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凌晨三点,乌云遮盖了整个天空,北风呼呼的吹着。街道上车辆很少,更别提行人。昏黄的灯光下,一个削瘦的身体拖着长长的影子,脚下略显轻浮的行在街道的旁边,尽量隐藏在树木的阴影之下,穿过一个十字路口,走进旁边幽静的道路,行得数十步向左边拐了进去,这里是一片小区,门卫保安处还亮着灯光。这道人影没从大门进去,而是来到隐蔽的围墙边上,围墙上都镶嵌着碎玻璃,此人显然十分的熟悉这里的环境,轻轻一跃,手已经搭住三米多高的围墙边缘,而落手是唯一没有玻璃的地方。

手臂微微用力,将身体一带,就这么翻了过去。围墙的另一边有一颗大树,遮挡了周围的灯光,形成一片阴影,这人影就藏在这阴影下没有动,过了片刻,一道亮光出现,是保安在巡逻。“这保安倒是挺尽责的。”树下的人撇了嘴。保安从不远处的道上走过,手电筒晃了几下,并未发觉缩在树下的人影。过了片刻,这人才从阴影走出,纵身急奔,来到一栋楼下,当他停下来之时,脸上抽搐了几下,似乎忍受着剧烈的疼痛。从裤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钥匙被纱布裹着,显然是怕因碰撞发出声音。

很熟练的用其中一把钥匙打开了这楼底的大门,然后轻着脚步的走到了五楼上,没有一盏声控的路灯亮起。他走到门牌为5-3的房门前,又用钥匙打开了门,钻了进去,小心的关上门,长长的嘘了口气。“啪。”一声灯光亮起,这道身影终于显露出了全貌,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留着现在颇为流行的短碎发,面貌端正,算不得英俊,但五官组合起来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眼睛中更透露出远超年龄的成熟。脚下是休闲鞋,一身衣着也是休闲的打扮,只是胸口处却有一团已经干了的血迹。

少年将这衣衫脱了,随意的向旁边一扔,这动作稍大,又是疼得连连皱眉,借着灯光可以看到在他的左胸偏上接近肩胛处有一团凝固的血块。少年将鞋子蹬掉,脱了长裤,穿上拖鞋,走进了旁边的卫生间。亮了灯,从旁边的柜子中提出一个小箱子,打开箱子,里面是一套医用的手术刀具。少年选了一把锋利的小刀和一只镊子,简单的酒精消了毒,用托盘装着,放在镜子前面一个的台子上,拿着小刀,颇为郁闷的嘀咕着:“奶奶的,原来恢复力太强也不是好事!”手指轻轻的一抠那血块,一整块就这么掉落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白嫩的皮肤。

很明显,看这皮肤的颜色就知道这是刚好的伤口,只是从这血块的颜色看,过去的时间分明不到一个时辰。少年右手拿刀,左手在那伤疤的位置,摸了摸,确定下刀的位置以及走刀的方向,深吸了一口气,盯住那处,右手的刀子稳稳的落下,锋利的刃口,刺破了肌肤,直到半寸深处,然后缓缓的划动,鲜红的血液涌了出来,少年的脸有点苍白,但他呼吸平稳,手未有颤抖半分。刀口不多不少刚好两厘米长,用左手将伤口尽力的张开,右手换了镊子伸了进去,与伤口的每一下接触,都会传出剧烈难忍的疼痛。

镊子终于触到了某物,少年指尖用力将之稳稳的夹住,然后缓缓的拉了出来。鲜血顺着伤口下流,留下一道刺目的血色痕迹,血液染湿了短裤,少年的太阳穴在跳动,牙齿紧紧的咬着,可以想象此时的他是怎样的感受。伤口里面的东西终于被夹了出来,是一颗染血的子弹头,“当”的一声连同镊子一起丢在了托盘里。“下次谁再用步枪试验金钟罩,谁他妈就是傻子。”少年恨恨的骂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