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惊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鼻子里传来的是浓重的血腥味,四周是死一样的寂静以及人肉被烤焦了的糊味。阿凯小心地把眼睛微微张开一条缝,映入眼球的赫然是一只半焦糊的手。那是徐鸟的手,小指已经不见了,中指、无名指以及食指都已经成了三根烧糊了的香肠,只有大拇指的根部还可以看得见皮肉。要不是阿凯是亲眼看到徐鸟被那突然出现的火焰烧中的话,他也许不会认出眼前的这个东西是人类的一只手。看到这东西,阿凯的心里一阵发寒。死人不是没见过,但是象今晚这样又快又诡异,在短短十几分钟里死掉二十多个兄弟的场面还是让阿凯心悸不已。

其实今晚杀人者只有二个,可是这二个——简直不象人的人,将在场的二十多个兄弟在几分钟内全部放倒了,想到他们古怪的杀人手法,阿凯禁不住又是一阵恶寒。其中一个人双手挥动间,二团张狂的红色火焰转瞬间就到了徐鸟握着钢管的手和胸口,接着另一个人手指一弹,麻三手中的刀还未挥出就被一根突然出现的淡灰色丝线洞穿了喉咙,紧跟着半个脖颈上鲜血狂喷,那张长满麻子的脸一下子就失去了生气,整个脑袋都耷拉下去,摔倒在地。阿凯当时正挡在薛头身前,看到平日里凶狠剽悍的麻三还未及出手就被二人以不可思议的方式杀死,而徐鸟在地上惨叫,翻滚,失去了战斗力。

心中已冷了一半。这二个人的手法实在是太古怪了,虽然自己的速度和力量都比徐鸟和麻三要高上不少,但第一次面对这样古怪的对手——而且是二个——实在是没有一点打胜的把握。难道今天要象徐麻三这样死在这里吗?我今年才18岁啊!薛头是这个城市里大大小小地下势力中的一股,是这附近二个街区内混混们的头目。阿凯是被薛头从街头捡回来的。阿凯在11岁的时候,开单帮跑运输的父亲死于一场车祸,母亲丢下他不知所踪,从那时起阿凯就流落到这个城市的街头,靠乞讨和捡垃圾为生,后来也学会了用小偷小摸来维持生存。

直到有一天被薛头收留才结束了这种生活。其实薛头收留他的原因很简单:阿凯在城市的混混中有“打不死的小强”的称号,虽然经常挨饿受冻,被其他年纪大的混混们欺负,但却从未生过病,而且被打伤后很快就会恢复,即使被砍伤,不去看医生过二天也会自动痊愈。因为这种近乎蟑螂般的顽强生命力,阿凯才被薛头收留,留在身边,并教他一些格斗的技巧。当然不是什么高深的格斗技巧,但正是这种市井中全靠实战摸索出来的技巧,远比任何武术学校教出来的更实用,更直接有效。

从小就在这种环境中挣扎的阿凯凭借自身的特殊体质,成为薛头身边最贴身的护卫,一枚隐藏的特殊棋子。当时阿凯微微侧身,避开腰腹要害,左手稍稍抬起,隐隐挡住脖颈,心里后悔平日里用惯了拳脚,没有拿件有用的武器。二个侵入者站在门口没有逼近,一个人沉声道:“薛敬魁!把前天拿去的盒子还出来!”阿凯不明白对方说什么。但薛敬魁心里一清二楚。那盒子是前天手下一个不长眼的小弟偷来的,被偷的人立马就发现了,狂追不止。那小弟冲到了附近一个混混打牌的地方,和那人对拼起来,结果是当时在场的混混死了二个,重伤三个,轻伤五人,这才将那人灭掉。

要不是这事的动静太大,瞒不过去,这盒子估计早就被那几个小弟自己给吞了。那几个家伙见事情搞大,死了人。急忙来找薛敬魁求救。盒子到手之后薛敬魁马上就把它藏了起来,让当时参与此事的几个混混尽快跑路避风,并加强了自己身边小弟的人数。从这件事中那个人的身手来看,绝不是什么软货,那盒子虽然弄不明白是什么东西,但绝对不会是普通的东西,要不然那人也不会拼死也要抢回去。在道上混了这么长时间了,这点事薛敬魁还是知道的。从这二个人出现在外面和小弟们打起来起薛敬魁就知道这次遇上大麻烦了,本来他还存着把东西交出去免死的念头。

可是看到二人一进到里间二话不说一照面就把手下最能打的徐鸟和麻三利索地干掉之后,薛敬魁就已经绝望了。这分明是要赶尽杀绝,即使现在交出东西这二个人也不会放了自己。虽然身边还有这个平时隐藏起来的棋子,有着异于常人的特殊体质的手下,力量和速度都远非徐鸟和麻三可比,但薛敬魁知道,如果不出现奇迹,自己今天是完了。被逼到绝境的薛敬魁心里突然发了狠,拼了!老子死了你们也别想得到想要的东西!接下来的事情让阿凯来不及思考,眼角的余光看到一道细微的光芒在身边一闪,身后的薛头一声惨叫,什么铁器落地的声音响起,然后一道红色火舌就冲自己的脸上噬来,左手本能地护在眼前。

同时灵敏的视觉也注意到了另一股灰黑色的的丝线低低穿过,似乎想要越过自己到身后去袭击薛头。心一横,腰部一挺,挡住了那细细的丝线。当炙热地火焰灼伤拳背的时候腹部也是一阵尖锐的疼痛,那丝线已经空透了腹部的皮肉,腹部的丝线古怪地一扭,在腹部切割开了一道口子。阿凯发出一声凄惨地嚎叫,重重地倒在地上。耳边听着薛头夹杂着怒骂地惨叫和二人不住地逼问,以及二人翻找东西的声音,阿凯一动不敢动,任腹部的血水自指缝间流出。终于,二人问不出什么带着薛头走开后阿凯才敢张开眼。

按住已经血液凝结了的腹部,一手撑地,阿凯慢慢坐了起来。幸好,这二个人并没有在自己身上再补上一下,要不然以前被打时装死这一招就真的要害死自己了。环顾房间,只剩下徐鸟和麻三已经冰冷的尸体。阿凯知道这里不能再停留了,警察随时都可能会来。掩住血肉模糊的腹部,站起身来,这一用力,牵动了受伤的腹部,让阿凯呲牙裂嘴,猛吸凉气。蹒跚着,阿凯向外走去。走过一个房间的时候阿凯停了一下。慢慢摸进房间,不敢开灯,阿凯手伸进了平日薛头惯藏物品的矮柜底部……赵启走出旅馆的大门,快步向光复路小柳的住处走去。

赵启今年三十三岁,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后来就没有再婚。他是D县一名初中教师,这次是带几名学生到N市来参加学科竞赛。安排好几名学生的住宿后,和另一名同来的教师说一声之后,赵启便联系了在这城认识的小柳。二人是通过网络认识的,见面之后便有了肉体上的接触,小柳便成了赵启的又一个情人。赵启正想着今晚怎么和小柳度过春宵时,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脚步蹒跚地出现在微暗的巷子里。浓重血腥气钻入了赵启的鼻端。不知道脚下绊住了什么东西,少年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手中一个比烟盒略大的盒子脱手飞出,滚了几滚,正好停在了赵启身前。

赵启略一犹豫,俯身拾起盒子,入手温润滑腻,借着微弱的光线,赵启看到手中的盒子既不是金属,也不象木头,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构成。入手并不重,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这时那跌倒的少年呻吟一声,半爬起身来,眼中射出野兽般地光芒,低低地喝道:“——还——我!”这盒子确实有些古怪!这少年也有些古怪!赵启想,对这少年也有了兴趣。心念一动间,他伸手将将盒子递向少年手中:“还你!”直视少年的双眼,同时惊道:“啊!你受伤了……”阿凯从堆满尸体的舞厅出来后由于不停行走,体力已经不支,所以刚才才会不慎跌倒。

从男子手中接过盒子,心中没来由地觉得眼前这个中年男子有一种亲切的感觉,一直紧张地紧绷着的精神好象一下子跨了下去,身体再也支撑不住,晕倒在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