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退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吕义一声尖叫:“小辈,欺人太盛。“声音直入灵魂深处,林斯的身子稍顿,吕义的身子又是散开,鬼物修炼到了深处,能隐能现,能散能聚,散时无迹可寻,但亦能伤敌,他们本是魂魄,是以对灵魂的攻击都有其独到之处,让人防不胜防,更能趋使阴气伤敌,虽因其天生原因,有破多限制,但也能在天下修炼界中占据一席之地,若非林斯不惧阴气煞气袭击,反而能够克制,只怕情景不会如此简单。赵冷昕来到屋中,又捏起一符,低声轻喝:“急急如律令。”屋子之类清风陡起,屋中浓雾顿被吹散。

吕义身子凝聚,手轻扬,几道黑针向着赵冷昕和林斯射来,速度极快,林斯此时意识已经完全清醒,身子成铁板桥倒弯下去,闪躲开,但黑针在面门之时,却猛然的爆炸,黑色的雾气顿时将林斯淹没。但这力量却依旧不能伤害林斯。另一边,赵冷昕手上桃木剑轻轻一划,准确的砍中黑针,桃木剑上面闪过几道红光,黑针扑哧的一响便消散无影。吕义叫道:“矛山派的小辈,此来我与他私人恩怨,与你无关,还不快快退去,不然休怪我不客气。”赵冷昕惊奇着林斯居然不惧旁人阴煞之气,面上却冷冷的道:“你等鬼物居然不遵条理,妄图扰乱凡尘,若还不识进退,别怪我将你打得魂飞魄散。

“吕义尖声叫道:“就算清凡那牛鼻子也不敢说此大话,你这小丫头找死。”身子一闪,再次消失,却见虚空悬浮一道幽幽火焰。这是吕义收集的磷火,经阴气滋养,用收集的星辰阴火凝练太阴真火,直接烧人魂魄,沾上一点就难以祛掉。片刻自间,便魂飞魄散。那道磷火猛然膨胀,然后化成漫天火光罩来,火光袭来,林斯觉得心中一团寒意升起,仿佛血液都冰冷了起来,对这等妙法,以林斯的手段根本没法抵挡,之前吕义存心想将林斯擒下,此时却起了杀意。赵冷昕喝道:“敢辱我师尊。

“手指竖立成剑决,符纸凭空而现,虚空几画,飞快的念了几道咒语,脚下步伐急行,木剑斜指,咒语完时,符纸猛然爆炸开来,化成漫天金光,那些阴火顿被震散,飞快消失,赵冷昕剑决一引,桃木剑化成红光飞去,身势急厉。林斯看得呆了呆,这等手段自己是拍马也及不上,虽说早知世界太多奥秘,但今日真的见到也能让他惊讶不已。桃木剑乃是鬼物的克心,而吕义更深知这桃木剑定然是上百年的桃木制成,经过开坛开光,附上符法,此时再经秘法祭炼,威力定然不凡,不敢让之触及身上,连忙拿出自身法宝,一根乌黑的锁链,锁链的一端乃是一只爪子,乌黑得发亮,指甲锋利,形状犹如真手,吕义握着另一端,舞动锁链,前面的手掌伸缩有如活物,将桃木剑挡在外面,然后化成一道黑光向赵冷昕抓去。

林斯退到一旁,这等打斗他却插手不上,暗自观看,却也分别不出谁高谁低,吕义占了身体的便宜,可聚可散,行动快捷,但赵冷昕却凭借符录加持,身上闪着黄光,属性上压制着吕义的发挥。林斯此时小心戒备,心中一个念头闪过,正要去隔壁取来八卦云盘,忽听得一声尖叫,身子一顿,一团黑光撞在从窗子向外奔去,窗口之时,有金光闪烁,但那黑影却又是猛的一撞,那金光顿时破碎。“今日暂且放过你等小辈。”黑光瞬间远去。黑光远去,电灯一下子亮了起来。

赵冷昕追到窗口,看着逃脱的吕义一跺脚,然后收起桃木剑,走了回来道:“今日的材料费和劳务费一个七千四百元,我希望三天之类能到帐。”林斯张大了眼睛道:“就这么一会,几张破符就要值七千二?”赵冷昕道:“看在你曾救过我一次的情况下,收你整数,七千元。”林斯盯着赵冷昕看了一会,忽然笑道:“好象我可没请赵小姐出手,何况”林斯扫了下屋子里的东西,道:“赵小姐毁了我一屋子里的东西,可还没赔偿呢。”看着满地狼籍,毁坏的桌子,床单,柜子,只怕也是上千块的东西,而且这些东西都是房东了,还不知道怎么解释。

赵冷昕昕没兴趣与林斯耍嘴皮子,道:“你不给也行,不过,我可不会再出手相助。”林斯嘀咕道:“不出手就不手。”赵冷昕走出了房门,一边又道:“鬼王的价格是一百万,如果你考虑好了,可以来找我。”然后直接从客厅的窗子跳了出去。林斯道:“靠,一百万,比抢劫还狠。”然后看着屋子里混乱的一片,林斯哭笑不得:“啥时候,我又和这东西结了仇。”一边收拾着屋子里的东西,林斯一边寻思着。这吕义今日走了,只怕不会如此擅罢甘休,总得想个解决的办法。

想到这里,林斯还跑过去将八卦云盘放在身边,还拿出了那收藏起来的一张金雷神符,这张符纸乃是林斯画成的第一张灵符,很有纪念意义,不过,与自己的命相比,那点意义就微不足道了。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