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出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夜的世界永远是如此的宁静,尤其是在原始森林,更是显得幽静。各色生物在夜里的鸣叫声,就犹如交响乐团在演奏小夜曲一般,美妙绝伦,令人心境静若止水,亦悠然自得。夜是如此美妙,可一切都在这刹那被打破了。刹那色变,天空中片片遮蔽了皎洁如银丝月光的云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搅动着,搓揉着,所有云彩都飞速旋转,渐渐形成了一个可怖的天空旋涡。黑的白的彩的,云片在天空里身不由己的成为大自然展现威严的一部分,搅动了天空的变化!天空旋涡越旋转越是狰狞,就仿佛可以吞噬一切,就仿佛大自然震怒。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领教了大自然的天地之威,在它面前,无人可以躲得过,人人都生起屈服与恐惧凝视着天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神威!天空异像持续了大约一分钟,骤然间,一连串毫无预兆的闷雷自旋涡中心炸下来,声震苍野,就如炸在人人的心中,令人肝胆欲裂,腿脚发软。在大自然展现了狰狞的一面时,所有曾经或者正在做坏事的人全都颤栗的跪了下来,为自己所犯下的罪行而祈祷忏悔。几乎可以震破耳膜的闷雷炸过之后,旋涡中心爆发了一道刺穿了所有眼睛的闪电。

从来没有人见到那么粗的紫色闪电,几乎将方圆数百里都笼罩了,火树银花不足形容这闪电的威力!狰狞而且可怕,没有人怀疑,这闪电若是劈在大地上,定然可劈出一道最深的大峡谷!在天地之威下臣服的人们脑子里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几乎没有人想到,为什么是先有雷声才有闪电出现。唯有少数有识之士察觉到了,以仰望的崇敬姿态望着天空,这一望之下非同小可,顿时失声惊呼:“那是什么!”自天空旋涡中央,一个爆耀绚丽七彩之光的亮点以可怕的速度飞快下坠着,那下坠的速度之快,甚至使得它本身都与空气产生了激烈的摩擦,就如火焰一般剧烈!当那点坠落不见,天空中的旋涡渐渐散去,只剩下孤零零的云片在四下散落着。

夜,再一次恢复了静谧,令人怀疑方才的一切是否真实!这一天之后,若干人都赶向了那亮点坠落的地区,他们怀疑那是宝物,神赐的宝物。可是,来来去去无数人,甚至在那坠落的原始森林之外造就了一个颇为繁华的小镇,依然没有人能够寻到所谓的宝物。寻宝的人渐渐沮丧了,前来的人也少了,镇子渐渐衰败下去。可是,镇子里的人却没有走,而是继续在这里住了下来,形成了一个固定的定居点。世事变迁,沧海桑田,无非如此……春去秋来,夏离冬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人们渐渐忘了原始森林里的宝物,渐渐忘了这个传说,忘了那天夜里的异像……其实,在原始森林里,的确藏着一件宝物,的确是天上坠下来的宝物。只不过,这件宝物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驾驭的,甚至,这不是人可以驾驭控制的。因为,那是一柄产生了人性的绝代宝刀……人们之所以寻他不到,是因为他自天际坠落,强大的坠落之力使他此刻深入大地土壤当中。他不希望自己被人握在手里作为兵器,可亦绝不希望自己在这大地土壤极深处,深到他几乎都吸收不到什么灵气的地步!对于此时元气大伤的他来说,没有灵气,就难以炼化人身。

不能炼化为人,他就始终只是别人手里的兵器!他在这大地土壤里呆了很多年,还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长进。若是按照现在的速度来修炼,他起码还需要先于之前一倍的时间来修炼。只要念及这点,他就火上心头。之前他本修炼为人,孰知为了寻矿石来提炼自己,他不小心的去一个修士山门抢劫仙石等物品。没想到,却因此惹来了对方山门里的老家伙。这本来亦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是,对方偏偏他去核电厂偷铀矿石之时出现攻击他。换了平日,他哪里惧怕现在的修士,可在核电厂里打架始终不是好事。

尤其双方打出真怒,各出绝招,其后果就是核电厂爆炸。他和那老修士都没能讨到好,他依仗着本体的强悍活了下来,但核电厂的爆炸依然使得他元气大伤,本来炼化为人的他被打回原形。所以,以后千万不要在核电厂那样危险的地方打架!“这样的日子真难熬呀……”由于被打回原形了,失去了人形,他只能在脑海里盘旋这样的念头。深入土壤里,的确太难以凝聚灵气了,这一点一滴的吸收,这实在是有些慢。不过,他第一次炼为人形,亦是花了不知百万还是亿万年,耐性他还是有的。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深藏在土壤之下的他依然苦苦修炼着,等待着炼化为人,破土而出的一日……这一天,原始森林附近的镇子里跑来几个孩子,孩子们在这原始森林边上玩耍着,发出令人开怀的欢笑声!蔡道,这是这柄宝刀为人时的名字。蔡道感觉到孩子们的欢笑,心中释然,心情亦仿佛在欢笑中轻松下来。突然间,他“听到”孩子们的交谈,心中立时凛然。那些孩子的语言,他竟然从未听到过……他绝对没有想到,这些孩子竟然会带来一个转机,使他脱困的一个转机!原始森林纵然再强悍,亦抵挡不过人类的砍伐,而这些年来镇子上对这里的砍伐,使得外围部分水土略为流失。

而孩子们玩的地方就恰好是一个小洼地,从洼地的北面望去,赫然就是一个颇高的斜壁。孩子们很得意的在这片斜壁上挖着泥土,赤手在斜壁上刨着,泥土不住向后撒去!蔡道的心脏却渐渐跳了起来,因为他现在才忽然发现,其中一个孩子挖的地方离他很近很近了,甚至只要再挖深一点点,就足够了!原来自己距离外面已经不是太远了……怨不得这几年来修炼得越来越快,灵气也越来越浓郁了。蔡道如斯想道,可惜他现在是原形状态,不可自我移动,否则他早就脱困了。

充满了期待,期待着孩子将自己给挖出去!就在这时,蔡道只觉自己的身体——即是刀身被人手触碰到!令他震惊的是,当泥土终于从他的刀身上脱离,他就立刻察觉到了很是浓厚的灵气孕育在天地之间。地球什么时候有如此之厚的灵气了?他惊疑不定。外面的孩子却是大为惊讶,望着深藏在泥土里的刀。很快就加油去挖,将这把刀给彻底挖了出来。他向其他孩子大叫了几声,孩子们聚拢在一起,好奇的观察着这把来历奇怪的刀,一个大些的孩子活跃的问道:“齐格,这是从哪里得到的?”“我在这泥土里挖出来的。

”这叫齐格的孩子只有五六岁,伸出全是泥土的手在脑门上抓了两把,显得迷惑不解。他使出全身的劲,满头大汗的将刀提起来,却是抓不稳力量,刀刷的一下刺向地面,竟是直没入柄。这刀那么神奇的锋利,令得在场孩子全都惊喜不已,那大了一些的孩子立刻大叫道:“藏在土里那么多年,还是那么锋利,好奇怪噢!”一帮孩子丢掉了其他的玩具,纷纷挤到一起,将这把刀表面上的泥土都给擦掉!一把绝世妖刀顿时呈现在他们面前,光滑的刀身甚至可以投射出孩子们面上的淡淡绒毛。

随着光线投过来,一道耀眼的光自锋芒处缓缓掠过。孩子们都张大了嘴,满面不可思议。围着这把刀转了半天,孩子们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不住拿着刀插地面,只消轻轻把刀头对准地面一放,这把刀就能够无声无息的刺进土壤深处。他们玩了一下这个游戏,见天色渐暗下来,都纷纷叫着要回去吃饭了。在朋友的帮助下,齐格拖着倒霉的蔡道回了家。蔡道哭笑不得,作为宝刀,他竟然得到这般待遇,实是难以想像。在家门外,齐格看着帮自己拖刀回来的好朋友,脆声道:“里斯本,我们明天一起去把刀卖掉,分了钱去买丝糖吃,好吗?”“这刀是你挖到的,那就是属于你的,我怎么可以分你的钱!”只有七岁的里斯本装出一副大人模样,豪迈的昂着头。

想起丝糖的甜美,他就忍不住吞了下口水:“但是你可以请我吃丝糖,好了,齐格,等一下记得要来我家吃饭噢!”齐格向里斯本摆了摆可爱的小手,转过头去脆生生叫喊:“爸爸,爸爸……”“小鬼头,你叫唤什么……”一个中年男子腰间系着沾满油腻的围巾奔出来,见到小家伙拖着沉沉的一把刀,立刻哑然失笑:“你从哪里挖到的宝贝呀?”齐格虽小,却也听得出父亲话中的挖苦,不服的硬起脖子道:“这就是宝贝!”说着,使出全身力量将刀给提起来,无声无息间,刀再一次深深没入地面!只是,这一次却非同小可,要知道现在这里的地面可是石板铺成的!爸爸一见之下就张大了嘴,那刀好似磁铁一样吸住了他的眼神。

甚至看都没看儿子的得意神色,冲上前去一把抓住那把刀,使劲将刀拔出,赫然发现这刀竟然很是沉手,望着洁亮的刀身以及锐利的锋芒,陷入了痴呆当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