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脚印惹的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斯走出房门,随手拿起桌上的眼睛戴上,笑嘻嘻的看着这女子道:“请坐,请坐。”女子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脸上冰冷直入心肺,冷冷的道:“不用了。”对林斯怪异的笑容视而不见,仿佛刚才的事情未有发生过一样。林斯见起不了作用,也没了兴趣,说道:“赵小姐要不要喝点什么?”女子道:“我只说两句话就走。”林斯道:“哦,那随便吧,不知道赵小姐深夜相候所为何事?”赵冷昕道:“楼顶的凉席和酒瓶,还有下面脚印中的痕迹,我都已经为你抹去。

”林斯笑道:“那可就多谢了。”林斯的瞳孔微微的缩小,但面上却不露声色,对这事情,他也未再作隐藏,如此明显的迹象,赵冷昕若没有联系到自己身上来,那才不正常,眼光微转,便在屋子的一个角落上发现了捆着的凉席。赵冷昕道:“这倒不用,我只不过是为了还那日的相救之情而已。”林斯随便接了两杯温水,一杯放在赵冷昕身前的桌子上,端着另一杯喝了几口,坐在了沙发上面,道:“赵小姐可还有别的事?如果没有,我可就不送了,大半夜了,也该睡觉了,当然,如果赵小姐想在蜗居呆上一宿,我也没有意见,不过,这床是只有一张,我可不会让出来。

”对这件事情,林斯并不愿意多谈,毕竟这里面就算自己也搞不清楚。赵冷昕一声冷哼,也没多谈,自窗中越出,身子冉冉飘下,与林斯的身法不可同日而语。林斯笑嘻嘻的站在窗口挥着手道:“赵小姐晚上有空再来。”声音说不出的淫荡,若旁人听了去,只怕会当这二人有着某种不足以向外人道明的暧昧关系。刚一说完,便觉得面门劲风袭到,却是一张符纸,林斯那时未有多想,只当普通暗器侧脸闪过,却募然想起别的一些东西,抽身急闪,刚有动作,那张符纸就猛然爆炸开,化成一团火焰临面扑来,接着瞬息而灭,但林斯依旧感觉到有一点焦黄的味道,“我靠,这妞还不真是普通人能消受的。

”林斯骂咧着,照了下镜子,发现临眉心处的眉毛被烧了半截。赵冷昕离开之后林斯的脸冷了下来,这次的麻烦只怕有些大了,不过,赵冷昕既然帮自己抹去了痕迹,应当就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至少不用马上搬走了。拖着疲惫的身子跑了一天,林斯早已是不堪,赵冷昕一走,松懈下来的他便只想倒在床上,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是去看了下藏着五雷神符和八卦云盘,若是这东西丢了可就亏了,看到两件物品安然的躺在床下,林斯松了口气,看着旁边桌上废弃的黄纸,还有朱砂、毛笔,分明是有动过的痕迹,这里除了赵冷昕不会有别人,难怪她敢于在自己面前展露符法,不过,她不会从这些废弃的符纸上看出什么来吧?报着一些怀疑,林斯躺在了床上,沉沉的睡去。

“咚咚咚。”敲门声将林斯从睡梦中惊醒,此时天色已经大亮,看了下钟,已经九点半了,打了哈欠,拖着依旧疼痛的身子去开门,透过猫眼看去,本以为是房东,看到的却是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察。林斯的瞌睡立马醒了过来,片刻间已经有了定计,打开门,打了个哈欠,然后佯作很意外的一怔,接着道:“有什么事吗?”站在前面的警察大略三十来岁,后面一个很年轻,手上拿着一个记录本,前面的警察拿出证件亮了一下道:“这位先生,我叫马建明,想找你了解一下这两天的情况。

”林斯佯着很诧异的摸样道:“情况?什么情况?”马建明道:“方便进去吗?”林斯让开身子,道:“请进,请进。”两个警察走了进来,马建明道:“这么大的房子,你一个人住吗?”林斯笑道:“这是租借的房子,一个人住者清净。两位警官随便坐,喝点什么?咖啡怎么样?”马建明很随意的道:“咖啡吧,多加点糖。”后面的年轻警察道:“我也一样。”林斯一边冲着咖啡一边道:“两位警官想了解点什么事?”马建明从那年轻警察手中取过记录本,道:“林斯,可以叫你小林吗?”林斯道:“随便,很人都这么叫。

”马建明笑了笑道:“小林你是在定言大学上学?”林斯心念急转,警察上门盘问,自己可不能以平常答复邻居们的借口去答复他们,他们只需在学校略微一查就知道自己话的真假,片刻间,林斯就想好了对策,笑着道:”暂时还没有,正准备今年来上这里的成人大学。”马建明道:“哦,定言大学不错,成人学院出去的与别的重点大学普招学生也相差无几。”林斯笑了笑,没回答。马建明道:“我们此来主要是了解一下,昨日凌晨的一些情况,昨天凌晨的事情,小林你该知道吧?”林斯诧异道:“什么事情?前天是我生日,下午便到外面去和一些朋友玩去了,一直到昨晚才回来。

”两位警官对望了一眼,马建明道:“林先生真不知道?”林斯摇头道:“真不知道,昨晚回来之后就一直在睡觉,刚才听到敲门声才床,两位警官,到底是什么事情,不会是与我有关吧?”马建明道:“这倒不是,只是一件怪事发生在这栋后面,我们怀疑是有人恶作剧,林先生在这栋楼上,所以我们想过来了解下情况。”林斯摇头道:“我这两天都没在家中,连什么事情都不知道。”马建明站起身来道:“这样,那我们就打扰了。”林斯笑道:“哪里话,马警官也是为了这小区的安全。

”马建明道:“小林你若见到什么线索,可以打电话这个电话通知我们。”林斯接过纸条道:“好的好的。”二位警察一边说话一边向门边行去,刚到门前,忽然又响起了敲门声。林斯心中嘀咕,“平时一个人都没有,今日却接二连三,也不知道是谁。”打开门,见到外面的人却是一愣,然后诧异的道:“是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