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生日异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面对赵冷昕的质问,林斯笑嘻嘻的走到旁边,坐在花台上,道:“小姐,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这么说话,是不是太没礼貌了。”赵冷昕道:“不要叫我小姐,叫我名字,你跟踪我多次,我的名字想来不用我再说。恩情记在心中就行,你这次真的帮了我,下次,若我帮得上,自然会帮你,无须多说,不过,这这之前,你是不是先回答我的问题。”林斯道:“跟踪你?这话从何而言,赵小姐估计是看错了吧,现在这城市人太多,长得像的也多了,很正常的。何况即便是我们不小心碰到过几次,也是缘分啊,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看来我们前世今生的缘分都不小啊。

”赵冷昕冰冷的凝视林斯片刻,忽然转身就走,同时说道:“你救我一次,我帮你一次,记住,只是一次。”林斯坐在花台之上,摸了摸鼻子,低声轻笑道:“这小妞挺有性格的。”想扶一下眼镜,却发现今日根本就没带,笑了笑,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就向着自己的楼层走去。将要上楼之时,嘴角忽然浮出笑意,眼睛斜视了一下,似毫无所觉的向着楼上走去。林斯消失不久,赵冷昕从旁边树干上跳了下来,抬头望着楼层上面,若有所思,忽然她面色一寒,手中的捏了一个法决,双目的光芒忽然亮了起来,若同是开了光一般,身子如同鬼魅一般的前掠十数米,然后右手向腰间一叹,一张符已经夹在指上,手指轻抖,请声呵斥:“急!”那道符纸化成一道光芒奔出,在半途之时,微微停顿,爆发出一道肉眼不可见的光芒,贴在了后面的一根树木之上。

赵冷昕跃过去,取了符纸,熟练的叠成一个三角形,收进腰间挂着的囊中,美眉轻颦,自语道:“这里怎会有成了气候的野鬼?难道是玉山的,带回去问问,哼,这些家伙又不安分了,居然敢到这城市中来。”林斯见赵冷昕回头,从四楼的楼梯间缩回了身体,他耳朵灵敏,如此远距离,如此轻的声音,却也听得了一些,看到赵冷昕的身影消失后,这才带着疑惑上楼去。野鬼?玉山?难道是?回到屋子中,来到厨房前,发现虽然关了火,但锅里的面却已经融了,林斯郁闷的将这面乘进碗里,安慰自己道,就当是吃面糊算了。

不过,放上点作料之后,味道还不错,林斯又盘算着,是不是下次又这样吃。森林公园之中既然不太安全,林斯这几日便也不打算过去画符,至少自己已经知道那符确实有用。金雷神符也不能画,自然只有画起水雷神符来。不过,早上之时,林斯看着日历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农历二月十三,再过几日便是自己的生日了,而来到者定言城中,已经快有四个月的时间。也不知现在天木市的情况怎样,灵异组是不是还在追查自己,而严叔和老陈他们情况又是怎样了,林斯思量着自己是不是该打个电话去问问,还有林姐那里,本是说一回市里就联系,可时到今日却还从来没打过一个电话过去。

“两个月,我便再等上一等,到时回去正好可以高考。”余下几日过得很平静,有着一次成功后的林斯,并不太急于再去从赵冷昕的口中打探消息。不想多生波折的他只在这房间中画着水雷神符,几日下来,水雷神符画得越来越熟,可是依旧没有成符的迹象,与画金雷神符心中充满了杀意和烦躁不同的是,水雷神符画起来心头一直很平静,就如同平常的画画那样,仿佛只是描述着普通的图案。不过,金雷神符的成功,让林斯相信水雷神符也非假货,气馁之心不起,以平常之心对待。

四日过去,二月十七,今日正是林斯的生日,十七岁的生日。这一日不过是他被林一全捡到之日,至于真正生于何日,他却不知道。林爷爷在时,还在今日会为他庆祝,而严叔也会抽出时间送上点东西,但现在却在这无人认识的异乡,晚上,林斯去了酒吧。酒吧在定言大学过去不到五里的地方,只需要乘坐公车几分钟而已,林斯在一次乘车时看到过的,但还没有去过。林斯是靠双脚走过去的,几里的路途走了近两个小时,路上走走看看,来到这里多日,还从未有机会如此看过这周围的景象。

到得酒吧之时,酒吧已经开了门,里面已经不少的男男女女,很闹,或许只有这样的声音才能驱散林斯心中的孤独。端着酒杯如同过客一样看着嬉闹的男女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是与年龄不相符合的沧桑,仿佛看透了人世,林斯虽只有十七岁,但这些年来却经历了常人不能想象的那么多事情。“可惜,可惜不论怎么喝都不会醉,一醉解千愁,真想尝尝喝醉的感觉啊。”也不知道打发了多少前来搭讪的女子,林斯付了酒钱出了酒吧。十七的月光依旧很圆,今夜是少有的万里无云,回到家中的林斯又将凉席搬上了天台之上,手上还提着一瓶烈酒。

坐在席子上,靠着天台的栏杆上,林斯猛灌了几口酒,擦了擦从嘴角留下的酒渍,热辣的味道在喉咙徘徊。“真爽,若我林斯生在古代多好,每日纵酒狂歌,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形,那该是多么的豪情壮意。”一大瓶烈酒就这样咕噜的灌下了大半,闷热的感觉让林斯全身的血液的活跃了起来,仿佛在不受控制的奔腾起来。林斯有些摇晃的站起身来,看着这一栋栋房屋,突然想纵声大叫,心头上,一股不能压抑的烦躁之感突然升了起来,就仿佛千万只蚂蚁在心中乱爬,比起画金雷神符还要难受百倍,猛然一脚,林斯竟然将身边的水泥栏杆给踢得向外崩射,一种破坏一切的欲望自心灵深处升起……本文来源:http://,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