重重地力量,向着司徒彪扑来,这重重的冰川之力形成了一柄方天画戟,锋锐无比,攻击力强悍,神锤神戟,无坚不摧,无比强大,连续的攻击,就是司徒彪的能量再强也为之震撼,轰轰轰的连续巨响,司徒彪不由大退数十里区域,脸上不由一阵震惊。这样的打法,难道是一个实力比自己弱小的人能够使出来的吗?“司徒彪,你在我眼中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对手,你应该对此感到荣幸,”苍玄庭大声喝道:“但是你注定只是我的垫脚石,你永远都无法对抗我,接招吧,山河斩!”雷震天已经完全放下心来,他满意的看着苍玄庭,他的目光何等庞大锐利,他知道从苍玄庭的境界等级看还是不如司徒彪,但是实力并不就是境界等级,这小子太厉害了,先让司徒彪抱有取胜的希望,但是却连续不断的进行打压,破灭,这样就灭了司徒彪的希望,形成了一道无法攻破的心魔,而苍玄庭的功法的确厉害,这小子是怎么练的,连自己都无法想象。

山河为斩,以山为枪,以河为刀,刀为百兵之帅,威猛汪洋,气势如天,而抢为百兵之将,无坚不摧无法阻挡,司徒彪怒声狂吼,身躯竟然被山河腰斩,他的身躯一下子就被崩开,而他毕竟是上位神王境界,在瞬间就已经重新凝合,但是这样被苍玄庭连续的打击,这让司徒彪有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羞辱。自己是什么,难道就是这小子扬名天下的对象不成,这不可能!司徒彪的心中在怒吼,身体被分成两半虽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对于他来说,这是对自己的一个响亮的耳光,令司徒彪无地自容。

“还没有结束,司徒彪,难道你就甘心输给一个比你年轻很多的对手?”苍玄庭见到他脸上波动不停的脸色,不由大笑起来:“如果你愿意成为一条狗的话,就给本统领象狗一样滚开,本统领不杀你!”“吴云天,你真是欺人太甚了,你将本宗主当成了什么?”司徒彪不由气急败坏。“哈哈哈,你是什么宗主,不要忘记了你焚阳宗已经在我吴云天手中除名,你的数百万弟子都已经完蛋于本统领的布置之下,因此你就是丧家之犬懂吗?”苍玄庭毫不客气的撕开司徒彪的防御,连连打击,就是希望司徒彪能够和自己全力一战。

“吴云天------”咬着牙,司徒彪爆发出一声怒吼,身体如剑,天地之间是一重光幕,到处都是巨浪滔天,到处都是光芒夺目,让地面上出现了一个个不可胜数的深渊,深不见底,仿佛挟诸天之神威,向着苍玄庭铺天盖地而来。苍玄庭冷笑一声:“星辰斩,杀!”随着他的一声怒吼,大手忽然成半弧状,一道无比灿烂的光芒从他的手中出现,化气成兵,这就是星辰斧的力量,指天画地,上可憾天,下可压地,力量并吞乾坤,威力向着四面八方汹涌磅礴,猛然一劈,向着司徒彪恨恨的劈杀过来。

“天-------”司徒彪不由惊恐的狂叫起来,如此恐怖的一击令他还没有招架就没有战意,他来不及说什么,在他的眼中有着无尽的懊悔,也许他在后悔自己根本就不应该惹了吴云天这个杀神,这是一个自己无法对抗的凶神,比雷震天还要让自己绝望。雷震天不同,他本就是实力比自己强大的中阶上位神王,自己就算是败在雷震天手中也不会这样绝望,无力,而吴云天则是比自己的境界等级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不能击败他,残酷的现实是自己竟然败在了他的手中,这让司徒彪的心中是多么的不甘心,但是却无可奈何。

轰的一声,司徒彪的身体已经是四分五裂了,他的肉身和他的灵台同时被崩碎,苍玄庭冷冷的看着这一幕,没有任何的举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