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树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从电视上可以看到,在一个石头砌成的花台中间,一棵两人合围的树木全身焦黑。对那些所谓的专家之言,林斯可没听进去,昨日未多想,今天再听得这报道,不知不觉间就想起符录之术来,心头一个念头闪过,莫不是有人在哪里施展了法术?新闻很快就转到了别的地方,林斯却一直在思索着这问题,有点兴奋,洗着碗筷之时,便已定了要去看看。在网上查看了定言大学到森林公园的公交车,这才发现,其实那里离这儿并不很远,如果林斯是全力跑过去的话,也就最多二十多分钟,当然,林斯跑步的速度是足以和公交车相比的。

一看到这,林斯才摇头想着,若是我早点知道这里有着一个森林公园,也不用每日都在学校操场上跑了,前些日子,已经有人开始注意到了林斯,说是什么学校田径队的,什么队长还是教练来着,毕竟林斯一天三次的在操场上奔跑,虽然跑得不是很快,但是光是这耐力也足以让某些有心人上心了。只是一般来讲,林斯那时候心头都正烦着呢,哪里会去理会这旁人,若非他意志力不错,只怕早已经动手打人了。新年的第一天,林斯并不打算在画符中度过,修炼之道讲究有张有弛。

所谓择日不如撞日,反正也没有什么好去处的林斯便打算今天就去那被雷击的地方看上一看。也没太讲究,林斯随便换了身衣裳,便锁上门下了楼。上了公交,车上的人并不少,还有几个人站着的,车子是自动投币,一块钱。可是上了车之后林斯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没有零钱,站在车门前,林斯拿出一张十元的,说道:“哪位有十块钱零钱?……大叔,有零钱没,我换一下。”连续问了几分都是摇头。这时,一个站着的中年女子从小包中拿出一块钱硬币,笑着道:“小伙子,给。

”林斯一怔,那女子又笑道:“拿着啊,我没这么多零钱,不过一个硬币还是有的。”林斯真诚的说了声谢谢。女子笑道:“出门在外,哪个没有点麻烦,这点小事,不用客气。”下一个站口,这女子便下了车,林斯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车子启动,看着她的背影消失。一块钱是小事,但要看什么场合,什么地方,那女子只怕没有想到,就是这小小的一块钱,在以后的日子中,却换来了她全家人的性命。车子一路走走停停过了四十多分钟才到森林公园的大门,今日公园的人不少,林斯估计,有好些人也是奔这被雷击的老槐树而来。

门票是十五块钱,走进了公园,林斯随便找了个人问问,便奔着一条小径穿了过去,翻过一个小山头,就听见一山凹传来杂乱的说话声,走了过去,见到不少人围在那儿。凑过去一看,果然是围着那颗老槐树,看来人的好奇心是相同的。林斯很轻易的钻到了前面,在槐树的周围围上了一圈警戒线,里面似乎有几个专家在察看着。电视上和实际看着的感觉截然不同,从地下飘落的叶子来看,这老槐树在未被雷击之前定然枝茂叶盛,但现在,整棵树木都成了焦黑,仿佛被火烧过了的一般,林斯曾经也见过被雷打了树木,但却从来未有见过有这样严重的,这老槐树分明已经完全失去了生机。

据林斯目测,这伞状的老槐树有十六米之高,听旁人言,其年龄有一千七百多年了,早些时候,这里还曾有个院落,老槐树就种在这院落里,不过几十年前被院子被拆了。那人还指着一个地方道:“你看那儿,本来是一口井的,听说那时候这里天天晚上都能听到女鬼在嚎叫,当地的人受不了,请了个道士来做了法场,然后就把这填平了。”另一人哈哈笑道:“这些迷信的东西你也信?我听别人说,是这房子塌了,又要修公园,所以才拆了的。”林斯在旁边静静的听着,其实许多时候民间的传说不一定是假。

难道真是自然原因?只是姑且不论现在的时节,只说昨天晚上至现在,这整个市区都是朗朗晴空,林斯怎么也不相信,天上的那飘得很高的几朵白云会降下雷电来,再说这里的四周都是高地,雷电也不会落在这里,虽然专家说,估计是这里的土地质地不同,因为磁场等原因,但真可信吗?听旁人口中,这里被雷打,几百年来还属于第一次。“会不会是有人在这里施法?”林斯有些兴奋的想着,只是那人为什么会对着一老槐树施法呢?有句话言:千年成妖,难道是这千年的老槐树有了灵性,成了妖精?经历了古城僵尸一事,还有那神秘的符,林斯对鬼、妖之事不怀疑。

林斯在旁边转悠着,若真是斗法,如此大的动静,这旁边绝对不可能没留下另外的痕迹。不过,这里挤着的人实在太多,有什么痕迹也不好找,一个多小时过去,林斯还不死心,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有点像是灵异事件的事情,怎会如此放弃呢,总算是功夫不费有心人林斯却在离这里二十米远处,发现好几处仿佛被重物凹痕,又在那旁边处发现什么东西被焚烧之后的灰烬。林斯仔细察看,眼睛一亮,这分明是符纸,旁边有一两个人看林斯蹲在这里仔细看着什么,凑上前来,道:“兄弟,看什么呢?”林斯回头笑道:“没什么。

”那两人瞄了两眼没看到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也就走开。林斯却忽然觉得有一道目光凝聚在自己的身上,如同芒刺。“高手。”林斯心中一惊,不过其对自己似乎并没有杀意,林斯不着痕迹的转过头去,转头之时,那目光移开了,林斯回头一扫望,却将目光落在了一个窈窕身影上,这里只能看到侧面,是个年轻的女子,秀亮的长发很自然的被发夹束在身后,厚厚的棉衣裹住了玲珑的身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