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的妈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带妹子最新章节txt超级淫荡的妈妈自从上次和妈妈做过爱以后,我发现妈妈更加的美丽了。整个暑假我推掉了所以的朋友聚会,我只想和妈妈在一起,准确的说是我想干妈妈的**,每天我们都**,家里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什么时候想做都可以……

妈妈是一所中学的英语教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才让妈妈崇尚西方的性文化,才会让我这个大**儿子干她。今年妈妈大概40岁左右,可能是保养的好(平时一周妈妈要去做两次美容),妈妈看起来还是蛮年轻的,修长的美腿,性感的小嘴,还有那很大的胸部……

相信很多人都会说妈妈很漂亮,而事实也证明了妈妈的魅力。

「妈妈,让我看看你的裸身……」

「干什麽了?」

妈妈感到自己的**,正在儿子的视线凝视之下,像一道光射在身上般。她对这种情况,有一种无法遮掩的羞怯,突然从身体内部涌了上来。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贯通全身的快感。妈妈此时全身都兴奋了起来。

在她身体的深处,溢出了女人那滑润透明、带耆芳香的**,那**流成一条线,在腿的内侧滑落了下来,流动着。她渐渐感觉到儿子似乎感动地吐出了气息!儿子的眼睛顺着那流出来的**,一直追踪着,追踪者。

「你好好享受吧……只要好好地迎接我的这枝巨棒吧……」

那膨胀的肉柱,在里面来来往往地运动着,在肉壁间搓擦蕃。发出了一种像肉唇擦动着愧戎,出出人入的滋滋声声响!

「你……好棒……啊啊……」

妈妈从口中断断续续地发出了一种十分偷快、欢乐的**声,她此时也变得猛裂起来了!她不断地抬起身子来迎接棒子,让棒子能够更深入身体,她的腰往上浮动着去迎接。

终於,我将棒子插了准去,深入更深入侵入了她的洞穴中。我的鼻息吐出的热气,愈来愈快了!发出来的声音也夹杂着欢喜的**声。

「快……快出来了……」那热切的声音发出来了!

在这种快感中的妈妈和初夜时不同了!说出了深深沉醉其中的话,他仍然在猛烈地**着,速度愈来愈快……

「妈妈……妈妈……好舒服啊……」

「你……」

「好爽……」

「啊……」在儿子发出声音的同时,**前端喷射出来了!

此时,妈妈的全身有一种四分五裂的瘫痪感,十分快乐!像是恍恍惚惚做了个梦般的感觉……

我和妈妈抱在一起在床上休息,我不安分的手不停的揉捏着妈妈坚挺的**,用力的捏着那**,一边听妈妈讲起了她的故事——由于妈妈所在的学校离家比较远,所以妈妈中午都是在学校休息的,大多数时候妈妈都是在办公室备课,宽大的学校休息时静悄悄的。一天中午妈妈象往常一样在办公室里备课,门忽然打开了,妈妈抬头一看,是副校长……他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看起来想个绅士,但是妈妈却知道来者不善,因为她曾有耳闻说副校长是一个老色狼……看着副校长嬉皮笑脸的,果然不出所料,可是妈妈似乎心里有一种冲动的感觉,她在想还没试过老人的**是什么滋味呢?

副校长笑着说[小柔啊!那个期中考试试题的事我想和你研究研究啊……]

那时候妈妈大约三十多岁,不但面貌姣好,还拥有一副魔鬼般的好身材,身上那袭浅蓝色半透明连衣裙更使她显得性感万分。

妈妈居然媚笑着说[副校长大人,你要怎么研究啊]

于是他们两人坐到了沙发上,副校长从后方抱着妈妈的,不断上下的抚摸妈妈的躯体,同时亲吻其粉颈,而妈妈娇羞满面,媚眼如丝,小嘴吹气如兰。

「啊!副校长……人家现在是要和您讨论……考试的事宜……啊……副校长……您这样……弄得人家好痒……」

副校长一听,立刻将双手动作一变,一手搂住妈妈细腰,一手伸入露胸的衣领内,握住肥大的**摸揉起来,嘴里说道:「宝贝!是要副校长来替我的乖老师止痒了吧?」

妈妈被吻得全身酥软万分,**抖动,于是附在副校长耳根上娇声细语的道:「啊!……别摸了!痒死了,人家受不了了……」

他硬是充耳不闻,一手继续搓弄她的**,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翻开了裙襬,伸入三角裤内,摸着了饱满的**,浓密的草原,细细柔柔的,顺手再往下摸,**口已**的,再捏揉阴核一阵,**顺流而出。

妈妈被挑逗得媚眼如丝,艳唇抖动,周身火热酥痒,娇喘道:「亲亲的校长!别再挑逗我了,我的骚Bī痒死了……我要你……的大……大**干我……」

于是,副校长老实不客气的把他的**插进了妈妈湿透了的**……啊……啊……

别看副校长已经五十多了,那玩意儿却是丝毫不比年轻人逊色……

「喔……校长!小柔被你**死了……好爽喔……喔……好爽喔……亲校长,再用力一点!……啊…………喔……好棒喔……啊……好舒服喔……喔……校长……的大**……插干得小柔爽死了喔……啊……」

妈妈故意像个荡妇般的大声**着,摇摆着纤腰,好让副校长插在自己骚Bī里的坚硬**能够更深入蜜Bī深处。

「啊……大**校长……啊……爽死了……嗯……泄了啊…………

要泄给我的亲校长了……啊……来了……啊……啊啊……泄……泄了……」

在副校长的狂抽猛插之下,妈妈**里的嫩肉激烈地蠕动收缩着,紧紧地将校长的**箝住,一股蜜汁从晓雯**里的子宫深处喷出来,不停地浇在校长的**上,让他的**也传来阵阵酥麻的快感。他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上,拼命地**,口里大叫道:「小宝贝……快用力……挺动屁股…………

我要……要shè精了……」

妈妈于是挺起肥臀,拼命地往上扭挺着,并用力收夹**里的阴壁及花心,紧紧地一夹一吸副校长的大**和**。

「啊!亲小柔……夹得我好舒服……哇……我……我射了……」

二人都已达到了热情的极高境界,紧紧地搂抱在一起,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着,连连的喘着大气,两人同时达到**了。

我仍然一手抓着妈妈的大**,另一只手却抠着妈妈的**,**把我的手都搞湿了,而我也继续聆听着妈妈的激情岁月……

那次是因为爸爸的生意有点困难解决不了,所以妈妈暗中帮了他一把,也许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他是一个公司的老板,五十几岁,(自从上次妈妈和那副校长做过后,似乎喜欢上了老人家)。那天打扮得很漂亮的妈妈走进了欧总的办公室,宽敞的办公室装修得富丽堂皇,一张大大的办公桌摆在中间,只见妈妈和欧总兩人都是赤身露體、身無寸縷;欧总将妈妈**的成熟胴體摟在懷裏,撫摸她那嫩白柔軟的**,一隻手在妈妈突起的誘人陰部摩擦著,妈妈不停地顫抖著,呻吟著;然後,欧总将妈妈放到了办公桌上,分開她性感修長的大腿,欧总整個嘴湊上妈妈的陰戶,來回的舔動。

妈妈膨脹的肉芽被欧总的舌頭撥弄時,那種快感使妈妈感到更加興奮。漸漸的妈妈的肉縫裏流出粘粘的蜜汁,欧总的手指在撫摸泉源的洞口,妈妈的淫肉穴很輕易的吞入欧总的手指,裏面的肉壁開始蠕動,受到他手指的玩弄,妈妈的豐滿屁股忍不住跳動著。

妈妈顯得意亂情迷,低聲呻吟了起來;她用力抓著欧总的肩膀,雙腿也緊緊夾住他的頭部。欧总抬起妈妈的大腿,將粗大的龜頭,對正妈妈濕漉漉的陰戶,他向前一挺,但卻沒戳進去。妈妈唉喲一聲,呻吟的叫道:「啊啊,你的太大了!輕一點啦!都快把我的**撐破了…啊啊…」。

欧总溫柔的安慰妈妈,粗大的龜頭,也緩緩磨擦著妈妈濕漉漉的陰戶。一會,妈妈似乎心癢難耐,伸手抓住了欧总的**,往自己淫液直流的下體塞去。**一進入妈妈的體內,妈妈便狂亂地扭動屁股,上下挺動,接著就浪聲的淫叫起來:

「嗯~~好~~再用力點~~…啊啊…再深一點~~~好棒~~啊啊~~不行了~~」

欧总的動作越來越狂暴,用他的大**猛烈的**著妈妈淫浪的陰戶,妈妈的身體痙攣著,性感的豐臀不住地向上挺動,兩人的下身互撞著,迎合著她他強力的衝擊。發出「啪!啪!」的拍打聲,只是兩人的下身看不大清楚,不過上身卻瞧得一清二楚。欧总裸露著結實的胸膛,古銅的膚色因汗水而亮晶晶一隻手撐在床上,另外一隻手卻按在妈妈的胸部。妈妈肌膚如玉,乳峰高聳,頭髮蓬鬆,俏臉上滿是淫媚的表情,豐腴的胴體隨著欧总的抽送而起伏著,扭動著……

突然聽見她们二人,同時發出急促的「啊!啊!」聲,只見欧总軟趴在妈妈身上,兩人都呼吸急遽,而且還不停輕微的顫抖……

听着妈妈讲如此淫荡的故事,我的双手不由的用力捏妈妈的**,象是要把妈妈的**捏扁,而妈妈也继续说她的风流韵事。自从那以后妈妈变得更骚了,她常常去迪吧跳舞,吸引了好多狂蜂浪蝶,还不断的红杏出墙……听着这些我的大**就更加的硬了,象一支怒火冲天的大炮。

我與妈妈在淫欲的褻語中,变成兩條**裸的肉蟲。我輕輕的把妈妈推倒在床上,跨在她的腰上,讓她自己伸手把雙峰向中間靠攏,緊緊夾住**作起乳交來。我天賦異稟的**,長得竟然還抵到妈妈的下巴,妈妈把頭儘量低抵胸口,當我的**伸過來時便是一含、或是舌舔。

突然,「滋嗤!」我又在**快感中shè精了,激射出的濃精噴在妈妈的秀髮、臉龐、嘴角……,她毫不猶豫的伸出舌頭舔拭著臉上的jīng液,然後撒嬌的說:「嗯!阿强,我還要…我還要你插……嗯…妈妈的肉穴好癢…啊啊……」

我再次搓揉妈妈飽滿柔嫩的豐乳,撫摸她圓潤修長的**,舔呧鮮嫩櫻紅的陰戶。妈妈也沒閑著,她扳下我緊貼肚皮的陽具,用溫暖濕潤的小嘴,含著我那火熱碩大的龜頭……

我抱住妈妈的豐腴大腿,讓她的陰部也正好對著我的臉,把頭伸入她的大腿根部,張開嘴吮吸那充滿性味的**。

那淡黃色透明的、滑滑的愛液不斷從妈妈粉紅滑嫩的小**口湧出,被我大口大口地吸進嘴裏。

不久,妈妈就被吸得欲火中燒,淫浪地叫道:「我……我那陰道裏……好癢…强…妈妈的**好癢喔…啊啊…」

很快,妈妈的舌頭在口腔中顫抖了起來,她的陰道已經癢得非常厲害,淡黃色透明粘稠的**有如泉水般的湧出。

「快……快……插我……癢……死了……好儿子…快用你的**給妈妈止癢…啊啊……」妈妈的媚眼已經細眯得像一條縫,細腰扭擺得更加急。

「我……我不行了……要丟……丟……好美……好舒服……唔唔…………你……你好棒……我……爽死了……我要上天了……**……都出來了!…啊啊…嗚……啊啊啊……」

妈妈全身一陣劇烈抽搐,雙腿猛蹬數下,乳白色的淫精自陰道中噴射而出,全部被我吞入口中。

「妈妈,来」我将她扶卧躺下,将**抵向她的**。

「……嗯……好……阿强……好舒服……你……将我的……塞得好满……好充实……嗯……」

「妈妈,你说我的什麽将你的什麽……我没听清楚。」我故意逗她。并且加快抽送。

「……啊……你……坏……明明知道……啊……好……」

「好妈妈,你说嘛!你不说我就不玩了。」说着我就停了下来。

「哎呀……你好坏……人家……好嘛……我说……我说……你的……小弟弟……好粗……把妈的……**……插得满满的……妈好舒服……你不要停……我要你……插……我……妈的**……好痒……」

「啊……嗯……亲儿子……好美……妈这几年……白活了……为什麽不知道……你有这麽……好的东西……啊……你插得妈……**……好棒……好爽……插……用力插……插死我……也不在乎……」我提起精神开始卖力的抽送着。

「我要你说……干我……干我的**……干妈妈的**……好吗?」

「……好……妈什麽都给……你……快……干我……干我……干妈妈的**……用你的……大**……干进妈妈的**……妈要你……要你干我……」

我把她的淫欲整个挖掘了出来,妈妈失神似地**不停。更增加了我的快感,更卖力的抽送,让她欲仙欲死,用**插进自己亲生妈妈生出自己的肉穴,那种****的快感是任何女人的**所没办法相比的。

「……啊……滋……滋……滋……嗯……啊……乖儿子……亲儿子……好……妈好舒服……干我……干我……用力干妈……快……快……妈要了……快……插我……**……**……出来了……啊……出来了……」

在我一阵的疯狂抽送之後,妈妈喷出了她的第一道淫精。而我仍然屹立不摇的**涨满着她那被我插得通红的**。

「好……儿……亲爱的……你把妈插疯了,你好厉害……啊……不要动……啊……」她泄精後肉穴还一缩一涨的吸吮着穴里的**。

[妈妈,我……爱你……啊……我……亲爱的……妈妈]

「哪有……用……插穴来爱……自己妈妈的?……可是……好奇怪……我为什麽……感觉……很爽……啊……啊……」

[妈,我亲爱的妈妈,只有毫无禁忌的**,才是最自然,最快乐的**,所以你必须完全的抛开那些令你会害羞的念头,我们才能尽情的**,尽情的狂欢,享受人间最美的快乐,把你最想说的淫荡是话说给儿子听啊]

「嗯……好吧……我……要说了……大……大……大**哥哥……我最爱的儿子……妈妈的**……好喜欢你的**……插进来……干你的妈妈……每天干妈妈的小**……干妈妈的小**……」

「好!我们去洗澡。」我抱起妈妈,她自然的用双腿夹着我的腰,**仍插在她的穴里。

「……啊……啊……啊……」我边走边插的来到浴室。

就这样我在浴室里插入妈妈的**,用各种姿势干她。最後一次的时候,

「……**哥哥……**快破掉了……插……插破了……你好会干……我要出来了……你……射进来……射进妈妈的**……妈妈要怀你的孩子……让妈妈怀孕……快……射进来……啊……妈去了……」

最後在妈妈的**下,刺激得我终於射了出来,浓浓的jīng液就这样射进了妈妈的**里——

(待续)

我越来越爱妈妈了,爱她性感的小嘴,爱她细长的美腿,爱她傲人的**,爱她如水的肌肤,爱她丰满的肥臀,更爱她淫荡的**……妈妈的**很多,每次都把我搞得**的,好让我的大**能更加深的插入她的**,我当然不会辜负妈妈的期望,大**狠狠地撞击妈妈的花心……

我將**的媽媽,摟在懷裏,撫摸那嫩白柔軟的**,媽媽不停地顫抖,娇躯不由的扭动起来。我將媽媽放倒在床上,整個嘴湊上媽媽的陰戶,來回的舔動。媽媽顯得意亂情迷,低聲呻吟了起來;她用力抓著我的肩膀,雙腿也緊緊夾住我的頭部。

我抬起媽媽的大腿,將粗大的龜頭,對正媽媽濕漉漉的陰戶,向前一挺,但卻沒戳進去。媽媽唉喲一聲,痛苦的叫道:「你的太大了!輕一點啦!」。

于是我温柔的将粗大的龜頭也緩緩磨擦著媽媽濕漉漉的陰戶。一會,媽媽似乎心癢難耐,伸手抓住了我的**,忙不迭地便向自己的下體塞去。**一進入媽媽的體內,媽媽便狂亂地扭動屁股,上下挺動,接著就浪聲的淫叫起來:

「嗯~~好~~再用力點~~~再深一點~~~好棒~~唉呦~~不行了~~」

我的動作越來越狂暴,似乎插紅了眼,根本不顧媽媽的死活。媽媽的身體痙攣著,表情十分痛苦,但是屁股卻不住地向上挺動,迎合著我強力的衝擊……

媽媽嗚咽的哭了起來,她斷斷續續的一邊啜泣,一邊喃喃自語:

「好舒服啊~~~我好舒服啊~~~嗚~~天啊~~~真是舒服死啦~~」

我扭動著屁股,狠狠的猛戳了兩下,媽媽又是一陣狂叫,接著我们便緊摟著親吻,一起顫抖了起來,我们同时到达了**。媽媽對我已经變得好溫柔、好體貼,一副淫荡的模样。

我们无力的躺在床上,我又缠着妈妈给我讲她的风流韵事,因为我发现听妈妈说她的故事特别的刺激……

爸爸在做房地产生意,有一块地皮迟迟没能批下来,妈妈知道事情后又一次偷偷的帮了爸爸一把,为了爸爸为了这个家,妈妈什么都愿意付出,也许只有我知道是因为妈妈淫荡。于是妈妈找了个时间去了一趟赵局长的家,后来爸爸的生意顺利的做成了……

妈妈正在為趙局长舔雞巴。只見妈妈的**雖然大,卻非常堅挺,保養不錯啊,頂端兩個乳頭直挺挺的豎立著。妈妈蹲在地上,玉手握住趙局长的雞巴,一個勁的往小嘴裏面送,就像是在吸冰棍。趙局长坐在床邊,倆手捏住妈妈的**,如同和麵一般大力搓揉著,一會兒拉長,一會兒壓扁,一會揉成一團,只弄得妈妈鼻孔裏發出"喔……喔……喔……"的浪哼聲。

吸了幾分鐘,趙局长忍不住了,一把抓起妈妈,丟在床上,開始大幹了。

只見趙局长一挺腰,兩手拉起妈妈的雙腳放在自己雙肩上,一手扶著陽具,一手撥開妈妈流水的陰道口,腰部一用力,一個龜頭已擠進妈妈的陰道,妈妈"嗯"了一聲。妈妈的陰道保養的不錯,雖然被幹了很多次,但還很緊湊,陽具一進陰道,便被包得緊緊的,趙局长腰部又用力,妈妈那充滿**的陰道在充份滋潤下,終於把陽具全部吞了進去。妈妈的呻吟聲一聲接著一聲,"啊……喔……插得好爽……啊……好大啊!!啊!"趙局长在**聲中越幹越有力,這麼大歲數了,還這麼能幹,我看是吃了不少的海狗鞭,鹿茸,偉哥啊。在他的快速**中,陽具每一次撞擊陰道,都帶起妈妈胸前雙乳一陣搖動,暗紅色的乳頭和在撞擊中晃動,s激起了的快感,他騰出一手抓住**一個勁的揉著。

妈妈的快感愈來愈盛,邊呻吟邊喊道:"嗯……啊……赵局长…你的…好大啊!!好厲害!!!大**。……好厲害啊……啊!!嗯……我……快……快高……潮了……"趙局长知道到了關鍵時刻,睜大眼睛,全身趴在妈妈身上,胸前感受妈妈發硬的乳頭,大雞巴在妈妈緊緊並著的雙腿間,做強力的衝刺。

"喔……嗯嗯……嗯……射吧!射……到……啊……啊……我……的……啊……嗯……**裏……啊……高……啊……**了……"妈妈歇斯底里的狂喊著!

趙局长雙手握著妈妈**,臉貼著臉,呼吸一陣急促,馬眼一開,一串陽精已射入妈妈的陰道深處。

"呼……好爽……喔……趙局长!你好厲害,啊……啊……

"是嗎!你也不錯啊,陰道還是那麼緊,干得好爽啊……;赵局长淫笑着说——

爸爸又要外出做生意了,剩下了娇媚的妈妈独守空房,如虎似狼的妈妈自然会找节目——

这个天下午妈妈打了个电话到煤气公司订了一罐煤气,送来的是一个很精壮的小伙子,送煤气的工人对妈妈說,[我想死妳了,終於等到你叫煤气了,我還以為你準備不叫我們公司的煤气了呢。]

妈妈也娇笑着回答[现在不是叫了吗/你是不是想我了啊]

[是啊,我很想你啊/特别是想你的**……],[你这个荡妇,穴痒了是吗/想找大**了]说着,小伙子抱住了妈妈便啃了起来,先是妈妈的小嘴,慢慢的滑了下来,一双大手不客气的抓住了妈妈的大**。

[啊……啊……好啊,抓……我的……**……用力抓……啊……

紧接着小伙子很快的就把妈妈的衣服脱光了,房间里一片淫糜的气息。而小伙子早把身上的束缚解除了,那跨下的玩意儿已经青筋呈现了,怒火冲冲的……

小伙子叫妈妈趴在沙发上,並走過來扶著媽媽的美臀,然後大**對準洞穴就插了進去,只聽見媽媽大喊了一聲,[唉吆,好痛,]小伙子結實的屁股上下快速往媽媽的陰戶抽送,只聽見媽媽招牌的[啊……啊……]**聲不斷,小伙子伸出一隻手猛揉媽媽的兩顆**,媽媽的淫叫聲越來越大聲,[啊……啊……啊……]叫個不停媽媽被小伙子粗大的**幹得啊啊大叫,媽媽不住的呻吟喊叫近乎哀嚎,她一直求小伙子慢一點,輕一點,他的**太大根了,她快受不了了,但是她越求小伙子,小伙子的屁股捅媽媽的陰戶捅得更大力,啪……啪……啪……的響個不停,只見小伙子把媽媽的一只腿抬高起来好讓媽媽的陰戶全開,他的那根超級大**才能全根盡入。

[啊……啊……好……爽……用力……的干……我]

[啊……把……我的……**……干的……穿……了……啊……]

就這樣猛力的幹了約二十幾分鐘,媽媽被幹得已經全身無力了,只有任由小伙子用力的插送,

[啊……啊……爽啊……你的……**……好紧……啊……]

[啊……用力……干……我……要……泄……了……]

忽然間小伙子啊的一聲,急忙把大**從媽媽的陰戶內搶掏了出來,接著好幾注白色的jīng液噴在妈妈雪白光滑的背上,靜默幾秒鐘後,妈妈用手抽送小伙子的**好讓他的jīng液滴盡,確定小伙子已噴得沒有jīng液後,媽媽软软的躺在沙发上,兩腿開開的向著,濕粘的陰毛被兩片外翻的大陰唇所覆蓋,陰唇中間還可以看見粉紅的肉穴張著口像在呼吸一樣——

小伙子与妈妈在享受着快感,谁知道这一幕被住在楼对面的老施看见了,老施是大楼管理员他那天在阳台无意间看到了妈妈的春宫图,于是一个想法在他心里酝酿着……

一天妈妈正在厨房煮东西,老施来敲门了,说是上来看看,妈妈招呼他喝茶便又进厨房忙活了,

她正准备煮青红萝卜汤,刚在洗萝卜时,老施也钻进厨房来,站在她背后。

「老施,要不要喝青红萝卜汤啊?等一下中午你就和我一起喝吧,别客气。」妈妈对任何人都是很有礼貌很温柔的。

「嘿嘿,不错不错,青红萝卜汤是很好喝……」老施一边说着,一边靠近我妈妈说:「不过你的奶汁可能更好喝……」我妈妈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手已经伸进她的睡裤里面,挖向她屁股沟里。

「啊……老施,你别这样开玩笑……」妈妈回过身来,想要摆脱他的魔爪,但却给他另一手提供便利,**被他另一手抓住,而且摸捏起来。

「哈……别开玩笑,老施,好了,好了,快缩回手,我怕你老人家不行!」

妈妈把他的手推开。

「谁说我不行,你知道我的名字叫甚么吗?我单个字叫「保」,所以全名叫施保,年轻的时候还专门想女人施暴呢]老施涨红着脸说。妈妈听到他这样说,噗嗤地笑出来说:「你现在已经不是年轻人嘛。」

老施见妈妈笑他,老羞成怒,迅速脱下自己的裤子,把**露出来,妈妈一看给吓了一跳,**不但不小,而且胀得很硬。她有点不知所措时,老施就伏身把妈妈的睡裤连内裤脱了下去。

「不能这样,不能这样……老施,不要这样……」妈妈给老施整个人推到煮食台上。老施把她两腿分开,妈妈的毛穴全露出来,他就把头埋进去,用舌头仔细地吸吮起来,舌尖很快挑进她的**里,逗弄她的yīn蒂。

嘴里呜呜的说着[你和那煤气工人的事我都看见了……你就别装了……]

老施快五十岁,我妈妈还三十几岁(没到四十岁呢),这么容易被他弄上煮食台淫亵吗?话说得明白一些,就是我妈妈是半推半就的,老施用一点点力,她就好像不能挣扎,嘴巴还说「不能这样」,身体却配合地退到煮食台上。

这时候妈妈给老施的舌头舔得全身快乐细胞都活动起来,半闭起眼睛,两手支撑着身体,「呵……呵啊啊……老施……你果然还有两手……我相信你年轻的时候是「施暴」了……不要再喝我的鸡汤……快向我施暴吧。」

老施抬起头来,脸上的皱纹眯起,满意地笑了起来,说:「蒙太太,我早知道你是这么淫荡的,就要早点向你施暴……」就完举把他粗大的**向我妈妈**的**插了进去。

「噢……啊……」妈妈全身颤抖一下,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老施的进攻,嘴巴忍不住呻吟起来,「你现在向我施暴也不迟嘛……我也不知道你老而弥坚……

还能把我插成这样……我**快给你干破了……」

那煮食台刚好在老施半腰的位置,所以我妈妈坐在煮食台上就是给老施奸淫的最好位置。老施这时空出来的两只手把妈妈的睡衣解开,再把她的乳罩翻了下来,两个硕大圆滑的大**顿挺了出来,一抖一抖的,老施不客气地用双手抓上去,狠狠地捏弄着,把两个**搓得不知道像个甚么形状。

我妈妈扭着腰,嘴巴叫着:「别插那么深……我的**会破的……啊……啊啊……我的**也快……给你捏爆了……」

妈妈可真是淫荡得可以,把爸爸和我都忘光了,以后老施如果骂我:干你妈的臭鸡迈,或干你娘臭婊子,我只能承认是事实。

老施到底是个快五十岁的人,妈妈这么淫这么骚,还说出这种淫荡的话来,完全受不了,插了二十几下已经弃械投降。当他抽出软泡泡的**时,白乳乳的jīng液从妈妈的**流在煮食台上。

「这么快就完了吗?」妈妈有点不满地问。老施红着脸点点头,妈妈从煮食台上下来,说:「不要紧,我再给你补充能量,等一下再向我施暴一次。」

说完后就跪在地上,把老施那条软泡泡的**拿在手里,像一条软软的小毛虫,完全和刚才坚硬巨大不能相提并论。

妈妈把那小毛虫放在嘴巴,细心地舔舐起来,果然胀大了一点点,于是妈妈继续卖力地伏在他胯下吮吻他的**,还连他的阴囊也舔起来,妈妈很卖力,就是因为她的**给挑起来,却遇上这个没用的老头。她弄了十几分钟,顶多那小**也只是一只比较大的毛毛虫而已。

正当我妈妈要放弃的时候,老施突然把她的双手反剪在背后,说:「我老施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的,一定会干得你**迭起、淫汁全出才不会打破我的招牌!」他把她按伏在煮食台上,把她两条嫩腿支开。

妈妈不知道他要干甚么,突然一条硬崩崩的东西一下子插进她那水汪汪的**里,使她忍不住大叫起来:「啊……啊……不要……破了……我的**给胀破了……」她没叫完,那根硬崩崩的东西已经**好几下,妈妈感到**传来很疼痛的感觉,虽然也有一点点快感,但却像是给别人强奸那样。

「老施……不要……不要向我施暴了……我不敢了……啊啊啊……」妈妈一边喘息着一边呻吟声。

「我要你这臭婊子知道我的厉害!」老施疯狂地**,使我妈妈上半身都倒在煮食台上。

妈妈一边哀求着他,一边向后看,看到底为甚么老施会突然变成这么粗这么硬,一看之下才大惊:原来老施拿起整根红萝卜在**我妈妈的**!

「不行……你不能这样对我……我**真的给你弄裂了……」妈妈伸手推开他,可是**正给他插着,所以力气很小,根本不能阻止他。

老施说:「好,你不用红萝卜就用白萝卜吧!」说完换成白萝卜,白萝卜更粗更大,完全想像不到妈妈的**竟然给老施用白萝卜撑大,整根插了进去,妈妈简直给干得七荤八素欲生欲死。

「啊……不行了……我的**……真的给你插破了……」这时她全身都僵直着,一股接一股的快感从**洞里传向全身,双腿颤抖着,整个人跌倒在地,老施才施施然放下萝卜,把我妈妈赤条条地丢在厨房的地上,还没回复原状的**仍张开着,里面之前老施的jīng液都流在红萝卜和白萝卜上面——

听这如此淫艳的故事,我的**挺得更厉害了,我搂着妈妈一路慢慢的親了下來,一口叼住她的**。妈妈的**很大,也特別的堅挺,而且帶著一股綿綿的柔軟。乳頭更是尖挺挺的,象顆泡大了的黃豆往上翹。我這次一定要徹底征服妈妈,所以很有耐心的愛撫著她,儘管雞巴已經脹得發痛。

當我的舌尖在她**上又叼又掃的幹了七八分鐘後,妈妈这个騷貨終於有反應,她突然顫了一下:"啊……啊……啊……"情不自禁的呻吟了起來:"我……好癢……好難受喔……喔……你別再……喔……別再……逗我了……求你了……啊……難受啊……"妈妈果然是浪女,打骨頭裏都是騷的。

我左手從她的臀部向下滑動,輕薄的來到了她的**處,食指與中指在她的大陰唇上一下輕,一下重的彈著。舌頭也依依不捨的離開了她的**,一路吻著舔著也來到了她的**旁,一股女性特有的濕騷味迎面撲來。

"啊……啊……啊……"妈妈的喘氣聲越來越大,她已經迷失了。

我將舌尖抵到她那精美的陰核上,用最快的速度來回掃動,還時不時的用牙齒輕柔的咬幾下。

"嗯……嗯……喔……嗯……"聽著妈妈的**,我那已經硬挺的雞巴變得更粗更硬了,我用右手抓住她那胡亂晃動的小手,引導著她來到我的胯間,讓她抓住我那粗大的雞巴。"啊……"妈妈一聲淫叫,雙手感受著我那燙人的熱度,慢慢的來回磨擦起來。

隨著我又一次戲弄似的用牙齒咬了下妈妈的陰核。"啊……啊……啊……"她的愛液蜂湧而出,而她的呻吟聲也愈叫愈大。**流了出來,這下可真的是下流了。

我的陽具也已經硬得不能再硬了,左手離開她的陰唇,抓住她那在我雞巴上抽動的小手,把它固定在頭上,右手抓住妈妈的大腿,手將她的右腿抬起緊緊抵住門板,**往她的**靠近,在陰道邊摩擦了十來下後,下身用力一挺,順著濕滑的浪液,不費力氣地插入她淫糜的騷穴裏。

"啊……"妈妈自然反應的叫出來。緊接我便連著幾十下厲害的刺入,頂得她要死要活,整根雞巴都插了進去。

"啊……啊……"我飛快的抽送著,妈妈已經完全迷失在這肉體的快感裏,她賣力的迎合著,透露出一種淫蕩的風情。她那雪白的屁股也用力的向上挺著,好一副淫糜的畫面啊,我的雞巴插進抽出,帶得妈妈的大陰唇一翻一收的,從她那被撐圓了的**口,不斷地噴湧出大量晶瑩的**,看得我血脈賁張,雞巴**得更加用力。

妈妈的身理和心理都已經極度興奮。

"嗯哼……你……好硬啊……哦……輕點……啊……不啊……哦……不……不……不可以……用力點……哦……你好厲害啊……啊……啊……"她已經爽得分不清楚東南西北了,**聲越來越大。"啊……我……唉呀……我……我……達令,我要……我要到了……啊……啊呀……喂呀……哦……"妈妈的**中插著這麼一根大大的**,再加上我死命的幹著,她完全抽飄飄欲仙了,三魂七魄都在空中飄蕩,什麼都不存在了,什麼淫言淫語都喊出了。

"哎……哎唷…………大雞巴……親儿子……哎……喂……呀……我的**……插死……妈妈了……哎……讓雞巴……插死好了……插死算了……哎……呀……""啊……大雞巴……儿子……就這樣……插……呀……妈妈……愛死你了…………爽死了……妈妈……美死了……好儿子…………喔……好爽……哦……""唷……龜頭……頂得…………穴心……快受不了……哎……快了……妈妈……就快忍不住了……喔……喔……大雞巴……好儿子……要丟出來了……哎……唷…………丟了……喔……丟了……哦……"**聲中,妈妈終於發洩了,眼睛睜得大大的,象要流出水來一樣,屁股猛的往上一翹,一股濃濃的陰精噴了出來,澆在我的大龜頭上,燙得我一陣發麻,"哇"我全身一陣發麻,吸了一口氣,強壓著那股泄意,更加發瘋似的插了起來。

正在出精的妈妈,被我插得陰精狂流,泄得整個**四周的陰毛及大雞巴整個白糊糊地,屁股底下的床褥也白糊糊一大片。妈妈那股興奮的感覺稍微一停,還來不及回味一下,鬆懈一下,又被我的雞巴插得騷癢起來,又見她開始微微挺著屁股、扭著屁股,來迎接我的兇猛**,漸漸地,又爽得汪汪的淫叫起來……妈妈真是一个彻底的荡妇。

"哎……唷……好儿子……喔……喔……這麼凶……想真的……插死……妈妈……哎……唷……喂……呀……大雞巴………不想……妈妈……活了……哎……插死了……""哎……呀……亲儿子……哎……妈妈……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哎……唷……喂……呀……親儿子……妈妈……快活死了……哎……呀…………妈妈……又要被你……插死了…喔……喔……爽……爽死……人家了……哦……哦……""哦……好美……好爽……好儿子……從來沒有……這麼快活……愛死……好儿子了…………死了……妈妈……的**……喔……呀……快……啊……""……真爽……哎……美……爽……美死了……快了……快了……妈妈……又……又忍不住了……哎…………丟了……喔……喔喔……丟…死……了……哦……""啊……"又是一聲尖叫,妈妈又一次泄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用盡全身力氣往最深處一插,一串陽精射進了妈妈的子宮深處,燙得她雙腿一緊,昏了過去。奶奶的,我不佩服自己都不行啊。竟然能把妈妈這大淫妇幹昏。

看著昏了過去的妈妈,我溫柔的在她嘴上親了一口——

(待续)

今天是周末我和妈妈出去吃饭,然后陪妈妈逛街……回到家,我把灯光调暗,就跟妈妈在昏黄的灯光下,舒服的坐在沙发上看色情录影带,妈坐在我右边。过一会,妈靠在我的肩膀说:

「小强,谢谢你,带给妈这么愉快周末夜晚。」

我伸出右手环着妈妈,温柔的说:「不!妈,这几年你辛苦了,我爱你。」

我们就这样依偎着,妈妈的注意力回到播放的录影带,可是我的思路却无法集中了,而是一直在妈妈的身上。我可以感觉到妈妈带着微醺温热的呼吸,她的手这时放在我的大腿上。我无法控制自己搭在妈妈肩上的手,顺势滑到她丰满的胸部,妈深吸了一口气,可是没有其它反应,接着我隔着衣服把整个手掌覆盖在妈那柔软的**上,开始运用灵活的手指在上面轻轻的抚摸起来,我觉得不太过瘾,手干脆直接伸进妈的衣服,把胸罩往上推,当手接触到炽热的肌肤,我整个人都激动起来,可以感觉到妈妈的**在我手指爱抚之下挺立起来。

「嗯┅┅小强,这样感觉好好┅┅」妈开始娇吟了。

妈直接躺下,将我的大腿当作枕头,炽热的眼神看着我,她伸出手将我的头拉下,将她那鲜红欲滴的的娇唇吻上了我。妈从嘴中伸出舌头,我也伸出唇舌,我俩互相吸吮对方口中的激情。我的手也没闲着,左手继续在妈的**上揉弄,右手顺着妈动人的娇躯来到她的裙底。

哇!妈妈的内裤是黑色蕾斯的,这个发现使我的微硬的**开始发怒,顶着妈的背部。右手沿着内裤伸进妈的**,妈的**已经**泛滥了,我用手掌盖着妈的**,五指轮流进入**,用我的手去探索妈的**。那个二十年前我所经过的人生之道。妈的穴是如此的温滑,彷佛在作更多的要求。

我跟妈的唇分离,左手开始帮妈脱衣服,不一会,妈那雪白的**呈现在我眼前。我的唇覆上妈的**吸吮着,轮流轻轻的咬着两颗樱红色的肉粒。

「嗯┅┅嗯┅┅小强┅真坏┅┅吸妈妈的奶奶┅┅」妈娇喘着。

「小强┅┅你的手也坏┅┅啊┅┅好┅美┅嗯┅┅」

妈的屁股开始上下迎合我的手指,双手向上抱住我的脖子,娇呼:

「嗯┅┅啊┅啊┅┅喔┅┅喔┅┅亲┅┅儿子┅好厉害┅┅妈┅┅快要来┅了┅┅嗯┅┅喔┅喔┅┅要┅┅要┅来了┅啊┅┅妈┅┅泄了┅┅」妈在我手指底下达到**了。

我继续用左手抚慰着妈**后带着粉红色的**。妈将我刚刚带给她**的右手移到她的嘴唇,一根一根的放入嘴中吸吮她自己的激情,用舌头去舔。媚眼如丝的看着我,最后还舔我的手掌。

过了一会,妈站起来,拉着我的手说:「来,小强,一起到妈的房间来。」

我跟着妈来到她的房间,站在她的床前,她温柔的帮我除去身上的衣物,我也褪下她仅剩的黑色三角裤,我与妈完全**了。妈献上她的嘴唇,我们像是情侣一样的热吻。妈的手轻轻的滑过我的胸膛,抚摸着我的胸肌。

「嗯┅┅小强,你长大了┅┅嗯┅┅」

妈的手绕到我的背后,将我拉向她,我们**裸的**接触了。妈的**与我的紧紧的靠在一起,妈的阴毛也摩擦着我的大腿,我们的唇依然纠缠着,天地间彷佛只有这一刻。我的手也爱抚着妈的娇躯,试图撩起一阵燎原大火。

我们来到床上,我七寸长的**已经一柱擎天,青筋爆张。

「小强,亲儿子,你的**好大,妈好高兴。」妈趴在我两腿间说。「我来安慰它。」

说着妈纤细的双手,握着我的**,搓揉着。把**含进她的嘴,上下来回的套动着,还用舌头去搅动。

「妈,好┅┅真好,再来」我只有抓着妈的头叫道。

「嗯┅┅嗯┅┅嗯┅┅」妈边含边发出恼人的声音。

「喔┅┅妈,我快来了,喔┅┅好棒啊!」妈这时更进一步的用手搓弄我的睾丸,好象那是她的玩具。看着母亲跪在面前,**在她的嘴里不停的出没,妈妈不时还飘来一两眼,看着我的反应。我的血液不仅充塞着下体,有一部份更是望脑中冲去,兴奋到了极点。

「快┅快┅喔┅┅妈┅┅我来了!」只觉得背脊发麻,再也控制不住我的激情。「喔┅┅好爽┅啊┅┅」

我在妈嘴中shè精了。妈继续吸吮我的**,把jīng液咕噜咕噜的全喝下去。妈站起来牵着我到床上,我和她并肩躺下,我用手抚摸着心目中的女神,低下头深情的说着:

「妈,我爱你,我从小就深深的爱着你。」

「傻孩子,妈也爱你,从你生下来的那一天起,你就是妈的心肝宝贝了,你是妈身上的一块肉啊。看着你一天天的成长,快乐的生活,就是妈妈的这几年最大的快乐啊。」妈边说着,手依然还在我**上轻轻的摸着。

我进一步将舌头伸进妈的**,不停的进出,妈火热的穴又在我的舔弄下,流出兴奋的汁液,妈两腿间散发着**的热气,我将手指加入我对妈妈的服务,不停的挑弄夹在穴肉间的小豆豆,妈的身体因为yīn蒂被逗弄而轻颤起来。她的一双肥嫩大腿锁住我的肩膀,把我的头向她移近,向我的舌头做更多的需索。

「啊┅┅你坏┅逗妈的┅┅喔┅┅喔┅┅」妈软软的呻吟着。

「妈,我逗你的什么?」我停下来抬头问。

「啊┅┅不要停┅坏┅俊┅俊┅快给妈┅┅」

「妈,说嘛,我逗你的什么。我在舔你的什么地方┅┅」我不放过妈。

「好吗┅亲儿子┅你坏坏┅┅舔妈的**┅┅玩弄┅┅妈的**┅┅捏妈的小豆豆啊┅妈说这┅┅些怎么┅觉得好过┅瘾。」妈的脸已经跟烧红的炭一样。

「对啊!妈,我的嘴正在亲吻你的性器官,我的舌正在奸淫你,我的手正在揉弄你的小豆豆┅┅好,看我的┅┅」

我重新投入工作,将舌头自妈的阴部重重的往yīn蒂舔去,舔的力道就好象要把**的肉粒吸出来,把妈的**刮去一层皮,上上下下的在妈的肉穴上来回经过,并且故意发出滋滋的声音,妈的**也一直流着**,使卧室的空间中,有着**液体的声响。

「啊┅┅小强┅好┅┅好┅这滋味┅好美┅你舔的┅好重┅啊┅┅」妈的手指紧紧抓着我的头发,屁股也一直向我的脸挺耸,希望她亲爱的儿子能给她更多更多。

「小┅强┅┅┅好儿子┅┅会舔妈┅穴的心肝┅┅┅┅快┅快┅来┅快干你的┅娘┅妈要┅┅心肝儿子的┅┅大鸡┅巴┅┅妈┅等不及了┅妈要┅亲儿子┅的**插在┅┅妈热热┅的┅小┅肉穴┅┅里面┅求求你┅现在就干┅┅你的┅亲妈妈吧┅┅」妈发出了疯狂的淫声浪语。

我听了,勃起得更加疼痛,青筋凸出皮肤涨到极点,这时若没有个肉穴来干弄发泄,都觉得**会爆炸掉。我爬起身握着**,很快的来到妈妈的上方,妈一把抓住我的**导引向她的**,春意昂扬的媚眼注视着我俩的下体之间。

我左手摸着妈的左乳,搓揉着肉球,将妈的**夹在指缝中,右手则握着**,用**在妈的外**来回摩擦,碰到yīn蒂时更在上面点弄几下。妈的娇躯又颤抖起来。

「妈,你看,小强的大**现在正插在的**外面,它马上就要插进去罗!

插进去到它以前住过的地方喔!儿子的**要在妈妈****里抽**插,来回进出喔。」

「来吧┅┅我的亲生儿子┅┅把我生给你的┅**┅┅插进你亲生母亲的**,让我母子俩做┅┅爱的结合吧┅┅」

我跟妈因为破坏伦里的禁忌快感而成为淫荡的邪魔,但是我知道在两具交缠的**内,是一颗已融合在一起的心。

「妈,我进来了!」说完,我将**顶开妈的**,往前一顶,跟妈做**的结合。

「啊┅┅痛┅┅强┅┅慢一点┅┅你的**┅太大┅┅慢一点┅┅妈妈妈┅┅会痛┅┅」

我依照妈的话,放慢速度,妈的**很紧,箍的我的**有点难受,于是我就三浅一深,浅抽三下,来一下深的,让我**慢慢的进入深处。妈穴内的肉壁有些肉粒,刮的我好不快活,虽然只是轻轻的动作,但是有慢的美感。我们的皮因为快感而渗出些细微的汗珠,使母子之间**的摩擦有了液体而增添**的快感。

「喔┅┅喔┅┅**┅刮的妈┅┅好美┅┅啊┅┅」

当我**的长度消失在肉穴中时,我停住不动,让我跟妈的下体阴毛互相贴着,妈依然看着我们的交合处,彷佛被催眠一般,我低下头轻吻着妈的鼻尖,妈抬起头,深情的看着我。

「「嗯┅┅强┅┅你真的长大了,这些年妈也没有白辛苦┅┅以后┅┅」

「以后我是妈的好儿子,也是妈的心肝情人,更是妈的大**┅┅亲┅哥┅哥┅┅」

「嗯┅不来了┅┅」妈娇羞的将脸埋在我的胸膛。

「有妈如此,夫复何求」我感动的说。

「妈┅┅我要动罗┅┅」我将**在妈的体内一跳一跳,调皮的说。

「嗯┅┅用你的┅大**┅干你的┅┅娘吧┅┅」妈用大腿锁住我的腰,**夹了夹我的大**。

我吻上妈妈的唇,两人互相追寻对方的舌头,我一手摩擦妈的大腿,一手由妈的腋下抓住她的肩膀以做更好的固定,轻轻的摆动我的屁股,用腰力使**在妈的**做温柔的撞击。

「嗯┅嗯┅┅嗯┅嗯┅┅」妈发出呻吟的鼻音。

「啊┅┅好棒┅┅儿子┅你好厉害┅┅」妈离开我的唇,娇呼道。

「肉穴妈┅┅强要干他亲妈妈的**罗┅┅」说完,我双手将妈的大腿扛到肩上,一召霸王扛鼎,两手撑在妈的身旁,膝盖抵住床板,开始大力**妈的**。「噗┅滋┅┅噗┅滋┅┅」妈的**使**的**减少先前的阻碍,更在我们的交合部发出阵阵的摩擦声。

「喔┅┅对┅┅就是这┅样┅┅啊┅┅我的孩子┅┅啊┅┅┅┅深一点┅┅喔┅┅用力干我┅干┅干┅┅嗯┅┅干你的**┅妈┅┅我是┅┅儿子的**┅┅就这┅样┅干的妈┅上天┅┅吧┅┅啊┅┅嗯┅┅」

「噗┅滋┅┅噗┅滋┅┅」加上床摇动的声音,我们母子两身体交缠着,妈的**被我深情的干弄着,来回的进进出出,抽出的时候,只留着**前端,插进去的时候,整根到底,当两人的胯骨撞击时,我只觉得酸酸麻麻的,但是我体内的欲火让我忘记这酸疼,只有这样,才能宣泄我高涨的冲动。

「嗯┅┅妈┅┅这样┅好不好┅┅儿子的┅**┅大不大┅干的你┅┅美不美┅┅妈的**┅好美┅┅小强好┅爽┅我好爱┅妈妈┅┅┅啊┅┅」

「啊┅┅啊┅┅啊┅┅啊┅┅」我重干了四下,妈本想说的话被我干断了。

「嗯┅┅嗯┅┅小强好棒┅┅好厉害┅┅啊┅啊┅┅你的┅┅大**┅干的妈┅┅骨头都酥┅┅酥了┅插到花心了┅啊┅┅啊┅┅」妈的手在我颈背后不停的抓,指甲勾的我有点痛。

我将妈的屁股再抬高,把粉致致的双腿往妈的头部压去,使她像一只虾子般的弯曲其起,让她能看到我们母子的性器官连结在一起。

「啊┅┅妈┅┅你看┅┅我的**┅┅进进出出的┅┅看你的┅┅啊┅啊┅穴┅正在吞吞吐吐┅┅我的┅┅**┅┅干你┅┅爽不爽┅爽不爽┅┅」

「嗯┅嗯┅┅嗯┅爽┅┅妈的**┅┅爽歪歪┅┅了┅┅」

妈媚眼如丝的看着我们性器官,妈的**沾湿了两人的阴毛,我还感觉到我的大腿也沾着妈的**,我们的心跳跟呼吸随着**的动作而加速,这时妈的**有着阵阵的痉挛。我已全身大汗,滴在妈的胸前。

「喔┅┅喔┅┅亲儿子┅啊┅妈快来了┅┅啊┅┅你也跟┅妈一起吧┅┅我们母子俩┅一起来吧┅┅妈快给你┅┅了┅┅啊┅┅」

我也到达爆炸的边界,于是加快速度的插弄着**,重重的插到底,睾丸次次碰撞在妈的肉穴,彷佛要被我干进去一般,我用手抚摸着妈和我****的交合部位,沾湿了一**水,把它伸到妈的嘴里,妈激动的含住吸吮我们之间的交流。

「呜┅┅呜┅┅呜┅┅」妈嘴里有我的指头,边随着我的撞击边发出快感的鼻音。

「啊┅┅啊┅┅妈我要来了┅┅」我快支持不住,要做最后的冲刺。

妈吐出手指,也叫道:「来吧┅┅嗯┅┅嗯┅┅射给┅妈妈┅┅吧┅把小强的┅孩子┅┅全射来吧┅┅啊┅啊┅┅妈也快来了┅┅妈来了┅啊┅┅」

妈的**一紧,一阵暖流自妈的体内涌向我的**,妈**了。

我也支持不住,腰骨一麻,「啊┅┅妈┅┅我也射了┅┅啊┅┅」我一喊再用力一顶,将**全根没入妈的**,让**顶住妈的花心,阵阵的阳精顷泄而出,我把我的子子孙孙一股脑的望妈穴中送去。

「啊┅┅好烫┅┅我的┅孩子┅射给我了┅┅啊┅┅」射完精,我压在妈的身上,再耸动几下,就趴在妈的身上,两个人都汗水淋漓,呼吸急促,我的头靠在妈的丰乳上面,耳朵贴着妈,听着她急促的心跳,就这样静静的相依着,享受着**的馀韵。

当我们渐渐从激情中平复过来时,我与妈依然无言的躺着,我的**虽已经软下来,但依然停驻在妈的体内,就像在母亲怀里的安然静睡的小孩。只不过我是在母亲体内的小孩,接受母亲美穴的安慰——

自从第一次与妈妈**到现在也有一段时间了,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想要妈妈,想插妈妈的**,这天妈妈又给我讲她的故事——

一天,妈妈去医院检查身体,碰上了一个色狼医生,而妈妈也是一个荡妇,干材烈火自然水到榘成,于是在医务室里……

医生彎腰脫下妈妈的一隻高跟皮鞋後,我看到了她的腳上還穿著白色半透明長絲襪,她的腳形無疑是很秀美的,白皙嬌嫩,腳趾整齊的美足。

他替媽媽撓撓腳面後,把她有一點點異香味的白襪玉足放到口中,用嘴把穿白絲襪的腳趾吮吸,淡淡腳味,越添越爽,用自己的臉頰貼在腳弓上輕輕的磨擦著。那種滑潤絲質的感覺真是太棒了!

然後雙手遊移在穿著絲襪的修長大腿,隔著絲襪的感覺比直接撫摸肌膚令他更興奮。絲襪緊緊的貼在兩條修長勻稱的腿上,在燈光下發出質感的光澤……

医生站起身,站到媽媽背後,兩手伸到前面,挨個解開妈妈襯衫扣子,在胸罩中間勾環處手指一拉一放,解開蕾絲胸罩,蹦彈出一對顫巍巍白嫩**。

豐滿高聳的**,粉雕玉琢,細膩光滑。医生兩手各握住媽媽一隻**,大力揉搓起來,觸感柔嫩豐滿,軟中帶軔。食指姆指夾捏起小巧微翹的乳頭,揉撚旋轉。

妈妈轉過臉來看著医生,她的呼吸一下就急促了起來,“刘医生,放手呀……不要這樣……”。臉上也飄起了一朵紅雲。

医生就索性把左手由她的腰臀往下滑,五指撈起窄裙後緣,把妈妈的內褲扯到了膝蓋上,手指摸索菊花蕾周邊。

左右揉抓妈妈渾圓豐腴的兩片屁股,在夾緊的屁股縫中盡力前伸,往**淋淋的肉縫探索,右手仍捧住的肥美陰阜,三指撫弄著陰唇嫩肉,**源源湧出,陰毛濕透泥濘。此時兩手雖未交會,但雙手使勁壓在陰阜與菊花蕾上,食中指深陷濕滑肉縫,好象將她身體整個抱起來。

“不行呀,……刘医生,不要這樣了,會有人來的。我……”妈妈一邊焦急地說,一邊不斷的晃動屁股來躲避医生的那兩隻手。

“不會有人來了。蒙太太,門插上了,窗簾也拉得嚴實極了。誰會想到咱们在幹啥呢?“

医生吻上了媽媽的臉頰,咬住了她的耳垂,喘著氣,在她耳邊說道:“蒙太太,我真的很想要你,我們今天來玩個新鮮刺激的怎麼樣?”媽媽的身體輕輕地顫抖起來。那雙明如秋水的眼睛,登時睜得又圓又大……

妈妈長長地歎了一口氣,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那好吧,刘医生,滿足你一次……你要快點……”

“蒙太太,你對我真好!咱們站著玩吧?”說完咬住了妈妈的圓潤的耳垂。

妈妈笑靨如花,揚了揚秀挺的小瑤鼻說:“你行嗎?你这个色狼医生……

“你看我的吧!”医生脫光衣服,褲子,內褲,陰莖脹得又熱又硬,像一支巨炮。

在医生的愛撫下,妈妈象一尊雕塑站立在他面前。雙眼迷蒙,襯衫兩旁分開,胸罩肩帶仍吊掛在手臂,乳罩杯跌落在**兩側;短裙扯至腰際,蕾絲內褲滑褪到腳邊,兩條大腿雪白誘人套著純白的長絲襪,黑色的女式高跟皮涼鞋。大腿根間一叢柔細濃密的陰毛烏黑濕亮,陰唇細嫩外翻,聖潔肉縫是淫濕緊密。真是沒有一點暇疵!好像雕像般勻稱的身材比例。

妈妈的身體已經非常敏感地在起作用了。乳頭已經堅挺地硬起來,陰戶的水也一陣一陣溢出。喘著氣呼求著:“”啊……不要用手弄了,快進來……“”

妈妈用手引導医生的大雞巴到她的陰道口處,他的下腹部頂了上去,龜頭在她的陰道口處亂撞,但還不能找到她的正確的門道。

妈妈的**沒有接到大陰莖,也用她的**亂頂上來。她的淫肉同他的龜頭相撞其實也是樂趣無窮的喲!那時的忙亂,真是好笑極了。但是妈妈畢竟是有經驗的荡妇婦,她馬上就將陰莖帶到了她的陰道的正大門口處,她用雙手將自已的小陰唇翻开

當医生的龜頭觸碰到又濕又暖的陰道口時,他忍不住了!大喊一聲:“我操你!”

腰腹部朝上一挺,對準小洞用勁插了進去。

“唔……”妈妈輕哼一聲。微紅著臉,側向一邊,緩緩吐了口氣,略帶羞怯的微閉著美麗的雙眼。

哇!真是濕滑緊密。

妈妈真是淫荡,雖已40歲,濕熱陰道雖不似少女緊迫,但仍舊緊緊密縛著医生的陰莖,毫無縫隙。

医生顧不了這麼多了,用手扶著母親的臀部,讓他的雞巴以向上45度角插入陰道,他開始使勁的**著,用力地將陽具往妈妈的**裏頂去,陰莖全根盡沒,頂到嫩穴深處,探出陰道深淺之後,開始不留情的**起來。

“嗯……嗯…喔…喔…”從妈妈的櫻櫻小口中傳出浪浪的呻吟聲。

妈妈邊用那雙明如秋水的眼睛不安的在左右掃看著,邊用屁股迎合著医生越來越快的動作。她輕便的高抬起一條腿,把腳擱置到桌子上,(離地面有一米五高,真是高難度動作啊。)

媽媽的雙手緊緊地抓住了医生的小臂,圓滾的臀部也隨著他的動作,配合的一挺一挺的,皺著眉頭,咬著自己的嘴唇,拼命的忍著不發出聲音來。臉色漲的通紅,長長的美發散在顫顫的雪白豐乳上。

[蒙太太,你真是淫荡啊……你的**好紧……好舒服……]医生熱血沸騰地邊姦淫著我的母親,邊故意用下流的話言刺激她。

“啊?……刘医生……啊……,你好壞……干得……我的……爽”

他馬上插得又快又深,弄得妈妈還是忍不住先哼哼起來,唔??噢??唉喲??喲??唔唔……你個坏……医生……啊……”。

她一隻腳站得有些軟了,不由自主地趴在医生的肩膀上,因為這新鮮的姿勢和禁忌的快感,使医生的陽具每一次都是盡根而入!直衝開妈妈的那兩片陰唇,象打樁一樣真抵花心,

“蔔滋!蔔滋!蔔滋!蔔滋!”……

“啊……啊……啊啊…刘医生………啊…………啊……好……好硬梆……好……”

妈妈摟著医生的脖子,用她那又大又軟豐滿的**摩擦他的胸膛,又用她那性感濕潤的雙唇蓋住他的嘴。兩人熱烈的接吻,她不住地哼哼著……,

妈妈的**越來越多,医生的陽具上也全沾滿了!他噴著熱熱的鼻息,拚命的忍著,讓自己能多享受一下這快感,医生抓著妈妈那兩團肥大的臀肉,咬著牙又猛幹了八十幾下。

“啊……啊……啊啊…医生………啊…………啊……”

“啪!”医生先打右臀,“啪!”再打左臀。美麗的雪白屁股現出一個一個交錯的五指形紅印!

“蒙太太,你看我行不行嗎?啊?……說!行不行嗎?”医生淫笑著。

“哎……還要……問……那麼……多嗎?……啊……你……好……厲害……哦。

“底下水流那麼多,好難為情哦。”妈妈感到自己的屁股都濕答答的。

她急切的享受著這難得的快樂,媽媽身體迎合著医生的每一次的**,他的不斷的衝擊著她的雙腿之間那片濕滑的土地。

“啊……我已經受不了啦。好医生咱們換個姿勢,我一條腿站困了。”

医生坐到凳子上,讓媽媽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妈妈扶正陰莖,頂著她的陰唇,然後緩緩坐了下來。雙手纏繞在他的後腦勺,並讓兩個白晰的大奶緊貼著医生的臉部摩擦著,医生雙手也緊緊抓住她的細腰,將媽媽的身體直上直下運動,好讓陰道能垂直抽、插著他的陰莖。

“……啊……啊……這……這樣好……很好……啊啊……啊……………啊啊

媽媽扭動全身,享受坐著幹的樂趣,不時的發出淫叫聲,聲聲悅耳。

医生更加興奮,媽媽的肉體被碰擊得一聳一聳的,帶動到胸前一雙白晰的大**也跟著有時上下亂拋,医生伸手上捧著兩個**不住搓弄,在乳頭上又捏又擦,直搞得媽媽酥癢萬分,兩粒乳頭變得又大又紅,勃起發硬。

媽媽頻頻挺動著她的雪臀向前迎合著他,想要讓更深的插入。穴內的肉壁緊夾著的大雞巴,一前一後的動了起來……。

漸漸的,医生覺得陰莖被妈妈的陰唇和肉壁越夾越緊,陰道抽搐著,陰莖像被一個小嘴兒用力吸允著,二人結合處不斷流下熱熱的黏稠的愛液,直滴至他的大腿處,顯然她有了次**。

“蒙太太,你是來了**嗎?!好舒暢呀!喜歡和我**了吧?]医生得意洋洋的說。

“……哼……好……不要……折磨…我………我喜歡和你……哼……哎……“妈妈的叫聲也越來越迷人。

她迷人的**越發刺激著医生,他瘋狂的挺動著下身,把身上的媽媽顛了起的龜頭一直到睾丸慢慢的被她濕熱的陰唇緊含住。

妈妈滿足的發出了一聲,“哦…好舒服………啊……”

兩人互相幹的渾然忘我。

“啊……好……啊……干……我……用力……啊……”媽媽一頭烏黑的秀髮披散在雪白的背部,面紅得像熟透的蘋果,不斷搖頭地叫,背部也因為流汗的關係閃著細細的光點。

又戰鬥了10分鐘,医生他邊撫摸著媽媽的兩條穿著那雙的細花紋白色長筒絲襪的大腿,邊用扶著媽媽圓翹的屁股,開始做長程的炮擊,整根**完全拔出來後又再整根插進去,閃著光、削瘦而結實的医生,繃緊了全身的肌肉,咬著嘴唇,幾乎一秒就要撞擊母親的臀肉一次!只撞得媽媽好像母狗發情一樣亂叫。越是端莊嫻淑,在春潮濫時的銷魂媚態最是令人怦然心動。妈妈燒紅的臉蛋依埋在医生的胸口,張口喘氣,香舌微露,下體陣陣顫抖,穴壁抽搐,全身滾燙,挑起的欲火弄得全身嬌軟無力。

“啊……啊……大**……干……好……啊……]

“……”

“喔哦,喔哦,喔哦,喔哦,喔哦,喔哦,……”

医生用手扶著母親的臀部,一邊撫摸,一邊幫助母親加快動作。媽媽的**緊緊的將医生的大雞巴夾住,每次結合都緊緊地碰撞在一起。媽媽尖叫著,屁股瘋狂地擺動,医生不得不緊緊捉住她的屁股,以免**從**中滑出。

医生的衝擊越來越猛烈,將**插進媽媽身體的最深處。她兩隻雪白的雙峰劇烈地上下亂拋起來。大**在妈妈緊湊、多汁的**裏進出自如,將她插得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

“噢,啊……噢,我的天……插死我了………啊………”妈妈的臉象喝醉酒似的漲紅了,表情十分亢奮。

“啊——,啊——,啊——,啊——,……”她的**又來了,媽媽的動作越來越大,越來越劇烈,陰道抽搐著。她抓住了医生的雙肩,指甲都插到他的肉裏去了,她象失神一般地叫了起來,她的**也一下緊緊地吸住了龜頭,医生只覺得一股熱熱的東西沖到了龜頭上。

這一下的刺激使母親魂飛魄散,仿佛遊身宇宙,身體已經完全不聽使喚了,只有感到陰精源源不斷得洶湧而出。

“啊………………啊……我忍受不住了……啊……不行了……我……又泄了………啊……”

妈妈緋紅的美貌微張著嘴,半閉著眼嬌喘著,圓滾的臀部也一挺一挺的,嘴裏不停的**。

漸漸地,医生感到睾丸一陣發緊,全身發顫,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冒出來,知道他要達到**了,医生輕聲呼喊著:“蒙太太……,我要來了。”急促的喘息著。

“嗯!……啊……你……可以……射進來!”她輕聲咬著兒子的医生說著。

“蒙太太,好……啊…………”医生急促的喘息著。

[啊……好……射……给……我……]

医生情不自禁地驚叫了起來:“蒙太太……来了……啊…………”。

滾燙的jīng液象洪水一樣地噴了出去,直射入媽媽的子宮中,而且連續噴湧了好多下才告停止。媽媽身體一哆嗦,一股熱流悄然湧出,顯然她也再次達到了**,雙腿不住地痙攣,屁股往前挺著。

“唔……啊…好…”媽淫蕩的扭動,語無倫次。然後无力的那樣癱倒在医生的肩膀上。

過了好一會,媽媽圓滾的臀部一抬,医生的**“噗”地一聲從她的陰道滑出。媽媽離開了他的身體站了起來,感覺到医生的jīng液順著大腿在她的手掌流了下來。

母親眉目間蕩漾著難以遏制的春情,對医生露齒一笑:“噢,刘医生,這真是一次刺激的做愛啊!]医生達到了一次極度的**後,仿佛置身于只有他和媽媽的小伊甸園裏……,

媽媽只穿著一條白色的內褲,其他地方全是**的,一身雪白的肌膚真是白得耀眼,由於隔得很近,皮膚上的毛孔我似乎都能看見。我看著媽媽身上的各處,**,肩膀,腹部,大腿,真是目不暇接,心中只覺得這是天下最美的身子,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詞了……

妈妈看見了我挺得越發高的下身,關切地問道:"是不是脹得很難受?"我仿佛是從心底呼喊出了:"是啊!"媽媽憐愛的說:"真是可憐]媽媽看著我,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我一把抓著她的手就按在了我的雞巴上。她細心的幫我退下內褲,把手放在我那火燙的雞巴上,她似乎也沒估計到有那麼燙,縮了一下手,但馬上就抓著了它。輕輕的套弄,讓我又有了飛上雲霄的感覺。我忍不住把媽媽拉過來,攬著她的肩膀就向她嘴上吻去。

我上面吸吮著媽媽的香舌,中間被壓著一對豐滿的**,感覺甚至清晰到覺得那一對乳頭在頂著我,下面被媽媽的小手套弄著。我的兩手在媽媽的身上游走著,使得媽媽的**也被挑了起來。兩顆渾圓碩大的**在我的撥弄下開始尖挺發脹,雙腿也開始鬆動。我幫媽媽脫下了内裤,趁熱打鐵將媽媽的大腿分開,用手有意的探入陰道淺淺的插抽。

漸漸的,媽媽下面濕得厲害起來,她握著我的粗壯的陰莖向著自己的陰道插去,我將媽媽壓在身下,陰莖開始快速的抽動,時快時慢,左抽右插。極度的快樂令媽媽心扉愉快極了,她開始大聲的呻吟。

[啊……啊……好……]

媽媽已經把倫常的秩序丟到了九天雲外了,她急切的享受著這難得的快樂,身體迎合著我的每一次的**,我親吻著媽媽,品味著母親的芳香,在劇烈的動作中,我再一次射出了我的液體。而媽媽沉浸在無比的歡樂中,全身癱軟的一樣依偎在我的胸膛上——

于是我又想听妈妈讲的风流故事了,在前面我说过妈妈是教师的……

因爸爸常年在外做生意,守不住寂寞于是想找人快乐一下,于是在网上找了个网友,希望和他一夜**,这样的好事,别人岂能放过,何况妈妈又是这样一个天生的尤物。妈妈网友的叫做昆,三十岁左右……于是妈妈把他叫来到了我家,然后坐在床上,一边脱去大衣,一边嗲嗲地说:“来嘛,快点来嘛,我的宝贝,我都等不及了。”

昆真没想到妈妈这样的一个老师会是这么淫荡的女人。妈妈看昆没有动就开始发骚,她一只手撑在床上,斜靠在床头,两条腿紧紧交叉放在床边,另一只手伸进自己的两腿之间不断地摸索着,一双媚眼半睁半闭得看着昆,嘴里不停地发出诱人的呻吟声,不时地伸出舌尖轻舔自己鲜红的嘴唇。昆的**渐渐变得巨大无比,像一根发烫的钢条,把裤裆撑了起来。这时妈妈盯着昆翘起的**,一副痴迷的样子,她把夹在两腿间的手拿了出来,去抚摸自己高耸的胸部,用力地揉搓着自己的大奶,一只手伸向那张美艳的脸,风骚地向后梳理着自己的头发。同时,两条腿也分开了,蹬掉了皮靴,露出了两只白嫩的脚丫,一条大腿向后曲起,一条伸得笔直,脚尖也绷得紧紧地,一双大眼睛妩媚地望着昆,“你还等什么呢,还不来,我的**好痒,来帮我舔一舔。求你了,快来呀……,快点。快,……快来。”

面对着妈妈这样的淫妇,我想是男人就不会不操她的。昆脱掉全身的衣服,他的**已经骄傲地挺立在胯间,他走过去,一把抄起妈妈的一条大腿,迅速地扒下她的毛裤和丝袜,妈妈的两条大白腿立刻展现在昆的面前,他扯下妈妈身上所有的衣服,让妈妈和他一样的一丝不挂。妈妈走到他的面前,淫荡地抓起他的**,浪浪地说,“亲爱的,我好喜欢它,让它带给我快乐,好吗?”

昆一把抓住妈妈的头发,把嘴压在了她红红的唇上,用力地吸吮着她的舌头,她让昆吸得喘不过气来。昆的一只手拼命揉搓妈妈的大**,另一只手从后面去捏她肥大的屁股。妈妈不知是因为痛苦还是兴奋,开始不断地大叫着。

昆的手慢慢从她的**向下移动,嘴也不再亲吻妈妈的嘴唇,而是向下去舔她的脖子,她仰着头大口地喘着气。昆用力地捏着妈妈的屁股,同时,那只手开始抚摸她的**。轻轻地撸着她的阴毛,慢慢地向里面伸,拨开两片**,用中指轻轻地揉搓着她的**口。慢慢地妈妈的水流出来了,渐渐地淹没了他的手指,小小的yīn蒂也从粉红色的骚肉中冒出了头,昆用中指轻轻地按住她的yīn蒂,不停地摸索着,沾着水的手指变得是那么湿滑,往外一拉就会有一根细细地丝被抻出来。妈妈的头上开始冒汗,不知嘴里说些什么,两条腿用力地夹着昆的手。两个脚丫也不停地互相摩擦着。仿佛要把全身地力气都用来夹住他的手指。昆看时机到了,于是用一根手指轻轻地插进了妈妈的**,她猛得全身一颤,啊的一声,大叫着[用力插……啊……,使劲操……],只见昆用手指代替**在妈妈的**里不断地**着,她的水流得昆满手都是,她的大腿根处也是亮晶晶的一大片。

就这样玩了近半个小时,妈妈的身体不时地颤抖,她一次次地达到**。昆坐在床上,把腿伸直,脚尖向上,把妈妈抱过来,让她趴在他的腿上,同时抓住妈妈的头发,把她的嘴按在了他早已挺起的**上。昆的**一直插进了她的喉咙,妈妈急忙吐出来,像小孩舔冰棒似的吸吮了起来,妈妈这个美艳的淫荡教师在给昆舔**,顿时,他觉得全身好像都变得酥软了。妈妈的头在一起一伏地帮他含着大**,她的小嘴把昆吸得射了出去,浓浓的jīng液一股股地冲进她的嘴里,虽然妈妈紧闭着,但还是有一小部分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昆一巴掌打在妈妈肥厚的屁股上,白白的屁股蛋子上立刻显出了一个红红的手印,她顾不上去擦掉嘴上的jīng液,啊的一声用手捂住自己的屁股,昆用手揉着妈妈的奶头问道:“你这么骚,下次我多找几个人来**你,让你吃个够好吗]妈妈淫荡的说[好……啊,现在我就要你干我……]

昆開始騎馬上陣。他叫妈妈在床上趴著,把雞巴從後面插入。

妈妈**著:「嗯……哦……親……親……我……舒服……透頂……你……好好大……的雞巴……插得我……好美……好……美……用力……頂……吧!」

昆上插下插,左戮右戮,雞巴上附著白白的淫液,並且傳出陣陣的**之聲。如此**百來下,他倆更換了另一種姿势昆平躺著、妈妈採用坐姿,她把雞巴對著自己的洞穴,然後用力坐下去。

「啊……嗯……啊……爽……」吗叫了起來,大概舒服的緣故,她的臀部擺得相當利害兩個大奶球跟隨著動。昆伸出綠爪立刻抓住它,他的手掌大,可是妈妈的**更大,

妈妈已經香汗淋漓,從背上冒出的汗水順著她的腰脊向她的屁股溝裏,然後與**彙在一起,使套弄雞巴的聲音更大。

「嗯……噢……升……天了,啊……很美……美上天……好雞巴……弄得舒服……死……了……哎……我……我……啊……」

妈妈顯然已經到了**,不久果然伏身趴在昆的身上,一動也不動了——

「老師好!」

「各位同學你們大家好」

「各位同學,老師的名字叫蒙美柔,英文名字叫瑪丹娜,今天老師第一天上課,為了了解各位同學的學習進度,老師準備了一些試卷,準備給各位同學做測驗,也可讓老師知道各位同學的進度,班長麻煩你過來拿試卷發給各位同學。」

(这是妈妈调到新的学校后的第一天上课)

妈妈在講桌上整理著從班長手上交還的剩餘試卷之時,一陣強風從窗外吹了進來,將桌上剩餘的試卷吹散到了地上,妈妈於是蹲下來撿試卷,但是卻沒有發現自己那條短的不能再短的裙子,在她蹲下來之際,已將裙下的春光展露無遺,一條僅能遮住三角地帶的紅色小內褲,在同學眼前現了春光。

好不容易到了放學的時候,班上只剩下妈妈與留下來打掃的阿倫,正當阿倫準備好要離開之時,妈妈叫著阿倫說:

「同學等一下」

「老師,有什麼事情嘛?」

阿倫回過身回應著妈妈,

「同學,你覺得老師怎麼樣,是不是老師那裡有問題,為什麼今天大家都以異樣的眼光看著老師,是不是老師教得不好,所以大家才向我投出這種異樣的眼光呢?」

妈妈鬱卒的說著。

「沒有這回事啊,老師」阿倫看著妈妈如此鬱卒,急忙的解釋著。

「那、那為什麼大家都在躲避著我呢?是不是我有做錯了什麼,同學麻煩你能跟我講好嗎?」

妈妈雙手趴在阿倫的桌前,急急的追問著阿倫。

「老、老師妳……妳別太激動,大家沒有……沒有討厭老師妳,反而還特別的喜歡老師妳,只是……只是……」

阿倫實在說不去下了,因為妈妈胸前低胸的v字領露出了近三分之二的**,讓阿倫看傻了眼,阿倫被這眼前的誘惑,誘的已無法剋制自己。

於是終於一把抱住了妈妈,握住她胸前的**房,一手探到裙下的說:

「老師,妳的人很好,只是妳的身体太誘人了,妳知道嗎?]

阿倫一邊說著一邊由下往上的脫下了妈妈的緊身衣裙。雪白肉體顯露了出來,阿倫急性的扯下了紅色的乳罩,死命的揉搓著妈妈碩大的**,堅硬的下体頂著她的臀部,對著妈妈的耳邊說:

「老師,妳的**好大,好軟、好好摸喔!」

阿倫說著說著之後,伸出舌頭舔著妈妈的耳朵挑逗著她。

「啊……好舒服……同學老師被你逗的心都癢起來了……啊……」

妈妈被阿倫舔得全身受不了不停的打顫著,連忙回過身對著阿倫說:

「同學,老師被你舔得浪水都流出來了,你看老師的小褲褲都濕成一遍了」

妈妈已浪得忘了自己老師的身份,拉著阿倫的手摸向自己已濕成一遍的那塊僅能貼住陰戶的小紅色三角褲上摸去,阿倫一邊手摸著妈妈的三角地帶,一邊手抓著她的大奶吸吮著已硬挺挺的乳頭。

妈妈被阿倫上下夾攻的**連連,於是也不甘寂寞的伸出手抓向阿倫褲子上已撐的**的陽具上下的揉搓,一手解開阿倫的腰帶,幫阿倫脫下內外褲,一根硬挺的十來吋的雞巴「咻」一聲彈了出來。

「哇?好大的雞巴啊!同學想不到你個兒小小的,傢伙還蠻大的。來,躺下來讓老師來為你服務一下」

妈妈一手拉著阿倫的雞巴,一邊讓阿倫躺了下來後,趴跪在阿倫的身邊頭一低嘴一張,一口含住了阿倫的雞巴,吹起喇叭變奏曲來了,一邊享受著妈妈的**的阿倫也不甘寂寞的抓起妈妈的雙腿將甄美的下體抬到自己的頭上舌一伸即舔向她的神祕花蕊回應著。

「啊……好爽啊……同學我的小親親……你的舌功太厲害了……老師被你舔得心兒都酥麻了……啊……哎呀……對。對……用力的舔老師的小豆子……喔……對了……用力一點……老師爽死了……啊……不行了……同學……老師癢得受不了了,快……快……上來幹老師吧……啊……」

阿倫見妈妈已浪的胡言亂語,立刻翻轉身子,抬起她的豐臀,抓起雞巴對準妈妈濕搭搭的**插了進去。

「啊……好滿足喔……我的小親親……小愛人……老師的**兒被你的雞巴插……插的滿滿的……好脹……好酥麻啊……哎唷喂……爽死老師的**啊……」

阿倫使盡全力的**著,只聽「卜滋、卜滋、唧咕、唧咕」的插穴聲在寂靜的教室內不斷的響起,交雜著妈妈的**聲,形成了高低不一的交響樂章。

「老師……老師……我快撐不住了,快……快射出來了……」

年輕的阿倫終於在急插猛幹的情況下,忍不住的叫著妈妈,即將射出自己的jīng液。

「同學,我的小愛人,老師也快到**了,不要射在老師裡面,射到老師的身上來吧……啊……快……用力一點……老師也……也快shè精了……啊……」

阿倫終於忍不住的抽出雞巴,只見從龜頭的馬眼上噴出了一道又濃又多的白濁的jīng液,噴灑在妈妈的全身,妈妈也再同一時間裡,身子一抖由她的穴裡也流出了一些微黃且帶點白的液體不斷的流出,此時的教室內只剩下兩人的急促的喘氣聲,在教室裡起伏著——

妈妈真的够淫荡,才上课的第一天就和学生干成了一片,看着身旁娇媚的妈妈,我的**又直挺挺的好涨,我已經欲火難忍,壓在自己母親的身上,不停的狂吻。

"媽,我好愛你]

我慢慢的往下吻去,脫去妈妈濕透的內褲,將她的雙腿打開。

"媽,我要吻你的陰唇。"

我舔著妈妈的陰唇。她陰道內不時流出水了,把我的臉都給弄濕,我還不時將舌頭伸到陰道裏。

"┅┅嗯┅┅兒子┅┅媽好舒服哦┅┅喔┅┅嗯┅┅"

聽到妈妈的呻吟,我更加的賣力,想讓她更舒服,舌頭還不時在陰核與陰唇間來回。

"嗯┅┅好兒子┅┅快┅┅媽不┅┅行了┅┅啊┅┅"

妈妈抓住我的頭,不停的把我的頭向她的下體壓,屁股也不停的扭轉,好讓我更深入。

"嗯┅┅嗯┅┅我┅┅的好┅┅兒┅┅子┅┅媽┅┅不行了┅┅"

一股電流從下體傳到大腦,妈妈弓起了身。

"┅┅啊┅┅來┅┅了┅┅"

"┅┅嗯┅┅兒子┅┅你的好大┅┅嗯┅┅媽……喜欢……啊……

我再也忍不住,把妈妈翻過來,壓在她的身上,把她的雙腿打開,**不停的在妈妈的陰唇來回搓揉。**在妈妈的陰唇不停的來回,**也不停的流出。短短幾分鐘,**沾濕了我的整個**,妈妈的下體更加的濕滑。

"我的小强,你把媽磨的快受不了。"

話還沒說完,我就像餓狼似的撲倒過來。這時妈妈的兩片粉紅的陰唇正好大開,可看出陰道口的**還不停向外流出,從下體流到地板。我找到入口,龜頭慢慢的從妈妈的裂縫推進。

[媽,你的**到好緊哦,幹的我好舒服,我以後每天都要幹你的穴。"

"啊┅┅我的大**兒子┅┅喔┅┅喔┅┅媽要來了┅┅你每頂一次都頂到我的子宮┅┅嗯┅┅"

"啊┅┅兒子┅┅媽要去了┅┅啊┅┅"

妈妈顫抖的身體向後仰,正好**對準我的嘴,我一口含著妈妈的**,她**後,無力的把雙腿大開在地上,**不停的向外,滴到地板上。我把妈妈的雙腿抬到肩上,腰一挺,**又插了進去。

"啊┅┅兒子┅┅頂穿┅┅媽的子宮……被你的……**……頂穿了!"

"啊┅┅兒┅┅子┅┅媽好舒服┅┅媽天天要……你乾媽┅┅喔┅┅"

一陣陣的快感激蕩著腦海,整間房裏只聽到妈妈的狂叫。我幹著妈妈的**,也跟著狂叫:

"┅┅媽┅┅的好穴,媽媽┅┅兒子┅┅幹的好舒服哦!"

妈妈又一次的**,我把她抱起來,邊走邊插。

"啊┅┅嗯┅┅兒┅┅子┅┅你要帶┅┅我到哪┅┅啊?"

我把妈妈扛到了阳台,用力的干着她的**,

"嗚┅┅嗯┅┅好兒子┅┅媽媽┅┅┅┅啊┅┅我快不行了!"

陰道異常的收縮,妈妈的陰道夾的我好不舒服,子宮緊咬著我的龜頭不放,我使撥不出來。母親身體一緊,好像抽筋一樣。

"┅┅啊┅┅我要死了┅┅"

最後的陰精射了出去,我感到龜頭一燙,腦筋一片空白,下體一股熱精直射進妈妈的子宮。

[啊……啊……好儿子……插得……妈妈……爽……啊……]——

(待续)

这个周末我和妈妈到海边游泳,回到旅馆后,我们在浴室内脱下衣服,因为是隐密的空间妈就跟平常在家里一样自在,我跟妈都沾满了沙粒,妈跟我互相洗清了身体。我用双手在妈雪白的**上挑逗,抠弄她的**再把她压在墙上,自后面插入了妈的**。

热水自莲蓬头洒在我与妈的身上,妈的脸,双手与胸部贴在墙上,蹶着的屁股正左右前后摇晃迎合着我的**,淫声浪语从她的嘴中出来。

「啊┅┅好儿子┅┅妈刚刚┅在海边┅┅被你摸的……爽啊……┅┅又不敢叫┅┅现在┅被你干的┅┅啊┅啊┅┅好爽┅┅对┅干你的┅┅就这样┅┅干┅┅我┅┅啊┅啊┅┅」

我两手固定着妈的腰,听到熟悉的淫语,更加卖力的将**以锐利的角度送进妈的**。

「匹┅啪┅┅匹┅啪┅┅」我的腹部碰到妈臀肉的声音不绝,**不断在妈的屁股间出现又消失,消失又出现。

「妈┅┅在海边┅┅┅没能┅……干你┅┅现在我……要爽死你┅┅啊┅┅啊┅┅用我的**┅┅捅┅你┅┅插翻┅┅**┅┅」

「啊┅┅我的好儿子┅┅正在┅强奸他妈妈┅┅啊┅┅我正被┅压在浴室的墙上┅┅喔┅┅喔┅……这下┅……好重┅……大**┅儿子┅想用他┅┅的**┅插翻┅┅啊┅啊┅┅插翻他┅┅妈妈┅┅」

妈的**接受着我不停的干弄,我听到妈的话,在**尽根到底时,再用腰力一挺,用小腹去撞击妈的屁股,这突来的冲击使妈浑身颤抖。

「啊┅┅啊┅┅啊┅┅喔┅喔┅┅啊┅┅」妈被我干得说不出话,只有尽力呻吟。

「插翻你┅┅插翻你┅┅」我的**不停蹄猛顶猛插妈的**。

「啊┅┅啊┅啊┅┅啊┅┅」

这时在我们身上的不知是汗水还是热水,顺着妈腿间流到我**上的也分不清是**还是热水,妈张着嘴,口中只能啊啊乱叫跟急促的呼吸。

「啊┅┅啊┅妈┅┅啊┅┅要来了┅┅」。

妈**一阵收缩,一阵热流朝**涌来,我决定也射出来,顶了十几下后,将**顶住妈的子宫颈,精关一松,把精子射进妈的子宫内。

「啊┅┅啊┅┅」妈被我一射,再度叫起,全身向下软倒。

我将妈拉往身上,两人一起坐躺在浴室中,热水依然洒在身上。妈转过身抱着我趴在我身上,小嘴一直不停的吻我的脸,嘴里叫着:

「啊┅┅强┅……大**┅……儿子┅┅好**亲儿子┅┅妈┅好爱你┅┅干的妈┅好舒服┅┅巨棒┅好儿子┅┅嗯┅┅嗯┅┅」

我双手抚慰着妈**后的身体,在她的双手,后背臀部轻轻的摸着,妈自鼻中哼出舒服的鼻音。好一会儿,我们才从**中消退,我起身用肥皂将娇软无力的妈与自己洗干净,擦干身子,抱着妈回到房间的床上。

身体残留的兴奋让我难以入眠,又叫妈妈讲她的往事……

一次妈妈坐火车出差去进修,想不到在车上发生了一段美好的回忆——

妈妈买的是软卧的车票,她坐的那节车厢只看见两个小伙子,好象是兄弟俩。车开了一会,妈妈出去打了一壶水,问了一下列车员,知道这个软卧厢只有他们三个人,妈妈的脑海突然闪过一个刺激的念头,妈妈是一个荡妇,谁知道那兄弟俩也在思量着这样奸淫妈妈……

他们便自我介绍了自己,哥哥叫吴刚,弟弟叫吴亮,而妈妈却称呼他们老大,老二。妈妈让他们叫自己蒙太太。

妈妈把茶沏好,向对面的吴亮问道:[老二,那么晚上到什么地方的啊]

吴亮笑道:“蒙太太你想知道,就坐过来,我告诉你。”

[我坐过去,只怕你的手就不老实了。]妈妈媚笑着说。

说着,一拧屁股就坐到吴亮的身边,把鞋一脱,两腿支在卧铺上。吴亮在妈妈的脸上亲了一个嘴,笑道:“我告诉你啊。”说着,用手把妈妈的裙子掀了上去。

妈妈淫笑道:“老大,你看你的老二”

吴刚笑道:“我二弟就这样,你怕了吗]

[来,蒙太太,抬抬屁股,把裤衩让我给你褪下去。”吴亮笑着说

说着把手伸进妈妈的裤衩,在她的**上摸了起来。只摸了几下,妈妈的**里就分泌出了一些淫液。

妈妈哼道:“你坏,你坏。”边说边把屁股抬了起来。

吴亮对吴刚笑道:“大哥,你看,她真骚啊”说着把妈妈的裤衩就褪了下来。

妈妈起身站在地上,两手把裙子往上一兜,笑道:“来,老二,给我捅捅穴。”

吴亮起身把车门锁好。妈妈却一头扎进吴刚的怀里,笑道:“老大,来,摸摸我的穴,看我的穴里都出水了。”

吴刚笑道:“蒙太太,你也太骚了,就聊几句话,你就不行了?”

说着,把手在妈妈的**上摸了起来。吴亮也笑着坐了过来,三人挤在一块。吴刚用手摸了一会妈妈的穴,只觉她的穴里**不断地分泌出来,便把中指顺势插进妈妈的**里**起来。吴亮则把手伸进妈妈的上衣,揉搓起她的两个**房,妈妈被他们弄的低声呻吟起来。

三人玩了一会,妈妈翻身起来,伸手就解吴刚的腰带,把吴刚的裤子和裤衩一起褪了下去,然后跪趴在卧铺上,低头将吴刚的**含在嘴里,吮了起来。

吴亮在妈妈的后面,见妈妈雪白滚圆的大屁股对着自己,便两手把妈妈的小细腰一抱,低头伸出舌头在穴上舔了起来。

吴亮舔了一会,抬头笑道:“蒙太太,你的**也出来的太多了。”

妈妈把吴刚的**从嘴里吐出来,扭头对吴亮笑道:“老二,你就好好舔我的穴吧,等一会让你使劲操我的小**。”

吴亮笑道:“大哥,蒙太太的胆子也太大了,这可是火车上呀!”

[就是在火车上人多,咱们操穴才刺激呀!”]妈妈笑道。

吴刚笑道:“说的对,操穴不刺激就不过瘾。来,蒙太太,去给老二吃吃**。”

妈妈听了,笑着转过身去,将吴亮的**含进嘴里,上下吮动起来。吴刚则抱起妈妈的屁股,舔起她的穴。

三人又弄了一会,吴刚笑着对吴亮道:“二弟,我的**已经硬了,我先操一会蒙太太。”

吴亮笑道:“大哥,你先操吧!我不着急。”

妈妈听了笑道:“老二,你不着急?等一会你就着急了。”

吴刚便从卧铺上下来,把裤子和裤衩都脱了,光着下身,挺着大**对妈妈道:“蒙太太,转过来,你这个荡妇。”

妈妈听了,把屁股扭了过去,两手支着卧铺,把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吴刚把妈妈的裙子掀了上去,露出大屁股,一手摸着她的屁股,一手扶着自己的**,把**在妈妈的**口磨了两磨,将粗大的**慢慢地插了进去。

吴刚边往里插边笑道:“好滑呀,蒙太太,你的穴挺好操哇!”

妈妈笑道:“哪天不是这么滑?你们操起来都没费劲。”

吴刚把**捅进妈妈的**后笑道:“蒙太太,你的**非常的紧呀!”

说着,两手搂着妈妈的小细腰,将一根粗大的**在她的**里**起来。由于是火车上,吴刚也不敢太大幅度地操妈妈,只好每一下都将**抽出只剩下**,再猛地将大**尽根操进妈妈的穴里。

如此反复,下下都干到妈妈的子宫口,把她操得哼哼唧唧地低声道:“哎哟……老大,使劲操……,你的大**好硬啊……把我操得好舒服,……操吧,我把穴给你了。”

吴刚也边**边气喘道:“蒙太太,你的穴怎么夹的我的**这么紧,好爽啊!”

妈妈低声哼唧道:“那是我觉得太刺激了,穴才这么紧,你就使劲操吧……,啊。”

吴亮在旁边听了,道:“紧吗,大哥?我操操试试。”

说着也将裤子和裤衩脱了。吴刚又把大**在妈妈的穴里**两下,才拔了出来,对吴亮道:“二弟,你试试。”

吴亮便站在妈妈的身后,用手分开她的两片**,把**插进妈妈的穴里,边往里插边道:“大哥,蒙太太的穴是有点紧。”

说着,也搂着妈妈的腰,晃动屁股,将**在她的**里**起来。吴亮操了妈妈一会,妈妈低声对吴亮说道:“老二,……再使点劲,……操的再深一点……啊……”

吴亮笑道:“荡妇,我怕我的**捅到你的子宫里去了。”说完,便使劲的操妈妈的**。

吴亮又操了一会,对吴刚道:“大哥,你接接班,我先歇一会。”

说着抽出**,只见吴亮的**上湿漉漉的全是妈妈分泌的淫液。吴刚这时坐在卧铺上,对妈妈笑道:“来,蒙太太,过来坐在我的腿上,别总是我操你,你自己也活动活动。”

妈妈淫笑着直起腰,挽起裙子,跨坐在吴刚的大腿上,吴刚扶着**对准妈妈的**,妈妈慢慢地坐了下去,将吴刚的大**吞进穴里,放下裙子,两手搂着吴刚的脖子,把屁股一上一下耸动起来。

吴刚则两手伸进妈妈的上衣,摸着两个**,揉搓起来。妈妈微闭着双眼,美丽的脸上泛着潮红,把屁股上下使劲地顿挫着。

吴刚笑问妈妈:“蒙太太,你这个荡妇,舒服吗?”

妈妈轻声哼道:“舒服……啊……啊……爽……啊……]

说着话,妈妈正往下一坐,吴刚猛地一挺屁股,粗大的**“扑哧”一声,死死地插进妈妈的**。

妈妈“哎哟”一声,低声笑道:“你坏死了。”说着,更加使劲地上下顿挫起来。

吴亮走过去从后面抓住了妈妈的**,笑道:“你俩操的挺过瘾,我在一边闲着,怎么也得有点事呀!”

说着,妈妈又上下地顿挫,将吴刚的**吞吞吐吐起来,两下一使劲,妈妈就兴奋起来,嘴里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哎哟,啊……我的小嫩穴……啊……,舒服死了。”

嘴里说着,却把腿抬起来,从吴刚的身上抽出吴刚的大**,笑道:“我让你们看看。”

说完,妈妈站在地上,自己用手插自己的**,边捅嘴里边呻吟着:“舒服……过瘾……”

吴亮对吴刚笑道:“大哥,看看她,骚成什么样?”

妈妈笑道:“那还不是让你们给操的!”

这时吴亮笑着把妈妈推到卧铺边,让她又撅起屁股,从后面将粗大的**插进**里,前后**起来。妈妈被吴亮操得大声哼唧起来:“老二,我舒服死了,你的大**真粗…

太好了。”

吴亮轻声道:“骚妇,小点声,别让隔壁听见。”

妈妈哼唧道:“我太舒服了……啊……干……我……”

说着,把手扶在吴刚的腿上,一低头,把吴刚的**含进嘴里,吮起吴刚的**。吴亮也不吱声,只是把**在妈妈的**里使劲地**着。妈妈被吴亮操得穴里流出大量的**,使吴亮快速的**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妈妈吐出吴刚的**,扭头对吴亮道:“老二,慢点操,我的穴里的**太多了,声太大,别叫隔壁听见。”

吴亮气喘地问妈妈:“蒙太太,你说我的**怎么样?”

妈妈哼道:“你的**真硬,把我的穴操的火热火热的……你就使劲地干吧,……干死……我……的**。”

吴亮突然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