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的可爱女友=糖糖_duanzhan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index.html返回=糖糖书目=糖糖txt——痴迷间,突见瑞珠醉酒似的往後一倒,摔在草地上,正不知何事,只觉眼里白影一晃,竟有个人晃到了面前,定睛一看,那人却是生着一张流蓝带绿狞狰无比的鬼脸,差点没唬晕过去,身子软绵绵的就要掉下秋千去┅┅却被那不知人或鬼一把抱住,竟也窜上秋千来。秦可卿说不出话,只觉上下被人摸索,加上眼前的那张鬼脸,彷佛置身於噩梦之中。那半人半鬼似在她脸上嗅嗅,竟发出人声来,却是十分好听∶“都说贾蓉的老婆是仙子下凡,果然不错。

”??秦可卿被拿住**,羞涩无限,惊惧去了一些,再仔细一看,那张脸显然是戴了一张面具,眼眶里竟有一对清清澈澈的眼睛,与那狞狰面具十分不相衬,努力叱道∶“你是谁?竟敢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那人不答,眼睛里似有一丝不明的笑意,下边两手乱动乱插,却把她弄得浑身趐麻,加上一种十分醉人的男人气息阵阵袭来,真教她有些不想反抗了┅┅但是总不能就这样给人乱来吧?秦可卿心头一惊,乱挣起来,她虽生性风流,也跟人偷过,可是这样子她还接受不了。

??那鬼面人有一百种方法可令秦可卿丝毫动弹不得,却只一味调戏,任凭她挣扎,又叫她逃不出他的掌心,彷佛觉得这样玩更有趣味。??可卿在秋千架上奋力乱挣了一会,只觉手也酸了,腰也软了,还出了一身香汗,腰里的紫花汗巾儿却给松了,罗裙溜褪,掉挂在足踝上,露出一大截滑雪雪的白腿来,最後那玉锦小肚兜儿也被摘了,一对梨形美乳娇弹而出,不禁羞得无处可容,生怕被那人看清,不由贴上前去,想躲入他怀里。??那鬼面人十分得意,哈哈一笑道∶“这叫投怀送抱,可非我强迫你喔∼∼”秦可卿慌忙推开那人,双手捧胸,无助的叫道∶“我家老爷可是世袭宁国公,官拜一等将军之职,我夫君也是黉门监生,你今日恃强;弱,不怕他日叫将官里拿去?”??怎知那人笑了起来,竟似蕴有无限狂傲之意,道∶“别说小小一个宁国公,就是当今那个蠢皇帝,我也是暂放在那里摆着的,天下有哪个能奈我何!”一手把玩可卿那软绵红嫩的美乳,麽指揉按那娇俏俏的殷红奶头,清澈的眼里闪烁着淫秽光芒。

??可卿一听那鬼面人竟连这大逆不道的话都说出来了,心知吓唬不了他,只好盼望有人寻到这後花园来,但恨自己刚才贪玩,把人都遣开了。??不一会,可卿只觉浑身不自在起来,娇喘吁吁,香汗腻体,待被那人伸手到下边一掏,方觉自己早已湿透了,玉股一动,连秋千架上的藤编垫子都是滑腻腻的,不禁大羞。??她丈夫贾蓉床上的功夫已算极好,也十分有情趣,可跟眼前这人一比,就似小儿过家家一般,不知怎麽便只要被这人动一动、碰一碰,也是舒服无比。

??鬼面人见秦可卿羞态媚极,有些忍耐不住,忽解了自己的腰带,掏出一根巨昂无朋的东西来,塞到花涧底下,把可卿整个人儿都拱浮了起来。??秦可卿忙偷偷一乜,顿惊得花容失色,那东西竟比她丈夫的大上近倍,平时贾蓉尚令她有点难以消受,何况这根?便又挣拒起来,无奈那人只箍住她两只白股,将她双腿分开搁在雄阔的腰上,叫她合不起来,然後把那巨榔头般的龟道探到她玉蛤嘴里醮了醮滑腻腻的花蜜,就踏踏实实一步一个印的往娇嫩里刺了,凭那可卿如何推拒挣闹,只不回头。

??奇怪可卿并不疼痛,只觉花房塞胀欲裂,心想再入一点就不行了,但被那人直插到尽头,却也没死,花心竟叫他给采去了,不由眼饧骨软,待那人一抽动,才知原来是这样的快活,简直非言语能述。??可卿只觉那人几乎皆能达尽头,下下采着自己幽深处那娇嫩敏感的花心,令她阵阵痉挛,远非贾蓉那十下只着四、五可比,而且进退又似有无穷的变化,难以细辨,却是滋味无穷。??那人不知使了什麽法术,秋千就悠悠的自行摇晃了起来,且愈荡愈高,两个挤在那小小的秋千架上,颠鸾倒凤,竟是奇趣无比,秦可卿一对白雪雪的美腿从秋千架上垂落,罗裙早已掉落地上,还穿着粉色绣鞋儿的小香莲在半空里时舒时弓,被四周荫绿的树木一衬,那景色又是何等旖旎香艳,只可惜再无人能瞧见。

??秦可卿何尝试过这等奇趣滋味,只觉心儿随着秋千晃晃荡荡,飘飘扬扬,整个人似欲仙去。下边被那根烫乎乎的巨物刮得花房趐美,出时似把肝脏都欲拖出蛤口;入时却送到幽深,那雄劲的大榔头几乎似要把心儿给顶出喉咙来,一股股春水不住涌出来玉蛤,流湿了一股,又蜿蜒到腿上,随着那秋千一摇荡,竟有几滴不知飞落何处了┅┅??可卿忽忍不住,只觉花心眼儿里趐麻麻的,又痒到骨缝里去了,娇娇呼道∶“要丢。”话才出口,不禁羞悔欲死,心想怎麽在这种情形下竟会给一个陌生人玩丢,而且来得这样快,更可恶的是自己还叫了出来!刹那间脸烫得不知往哪儿搁,低低的蜷在那人怀里,双手不自觉死死的搂抱那人的虎背,身子痉挛,狠咬了贝齿,只盼能忍得住┅┅??谁知鬼面人那大**竟似揉开了她那幽深处的嫩花心眼儿,清清楚楚地压在里边,抵煨着那里边的娇嫩,一股似有似无的吸力直透入更深,抽汲得她魂儿欲飞欲化。

听那人笑道∶“宝贝,忍不了的,都给我吐出来吧∼∼让我尝尝是什麽档次的。”??秦可卿只觉浑身懒洋洋的,似一丝力气也没有了,再忍耐不住,花心内那股股花浆便如注的排泄出去,这样的**快活,竟是从未有过,想来以後也不会有了┅┅??鬼面人只觉**上淋下了一股股油油软软的浆来,那趐麻直泌茎心,非同小可,他采御无数,立知是罕见的至宝,忙运玄功汲纳,将那股股精花收入体内,不由脱口赞叹道∶“真是个千里无一的宝贝儿,不但媚到了骨子里,连流出来的东西也是天上的琼汁玉液呀∼∼”??可卿美不可言,张着小嘴儿,被那鬼面人采得死去活来,不知比那平日丢多了几倍。

??一阵欲仙欲死过去,听那鬼面人笑道∶“今日过後,你想我不想?”秦可卿咬牙摇了摇头。那人便将秦可卿挟起,抄起掉在地上的衣裳,竟白鹤似的飞翔纵跳,已下了秋千,还看不清楚,转眼就到了一处假山後。秦可卿哪知江湖上飞檐走壁的轻功?不禁惊疑万分,真分不清那人是神是鬼了。??鬼面人将秦可卿放在茂盛的花丛里,笑道∶“这里景致怡人,且再与你**一度,看你想不想我?”他因秦可卿十分不俗,所御过的千百个女人里也没几个能及得上她,所以打算使出些非凡手段,将之收服。

可卿又骇又趐,心想再被这人弄一回,还不把小命丢了???这回鬼面人把秦可卿剥了得一丝不挂,自己也脱个精光,肌肤一贴,可卿只觉十分光滑,偷偷把眼一乜,那人的身材竟是无比雄美矫健,皮肤也十分光洁白晰,不禁一阵心神迷醉,只恨那人脸上仍戴着那张狰狞的面具。??鬼面人将可卿双腿绕在腰上,将那巨昴无朋的大**又凶狠的杀了进去,一轮有招有式的抽挺,又把她给送上天去了。??弄了一会,鬼面人见身底下这美妇死咬朱唇一味苦捱,笑道∶“这里偏僻幽静,你叫了也没人听见,忍他做什麽?”可卿羞极,更是妩媚绝伦,惹得那人狂性大发,邪笑道∶“定要把你弄出声来!”??这次鬼面人使出种种秘传手段,只弄得秦可卿通体欲融,那花底蜜汁流溢不止,两只玉股便如那油浸一般,滑不留手,却仍只是不肯叫。

那人心中忽生出一股怜爱之意,再不忍折腾这小妇人,又换了一种温柔与之调弄,才一会儿,谁知那小妇人倒开始轻轻柔柔的娇哼起来,喜得他如饮甘饴。??**蚀骨间,鬼面人俯下身来,说∶“让我亲亲。”可卿竟拒绝不了,仰首启唇与之接吻,虽眼前隔着一张狞狰面具,但此际两人心中却生出一种情迷意乱的感觉。那人舌头在可卿嘴里探了一回,可卿竟忍不住去纠缠,待到那人收回舌去,她又自己将自己那滑腻腻的小丁香吐了过去,被那人好一阵吸吮,技巧妙到毫巅,早将个可卿迷坏。

一对玉人上下两处交结,你进我退你来我往,那美处真是笔墨难述。??可卿的小舌儿被那人噙在嘴里,忽然股心一抽,通体又麻了起来,含糊不清呼道∶“不行,又要丢啦∼∼”那人哼道∶“本王也赏些给你留着吧,小屁股给我挺起来,好好接着!”??可卿幽深处那花心眼儿正在张翕,欲丢未丢,忽被一股滚烫的激流射入,顿时如遭雷极,只觉这回比刚才还要美上许多,喉底娇呀一声,阴精也滚滚涌出,几不知人事。两人相拥对注,已臻化境。??又不知过了多久,秦可卿迷迷糊糊间听那人在耳畔低语道∶“要不要我再找你呢?”便想都没想就点点头,转霎却连脖子也红了。

又听那人笑道∶“跟我玩多了说不定会没命的,你可想好了。”秦可卿便似那任性的孩儿般道∶“没命也要┅┅你。”那鬼面人深深的注视着身底这个女人,心中一阵悸动;可卿亦痴痴凝望身上那人清澈无比的双眼,幻想着他狰狞面具下那张脸的模样┅┅??可卿在花丛间痴痴迷迷,亦不知那鬼面人何时已离去了,手软脚软的穿了衣裳,却怎麽找不到腰间那条紫花汗巾儿,支撑着站起来,摇摇欲坠的回房去了,幸无人撞见。???????????????诛邪(二)??那几个苗疆美女衣着与中原女子大不相同,上衣无袖,肚间无遮,裙子也极短,露手露腿的,还拧着那露着脐眼的迷人小肚皮,皮肤又白雪雪的,晃得人眼晕;她们粉臂、大腿或足踝上都不对称地箍着一个黄澄澄的金环,环上又系着数只小铃铛,一舞动起来,便发出十分悦耳的声音;更惹人的是在那五光十色的灯笼艳火下的奇异舞姿,甩首撩足、扭腰拧股间散发出种种**、青春、健康和妖艳的风情,与中原的舞蹈迥然不同,真把个贾蓉给看痴了。

??舞了一段,谁知又从幔间妖妖娆娆地舞出一个美姬来,装束比原先六个苗女更艳更露,长长的美腿上绑着那苗疆的网靴,更衬腿腕足踝柔美;奇异的是一头紫柔柔的及股长发,贾蓉闻所未闻;那容颜妖媚非常,顾盼生姿,风情万千,肚间还闪闪发亮,贾蓉仔细一瞧,原来在她那肚脐眼里竟襄了一粒小小的银白色珠子。??只见那紫发妖姬舞动间眼波流转,时惹王爷时撩贾蓉,火辣妖媚,北静王只笑吟吟地瞧着,贾蓉却是口乾舌燥、目瞪口呆了。??一舞已毕,六个苗女退下,王爷便命那紫发舞姬为贾蓉斟酒,笑道∶“这是本王爱妾,原来的名字唤做孔雀儿,从前还是苗疆的一个上万人的洞主呢,跟了我之後就叫雀姬,世子喜不喜欢?”吓得贾蓉忙道∶“王爷爱姬,怎敢喜欢。

”却见那雀姬斟了酒,献到贾蓉前边,嘴角含笑道∶“公子请。”声音妖妖娆娆,竟似能钻人心魄,慌得贾蓉忙接住,吸一口气乾了。??北静王又与贾蓉天南地北的神聊,那雀姬便跪在贾蓉身边,一边斟酒一边劝酒,又有一丝丝甜腻腻的香气钻到贾蓉鼻子里,真使贾蓉差点儿忘了自己姓谁名甚。聊着聊着,说到家里,见王爷偶尔发问,似有点兴致,贾蓉竟连自己那房中的乐趣都搬出来献了,说到有一次兴起与夫人秦氏玩那“喜雀登枝”,还比手划脚,生怕王爷弄不清楚,惹得那王爷身边那几个美妾与雀姬皆咯咯娇笑,贾蓉愈发得意,只是没看清楚王爷的表情。

??北静王笑道∶“与世子一会,真是愉快,今夜酒已不浅,本王要去休息了,你也不必回府,就在这里歇下吧!”贾蓉尚要推辞,却见王爷在那几个美妾拥扶中去了。旁边那雀姬笑嘻嘻道∶“公子请跟贱妾来吧!”贾蓉迷迷糊糊站起,却走了个趔趄,雀姬忙抱住,拥扶着到了楼南边一厢,但见里边罗幔重重,锦被一地,华丽异常。??雀姬服侍贾蓉躺下,跪在旁边瞧着他笑道∶“公子怎麽样啦?”贾蓉乜眼应道∶“我很好,你怕我醉了麽?”雀姬笑道∶“那好,贱妾走啦,外边有丫鬟,想要什麽就叫。

”才要起身,却被贾容一把拉住,涎着脸道∶“你去哪里?怎不陪我?”??雀姬妩媚笑问道∶“陪你做什麽?”贾蓉见状,心中荡漾,狗胆猛的壮了起来,竟将她拽倒,搂在身上,笑道∶“你刚才惹我吃多了酒,现在便得陪我出一身风流汗,才好睡觉。”那雀姬默不作声,贾蓉愈喜,就趁着酒意在她身上乱搜起来,触手滑腻,最特别的是到处都娇弹弹的,他玩过不少女人,却还没遇上过这样的,不由十分动兴。??贾蓉摸到雀姬下边,突然轻轻“噫”了一声,一脸讶异,又将手插进她腰里细细掏了一阵,只惹得那雀姬细细娇喘。

贾蓉满面兴奋,猛地按倒雀姬,竟要解她短裙来瞧。雀姬抓住腰头,喘息道∶“我可是王爷的姬妾,你也敢玩吗?”??贾蓉一惊,出了一身冷汗,酒也醒了几分,旋又想道∶“刚才北静王叫她陪酒,又独留她带我来这休息,用意自非寻常,想来准是因为跟我聊得投缘,所以要用这尤物来招待我。”越想越似,便笑道∶“耍到这份上,就是王爷明天要砍我的头,现在也不能放过你了。”那雀姬闭眼松手,娇嗔道∶“你这人呢,吃多了几杯酒,就色胆包天起来,人家不管啦∼∼”??贾蓉大喜,飞快褪下了她那苗家短裙,两手打开她那双长腿一瞧,不禁血脉贲张,鼻血差点都欲迸出来。

原来那雀姬粉阜上的阴毛也是淡淡的紫色,鲜艳柔软,十分特别,但与她头发一致,尚不算怪异,最奇的却是那花溪里,竟也跟脐眼上一样,襄了银亮亮的小珠子,一粒正位於那殷赤花蒂之下娇嫩蛤嘴之上的地方,另一粒却是襄在玉蛤嘴的正下角处,在昏暗灯火下散发着银晕晕的光芒,看起来实在是淫糜入骨。贾蓉裤子里的那根**,顿在刹那间膨胀至极限。??高楼之顶,缕缕沁人肺腑的凉风流过,却见那玉色琉璃瓦上悠悠闲闲躺卧着个男子,一手持着盏美酒,另一只手不时将一条淡淡的紫花汗巾儿送到鼻子上闻闻,仰望着满天星星的夜空,脑海里那腰上束着一条淡淡的紫花汗巾儿的仙子正飘飘渺渺地荡着秋千┅┅???????????????诛邪(三)??贾蓉**蚀骨地想道∶“王爷的女人,竟连这个地方也跟那常人的大不一样啊!”还嫌那阁里灯火昏暗看不真切,竟用双臂将雀姬两只雪滑的大腿蜷起来,夹於腋下。

这一来,雀姬的下体悬空,那淫糜的玉蛤也离贾蓉的眼睛极近,都给他瞧了个清清楚楚。但见那只玉蛤鲜艳瑰丽,两瓣蚌唇已经比别人红润许多,里边两条细嫩赤贝更是殷红如血,线条分明,再经那一上一下两颗银亮亮的小珠子一点缀,真叫人心醉神迷。??贾蓉见上边的那颗银珠子襄於花蒂之下,将那娇嫩至极的粉红肉蒂儿高高地拱了起来,正俏俏的娇颤着,蒂头上还流耀着莹润的水光,可人又诱人。这等罕有的美景他何曾见过?不禁一阵极度的神魂颠倒,探手去勾弄,忍不住用两根手指拈住花蒂下的那颗珠子,轻轻地拽了拽,想瞧瞧到底是怎麽样缀上去的,还没看明白,却惹得那雀姬“嘤咛”一声,大发娇嗔道∶“你弄什麽呀∼∼不给你瞧啦!”就要合上腿。

??贾蓉连忙松手,做出个好看的笑容,柔声说∶“弄痛夫人了吗?该死该死,且待小生来帮夫人揉揉。”雀姬羞道∶“才不要哩∼∼”贾蓉哪管,伸出两根手指,探到蛤嘴里去揉弄,只是片刻,那里面的娇嫩之物眨眼间就湿润起来。贾蓉动兴,又俯首吐舌去舔舐,触到里边的娇嫩,舌尖竟传来一丝丝异样的甜味,不禁一呆,忖道∶“难道这妇人的**会是甜的?”再细舔了几下,果真如此,不由心里叹道∶“这尤物竟然全身是宝呀!可惜却是王爷的人,否则我短寿三年也要将她弄到手来。

”??雀姬被贾蓉的舌头弄得呻吟起来,带着轻轻的鼻音,娇娇柔柔的无比撩人。贾蓉更加来劲,一条舌头舞得跟鞭子似的,嘴也罩上去吸吮。雀姬湿润的艳蛤里凝结出一滴滴饱满的水珠儿来,却又叫他给和成一片了。??只听那雀姬娇喊起来∶“饿鬼啊∼∼吃够了没有?”贾蓉叹道∶“夫人全身皆宝,连这底下的玉津也如那花蜜一般,小生真不知是哪世修来的福气,怎麽能不馋呢?”雀姬笑靥如花道∶“你这张嘴才是涂了蜜呢!好会哄女人开心哩!”贾蓉心里得意,他婶婶凤姐儿不是也常被他这一张嘴哄得迷迷糊糊麽???又过了一会,雀姬娇喘细细道∶“被你惹死了,到底要不要人家?”贾蓉哈哈一笑道∶“夫人别急,小生这就来了。

”飞快地脱衣解带,掏出下边那早就怒勃待发的大**,将她长腿两边担住,对准那淫糜的花溪凶狠一刺┅┅只听雀姬“嗳哟”一声,已被他插得见不着根了。??贾蓉一入,不禁低低的闷哼一声,原来雀姬那蛤嘴里的两粒银珠儿正好一上一下紧紧地夹着他的**,又硬又滑,一进一出间,揉到**肉上,划得他骨头都趐了,那种**滋味,何曾有过???贾蓉耸了几下,**忽在深处碰到一个软嫩之物,猜是花心,便追杀过去,却觉**似被一张婴儿的小嘴咬了一下,滑腻无齿,顿浑身一震,正**万分,转眼又失,贾蓉急忙挺腰摆股四下寻探勾弄,好一会才失而复得,再尝一番,便又丢失,贾蓉便从旁边取过一只靠枕,塞入雀姬臀下,抬高下体,顿见成效,开始频频勾弄到她那嫩嫩的花心了。

??这方法是“品玉阁”中一个姐儿教他的,说女人花心皆藏於幽深之处,男人大多罕能弄到,有个最间单的法子,就是用枕头、棉被或什麽的将女人的屁股垫高,就容易多了。贾容与凤姐儿偷欢,便是常用此法,果然收效不凡,因为凤姐的花径极幽深,不用此法,那花心儿入十下也不知能不能碰着一下哩!??只听那雀姬颤叫道∶“公子┅┅公子你好会玩哟∼∼竟┅┅竟会这样弄人家那儿,嗳哟∼∼好酸哩∼∼嗳哟∼∼酸┅┅”蛤嘴里滑腻腻的淫津流出,涂了贾蓉一腹,那甜腻的气味愈发浓烈。

??贾蓉一边受用她那娇言涩语,一边细细品弄,兴奋哼道∶“夫人,你里边那东西怎麽会咬人呢?可爽煞小生啦!”只觉得这个美人儿真是比凤姐儿和他老婆秦可卿还要妙上三分。??原来雀姬这花心是个名器,叫做“蟾蜍蕊”,凡与男人一交接,便如那婴儿就乳一般,咬得男人舒服无比,却是十分罕见,千里难逢其一,也因此极得北静王宠爱。她扭断蛮腰,脚腕上那金环上系着的几个小铃清清脆脆地响个不停,娇嚷道∶“别老碰那儿呀∼∼人家酸死啦∼∼等会儿你┅┅你也会受不了哩∼∼到时可没得玩了,啊∼∼啊∼∼”??贾蓉哪里肯听她的,笑道∶“夫人放心,本公子素来耐战,今夜定管你吃个饱!”仗着自已学过秘技,只顾姿情耸弄,连连用**去揉弄那会“咬人”的嫩花心,心想自已花两千两银子学来的“如意小金锁”可非吃素的,不弄上个通宵是绝不会泄。

??贾蓉又抽添了数十下,只觉一下比一下畅美,突然精关一软,趐麻麻的泄意流荡**,心中吃惊,但已把守不住,两手用力握着雀姬那软滑的双股,将**深深地插住,就一抖一抖地喷出精来。那雀姬竟是个无比敏感的尤物,只被他喷射得“呀呀”娇呼,两只姣美绝伦的白足在那浪纹大红锦被上乱蹬乱蹂,贾蓉眼角瞥见,更是泄了个江决千里。??过了好一会,贾蓉定了定神,只见身下那美姬柔柔的蜷成一团,慵懒娇媚地着如丝美眸,正似笑非笑地瞧着自己,不禁有些脸红,解嘲道∶“夫人在笑我麽?小生见了夫人倾城容颜,一时**,就把持不住了,让夫人不能快活,真是该死。

”??雀姬笑盈盈地说道∶“谁说我不快活呢?你紧张什麽哟∼∼”贾蓉不好意思道∶“可小生也太快了些吧!”雀姬笑得更妖娆,薄嗔道∶“谁叫你那麽馋呀,都告诉你不要老去┅┅去碰那儿,你又不听,急得跟什麽似的。”贾蓉又探手到她下边摸索,笑道∶“夫人那地方美死人哩,叫小生怎忍得住呢?”雀姬笑道∶“嘴巴涂了蜜,到处骗女人。”??贾蓉只觉这个王爷的爱妾十分好亲腻,而且那一颦一笑都要勾人心魄,又与之温存起来。雀姬喘息道∶“你还要玩吗?”贾蓉笑道∶“让小生再好好侍候夫人一回。

”雀姬娇吟道∶“再玩一次就要放人家走喔∼∼”??贾蓉兴狂过一回,有了些定力,心里盘算着得好好将这绝色的尤物玩个透,因为过了今宵,说不定就再也没有机会跟这个女人**了。遂将雀姬上边的衣裳也脱去,只见一对高耸美俏的玉峰娇颤颤地弹出来,十分惹人,不由用手满满握住,只觉不大不小,正堪一握。??这回贾蓉只慢慢的来,使尽生平手段,抽添了百多下,谁知依然渐渐又有些忍耐不住了,突想起这雀姬好像一直没有过泄身子,俯在她耳畔问道∶“丢过没有?”雀姬没应,半晌才腻声娇嗔道∶“你慢吞吞的,人家怎麽来?”贾蓉愈是**,闷哼道∶“定把你弄流出来!”当下大创大弄,雀姬也陪着妖娆**。

??过不一会,贾蓉自已却受不住,只觉**要紧处被雀姬蛤嘴里那两颗小珠子刮得又酸又趐,丹田的“如意小金锁”再次土崩瓦解,一股股热精射了出来,颤声问道∶“你还没来麽?”那雀姬噘着嘴儿嗔道∶“人家就要来了,可你又缴枪了∼∼”??贾蓉心中惭愧,抱着雀姬道∶“不瞒你说,我是学过功夫的,平时可以通宵不倒,但今天一碰见你就不成了,想来定是你下边那两颗小珠子太爽利了,一上一下刮得我的东西实在受不了。”雀姬笑嘻嘻道∶“那你别玩呀,放我走,去告诉王爷你欺负人家。

”作势要起身。贾蓉哪会放她起来,压在身底不住狎玩,不一会又勃了起来,只觉这尤物真是令人欲罢不能。??雀姬喘息的娇腻道∶“你都说再玩一次就放人走的,怎麽现在又把那东西搞到人家的肚子里来呢?”贾蓉神魂颠倒,抱住她求道∶“好姐姐,就丢一回给我尝尝吧!”雀姬“咯咯”笑起来,娇媚说∶“没出息,一个男子汉,哪有这样求女人的?”贾蓉一寸寸地亲吻她的粉胸,作出一副软甜相道∶“求求姐姐了,你就可怜可怜小生吧!”??雀姬半晌不出声,忽细细声道∶“人家喜欢从後边来。

”贾蓉如闻仙音,心中大喜,当下将她翻过身去,贴着她的粉股,用**揉开两粒银珠子,不疾不徐地推了进去,只觉比从前边入又是另一种风味。??雀姬娇言涩语道∶“哎∼∼不要太深┅┅再出来一点儿,哎呀差不多了,下边一点┅┅嗯∼∼就是那儿了∼∼”贾蓉依言而行,在她花径浅处寻着一小片微韧之壁,只一揉耸,顿搞得她浪声娇呼,比先前皆盛,知是弄着痒筋,便在那个地方狠狠插刺起来,果然非同寻常,只奸得她淫液横溢,黏了东一块西一块,又比前两次丰润了许多,阵阵淫糜的奇异甜味流荡在空气中。

??贾蓉乐滋滋的想道∶“原来她的要害在这里,竟然比花心还捱不住弄,这次定搞出她的阴精来尝尝。”压在她股上一下下大创大弄,但见玉茎将那花溪里的两颗银珠子揉进去又拽出来,粉物相揉,浊波浸溢,实在是淫艳绝伦。??转眼过了近百下,眼见雀姬似欲捱不住,但自己也趐趐的极畅起来,**被那两颗小珠子刮得一浪浪跃跃欲射,忍不住哼道∶“好姐姐,你还不丢麽?”??雀姬趴在绵被里,嘴儿咬着枕巾,娇吟道∶“小哥哥∼∼你再┅┅再忍一会儿,人家┅┅人家就┅┅就要来了∼∼”??贾蓉便苦苦强忍,再插没多少下,只觉精关已是摇摇欲坠,又闷哼道∶“姐姐,快丢呀,我要忍不住了!”却见雀姬长及腰畔的紫发乱甩,欲仙欲死地娇喊道∶“不要啊!你┅┅你再弄几下狠的∼∼就┅┅就┅┅”贾蓉倾尽全身之力,将那硬极的大**以几乎垂直的角度往下猛戳,**下下皆深深凹入雀姬阴内的痒筋,猛的一口气提不住,一阵奇趐异痒直透茎心,丹田的“如意小金锁”终於崩溃,射出了他这一晚的第三次热精来┅┅??忽听雀姬腻腻的娇呼一声“给你了∼∼”,贾蓉**中看见她双手死死的抓住棉被,趴在那里一阵痉挛,蛮腰上的玉肌一下下抽搐起来,两瓣圆圆的雪股也不住蠕动,时收时舒,忽觉**上被一片软软的液体浇下,整根**都趐麻了起来,还没回过神,已看见一丝丝白浆从自已插住的蛤嘴缝里冒了出来,才昏昏沉沉地想道∶“终於搞丢这个女人了┅┅”???????????????诛邪(四)??可卿“哎呀”一声娇叫,双臂搂住了她弟弟的腰,娇躯一阵颤抖。

??秦锺先抽添了一阵,解了些馋,笑道∶“姐姐,今天要问你一句话,你说是我好呢还是姐夫好?”??可卿害羞,装做听不懂,问说∶“什麽?”秦锺挺了几下,说∶“就是这东西。”可卿啐道∶“不知道!”秦锺不依,他熟知姐姐那要害的位置,用他那尖尖的**在那上边挑了几挑,只挑得可卿混身酸软,柳腰乱扭,娇呼道∶“不要这样啊∼∼不要∼∼碰到姐姐那儿啦∼∼”??秦锺道∶“你说不说?”可卿摇摇头,又挨了一阵狠挑,直到真有点美得挺不住了,才叫道∶“你好∼∼你好∼∼我的亲弟弟最好∼∼”??秦锺还要问∶“为什麽呢?你不是说过他的比我粗吗?”可卿抱住她弟弟的头,在脸上亲吻道∶“可是弟弟的∼∼长呀,每一下都好像扎到了心坎上,叫姐姐┅┅姐姐的魂儿都要飞啦,而且┅┅”秦锺听得高兴,问道∶“而且什麽?”可卿陶醉地说∶“而且弟弟从小就跟姐姐玩,最知道怎麽让姐姐舒服了,不像姐夫那样一得意起来就不顾人家,所以弟弟的比姐夫的好。

”??这却真的是她的心里话,尽管贾蓉十分温柔体贴,却无法给她那一种蕴含着亲情的甜蜜感觉,况且这一种感觉还深深隐藏着一丝不能去想的邪秽**,这更是撩动她**的秘密。??秦锺大喜,又兴奋非常,当下尽心尽力,狠挑巧刺。他那**十分细长,**几乎下下可插到可卿那幽深处的娇嫩花心上,这一点比贾蓉可要美妙多了,直搞得他这个仙妃般的姐姐眼饧骨软,如痴如醉,那滑腻腻的**流了一股,湿了一大块床单。??可卿想起要拿条汗巾垫住,免得贾蓉回来看见,偏偏趐美得通体皆软,动都懒得动。

被秦锺又一轮深深的急插,忽然花心一阵奇痒,子宫都麻;了,不禁又惊又沮丧,暗道∶“最近怎麽这样容易丢身子呢?”??这时,秦锺突然狠插了十来下,猛的拔出滑腻不堪的长茎,叫道∶“姐姐帮我,要┅┅要出来了┅┅”??可卿熟知她这个弟弟的癖好,顾不得一阵极度的空虚难过,忙努力坐起来,把一只手绕到秦锺後边的股缝上,用一根滑腻的葱指揉插进他那屁眼里巧妙地挖弄,另一只手握住**,还没捋几下,就迸出豆浆般的热汁来,竟有一滴溅上了她那羞涩而美丽的脸庞,嫩嫩的粉红与浓浓乳白相映衬,份外动人。

??秦锺一下下抽搐着,看着可卿那的比花娇艳的玉容,闷哼道∶“姐姐的手真滑┅┅姐姐真好。”??两人躺在床上相拥缠腻,可卿有些惶惶不安,生怕贾蓉突然回来,想叫秦锺走,又怕他累着身子。??秦锺道∶“姐姐别担心,他要是回来了,最多我给他玩玩。他可馋呢,前几天碰见我还涎着脸哩!”??可卿说∶“可你不是讨厌他吗?姐姐怕你受委屈哩!”秦锺抱住他姐姐,脸庞在她那娇弹软绵的粉乳上磨蹭,甜甜道∶“姐姐疼我,受点委屈又算什麽?”可卿只好溺着他,对这个宝贝弟弟她从来硬不起心肠。

??过了一会,秦锺爬起来,拉开床头的暗奁乱翻,那里边藏着许多希奇古怪的玩意儿。可卿嗔道∶“小锺儿,别弄乱了,那些东西可都是你姐夫的宝贝,小心他回来着恼。”秦锺却笑嘻嘻地拿出一支乌溜溜的角先生来,说∶“姐夫用这个跟你玩吗?”可卿懒得跟他闹,转过身去闭目养神。??秦锺又拉开一格,见里面尽是些春宫册儿,翻了几本,都是看过的,心里想道∶“不知玉哥哥看过这东西没有?待我悄悄地拿一册去给他瞧瞧。”再抽出一格,却见放里边着一只精致的白玉云纹钵子,掀起盖子,顿时一阵异香扑鼻,整个人竟有些飘飘然起来,想起这味道以前在姐姐的房里似曾闻过,见钵子里盛着五、六分极细腻的淡红粉未,问道∶“这是什麽呢?”伸指挑了一点送进嘴里,只觉甜腻腻仿似那女人的胭脂。

突然一注趐热从食道流下,直达丹田,眨眼间又传荡周身,整个人都烫热了起来,不禁吓了一跳,叫出声来。??可卿回过头,见状忙坐起来盖上钵子,又惊又恼道∶“什麽都能乱吃的吗?吃了多少?怎麽样了?”秦锺眼睛却落到他姐姐跑出棉被的一对雪腻丰美的**上,只觉比往日更加诱人,笑嘻嘻说∶“也没怎麽样呀,就是全身都热乎乎的,下边的宝贝又翘起来了,好像比以前还硬哩,姐姐你摸摸。”可卿探手到被里一摸,果然硬了几分,而且还有几分烫手,心儿不由一荡,好气又好笑道∶“这可是用来放在香炉里烧的,你却拿去吃了,看不急坏你哩∼∼”??原来这钵子里盛的东西名日“春风趐”,是贾蓉好不容易从“点玉阁”弄来的宝贝,价格不菲,平时只要在房里的香炉里放上一丁点燃了,便异香满屋,催人**,令男女欢好时更加动兴,贾蓉最是喜欢,几乎每次跟秦可卿行房时都要用上一点。

??秦锺又握住那硬起来的**往他姐姐的玉蛤内顶。他对这个极疼他的姐姐向来恣情尽意,想玩就玩,多数没什麽前曲。可卿也习惯了,张开腿,迎入亲爱的弟弟,里头尚含滑腻,被一刺至底,准准的插在嫩花心上,娇哼一声说∶“等你再长大一点,姐姐就叫姐夫帮你讨个模样俊俏的小媳妇。”??秦锺刺入姐姐那娇美的玉蛤,一轮深深地**,细细领领略每一丝传过来的**快感,摇头笑道∶“小锺儿只要姐姐做我的小媳妇,好让我天天奸淫。”他这些天来在学堂里跟薜蟠等人鬼混,也学了不少下流话。

本站7x24小时不间断超速小说更新,请牢记小说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