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看野人与当野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呃,还有票么?――――茂密古老的森林中,一个黑衣汉子突然那出现在一颗大树上,来得是那么突然,就如同他原本就站在哪里,黑衣汉子单手托着一个人,冷冷着:“我可是将你送了出来,至于能不能活着走出去,可就与我无关了。”话声一落,手上的人就被他扔了下去。下面是厚厚的枯叶,人扔下去,就当是落在了厚厚的垫子上。黑七消失在树上,过得大略半刻钟,林斯再次幽幽的醒来,短短时间内连续昏迷两次,也够让他郁闷的。努力了几次,终于支撑起半个身子来,摇了摇头,只觉得头疼欲裂,又倒了下去,过得半响,才又渐渐的好了些,脑袋里面先是模模糊糊,可接着便慢慢的回忆起了那如同梦一般的场景。

“不会是真的做梦吧?我想是的,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僵尸。”林斯坐了起来,周围很安静,也没有任何的危险气息,可是这到底是在哪儿?“好臭。”林斯掩着鼻子站了起来,地上软软的,都是一些枯烂的树叶,这四周都是一棵棵参天大树,树叶茂密,天上的都难以照射下来,只有些许的斑点,和蒙蒙的亮光让萧易于能确定现在还是白日。“这是哪儿?”林斯轻轻一跃,跳到一个树干之上,这里面空气也不流通,十分的沉闷,就像不能通风的密室,腐烂的气息,让林斯有想吐的感觉。

“看这树木,该不会是原始森林吧?”林斯此时已经确信,那之前所见并不是梦,不然为什么好端端看着表演的自己却突然出现在了这里,而且那些记忆是那么的真实,只是那人明明说要抹去我的记忆,可现在我却记得清清楚楚。顺着树干向上攀爬,照不进阳光的树干显得十分的湿滑,仿佛涂了一层润油一样,滑很难以落脚和抓稳,幸好林斯身后不弱,这才安然到了树顶。“我靠,不会被我猜中了吧。”入目的尽是无边的绿色,连绵不尽的山脉,林斯没在这视线内任何一出瞧出有人居住的迹象,不过林斯马上又兴奋起来,免费原始森林游,可是难得机会啊。

“不知道这里能不能发现野人?”以林斯的身手,并不惧怕这里面遇到凶猛野兽,就算来的是一头老虎,林斯也有信心几招之内打得它夹着尾巴逃跑。“只是,我现在似乎应该看下如何才能走出去。”毕竟看野人是一回事,留在这里面当野人又是另外一回事。林斯站在这树尖上面四周张望,只是看了好半天,也不能看出到底走哪边才是明智的选择,“若早知有今日,我定要将那天文地理好生的学一下,呃,别不是如同那些小说一般穿越了?”林斯从树尖上下来,落在一个够三人合抱的树枝上面,叹了一口气,低声道:“现在就只有靠你了。

”言罢随意的折了一根细小的树枝,嘀咕了几句,丢落了下去,低头看去,却是骂道:“往天上走,是让老子归天是吧。”原来下面乃是厚厚的腐烂树叶,这一落下去,这树枝竟然倒插在地上。林斯当然不会这么做,又折了一根树枝,随意的丢落下去,那知道结果依然是如此。“老子就不信这邪。”林斯一连丢下二十七八根,可事情就这么怪了,任凭他用什么技巧,结果都这这样,看着下面插着的树枝,林斯心头莫来由的一凉,莫非这里也有什么古怪,四周一看,忽然看见一只老鼠一样的动物,那动物此时也看到了林斯,它可从来没见过林斯这样怪物,被吓得吱的一叫,撒腿便跑,无巧不巧的撞倒了一根树枝。

林斯此时心头有些发毛,站起身来,就往那树枝尖端方向而去,可是刚跑几步,却又折了回来,向着相反的方向奔跑离开。林斯刚离开不久,他刚才所站立的地方一团青烟崩出,一个身着青色盔甲,手持尖叉的大汉凭空而现,此人正哈哈大笑。而在那地下,一团白色烟雾之中,一手握桃木拐杖白发白须的老头从地下冒了出来,五官都笑得捏成一团。那大汉大笑着说道:“这荒芜的林子里,好久没有这么好笑的事情了,真是笑死我了。”那老头道:“小老头在这里呆了几百年,也还是第一次在这地方见到人,我好心为他指明的道路,他却往深处跑,这人啊。

”眉毛扬了扬。大汉笑了一阵,忽然皱眉头道:“我说土地老儿,这人来得有些蹊跷,仿佛凭空出现。”老头听得此言,说道:“我观那人看来不过一介凡俗,连这点小法术也没看出,却毫无迹象的突然出现,确实奇怪,难道真是里面的那群怪物搞的鬼?”大汉想了一下,又是道:“我二人不过一方土地、山神,管这闲事干嘛,今日,我可能喝醉了,再去睡一会。”老头也笑起来:“极是,极是。”说完身子却一下子消失在土中。林斯跑得一阵,似乎隐隐约约听到后面有笑声,心中更是发毛,这等荒山野林,怎么会有人烟?以前他本不信鬼神之事,可自从经历那事之后,却也由不得他不相信了,“莫非是什么孤魂野鬼?看电视上所说,这些野鬼最喜吸人阳气,圣人云,对鬼神当敬而远之。

”念及此处,脚步如飞。奔跑得一阵,林斯便已经累了,毕竟人可非机器,这种极力而行,最耗费体力,而且,也开始感觉到饥饿。“若真有鬼,我这么跑也是无用。”林斯稍微放慢了脚步,“在这不知道何时才能走出的森林中,保持体力才是最好的选择。”行得一阵,林斯停了下来,越上一根树干之上坐着,喘着粗气,这一路狂奔竟然已经翻过了三个山头,休息的同时,四处打量,忽然看到旁边的不远处有一石壁,离地面七八米多高的地方,有一棵果树,果树不大,数上接着数十枚红彤彤的拳头大小的果实,有几只小鸟,站在树枝之上,正啄食着。

“也不知道能不能吃?不过这些鸟都能吃,应当没多大的问题。”歇得一阵的林斯血气已经平缓了下来,跳下树枝,来到那山崖之下,抬头上望,却发现这石壁太过陡峭光滑,根本就无法攀登上去,看了看自己有些“白嫩”的手指,无奈的摇了摇头,忽然眼睛一亮,原来有一根大树的丫枝直伸到那几根果树旁边,林斯一阵攀爬,便已经来到那根丫枝上,树上的鸟儿见树枝摇晃,鸣叫声中惊慌的逃跑了。林斯稍稍平稳心境,用力一跳,落在那果树旁边突出的岩石之上,一只手抓住果树的树干,可树干太滑,竟然没抓稳,身子就向下倒下,眼看就要落下,林斯运转腰劲,脚一蹬,头下脚上,双脚一扣,牢牢的扣住树干,然后弯过身来双手抓住树干,一个翻身,又站了上去。

只是这一阵摇晃,树上成熟的果实早已经劈里啪啦的向地下落了去,看着留在上面的青涩的果子,林斯苦笑,早知如此,只需寻几块石头用力一砸,不全都下去了,哪用这么麻烦。摘下树上离手不远处仅剩的几个成熟果子,林斯低头打量片刻,最后沿着这峭壁侧奔而下,借着一些凸石,下去可比上来简单多了,只是,真拿着这东西之后,林斯反而不敢吃了,心中虽有点幻想,这深山老林中,这东西会不会是那传说中那些仙果,可万一有毒又如何是好?不过这果子也委实诱人,远远的便能闻到飘荡出来的清香。

叹息了一口气,林斯还是放弃了这诱人的想法,但也舍不得丢弃,脱下一件衣衫,将这些果子望衣服中一兜,抗在肩上,又打起了别的注意,在靠近峭壁的地方,寻了两块坚硬的石头,向着前面的路走去,未走多久便听到鸟鸣之声,心中一喜,搁下包裹,小心潜伏前进,过得片刻,便见一根树枝上有六七只小鸟正梳理着羽毛,展示着歌喉。林斯此时肚子饿了,可不存在什么怜惜的念头,掂了掂石块,找寻了一个空档的位置,猛然扔了过去,在巨力之下,石块势若流星,那些小鸟还未反应过来,便有一只被砸了下来,另外的几只惊慌失措的展翅逃跑,林斯又是一块石头扔去,将其中的一只又丢了下来。

提着两只死鸟的脚,林斯叹息着:“小鸟,小鸟,可不能怨我啊,我也是逼不得已。”一只鸟,整个头颅都砸成粉碎,另一只,胸脯上面失去了小半。回来拿起包裹,林斯便是一阵狂奔,刚才他隐隐约约听到一阵溪水的声音,果然,转过一个小坡,便看到下面有个小溪,奔了下去,捧起水,连连喝了几口解了渴。坐着歇了下,从钥匙扣上取下小刀,熟练的将鸟的毛皮内脏去了,用溪水洗干净,在旁边寻来了些干材和干草,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美的打火机来,一边道:“幸好今天把你带上了,可惜没盐、没调料,不过就将就将就吧。

”点燃材火之后,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把木材架好,削了一根树枝将鸟穿上,就这么烤了起来。浓浓的香味传出,看着上面炙黄的冒着油,林斯咽了一口口水,肚子咕咕直叫。两只小鸟下肚,林斯的肚子算是有了着落,只是嘴里一直淡淡的,总觉得不太好受。此时,天色已经渐渐的暗淡了下来,本来就十分阴暗的丛林中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林斯寻思着找个地方暂住一夜,四周也没见什么山洞,只得在一个较为空旷的地方寻了一根高大的树木,三米多高的一个大的枝干,稍平坦处足够三个人平躺下来,在下面升起一堆大火,以御寒和防野兽,这一翻动作之后,人已经渐渐有了困意,便跃上树枝,躺在上面闭上了眼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