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神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求票――――“男的叫神棍,女的自然就叫神婆了,你声音小点,让她听到了可就麻烦了。”刘尚低声道。林斯奇道:“这么吵,这么远,她也听得到。”刘尚道:“她耳朵可尖着呢。”林斯想起昨日,自己低声嘀咕之时,似乎也被听见,对这话倒是信了几分,也低声道:“她叫什么名字?”刘尚道:“赵冷昕,人如其名,大学这么久来,我还从未见过她笑过,不过,兄弟你要追她,我绝对大力支持。”林斯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追她了?”刘尚道:“兄弟你也别不好意思,都是大老爷们,这样的女人最容易引起男人的征服**。

”“你们在嘀咕啥呢?”对面的一个女子道。刘尚抬起头来,一脸正经的道:“都是说些男人们的事情,少儿不宜,你该做啥做啥去。”那女子道:“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哼,就不怕我开学了将那件事情告诉你那位?”刘尚很是有骨气的道:“这怕什么,又没做啥对不起她的事情。”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可就不如同刚才的表现了,一个劲的给那女子夹菜,敬酒,林斯在旁边看得好笑。这时,赵冷昕忽然站了起来,背着一个小包,向外面走去。林斯忽然若有所思,低声问道:“你为什么叫她神婆?”刘尚见赵冷昕出去,声音稍微放大了一点道:“这事情,你可问对人了,要是别人肯定不知道,我给你说,你知道她那包里面放了些什么吗?”林斯好奇的道:“什么?”刘尚道:“都是些符,还有一把小的桃木剑,听同学说,上次还见她给别人算过命,看过风水,更有传得离谱的说,曾见她给一个大户人家驱鬼呢。

”林斯笑道:“看来真有点像神婆。”心中却是想着,昨晚雷电击树之事莫非就是她做的?刘尚地声笑道:“兄弟你要追她,可别怪我没提醒,你知道为什么那妞这么正点,还没难朋友吗?”林斯道:“难道这又有啥秘密?”刘尚道:“听说那些纠缠她的男的都被她下了咒,天天倒霉,不是喝水被呛着了,就是被饭哽着了,听说有一个上街踩到香蕉皮,硬在医院躺了半个多月。”林斯好笑道:“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难道你以前也追过她?”刘尚讪讪笑道:“这可不能乱说,要是被别人听去了传到我老婆那里,兄弟以后可就麻烦了。

”接着又得意的道:“我老婆是她对面寝室的,凭我的聪明,侧敲旁打,这些小事情,还不探得清清楚楚。”林斯本想问句,你又不追人家,打探这么清楚干啥,刘尚已经道:“那时一个哥们看上她了,让我帮帮忙,你还别说,真他的邪门,我哥们从来都是考试作弊的高手,可就在那之后没几天,就在考场上被捉了,还好他家里有些关系,不然连学位都没得拿。”……聚会之后,林斯终于向着屋子里走了去,那刘尚也是个热情的人,离开之时,还搭在林斯肩膀上道:“兄弟,有啥事情直接来找我,这学校里,我也朋友也有几个,帮得上的绝对帮。

”不过至始至终,刘尚都不知道林斯并不是学校的学生,而是跑进来混吃喝的。回到家里,林斯将这些日子的事情好生理了下,能值得他注意的无非就那两人,一是赵冷昕,另一个就是今日莫名其妙碰到的那算命的神棍,林斯越想越觉得,这神棍似乎是在那儿专门等着自己一样,难道他真的能掐会算?想了一会,林斯也没啥头绪,便蒙头大睡,明日又将是那千篇一律的生活,当然,林斯并未觉得其苦,而是乐在其中。第二日早晨,林斯天还未亮就外出了,不过这次并没有再往学校跑,而是花了近半个小时,奔到了森林公园中,在那里,他可以放开手脚的活动,对于一个月来都未有尽兴运动的他可是迫不及待。

以他的身手,轻易的避开视线进入公园,跑上了山顶,然后就在这山顶的一个树林茂密的地方练起拳脚功夫来,各路外家拳法,皆在他手中展现,拳势越来越刚猛,隐隐间能听到风雷之声,旁边散落的树叶都被拳风带起,到得最后,更是练起绝活来,通臂拳结合各家拳法,更是让拳术变得诡异。猛然一拳落在一根耳臂粗细的树木上面,只见上下半截纹风不动,中间却有拳头大小的一截飞出,然后才见那树木上面一截倒落下来。林斯收拳而立,点了点头道:“果然有所精进。

”这一翻活动之后,林斯直呼爽快。然后看看天色已经不早,外面已经开始来了游客,这才慢悠悠的从公园大门出去,坐上公交,一路向家行去,吃了早饭又开始他的画符大业。早晨和晚上,林斯都在公园发泄,而中午就只有在学校的操场上转圈了。每日画符,心中的杂念始终不能驱除,倒是符越画越熟练,几乎不用经过思考、对造,甚至有时候画起来与那古书上面的一点不差,也亏得林斯有此毅力,几十天如一日的度过。林斯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画了多少张,不过,反正他再一次到外面去买了朱砂、黄纸之类的东西。

当然也不是说没有进步,至少,渐渐的,林斯竟然能靠自己的毅力将心中的烦躁平息下去,而不用只依靠发泄了,而以前只能坚持一个小时,现在却能够坚持画上三到四个小时,这也可以看出心性改变。直到这日,天空中阴雨沉沉的,乌云压得很低,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在春天,这种情况很少见的,而林斯正静心画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