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风雨之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新历一三一二年土鸣月第一二周魁首城西区轰隆隆~~一声声震动地面的声波鼓动著。远方的天空在这黄昏的余晖中,被洗染成了橘红色,仔细一看,又不像是夕阳,流动的红色光影中,还带有一丝丝灰白色的细纹,不断的往半边天空扩散著。但是面对这种奇景,在街上穿梭的人群却好像是习惯了一般,连抬头看上一看的兴致都没有,仍然是各自来往疾行著,脸色既呆板又无趣,就像是对所有事都提不起半点兴趣。在人群穿流的街道中,其中有一位穿著白色联邦标准制服的年轻人,呆立在街道中央,两眼直挺挺的盯著在两栋灯光闪耀的灰色大楼中那小小的缝隙。

以他的角度正好可以从大楼的夹缝中观察到远方这红光的发展及扩散。这震动的鸣声大约持续了十多分钟,而这名穿著白色制服的青年也就呆立在人潮最多的街道中央十多分钟,著实让人侧目。但奇怪的是却也没有人去理会他,路上穿梭的路人仍然在他身边来来往往的疾行不停,形成一种相当突兀的景象。良久之后,振动声渐渐平息下来了,远方天空也不再出现红光。“嘘~~~”这名青年低头吐了一口长气,就好像是摒息了很久了一样。高奇眼光仍然依依不舍的盯著东方已经不再发光的天际,虽然这固定周期,星球释放能量的奇景,他自小到大已经不晓得看过多少次了,但是每一次看,他总会又产生一次震撼与无可言喻的感动。

“喂!!”突然高奇背后冒出一声叫声。“ㄚ奇你又在发什么呆,叫了你老半天,也不见你回个声音。”一名同样穿著白色制服,白净的脸上有著两个深深的酒窝,极具喜感。就是那种让人一看就觉得容易亲近的年轻人,从后面拍了一下高奇的肩膀,趁高奇转头之际再顺势用手臂钩住高奇的脖子。“嘿!轻一点嘛!死大头,你想勒死我啊?”高奇皱著眉头,一脸古怪的瞅了正施力晃著他的脑袋,绰号大头的好友许世途一眼。“不止世途,连我都想好好修理一下你那让人摸不著头脑的脑袋,居然连自己的‘风行者’都没有带就溜了。

”从许世途后头又冒出一句略带笑意的声音。发话者是脸上带著一副金边眼镜外表俊秀高瘦的陈亦仁,后面还跟著个子高大的赵朴,赵朴手上还拿著高奇的‘风行者’,这三个是高奇在教育中心里较为交好的朋友。两人脸上都是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高奇这老毛病又不是一天两天,他们一发现高奇不见人影,直觉的就知道这小子一定又到这里来报到了。“嘿嘿!!你们都来啦!”高奇习惯性的耸耸肩,不以为意的说。许世途双手一挥,夸张的扬手作势说道:“你还敢说呢!大哥啊!你是发了什么神经不成,谁的课不翘,偏偏挑上中心里最难惹的胡疯子。

要不是亦仁去拖住胡疯子帮你掩护,他才没有注意到你不见,要不然哪,被胡疯子发现,你可要吃不完兜著走了!”许世途口中的胡疯子,本名叫做胡一铁,是高奇一群人的物质学教授,也顺便担任他们锻金术的课席教授,他其实并不疯,严格说起来他还可以说得上是联邦中首屈一指的锻金术权威。所谓锻金术,是利用人体深沈的力量,加速物质中各项分解与融合,使它的分子排列顺序转变,将其中最小物质单位‘原子’,重新安排顺序,将单一原子取出或加入,使物质转变成为其他我们所需要的物质,这就是锻金术的初级,听说到了更高深等级时,还可以从虚空中由无到有,创出一件实质的物质来。

这项技术到目前为止,仍然是相当艰深且冷门的学问。在联邦中,能够称得上专家的算来也不过屈指可数。奇怪的是那胡一铁按照常理来说,应当会被国家研究院网罗去进行研究,怎么还会有那个闲工夫当他们这些小毛头的课席教授。比较可靠的理由是说,这胡一铁年轻时曾经是国家研究院一级院士,后来不知道为何原因,被取消国家一级院士的资格,还下放到他们学校担任教职。听许多小道消息指称,当时这件事可闹的不小,还牵扯到目前国家研究院的院长,但事情到后来不晓得是何原因就不了了之。

也就应为如此,他们系中就多出一名重量级的教授坐镇。胡一铁平时人还算正常,但是只要是关于课堂研究的事,就顽固的让人难以置信,每件工作都要求完美无瑕,特别是他无法忍受有人跷课,听说过去有学长被他抓到,绝对是死当无疑,绝对没有第二句话。这高奇恐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翘胡疯子的课。“可别去摸鱼摸到大白鲨!”在后头高大的赵朴也好心的劝告著。高奇莫可奈何的挑挑眉,他也是万分无奈啊,谁叫胡疯子的课刚好跟这“周期”撞上。

这一次的地壳释放能量周期,比过去要晚上了几天,早在事前,预测站的报告就说这次的能量释放因为牵扯到许多地脉淤结,所以释放的能量将会是近年来最多的一次,他早就等的快不耐烦了。所以在中心里他一感觉到地壳波动,他就像是屁股下有著千百只蚂蚁爬动一样,再也坐不住了。趁著胡教授注意力正集中在课堂上时,一溜烟似的跑了出来。不过,总算是让他完完整整的将这次的周期印入眼底,精彩的让人回味不已。许世途见高奇还是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忍不住两眼一翻,指著高奇的脑袋道:“真不晓得你到底在想些什么,这能量释放周期你就少看一次不行吗?更何况,只要今天晚上打开飞讯新闻一看,不就可以看到转播吗?真搞不懂你,何必冒著被死当的风险,眼巴巴的来著里看著这一小点的空隙,亦仁,你倒是说说他啊。

”陈亦仁习惯性的推推眼镜,略带无奈的说道:“能说的,我早说了,他这个死心眼却一定要亲眼见到才甘心,不管别人怎么说,就是听不进去,说来啊,我还真佩服他这种坚持呢!”陈亦仁自从在初等部偶然的机会中,认识高奇以来,就知道了他这奇特的毛病,难得的是他居然每一次的周期都没有错过,那种超乎常人的坚持,真是叫人不得不佩服。许世途一听怪叫道:“亦仁!我是叫你训训他,不是叫你说风凉话,在这么下去,这小子这学期能不能通过这次的学科测验还是个大问题,更别提接下来让人头痛的‘破凰赛’了。

”高奇疑惑的问道:“破凰赛?”许世途白眼一翻,气的差点晕过去,他真的被高奇这迷糊蛋给打败了,恨不得狠狠敲高奇一个响头。陈亦仁也是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说道:“高奇,你忘了吗?我们高等部两年一度的重头大戏,今年提前在入冬前举办,这次的竞赛可是关系到未来的晋级分发,中心不是老早就有公布了吗?”高奇回想了一下,好像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只是前几个礼拜,正好是他自己私人研究的重要关头,所以在中心里发生了什么大事,他都没什么在注意,才会忽略了这他们这学年重要的大事。

搔搔头说道:“我一时忘了嘛!哎呀!!”许世途终于忍不住手痒,潜到高奇身后,往他头上给了他一记爆栗子。狠狠的说道:“你再这样迷迷糊糊下去,中心的教授肯定会在你的期末成绩上给你狠狠大刀一挥,到时候看你怎么跟你阿姨解释!”话还没说完,高奇忍著头上阵阵的刺痛,脚上一蹬马上还以颜色,和许世途两个就在大街上飞腾追逐了起来,充满著年轻人无拘无束的欢乐。许世途施展著他‘强化系’的特色,充满力道的四肢,在纵跳飞越之间,都采直线和横向闪躲,一个提纵就是几公尺远,像他这般年纪,这已经是相当卓越的成绩了,而高奇则属另一种类型,转腾挪移都以曲线方式进行,虽然速度略逊于许世途,但是却胜在转换方向快,所以两人正好追了个头尾相接。

两者之间,虽然乍看下差异不大,但是实际上的功法巧妙却各有不同。最后还是稳重的陈亦仁出来打圆场,两个人才嘻嘻哈哈的边打闹著回来。陈亦仁推推眼镜,语重心长的说道:“世途别闹了。ㄚ奇,我比较担心的,是这一次破凰赛分组淘汰的名单。”许世途接口说道:“是啊!ㄚ奇你不知道,刚刚放学前公布了这次编组名单,我、和赵朴编到第三类组而亦仁自然在第一类组,而你…却是不知为何被编入了第四类组中。”陈亦仁与其他两人交换了一个怪异的眼神,再盯著高奇看他的反应。

如果高奇会感到讶异,甚至忿忿不平,他们也不会感到意外,就算不是他们自己被编到第四类组,他们也替高奇感到愤怒,这分组对高奇实在太不公平了。但是高奇却好像没有什么感觉,就好像没发生什么大事一样,反而是饶有兴致得盯著他们道:“嘿!怎么了,那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吗?你们干啥这样盯著我。”其他三人相视一眼,许世途第一个发难,正言说道:“ㄚ奇,你难道不知道,第四类组就是集合中心里所有‘特殊身份’学生,加以归类出来的那一些人,你还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许世途特地将‘特殊’字提高声调从牙缝里绷出来一样,想点醒高奇。

所谓的特殊身份的学生所指的就是中心里,经由特殊推荐方法进入中心接受高阶管理教育的学生。这些学生们所接受的教育学程,与他们一般生所教授的学程截然不同。除此之外,这些学生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他们都来自于联邦中各个贵族世家,除了身份特殊之外,同时也是中心里的问题学生,麻烦的是,这些学生们除了中心所教授的课程外,同时也接受自家传承的特殊技能,这使得中心除了教授级可压制他们之外,一些中心的职员也对他们避之唯恐不及,更别提一般的学生了。

这些人俨然就是教育中心里的小霸王,教育中心对他们的态度也抱持能送走一个是一个的作法,毕竟每一个特殊学生的后台都硬的不能再硬,得罪不起啊!而这也使得教育中心里一般生与特殊生的关系日益恶劣。高奇不以为异的说道:“前几年不也有许多一般生,被混合编入第四类组吗?这也不算是太奇怪吧!反正都已经公布了,只要我不去犯他们,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吧!”既来之则安之,这是高奇一贯处理事情的态度。许世途啐了一口,鄙视的说道:“你别傻了!他们这群人平时横行霸道惯了,就算你没犯著他,他也会想尽办法找你麻烦。

”何况前几年,虽然还有一般生被编入第四类组,但是自从我们上两届学长发生意外后,教育中心再也没将一般生编入第四类组,这次八成是那‘唐子峰’做的手脚,要不然好端端的,高奇怎么会无缘无故被独自编到第四类组,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赵朴这个不常开口的大个儿,紧皱著两道粗眉哑声道:“ㄚ奇,我看你还是去拜托教授,看能不能将你转到其他类组。”连赵朴也对高奇未来的命运感到忧心,毕竟这些特殊生所受的教育与他们大相迳庭,普通一般生的能力跟他们比起来实在相差太多,高奇想要在第四类组中合格的机会,实在是微乎其微。

何况唐子峰为首的那群人,到时候万一对高奇不利,他怕高奇一个人到时候孤立无援,那就糟了。陈亦仁暗叫一声糟,以他对高奇的瞭解,越是艰难的事他越有兴致,就像是学期开始前的选课,明知道胡一铁的课既艰深又难过,他偏偏独排众议选了下去,由此可知他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很难改变。忍不住叹了一囗气,无奈的说道:“ㄚ奇,你还是自己小心一点比较好。”陈亦仁他们会这样担心也是有原因的,他们跟唐子峰为首的特殊生集团彼此不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以唐子峰为首的集团成员,家长都是联邦中的高级官员,教育中心里的人当然也对他们更是礼遇优待。让他在教育中心里的气焰更是不可一世。在今年初,更是自己组了个学生会党,公然聚众横行教育中心,其他学生哪敢多说甚么。而陈亦仁等人跟他们这群人的冲突,发生在这上学期的期末,两方人马为了争取学生会馆的使用权,闹的不可开交。教育中心的学生都知道,学生会馆是唐子峰等人强占来作为聚集的场所,平时连学校的管理部都不敢过问,而高级部中也有不少对他们的行径感冒不已的人,于是推出一般生中优秀的学生,向校方提出连署抗议,最后唐子峰等人理亏让出会馆。

其中最著力的,当然是许世途为首的系代表,而陈亦仁向来都是一般生中的中心人物,当然也参与其中,而高奇也因为如此,顺理成章的被归类成这一群人之中。两面的矛盾随著教育中心两种管理尺度不同而日益增多,特别是在一些具有竞争的项目中,学生中总是各自分为两个集团相互较劲著,冲突逐渐白热化。而近来唐子峰一群人却是异常的收敛气焰,再没找他们的麻烦,他们正感到奇怪呢!没想到安静没几天,就发生了这次的事。想来唐子峰等人士想将他们各自击破,气的是他们也想不到什么好方法可以应对,这次主办的教授又是亲唐家的人,这可是伤透脑筋了。

老实说,他们虽然对高奇逃命的本事有信心,但是其他嘛,唉~只能摇头啰。高奇耸耸肩,没再说什么。他自己倒是不觉得这是有严重到哪去,唐子峰虽然可以在中心里耍一些小手段,用他家族的压力使得中心某些人对他言听计从,但是中心里仍有大多数人不卖他这个帐,像是胡一铁这些硬颈派的教授们,就算是唐子峰影响力再大也是对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他也并非那种非得死撑原则的人,一见苗头不对,赶紧闪人先,说到这方面,他自问仍有几分把握。

陈亦仁一见他这付模样,就知道前面是白白浪费口水,再说也是无用。越是难行的路,高奇越是感到兴趣,偏偏又生做一副天蹋下来也有高个儿顶著的个性,形成一种怪异的特质,有时连他这认识他快十年的朋友都摸不清楚他到底想些什么。唯有无奈的摇摇头,跟著正在努力劝服高奇的许世途和像面墙般的赵朴往市中心的人群中挤去。忽然,首先是陈亦仁先发觉异状,猛然转身,此时许世途与赵朴同时发现,也跟著望向另一边的街道。由此就可看出四人中,以陈亦仁所学最为精纯。

一般人经过训练后能将五感发挥至极限,同时更能够将感觉维持在最敏锐的状态下,所以陈亦仁马上发现到有几道不含好意的能量,盯著他们。而许世途与赵朴则低上一线。而高奇呢?唉~只见他还向前走了几步,才发现许世途等人没有跟上,从旁人的眼光中就能很清楚的分辨出来。“真是说人人到。”陈亦仁推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说道。唐子峰嘴角噙著一丝冷笑,眯眼盯著陈亦仁为首的四人,看著他们的反应,满意的收回了眼光。只见唐子峰背后还跟著七八个一样穿著西区教育中心制服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见到陈亦仁等人发现他们,缓步的横越过马路走了过来,完全不理会马路上穿梭的人车,硬是排开一条路来,其行径嚣张可见一般。

与陈亦仁他们不同的是,在他们的领口与袖口上,都绣著一条如火焰般的金色条纹,明显的区别了两方的不同,这也是特殊生让人诟病的另一个原因。唐子峰是一名高挺的年轻人,俊秀带著一丝傲气的脸庞,明显的五官,白净中却带点衰白的颜色,过于狭长的脸和一双略带流气的眼,使得他原本带点贵气的气质,变的偏向于狡诈,眼角略微上吊,睥睨的瞧著众人。个性较冲的许世途跳出来叫道:“姓唐的,你想干甚么。”唐子峰身边一名两颊削瘦的青年,三角眼一翻,呛声道:“许大头!这次我们找的可不是你,你那三两下功夫还是省省吧!别替人出头,却落的一副糗样,到时候丢脸可别哭爹喊娘的。

”说完还故意做出一副落泪样,惹的后面众人一阵怪笑,充满了挑衅的意味。说到骂阵,许世途可是好手中的好手,马上反唇相讥道:“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柳小狗,怎么,你们一家真是一门忠烈,嫌祖宗三代当人家走狗还不够,你也继承父志,当起第四代的小喽喽来了,真是钦敬钦敬!”这瘦青年叫柳青,家里的长辈都是属于亲唐家的派系之一,其实其他人也差不多是如此,但是这柳家人却特别著力巴结唐家,希望能藉著唐家在联邦的势力,壮大自己的权势。

虽然如此,柳家人却特别不喜欢人家说他阿谀奉承,事实上也没几个人敢在他们面前捅他们这个痛处,许世途也因为家里是属于与唐、柳派系对立,自然由长辈的口中得知不少这些小道消息。许世途真是句句都刺中柳青的要命处,柳青像是屁股被捅了一刀,额上青筋突起,不等许世途说完,就从腰上掏出一把短刀。“好胆再说一遍!”许世途故意假做惊讶说道:“原来这世上还真有人喜欢听别人损他,这种要求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呢!好吧!小狗、小狗、柳小狗,爱跟人家屁股走…”另一边的柳青哪受的了,拔起未开锋的短刀刃,聚气待发。

而这一边的许世途也是聚精会神,虽然嘴上仍是不饶人,但是眼光却警觉的盯著柳青。两旁的行人们发现两方面的异状,纷纷停下来观看,看热闹的人群逐渐多了起来。正当这刀拔弩张的一刻,唐子峰单手一伸,阻止了柳青。轻松的说道:“别急,以后多的是机会,还怕他会跑了不成。”唐子峰左手边身高只矮赵朴一点,魁武却不相上下的壮硕青年也摩拳擦掌道:“说的没错,我雷虎也很久没有找人来试试拳头了!”站在高奇前面的陈亦仁低声道:“那个大个子就是雷虎了,雷家暴虎拳被称为联邦近百年来最出色的技艺之一,但是听说雷家的家教风评一向很严格,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跟唐子峰混在一起,怪了!”高奇抽空看了这雷虎一眼,果然是虎背熊腰,跟他的名字是相得益彰,长得其实不算丑,方正的脸上露出一副跃跃欲试好惹事的模样,虽然如此,倒也不像唐子峰一般流里流气,反倒与赵朴有些类似,给人傻大个的感觉。

唐子峰摸著鼻子,嗤笑道:“你们别误会了,我们今天并不是来找碴的!我是风闻了一个消息,说你们一般生的高等部控制系中出现了一个优秀的人才,跨组挑战第四类组,所以我特别来瞧瞧,到底是何方神圣?”故作姿态的用手指了几圈,眼光锁定高奇说道:“你就是高奇吧!果然是深藏不露!”高奇在许世途一行人中,确实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因为不管是赵朴、还是陈许两人,都是在教育中心里独领风骚的角色,在各自的系别中,堪称得上是一般生中的佼佼者。

而高奇不但成绩是低空飞过,连一般的体技除了提纵术稍微突出外,其他也只能说是平平而已,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跟许世途这些资优生成为朋友,唐子峰是怎么也搞不懂这些下等人的看法。许世途恨声道:“姓唐的,你别假惺惺了,如果不是你私底下动手脚,怎么会有这种事情会发生!你别来猫哭耗子假慈悲了!”唐子峰状似无辜的说道:“这可是天大的冤枉啊?我只是偶而见到高同学这么有潜质的人才,真是打心底喜欢,稍微跟李教授提了两句,希望他好好栽培高同学,这可是教授们的决定,与我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全教育中心的学员都嘛知道,这位李教授跟唐家的关系可以用如胶似漆来形容。李教授以前就在唐家的企业体中任职,职位还不低,在唐家这位唯一的独子入学不久,这个李教授也进入了西区教育中心,摆明的是来护航来著,而李教授正巧是这次破凰赛主办之一,如果说这次的名单跟唐子峰没关系,那才奇怪。唐子峰后头马上有人高声接话道:“这种人哪,只怕他这辈子都没有这种翻身的机会,见到别人有机会往上爬,心底可能嫉妒的很,就怕别人爬到他头上去呢!”引来后头一阵鄙笑声。

许世途哼一声,回话都懒得回,这比什么口舌之争有用多了,对方人多势众,好几张嘴,他又不是傻瓜,白白浪费自己口水。陈亦仁给了许世途一个赞赏的眼神,能够看清局势的才是聪明人。陈亦仁见高奇并没有打算参与这场口舌之战,天才晓得他脑袋里又在转些什么念头,大概又再回味刚才所看见的奇景了,显然他根本没将注意力放在这里,只好他们这些笨人替他出头了。陈亦仁踏上两步,对方所有人的注意力马上聚集到他身上,只见他还是轻松的推推眼镜说道:“唐同学,有话你就直说吧!”唐子峰眼睛眯了起来,陈亦仁是西中里数一数二的高材生,听说他本身在体技方面的成绩已经有超过教授们的趋势,特别是在精神力的控制上,是联邦中少见的优秀人才,属于智能型的全能高手,又是出身于六大世家之一,笃定将来一定能够进入政府高层机构任职,是少数可以被他唐子峰列为对手的人。

可惜!他陈家一向与唐家对立,要不然如果能够招揽到他的话,对他可说是如同如虎添翼。唐子峰笑道:“高奇自己难道不会自己作主吗?还要你这保姆替他说话。好吧!我就直说了,我希望高奇你自己考虑,你有两条路走。第一、给你一个机会,跟著我,你就不必再跟在他们这些平民身边当跑腿,在我身边要什么有什么,以我唐家在联邦的影响力,你大可以自己挑选一个喜欢的单位,不需要再去参加什么分级考试。第二嘛,我就不用多说了,你想跟这些老鼠一样的平民一样,整天为温饱劳劳碌碌吗?别傻了!”在唐子峰的观念里,在现实社会中,弱者总是需要找到一个强者来依附,不管在哪一个地方都是一样,而就他判断,高奇就是属于这类人,他会老是‘跟在’许世途一行人的身边当然也是这个道理,所以他只要给他一个机会,高奇当然不会蠢的不晓得好运已经降临。

唐子峰可不知道,事实正好相反,因为有大多数的时间,陈亦仁等人都花在‘跟上’高奇许多千奇百怪的念头,只要高奇一有什么奇怪的念头,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就会一股脑子去作,完全不会考虑到什么其他的后果。站在陈亦仁后的许世途听的心头直冒火,用手肘顶顶高奇说道:“嘿!有人找你去当走狗呢?你去不去?”高奇就像是大梦初醒一样,状似迷糊的说道:“狗?哪里有狗?”声音刚好能让唐子峰一群人听到。许世途闻言一顿,大笑道:“说的好!那不是一大群,还有大有小呢!”高奇刚才正魂游太虚,想著一件让他百思不解的问题,正好要想通的时候,被许世途打醒,可见刚才唐子峰唠唠叨叨一大堆,纯属浪费口水了。

高奇抬起头来,有点不悦被人打断思绪,瞄了唐子峰一群人一眼,像是搞不清楚状态般故意说道:“那不是人吗?好端端的怎么会变成狗呢?”这下子连前面的陈亦仁也忍不住笑起来。高奇这不知是真迷糊还是假迷糊,字字句句都像是局外人般,但是却像是在指著唐子峰一群人骂每一个都是狗,气的唐子峰脸上由白转红再转为铁青。旁边的雷虎双掌一拍,轰然一声,口中怒喝道:“妈的!不识抬举!”唐子峰总算是心机深沈,硬生生将这口气吞了下去,阻止了正想扑上前的雷虎。

由牙缝里阴恻恻的说道:“很好,很有勇气!我们就走著瞧。”领著一群人怒气冲冲的离去,如果不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恐怕就是一场混战。赵朴由后头用他蒲扇大的手掌一挥,拍上高奇的背,赞声道:“好家伙!”高奇被教育中心里公认强化系体术最强的赵朴一拍,差点一口气上不来,连咳了几声,才勉强含糊的说道:“赵朴,我知道你很高兴,但是可不可以小心一下力道,可别要了我的小命啊!”许世途回头兴奋的说道:“ㄚ奇干的好,你有没有看到刚才那唐痞子的脸,真是精彩至极,嘿!好一句有人不当,怎么去当狗来著!哈哈~!气死那群小王八蛋!”陈亦仁摇摇头,拨了众人一盆冷水说道:“别高兴的太早,别忘了,下个月的破凰赛,高奇还要跟他们一起参赛,经过这件事之后,恐怕唐子峰对高奇不利的机会将会大增。

更何况别忘了,这次的主裁判是唐子峰的老爸!万一发了什么事情,他会帮谁呢?你们自己说吧!”许世途想了一会又抱著头,哀嚎的说道:“啊~!那该怎么办!又不能弃权,ㄚ奇死定了!”高奇呸一声,骂道:“死大头!没事诅咒我死,你是巴不得唐子峰真的下手动我啊!”许世途连忙摆手说道:“哪有?我哪胆诅咒你!唉!只是我说的也是事实啊!”“还说!”高奇扬扬手,威胁十足的说道,其他两人也责怪的望著许世途的口没遮拦。许世途连忙噤声。

陈亦仁笑道:“其实事情也没有说糟到哪里去,顶多高奇没有通过测验,下学年再补修一次而已,只要不跟唐子峰正面冲突,应该不会发生什么意外。”许世途忙弥补的说道:“对对对!亦仁说的没错,何必怕他个什么劲,打不过大不了落跑而已,反正ㄚ奇逃命的速度可是教育中心里的第一把交椅…”其他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闭嘴!”许世途连忙捂住自己的大嘴,那样子真是惹人发笑,许世途人是不错,不过就是那张嘴快,常常霹雳趴啦一连串,身为他的好友,其他三人常常要克尽职责的提醒他,注意自己的嘴巴。

高奇看看已落下黑幕的天空,说道:“时间太晚了,我得赶快回家了。”高奇从赵朴手中接过出他的‘风行者’,运起内能注入,蓝色的板面中发出微红光。一跃而上,踏在旋浮在空中的移动板上。“明天见了。”高奇向朋友们挥挥手,提起内能能量朝南边天空呼啸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