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安息之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洞中深处,越来越寒冷,但一点也没有发闷的感觉,看来里面通风条件不错。行进之时,王教授的目光始终落在那两边的图案上,李赫也时不时的看上一眼,但他却似乎在寻找一些东西。向前行得近五丈,李赫的步伐微微一滞,林斯顺着望去,只见那墙壁之上却是几个符录的图案,林斯心道:“难道他真的是为这些符录而来?”再前行得几米,山洞开阔了起来,巨大的洞中,正对面是祭拜用的高台,上面摆放着许多灵位,周围悬挂着无数动物的头颅,显得阴深恐怖。

众人停下了脚步,林雁咽了一口口水,按奈下心中的恐惧,上得前去跪在灵位前面的蒲团之上,拜了三拜,从包裹中拿出一个牌位来,放在了祭台的末端,上面的字林斯不认识,料想当是林雁爷爷的灵牌。这大洞的左右两侧都开着一道石门。王进寒看着石门上面的字道:“左边是王陵,右边是巫墓。”接着道:“这里上面的字居然也是古篆文,从这坟墓的建造材料的变化,至少也是两千年前,这王国若不是从外迁徙而来,便定与外面有着联系,还有你看这上面所刻的符录,与国内出土文物上雕刻的那些符文十分相似,我对古代符录研究不深,不然倒可考究一下。

”林雁望着那王陵道:“麻烦钱大师了。”钱龙点点头,道:“大家都将防毒面具带好,最好,将身上也遮严实一些,别露在外面,不然到时有何意外,可别怪我没提醒。”钱龙每走一步都会试探几下,让众人跟着他的脚步不要乱踩,这等古王陵之中,谁知道会不会有机关。点然了周围的油灯,钱龙这才来到王陵的石门之前,探索了好一阵,盯在大门正中位置,轻轻一按旁边的一块毫不起眼的石头,正中的位置顿时露出一个凹处来,钱龙回头对林雁道:“把你的玉佩拿来。

”林雁“哦。”的一声取下玉佩递了上去。钱龙取掉玉佩上的绳子,轻轻一扣就将玉佩镶嵌了进去,然后贴着石门轻轻一转,听得卡的一声,一个猛兽的图案在石门上浮现。但却再之后并没其他的变动。李赫冷冷的道:“血。”钱龙看了一会,指着猛兽的口,回头道:“林小姐。”……石门向上缓缓的升起,钱龙飞快的点了一只蜡烛在那角落,一团粉末撒下,然后和林雁迅速的退后。石门之后居然有着光亮,林斯和林雁都惊悸中带着错愕。王进寒道:“一些大户的陵墓之中,都会用点上万年香油灯,这灯说然上万年那是夸张,但几百年还是没有问题,这陵墓关闭尚且不到百年,通风效果良好,油灯未灭也属正常。

”见石门大开之后,也没什么动静,钱龙松了口气:“陵墓是死者安息之地,戒凶杀,有机关也是防宵小之徒,一般来讲,若不乱动其中东西,都不会有什么凶险。”石门完全大开,几人向着陵墓之中走去,可就在这时。“嘎……”“什么声音?”几人同时转过身去。“好像是从对面的墓室中传出来的。”林雁声音有些颤抖,身上起了鸡皮疙瘩。那王进寒教授脸色也有些苍白,他考古多年,经历过一些事情,也知道不少秘辛。钱龙脸色凝重,只有李赫以久面色冰冷,看不出情绪。

那一声之后,墓室之中再无别的声响,只是这一声响动却在众人的心中留下了一丝恐惧,即便是林斯已经见识过僵尸了,可依旧觉得一丝寒意从头顶而下,脸上却是笑着:“或许是幻听吧。”林雁跟着笑,但笑容很勉强。钱龙四周看了看,道:“虽说墓地之中,多会有阴气,但这样浓厚的却是很少见,说不定真有什么脏东西,大家小心点,那里且不要理会,即便有什么,有石门封闭也出不来,先且将这边事情做好,再说其他。”林雁强压着恐惧向着里面走去,林斯却走在了李赫的旁边,以防以外,虽然李赫到现在依旧没露出什么迹象,但林斯的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安。

王陵之中很简单,除了四面八方都雕刻着一些符印外,几乎没有什么别的装饰,只是一个巨大的石室,那石壁之上有着许多深三米,宽一米,高两尺的方形石孔,在这石孔的外面都有一个平台,台上放着一个刚好能够将这孔盖住的石板,更有一些盘子,还有油灯,香炉,这些都是这古城历代国王的安息之所。林斯粗略的一数,这样的石孔有着近两百个,有百多个已经盖上了盖子,前面的油灯也还燃着,可以看出,这些孔穴里面定然已经装上了死尸,一想到自己身在这死尸群中,头皮就发麻。

这些封闭的穴中或许有陪葬珍贵的宝物,但谁也没起什么打开看看的心思,王教授和林雁不用说,吴柄虽心中,却很有原则,摸金校尉们也都讲究取之有道,至于林斯和李赫对这些更不看重。林雁跪拜三下,从包裹中取出一个骨灰盒,双手捧着盒子放进了一个离中间最近的空穴之中,又拜了几下,抱起那盖子合上,再点燃了前面的油灯,对着李赫道:“有劳了。”李赫一眼不发的上得前处,伸出手指,就在那洞穴的上面的石板上划了起来,碎石、粉末沙沙落下,只过片刻功夫两行字就在上面落下,林斯看得暗暗皱眉,李鹤的指上功夫确实霸道。

每个油灯的旁边都有一盒淡青色的香,由钱龙检查了一遍之后,林雁在在每个香炉前面都点燃了三只香,这一下来里面便将近过去了近一个时辰。退出王陵,看着墓室的大门缓缓落下,林雁心悸的看了对面的巫墓一眼,道:“我们出去吧,这里面怪可怕的。”李赫双目在这墓室之中泛起幽幽的青光,就如同那夜猫子的眼睛,缠周围的寒意更加的浓烈了,他没有丝毫情绪变化的说道:“既然到了这里,总得进去看看,不然就得等下个月圆。”林斯危机的感觉更加强烈,再想到之前的响动,说道:“我看还是算了,这墓地乃是死人的家,入墓为安,惊动了总是不好的。

”李赫却不理会林斯,对着林雁道:“林小姐,我二人的约定可还作数?你不会是想过河拆桥吧。”林雁一咬压,道:“那就进去看看吧。”在王国之中,国王乃是主人,但神秘的传说,从来都出自巫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