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去与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斯见陈耀放下电话,端着水喝了一小口,才问道:“这么急找我到底什么事?”陈耀坐下来,大有深意的看着林斯道:“这次消失这么久你去哪儿了?”。林斯道:“问这干啥?对了,我说老陈,我的银行账户怎么被冻结了?”陈耀道:“这事情先且不提,你回来之后,回过你家没有?”林斯道:“我还正奇怪呢,正想来打探消息,先是银行卡被冻结,自己家门口还埋伏着人,正想来问你呢。”陈耀猛的站起来道:“什么,你回去过了?和他们照过面了?”林斯奇怪道:“他们是谁?老陈,你就别和我打哑谜了,我回去倒是回去过,不过走到胡同边就觉得不对,退了回来.。

”陈耀舒了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林斯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倒是说明白啊。”陈耀又坐了下来,道:“严局马上就来了,等他来了,你就明白了。”林斯无奈只得等着,看陈耀等人的神色,总觉得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了,隐隐间想到了什么,林斯的面色也渐渐的凝重起来,希望。。希望情况不会太糟。墙上挂着的摆钟很有节奏的发出嘀嗒之声,林斯的眼神随着下面的钟摆移动着,听得一阵脚步声,然后有人敲门道:“小陈,我是严进先。”陈耀立马站起来站起身来,急步上前开了门:“严局,你来了。

”外面那人也急道:“小林呢?出事没有。”陈耀道:“在里面呢,还好小林反应快,没被发现。”外面的严局长走了进来,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此时的他身穿西装,体形略显得富态,眉毛很粗,虽带着一丝焦急,但依旧不怒而威。林斯也站了起来:“严叔。”严进先走了进来道:“你可算是回来了,担心死我们了。”陈耀将门反锁之后,道:“严局你坐下说。”林斯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问起,老陈也不说,只让等你来。”严进先打开公事包,拿出一盒磁带来,道:“你看看这就知道了,小陈,你把这放出来看看。

”将磁带放进放映机之中,林斯盯着屏幕,一阵雪花之后,是一段录像,镜头很远,可依旧看得清楚,竟是天木广场中,僵尸出现的诡异一幕,更记录了林斯自那禁止的众人肩上踏过的场景,画面所拍摄的范围有限,林斯还未跑出僵尸所在的范围,再外围就不得而知,接着又是一阵雪花,这阵雪花之后,原来地上的人们和怪物都全部消失,去了哪儿,林斯是知道的,因为他也去过。沉寂,没有人说话,陈耀默默的过去取了磁带。过得片刻,严进先道:“两个月前,天木市忽然爆发瘟疫,六百余人身亡,可是怪异的是,对这场瘟疫的的新闻还有报告都全无,除了亡者相关的人之外,其他人都是不知,而就算知道的也下意识的对此缄口不谈,即便是市里的领导们也潜意识的忘记了,只隐约知道上面下了封口令,直到这录象带突然出现在我办公桌上之前,连我也从未为此感到奇怪,我搜来所谓瘟疫死亡人的照片,将磁带上的人与之比较,发现他们都在其中,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而这带子中的事情是真是假?”林斯沉默,回到天木市中一翻见闻,本以为这事已经揭过,哪知道却又再生变故,而且,这带子中最为值得关注的便是自己,因为这些人中惟有他是清醒,犹豫片刻,林斯才开口道:“严叔,此事非是我不愿讲,而是知道得多了反而不好。

”“这么说,是确有此事了!”严进先一下子站了起来,看着林斯道,即便早有准备,可真知道此是真相,却也由不住大吃一惊。林斯没有回答,而是问道:“我家中埋伏的人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也是为此事?”严进先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惊疑,道:“这磁带共有三盘,我这里一盘,灵异组有一盘,还有一盘在国家机密档案处,埋伏在你家中的是灵异组。”“灵异组?”林斯有些惊讶,以前倒并非没听过这名字,只是那时他并未接触,只当是谣传,其实以他的势力要知道这些并不难,只是他接手这些势力之后,很少插手其中。

严进先道:“灵异组,是专门解决这类特殊案件的,即便是我也是才知道国家安全局下还有这编制。”“他们想如何?”林斯的脸色有些凝重。“你是磁带中唯一特殊的人,而且,在我们的记忆中,你也是唯一活着的。”严进先道。林斯冷冷一笑,也未说话。严进先在屋子里来回跺着步子,过得片刻,站在林斯面前,严肃的道:“我道你有些势力,但以个人之力是无法与国家抗衡,在特殊情况下,他们有权要求我们无条件协助。”林斯拿着杯子,在饮水机前接了杯水,一口饮尽,脸色平静了下来,还挂着一点笑容的道:“那依严叔的意思,我该怎么办?”严进先道:“离开,趁他们还没查到你已经回来,马上离开天木市。

”说着又从包中拿出几样东西来,道:“这里面有身份证和银行卡,身份证上的身份是一个失踪一年多的人,名字又恰好与你相同,相片是你的,卡是我托人办的,里面有十万。”叹息一口气道:“我也不敢往上面多弄了钱,怕被人发觉,火车票我已经让人去帮你买了,应该快送来了,到长州的,你到哪里之后再转车,至于再到哪里就你自己看着办吧,短时间内不要和我们联系,免得被人查出来。”林斯放下杯子,淡淡的道:“灵异组并不代表国家,我也未做什么见不得人之事,他们一来查,我就逃跑,哼,也未免太过丢人了。

不知道严叔信不信,若他们真要动我,我可以一天之内,让周围三个省市的经济秩序崩溃,这代价不知道他们承受不承受得起?”严进先一个寒颤,知道林斯势力的人不多,而他刚好是最为边缘的其中一人,他大约知道林斯的势力来自林一全,而林一全到底有多大能量,他不全知,但只是显露出来的冰山一角,也能让他知道林斯所言非虚。。“小林,你可千万不要冲动,这件事情关系到数百人的性命,已经惊动了京里,由京里的首长亲自主持,而且这非是我一人作的决定,也是省里陈书记的意思,何况并非是让你逃跑,而是暂时不要露面,半年,只需半年的时间,我们定然能将之处理好。

林斯坐了下来,手有节奏的敲打着桌子,过得片刻,衡量其中得失,深吸了口气,道:“好,我便躲上半年。”听得林斯的回话,严进先终将心放进肚子,他担心的就是林斯年轻气盛,不愿低头,如果真是如此,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不过,我来这里,已有不少人知道,他们也绝对会发现的,我这一走,你们如何交代?”严进先此时放下重负,眉头一展,哈哈笑道:“虽然他直属国家安全局,与我们却不是同一编制,你也非通缉犯,即便他们查到了也只能怀疑,没有确切的证据也奈何不了我们的,你就放心吧,别说林老将你托付我们,就只你曾两次救过我,这麻烦我也该担下来,何况陈书记早有安排。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