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灵鹫宫篇谁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杨皓承享受的艳福不到一夜,警哨一大早跑来说灵鹫峰山下有出现一大骠人马,看样子是前任尊主虚竹回来。

“虚竹回来了!?”璩美凤一愣,显得有点担心。

杨皓承抱着美躯,亲吻她的额头道:“何须害怕,这不是迟早的问题嘛。来得正好,打开所有禁制,恭迎他进来。”

“是,尊主。”站警哨得到指示,马上退下执行。

璩美凤从杨皓承怀里起来,道:“尊主,要不要我替你打头阵?”

杨皓承微笑的道:“你还是替我穿衣服吧。”

璩美凤点点头,从床边拿来衣服给杨皓承穿上,杨皓承当然不能错过这样卡油的机会,一双大手不时的往璩美凤的身上狂抓,弄得这妇人莺莺嗯嗯,动情十分。

杨皓承一阵满足之后,还在璩美凤的服侍下吃了早餐,席间凌雪臻、叶茹凌、王夫人、刀白凤……都赶了过来,严菲菲还显得异常激动,生怕虚竹回来将尊主的位置夺去。

“尊主,虚竹一行已经来到大厅了,余婆还要将我们姐妹治罪,说我们是叛逆!!”一个灵鹫宫弟子匆匆跑来说道。

杨皓承微笑的道:“老婆们,跟我看好戏去!”

“好啊!!”沐婉清、钟灵诸女显得格外的开心。

大厅之上,只见虚竹、余婆带着梅剑、兰剑、竹剑、菊剑四美婢,外加三十多个弟子,个个鲜衣漂亮,秀发高挽如云,紫血玉钗,粉碧衣裙短剑擎,腰悬长剑。虚竹在诸女簇拥之下,乍然看来,直如众星捧月。

余婆的脸靥略显憔悴,老脸杀气腾腾,左手抚着剑,气势冲冲,大有将改头杨皓承门下的灵鹫宫弟子诛杀的架势。

“谁在这里撒野!!”凌雪臻一反往日常态,第一个冲出来大声娇喝道。

“只怕撒野的是另有其人吧!!”余婆大声的喝道,同时打量最先出来的凌雪臻,冷冷的道:“你又是何人?

竟然敢在我灵鹫宫撒野!!”

凌雪臻冷冷的道:“你的灵鹫宫?!笑话,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尊主了?看看这是什么……”说着掏出琅环之玉示给众人看。

“琅环之玉?!”余婆显然是有见地的人,失声的道。

凌雪臻冷笑的道:“算你识货,我就是它的主人。”

余婆道:“胡说,这乃我灵鹫宫的镇派之宝,只是在前任尊主手上遗失罢了……”

“哈哈~~遗失?!”凌雪臻冷嘲的道:“这本来就是家父之物,家父被逆贼陷害,将宝玉托付给我,何来遗失!!”

“家父!?你……你……是何人?”余婆惊讶的道。

凌雪臻淡淡的道:“我就是凌雪臻,灵鹫宫前前代掌门之女,我才是这里的主人。”

余婆一听,当即转变脸色道:“凌雪臻?!如果她不死,现在也是七八十岁的人了,姑娘,你的笑话说得未免太大了。”

严菲菲这时候忍不住的道:“余婆,就算你可以怀疑尊主夫人的身份,也不可以怀疑琅环之玉的真实,有这块玉的人就是灵鹫宫的尊主。”

余婆道:“胡说,真正的尊主是拥有玉斑指的人。”说着,她举起一旁虚竹的右手,只见玉斑指傲然戴在上面。

严菲菲恨声道:“我灵鹫宫一直都是以琅环之玉作为掌门代代相传的印证,只因琅环之玉失踪之后,天山童姥才将玉斑指作为掌门的印证。现在琅环之玉重回灵鹫宫,定当以琅环之玉为尊。”

余婆道:“严长老……你们这是造反!!”

严菲菲道:“你才是对列祖列宗的犯上。”

“废话说了这么多,都给我住嘴。我现在既没有玉斑指,也没有琅环之玉,但是灵鹫宫由我说的算。”杨皓承这时候才从诸女身后走出来,显得格外潇洒自如,王者气派。

余婆一惊,道:“你又是何人?”

杨皓承道:“灵鹫宫新主杨皓承是也。”

凌雪臻这时候对诸女使了眼色,众人一起跪下同时高呼:“尊主万岁,千秋万代!!”现场除了余婆和虚竹三十多人,其余的灵鹫宫弟子全部对杨皓承跪下称呼,声音响彻大殿之内。

虚竹看着灵鹫宫的弟子对杨皓承如此心服口服,当即对余婆道:“余婆婆,这位新掌门既然这么受大家爱戴和欢迎,不如我就把尊主让给他好了。”

“尊主,这如何使得,你的尊主之位可是天山童姥亲传的,而且你身上肩负灵鹫宫发扬光大的任务,一定不能放弃……”余婆焦虑的劝说道。

“光复灵鹫宫?!”严菲菲冷笑的道:“如果不是我们新尊主来得及时,只怕灵鹫宫现在已经被七十二岛三十六洞的人踏平了吧!!”

余婆道:“你说什么?!一派胡言!”

璩美凤道:“严长老没有说谎,如果不是虚竹把七十二岛三十六洞的人放走,就不会有他们昨天的叛逆,我们灵鹫宫也不会损失上百的弟子!!”

虚竹道:“七十二岛三十六洞的人又来捣乱了吗?”

杨皓承道:“虚竹,我敬重你为人,闲话就不多说了。这里只有你跟我是男人,这个尊主之位也是你我之间的事情。其他的人都不过是一些下人,你说,这个尊主之位你是让还不让?”

“我~~”虚竹一愣,眼睛看着余婆,余婆道:“当然不能让。”

“啪~~”杨皓承凌空挥袖,顿时给余婆赏了一个耳光,余婆脸上一阵火辣,就差没有被打出血来。

“余婆婆,你没事吧?”虚竹大惊,急忙问道。

其余诸人也是大惊,按理说余婆的武功在诸人当中已经是最高的了,既然连杨皓承这一招都挡不住,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虚竹站出来对杨皓承道:“你怎么可以出手打人?就算你要尊主之位,我……我也可以让给你!但是打人就是不行,佛祖都说,劝人向善……”

杨皓承道:“我没有叫她多嘴,那一巴掌是她多嘴的惩罚。如果你想给她打抱不平,那你就出手吧!”

“你……”虚竹气道:“我不跟你打,我不要打架。”

杨皓承道:“那尊主之位呢?”

虚竹道:“我让给你就是了。”

“尊主,不可……”余婆冲上来抓着虚竹道:“尊主,你不能这样做,如果你这样做了,如何对得起天山童姥,如果对得起死去的姐妹!”

虚竹愣头愣脑的道:“可是……可是我的确不想做什么尊主啊!做尊主还不如我做和尚轻松自在,你们整天打打杀杀的,我不喜欢。”

余婆恨声的道:“如果你不做尊主,我情愿一死以谢上任尊主之托……”说着,就要挥掌砸向自己的天灵盖。

“不要~~”虚竹猛然的抓住她的手,道:“余婆婆,你不要做傻事,这个尊主我……我做就是了。”

杨皓承一旁道:“你要做尊主,我又要做尊主,这灵鹫宫不可能同时有两个尊主,虚竹,你说怎么办?”

“我~~”虚竹摸着自己的脑袋,道:“我……我不知道。”

“这有什么好说的,谁打赢了谁就是尊主,吵死人了!!”这时候一个俏丽的姑娘从大门进来大声的说道,只见她的眼睛红肿,深凹下去,原来是没有了眼珠。

“阿紫~~”阮星竹失声的叫道。

原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阿紫,因为眼睛瞎了,虚竹把她带回灵鹫宫治疗。因为听说灵鹫宫发生变故,余婆带领诸女先赶上山上。瞎眼的阿紫自然无法跟上,这时候她赶来听到大厅上的争辩,便直爽的说了自己的想法。

杨皓承看着这个阿紫,论美色,她比起阿朱差远了,就是钟灵也胜她几分,这样的女人,实在不值得如何的疼惜,何况她还是这般恶毒,实在令人憎恨。

话说回来,阿紫刚才所说,的确就是解决尊主之位的好办法,一场激战,不可避免的要在灵鹫宫的大殿之上打响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