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 1 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根据《昏君指南》,朕要强煎了丞相,逼反了将军。 小说城,点,阅读原文小说城,点,阅读原文问题是,朕爬错床了,还被将军给煎了。朕细细思考着事发经过。鉴于朕三日前还是二十一世纪直男良民,对强煎民男一事不太精通,做了三天心理建设,就特特准备了两丸药,红在上,绿在下。两个杯子,一黑一白。又特特吩咐了泡茶的小太监,红丸放进黑色杯子,绿丸放进白色杯子。朕喝的的的确确是黑色杯子,送入丞相帐中的也确确实实是白色杯子。纰漏一,谁把丞相换成了将军?纰漏二,药,药,药,药啊!朕趴在榻上动弹不得,嗓子干得很,腰仿佛要断掉。

丫的,那禽兽将军绝对吃错药了,一整夜啊一整夜啊!朕的龙腰啊!那禽兽一觉醒来就跪下了,正对朕脑袋。丫的,那鸟都比朕的大!朕决定了,待会儿就下旨让他自己砍掉一寸!朕就这样窝窝囊囊在丞相帐篷里呆了一天,等到夜深人静才被那禽兽将军拿毯子裹了裹运回了御帐。含了一天润喉糖,总算恢复了语言自由,朕开始支使泡茶小太监:“把那把红玉如意拿来!”桌上一共两把如意,一把红玉,一把翠玉,底下刚刚献上来的。小太监“喏”了一声,捧了一把绿如意过来。

果然如此!丫就是个色盲!朕居然栽在一个色盲太监身上了!根据《昏君指南》,朕就应该宰了这小太监,而且是怎么残忍怎么来。可是,这小太监也才十二三岁,和我侄子一般大,一样圆圆脸圆圆眼的,下不去手啊!罢了,随他去吧!反正阎王要人三更死,绝不留人到五更,前天那个本该被杖毙的小宫女,不就是在被放回去后走路踩到裙角一跟头跌死了么!朕挥挥手,把一干人等都打发了出去,包括那禽兽将军。然后,朕就忧郁了。根据《昏君指南》,主线任务是强煎丞相(将军竹马,是否恋人待考察),各种虐身虐心一起来,不怕虐只怕不虐。

支线任务就是杀人,尽可能多的杀人,无所不用其极的杀人,杀尽朝中清官良臣。最终目的,将军被逼谋反诛杀昏君,位登九五改朝换代。朕就是太挫了,第一步就给走歪了。这可如何是好!早知道就学枉死城那群小鬼跳忘川河了。南天帝君的缺是那么好补的吗?那大仙要下凡历劫,上头就给安排个昏君当,结果妖界暴/乱,大仙脱了壳子平乱去了,留下昏君三年命格没满。大仙撂挑子了,底下阎王傻了。昏君不在,将军不反,那十万冤魂去哪儿逮啊?那改朝换代谁来做啊?判官出了主意。

去枉死城找个傻帽儿顶上!本小鬼初来乍到,尚不知为啥众小鬼集体跳河(据说跳了那河百年不得轮回),就被判官展望的美好前景给忽悠住了。听听,只要补三年缺就能还魂,想想那塞满了小电影小黄书的本本,想想那刚开出神器的游戏账号,想想那刚还完房贷的小二居,再想想那刚把上的资料室软妹子,我毫不犹豫就跳坑了。本以为昏君不难当,有《指南》在手,只要把自己当成NPC照本杀人就行,谁知道第一步就栽在一个色盲身上啊!于是,打道回宫。

秋狩啥的,反正年年都有,朕腰疼屁股疼的,也骑不了马拉不开弓,就等着收几块皮子吃几块肉好了。回了宫,朕再次郁闷了。那禽兽将军已经自己乖乖走进了天牢,该怎么拾掇他朕就犯难了。亵渎龙体是死罪,满门抄斩不为过,可是这位杀不得啊!大刑伺候?这位是马上将军,以后是马上皇帝,要是这会儿把人弄残弄伤了,谁来谋反弑君啊!蛋疼之余,朕干脆宣了丞相进宫伴驾。一见之下,大惊失色。美人有没有!病弱美人有没有!朕很是嫉妒。那禽兽将军长得就很帅了,谁想这美人丞相居然更美呀!命格星君果真不是乱写的,这美貌,这才情,这神态,被昏君一摧残,连朕都想揭竿起义英雄救美了呀呀呀!不过,这一步三喘还坚持看奏章处理国事的勤奋模样,朕都想给他颁个最佳劳模奖了!“景华爱卿!”朕出声唤人。

“陛下,臣在。”美人起身端端正正跪好。朕就犹豫了。美人如此多娇,经得起朕这虎狼之君的辣手摧花么?话说朕的体力也不是盖的,那可是能陪禽兽将军折腾一整晚的体力啊!美人可是消耗品,要至少用三年的,还得在三年后交接时留条命在,这难度也忒大了啊!要不,养肥了再宰?朕也好利用这段时间做好心理建设和各种软硬件准备不是!“重华宫还空着,即日起爱卿就住进去吧,与朕打理一下梧桐阁。”朕决定了,先把人扣在宫里再说,也顺便让太医拟几个药膳方子给人好好养养膘。

“喏。”美人只稍稍犹豫了一下就规规矩矩叩拜了下去。朕就又陶醉了。美人就是美人,跪拜都那么美!重华宫迎进了美人丞相,朕也把一日三餐挪了过去。都说秀色可餐,果真有理。就着美人就能扒完两碗白饭有没有!至于奏折,反正自从去年昏君登基以后就没自己批过,全都由美人丞相代劳了,也一块搬过来算了。咱是来做昏君的,不是来干活的,咱的任务是怎样在三年之内把偌大一个国家给败了,怎样逼得将军谋反篡位。哎呦,任务也很重啊!看到大堆竹简被搬进来,朕就觉得菊花深深的疼了起来。

居然没有纸!这么大一个国家居然还没有纸!朕每天擦屁股用的都是真丝有没有!上辈子咱为了给老妈买一条真丝裙子攒了大半年工资有没有!唉,人生!美人身体弱,食量小,偏好素食,一顿只吃多半碗饭几筷子菜而已。朕很忧虑。这饭量,咱五岁的时候都顶他两个了!朕亲手夹了一个鸡腿放进了美人碗中。美人规规矩矩下跪磕头谢恩,然后痛苦地啃鸡腿。朕心情突然一松。其实也不必把美人拖上床煎了又煎吧,只要每餐喂他一碗肉就够折磨了吧!朕摸摸下巴,很是欣喜。

强煎民男啥的,咱一两辈子小处男,实在是障碍啊!啊呸,已经不是处男了,被那个禽兽将军给采了!对,那货现在还在天牢蹲着呢,他爹他哥也在御书房外面跪着呢!这可不行,廖家都是马上将军,这要是跪坏了以后谋反起义战斗力可要打折扣的!美人也是,不是和廖小三青梅竹马么,又和朕这昏君朝夕相对,怎么就不趁机求个情呢,朕也好就驴下坡放人不是!所以说啊,愚忠是病,得治!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啥的,要不得啊要不得!朕就又给美人夹了一个鸡翅膀,在美人准备谢恩之前先给免了,又亲手给人打了一碗牛肉汤。

美人的脸已经和牛肉一个色儿了。朕心满意足回寝宫午睡。一觉醒来,叫茶,才发现泡茶小太监换人了。一问,大囧。丞相赏了伺茶小太监一个鸡翅膀,然后,一根鸡骨头就把人噎死了。看吧看吧,根本不用本昏君出手,到了该死的时候阎王自会来收人的!在朕还没学会杀鸡之前,杀人啥的还是先放放吧!“来人,把廖小三带上来,让老廖和廖大廖二先回去!”朕出声唤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