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饭可以乱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老赵却是担心道:“林兄弟你还是快走吧,双手不敌四拳,犯不着和这些家伙拼命,要不。。要不我们报警吧。”林斯拍拍老赵的肩膀道:“担心什么,有什么事情,有我呢。”林斯的底细,老赵并不知道,虽然林斯帮过他,但在他看来,林斯也不过是一个还在读高中的未成年人啊,这如何让他安定得下来。林斯也懒得再去解释什么,将地下,还疼得没起来的三人提着扔了出去,然后搬了个椅子大马金刀的坐在这门前。这一阵打斗,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在这饭店外面围了一个大圈。

那几个混混此时稍微好点,爬了起来,远远的躲着,其中一个还发狠道:“你给我等着,会有你好看的。”旁边有个心好的观众靠得稍近,低声道:“小伙子,你还是快走,那个群家伙中,有个人的姐夫,是警察局的。”林斯听着一愣,心中嘀咕,警察局的?我说天木市哪个有这个大胆子敢来收我店中的保护费,这黑道之上哪个老大不知道这店有我的股份,感情这几人还真是初来乍到,笑了笑:“警察局,那我可更应该等着了,毕竟俺怎么说也是好市民,这样吧,大叔,帮忙报个警。

”林斯真有些事情想到警察局去办办。外面路过的一些社会上的人士已经认出了林斯,有两三个凑了上来,其中一个穿着一身白色高领的毛衣,笑嘻嘻的道:“江。。林哥,就这几个小子啊,要不要我们动手?”目露凶光的瞄了几眼那三个混混。林斯摆摆手道:“去去去,来凑什么热闹。”这时,听着警车声响起,林斯的脸上笑得很甜。警车在不远处停下,周围的群众让开一条路子,三个警察从警车里面下来,那几个混混却是连忙凑上:“警察同志,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我们来这家饭店吃饭,却无缘无故被这小子打了一顿。

”领头的警察三十来岁,只见他皱着眉头道:“知道了。”他可知道这些人是什么货色,猜也能猜想到其中因果,若非家里的那头不好交代,他可不会来趟这浑水。其中一个混混指着林斯道:“就是他,坐在那里那个。”领头的警察看了一眼林斯,然后盯着林斯旁边的人,这人他认得,乃是东路上,乌帮的一个头目绰号豹子,也是一个狠脚色,此时豹子正报着双臂笑嘻嘻的看着他。领头的警察走过去,狠狠的盯了豹子一眼:“警告你,别给我惹事。”然后才对着林斯道:“就是你在这里闹事?”豹子笑着对林斯道:“林哥,这是分局刚调来不久的刑警大队的刘队长,那几个也刚来局里,你可麻烦了哦。

”林斯转头道:“我说豹子,你今天废话咋这多啊?”豹子嘿嘿笑道:“不是许久没见到林哥了,心情激动啊。”林斯道:“激动个屁,少给我添乱子,旁边去。”豹子嘿嘿的笑着,退到一边,像是看好戏的望着前面。后面的两个警察都还很年轻,虽然也是一脸的刚毅,但从其眼神可以看出,还未经世事磨练,昨天的那小伙子道:“诶,你什么态度,没见我们队长在和你说话呢。”林斯站起身来:“哎呀,这不是俺眼神不好,没看见嘛,请坐请坐。”那领头的警察没有动,只是冷冷的说道:“听说你在这里闹事?”林斯连连摇手道:“我说警察同志,这饭可以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可是这家饭店的老板之一,这闹事哪有在自己家闹的,是他们几个在我店里来闹事情,我不过是正当防卫而已,在场的朋友们可都可以作证,你可不能冤枉好人。

”不过周围却无人站出来说话,那几个混混目露凶光的看着周围的人,没有人愿意冒着危险帮助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人。林斯佯着很是痛惜的直叹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自然有人听得出其中的讽刺,面色微微发红。老赵上得前来道:“警察同志,我可以作证。”一个混混道:“他和那家伙是一伙的,我这里还挨了他一凳子。”说着还哀叫了几声,逼真很。“你不要血口喷人,明明是你们来收保护费,还动手打人。”赵嫂道。林斯笑着让他们退了下去,笑着说道:“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我们到局里面去谈谈怎样?”这话一出,几个警察道是愣住了,还从来没见过哪个犯事的人主动要求去局子里面的,莫非这人有来头?“先把他们带回局里,小李,你先留在这里纪录一下在场人员的口供。

”那领头的警察对着林斯道:“走。”说着就要来推林斯。林斯皱眉道:“别动手动脚的,我自己知道走。”林斯这一皱眉,身上很自然的散发出一种上位者的气势,那警官的身体微微一滞,却不敢再动手,说道:“带他上车。还有你们,快走。”对这几个混混却是不客气,然后对其中一人狠狠的盯了一眼。老赵却跑上几步:“我也是当事人,我可以一起去录口供。”警官道:“不用了,等会有你在小李这作下笔录就行了。”林斯去是回过头道:“老赵,你就好生的呆着,我没事的,豹子,这条街,依旧就交给你管了,别让那些什么规矩都不懂的人往这里窜。

”豹子道:“林哥放心,我会将这街道清理干净的。”那警官听得这话,对着豹子低声道:“别让我抓到你。”豹子笑嘻嘻的道:“你还是先担心下你那小舅子吧。”那几个小混混可认得豹子,他们之前也没想到林斯居然和这些人关系这么深,不然也绝对不会这样冒失,听到这威胁的话,心头一个寒战,又想到自己的姐夫,心头才稍安,民总不能和官斗,不是么?林斯对警车可不陌生,也不用后面的那警察说话,来到警车前便自己开门坐了进去,那架势,仿佛这是自己的东西一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