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兄弟相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不和你争,最后你还是要置我于死地?”夹杂着呼啸的山风,一个快向前奔跑的身影对着身后的那个人大声的怒吼道。只不过这愤怒的吼声却是被那山风粉碎,显得有些有气无力的样子,而跟在这个人后面的那个身影,嘴角露着冷笑,并没有回答前面那个人的话,只是不紧不慢的跟着前面那个人,就好像是戏弄耗子的猫一样,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前面那个身影不断的喘着气,脸色憋得通红,那瘦弱的身体显然是不堪如此剧烈的运动,不过为了活命,他还是向着山顶上拼命的跑着。

终于是跑到了山顶上,那个身影却是终于支撑不住了,摔倒在了地上,不过他却顽强的又挣扎着站了起来,向着四周打量了一下,发现这里已经是没有路了,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绝望的神色,而这个时候,才终于看清了这个人那满是汗水的面孔。这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岁左右的少年,一米六左右的身高,不是很高大,而且由于身体很瘦弱,更是显得这个少年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少年长得眉清目秀,很是英俊,身穿一身白色的长袍,一身的书卷气。只不过此时正在剧烈的喘着气,显得无比的狼狈,而那绝望的双眸看着山下的那个身影,双拳握的紧紧的,牙齿咬的紧紧地,心涌出无限的怒火。

少年名叫秦少风,乃是古华皇朝坐镇北部三州之地的藩王秦战的嫡长子。古华皇朝自从三百年前揭竿而起,结束了前朝大周朝的统治,统一了九州大地,建立了古华皇朝.而秦家先祖秦虎因为战功赫赫被封为了镇北王,镇守古华皇朝北部三州,手下精兵百万,乃是古华皇朝除了皇室之外最强大的势力。秦少风生在这样的家族之,按理来说定然是天之骄子,极受宠爱的。当然,事实也确实是这样的,只不过当秦少风在三岁的时候的天赋测试却是被检测出没有任何的修炼天赋,自此秦少风的处境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随后的日子虽然是不至于对秦少风太冷淡,但是也是渐渐的关注的少了,并且于秦少风四岁的时候再次娶了古华皇朝平西王吴起的女儿吴月,并生下了次子秦少阳。在秦少阳三岁的时候,经过家族天赋的测试,却是被检测出了绝佳的修炼天赋,这样一来,秦少阳自然是更加受到了秦战的喜爱,至于秦少风则是早就被他忘记了,一心一意的培养着秦少阳。这样就使得秦少风在秦家的地位越来越不受重视,虽然不至于被完全遗忘,不过却因为秦少风的不受重视,所以在秦家却是很少被人提起。

只不过秦少风毕竟也是秦家的嫡长子,应该受到的待遇也还是不会少的,锦衣玉食,该享受的什么也不缺。秦少风虽然是在武道修炼上没有天赋,但是在学问这方面却是近乎有着妖孽一般的天赋,他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并且只要是读过之后就能够掌握其的精髓,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秦少风专攻学问,如今倒也是满腹经纶,学富五车了。并且对于修炼上有着极佳天赋的弟弟秦少阳,秦少风也是处处的忍让,只要是秦少阳看上的东西,秦少风绝对是不会去争的。

只是,秦少风一味的忍让却也没有得到秦少阳的好感,不知为何,秦少阳却是对秦少风越来越讨厌起来。如今秦少风十五岁,秦少阳十一岁了,却是发生了今天这样的事情。秦少阳忽然约秦少风一起来殇州最有名的天山来游玩,这让秦少风很是高兴,以为秦少阳对他这个哥哥终于有了好感了,于是满口答应,随着秦少阳来到了天山游玩。却是没想到就在天山的脚下,秦少阳忽然出手要杀秦少风,开始的时候,秦少风以为秦少阳在开玩笑,但是当感受到秦少阳身上的杀意的时候,秦少风知道这是真的。

只是秦少风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弟弟会杀自己,要知道这么多年来,秦少风可是从来没有和秦少风争过什么,就算是秦家的家主之位,秦少风也是打算让给秦少阳的。然而如今这秦少阳居然是想要杀自己,秦少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只不过右边肋骨处传来的剧烈疼痛却是让秦少风明白眼前发生的事情就是真的,秦少阳真的是要杀自己。在山脚下的时候,秦少阳一掌打在了秦少风的右边肋骨处,掌力将秦少风的右边肋骨打断,碎裂的肋骨还将秦少风的肺脏给穿透了,使得秦少风的呼吸变得极为的困难。

其实以秦少阳的实力,一掌便是可以解决秦少风的,但是这秦少阳却是没有这么做,似乎是有意要折磨一下秦少风,这便有了开始的那一幕,秦少风拼命的向着天山上奔跑,而秦少阳则是猫戏老鼠一样的在后面跟着。秦少风愤怒的看着慢慢的从山下走上来的那个身影,秦少阳身穿一件黑色劲装,腰间挂着一把长剑,山风呼啸,吹得他的衣服猎猎作响。这秦少阳虽然才十一岁,不过却是比秦少风还要高大一些,并且身体极为的结实强壮,样貌多少与秦少风有着一点的相似,却是要比秦少风多了一股英气,浑身上下也是透着一股狠厉的味道。

只见秦少阳背着双手走到了山顶上,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看着秦少风,随即来到了秦少风的面前,看着秦少风愤怒的样子,脸上得意的表情更甚,对着秦少风说道,“你怎么不跑了呢?”而秦少风听了秦少阳的话,看了一眼周围的悬崖峭壁,心的怒火更甚,不过却是压着心的怒火,对着秦少阳说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我?我从来都没有和你争过什么?”“因为你明年就十六岁了。”秦少阳在听了秦少风的话后对着秦少风说出了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而秦少风听了秦少阳的话先是一愣,随即就是醒悟了过来,明白了秦少阳为什么要杀自己了。是啊,他明年就十六岁了,也就是说他明年就成年了,而成年也就意味着他可以拥有镇北王世子的称号了。虽然秦少风没有修炼天赋,但他是秦战的嫡长子,秦家的祖规是立长不立幼,所以不管秦少风是否愿意,这镇北王世子的称号都会落在他的头上。“如果你想要世子的称号,我可以让给你,可是你为什么要杀我?”秦少风愤怒的再次向着秦少阳问道。秦少阳看着满脸愤怒的秦少阳,带着点点的微笑对着秦少风说道,“你不死,我心难安啊!”听了秦少阳的话,秦少风向着秦少阳说道,“我一个没有任何修炼天赋的羸弱书生,能够对你有什么威胁?我不懂你为什么一定要杀我?难道你就不怕父亲知道了饶不了你吗?”“哈哈,没错,你就是一个废物,不过谁让你有一个好外公呢,只要你还活着,父亲就会顾忌你外公在朝廷内的影响,一定会立你为世子的。

所以现在你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死了吧?”秦少阳好整以暇的对着秦少风说道。外公?秦少风在心想着这个亲切又陌生的词,自从出生以后,他就只知道有这么一位自己的亲人,但是却从来都没有见过,所以秦少风也是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外公在这古华皇朝有着怎么样的地位。不过现在从秦少阳的话里,秦少风知道自己的这个外公有着让自己父亲这个镇北王都忌惮的势力,而这正是秦少阳要杀了自己的原因。因为只要秦少风死了,以秦家和外公的关系,想必外公也不会追究太多的吧?而这个时候,秦少阳又是说道,“至于父亲那里,你不用担心,父亲不会为了你这个废物而让我这个他唯一的儿子去给你偿命的。

”听了秦少阳的话,秦少风不禁苦笑,心想道,“是啊,以父亲的性格,怎么会在乎我这样一个没有任何修炼天赋的儿子呢?看来我在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是多余的啊。”殇州天山的北面是无尽的海洋,汹涌的海水拍打着那峭壁悬崖,面对着前面只需要一掌就能够将自己击杀的秦少阳,秦少风已经没有任何活路了,他很清楚,秦少阳对自己有着必杀之心,如果不杀了自己的话,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与其被秦少阳击杀,还不如有骨气一点,想到这些,秦少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秦少阳说道,“好,我成全你。

”说完之后,秦少风就是转身向着向着那悬崖奔去,纵身一跃,跳向了无尽的深渊,只听到砰地一声,秦少风落入深海的身影消失不见,却没有人发现一道黑光从海底射来,卷走了秦少风的身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