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林中被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斯揣着两件算得上可以制敌的东西,心中算是安定了不少,好歹手中总有了一些对付这种不能以常例度量的手段。屋子里,林斯将打倒了东西扶起来,可是过得片刻,似乎觉得味道不对,忽然,他呆住了,桌子还有一些其他的物体,都飞快的腐朽,仿佛经历了许多年代岁月的摧残,林斯一抹身上的衣服,只见衣服也化为粉末,几阵工夫,全身上下就光溜溜的。再随便踢了一脚那桌子,顿时散架,林斯呆了呆,哭丧着脸叫道:“又要破产了。”吕义裹着黑雾飞快的回了玉山,里面的兄弟早在等待。

“大哥,那小子擒回来了?”吕义化成人形,摇了摇头道:“本来就要成功,却被茅山派的小辈打搅。那小子也有些棘手,身上的法宝居然不惧阴煞之气,我全力施展摄魂魔音也没多少效果。”“茅山派的插手了?这可得慎重而行。”说话的是那书生。吕义一声冷哼:“若非前段时间的事情引来许多修炼界的高手,害怕闹得太大动静引来麻烦,这两个小辈,只需片刻间就能拿下。茅山派这几百年来势力越渐衰弱,高手没有几个,我未必就会怕!”书生道:“以大哥的实力,与人单打独斗自是不惧,但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向来不要脸皮,我们不得不防。

“吕义走进了大殿,心中怒意稍去,坐在椅子上,他能在这地盘踞,自不是只依靠力量,细思片刻,道:“这倒是,我们得从长计议,能不与修炼门派冲突,就最好不要,毕竟我们还得为手下的人考虑。”……赵冷昕此时也在为林斯的事情而奇怪,“他到底是何人?刚才似乎也不是装模作样,但为何不惧阴煞之气?难道是真有法器护身?但我为何竟未感觉到?”这边不提,林斯也在为难,不过片刻就下了主意,感觉这里的事情不好说,也就干脆不说,去家具厂定制了家具,先斩后奏,到时再想办法和房东解释。

此后几日,每当夜晚来临,林斯总有点心惊胆战的感觉,不过,隐隐间也觉得有几分刺激,比起前几年万无一事,天天上学要来得有趣得多,有时,林斯还真觉得自己有几分犯贱。这几日很平静,那鬼王未有再来,林斯在网上疯狂的找寻着对付鬼的办法,各大论坛上留言。上面的回复倒是不少,或劝他去寻法师帮助,或者去寺庙求高深之类的,还有人劝他去看看医生,多多休息,说过度劳累容易引起幻觉,甚至神经错乱等。林斯狂汗,更有甚者干脆招揽起生意,留下电话,可林斯一拨,发现大多都是空号,要不有人接了就直接骂他神经病,估计这号码是别人乱填的。

眨眼间已经六天过去,这日早上,刘尚打来电话,说请他吃饭,一问才知是他生日,几个朋友聚聚。林斯想了想也没推辞,问好了地点,下午就直接走了过去。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餐厅中,来的都是刘尚班上的和寝室的一些朋友,刘尚一翻介绍之后,大家也熟络起来,大学生们都虽已经快步入社会,但多少还有些纯洁,至少不会像社会上那样都带着有色的眼光,吵吵闹闹中,林斯也融入其中。而渐渐的林斯终算明白刘尚特意的叮嘱他必须来,不来不行的意图了,原来他却是抓林斯前来陪酒的。

林斯笑了笑,也不在意,笑着对刘尚道:“既然要喝,到时候可别心疼。”刘尚开始还拍着胸膛直道:“尽管喝。”可是到得后来看着一箱箱的瓶子拿出去,然后自己的同学一个个不信邪的倒来,刘尚终于可怜兮兮的看着林斯,但不要林斯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来。到得最后,来的男生除了半途吓得逃跑的四个之外,全部倒下,连女生也四五个喝得醉醺醺的,而林斯还似乎没喝足的要了一瓶八十多块的白酒,才酒足饭饱的施施然远去,只留下目瞪口呆的一席女生和还算有点清醒但直想狂叫破产刘尚,当然,还有这一包间不知道如何弄回寝室的的醉鬼。

林斯走远之后,回想起刘尚的的眼神,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旁人见之,莫不以为其是从某非正常人研究所跑出来的。林斯没有急着回家,而是一时兴起来到河边看着水中的月亮,感受着从何中吹来的湿润的清风,感叹言之:“人生难求一醉啊。”不过,今日,对林斯来讲也算是尽兴了。但是人生就这样,乐极而生悲。正自感叹的林斯忽觉得冷飕飕的,开始还以为是河风吹的,但忽然间却觉得不对劲,周围实在是太静了。“吕义!”一个念头闪过,林斯身形暴起,向着自己家中奔去,或者说是向赵冷昕住的地方奔去。

但刚奔得几步,狂风大作,地上的灰尘刮起,紧接着黑雾笼罩,这里已经伸手不见五指,身后劲风陡起,林斯急忙一晃,身体侧闪躲过,然后就得轰的一声,那力量落到旁边的树上,木屑翻飞,射到林斯的脸上隐隐作疼,又感觉一道力量横扫过来,林斯逃跑不及,手臂交叉的一挡,只觉手臂麻木,对方的力量大的出奇。林斯顺势滚地,把腿上的匕首拔在手上,还未站起来,几道劲风从背上袭来,林斯来不及回身,狼狈的闪过,这几下,速度极快,时机把握很准确,林斯没有丝毫的回气的机会。

心中惊骇:“这鬼居然还能进行这样的攻击,若再配上其他的手段,自己万难阻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