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备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斯也不喜欢加糖,他喜欢这苦涩的味道,康娜咖啡味道香浓、甘醇、并且略带一种葡萄酒香,他轻轻的搅拌着,等待着赵冷昕的回复。前晚的袭击,还有鬼王吕义的事情一直压在他心头,这两件事情都不是用世俗势力能够解决的,而在他认识的人当中,能帮助他的却只有两个,一便是赵冷昕,另一个或许是他至今也不清楚其底细的欧阳庆。欧阳庆此时怕正等着林斯送上门去,林斯自然首先将之排除。赵冷昕要的是钱,虽说林斯手上钱已经很少了,但一百万,林斯只要愿意,还是能够轻易弄来的,正如他刚才所言,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讲,一百万很简单。

不过,这并非林斯的目的,林斯想的却是借这件事情与赵冷昕扯上关系。符录的事情,还有那晚袭击的事情,林斯都期望从赵冷昕口中得到一些信息。赵冷昕也是聪明的人,对林斯的打算只怕也猜到了一二,不过,高手难寻,她也有她的谋划。一刻钟的沉寂,赵冷昕终于开口。“劳务费我可以不收你的,但是符录其他材料的费用,总不能让我付?”林斯微笑道:“这你放心,我相信我们合作会愉快。”林斯伸出手。赵冷昕迟疑了片刻,最后象征性的和林斯握了一下,便收了回去,“前日的七千块钱,我希望尽快到帐。

”林斯真想翻白眼,这女的咋这样贪钱,不过,有求于她,忍!林斯点了点头道:“你把帐号给我,明天我就转给你。”“今日阴历二月二十七,月圆之日,天下阴物的力量都会增强,若不出我所料吕义会在下月十五日再来。”再聊得几句,赵冷昕就拉入正题。“还有十六日。”林斯算了一下时日。“不错,还有十六日,而且,我们只有那一次机会,如果那一天放走他,只怕他就不会再轻易再出玉山,玉山乃他经营几百年的老巢,在那里,我们有败无胜。”赵冷昕看着林斯有眼,然后又淡淡的道:“而如果放任不管,那么他再出来之日,就定然会是七月十五。

”林斯喃喃道:“七月十五,鬼节?”赵冷昕道:“正是鬼节,如果说普通月圆之日,鬼王难以对付,那么到了那天,地狱门开,万鬼出行,一年中阴气最盛的时候,鬼物的力量成倍而增,鬼王一声令下,便有万千鬼物相随,到时,你自谋多福吧。”虽与赵冷昕交往不久,林斯却知其性格一二,她这么说,事情也肯定与之相差不远,而此时,他也明白这事情的严重。先且不管前晚的袭击事件,首要的却是要解决吕义之事,七月十五,林斯先不管,反正那时自己已回天木市,现代交通不比以往,想离开容易得很,他不信这鬼王还能追了去,何况到时,自己说不定就有了别的方法,眼下只事却是下月十五。

赵冷昕似知道林斯所想,冷冷一笑:“别以为远离这里就能逃离是非,修炼界许多手段非你能明白的,鬼节之时,哼哼。“万一,他不出来,一直等到七月十五,又该如何是好?”林斯心中一紧。赵冷昕淡淡的道:“吕义一代鬼王,不会这样忍气吞声的,下月十五日晚,我会在你家中布下阵法,到时,让他来得去不得。”……十六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赵冷昕给了林斯一道符,说是能凭此感应到他周围状况,这十五天之内,最好别离她太远,特别是晚上。

两人虽说算是扯上了点关系,但却也一直很少见面,赵冷昕冷得有些不近人情,林斯也不是那去贴冷脸的人,想当年天木市中,都是别人对他献媚。这些天林斯在家中画了金雷神符,此时他也顾不上什么不打搅别人,虽说有赵冷昕保护,但定要自己有着手段,以防万一,这才安心。林斯将八卦云盘和几张金雷神符,一直贴身放着。时间转瞬而过,眨眼间便是十多天后,吕义如赵冷昕所料,十多日来都未来骚扰。正月十四日,赵冷昕便开始在林斯的家中布置起来,一道道符印暗藏,黄布所制的各种符阵挂在屋子之中。

“吕义虽说不会忍气吞声,但他未必就会进这屋子之中,我们得想办法将之引来。”十五日,天色渐渐的暗下来,林斯和赵冷昕来到了天台之上,只见赵冷昕挥手就是几张符录打出。“我已在里布下奇门阵法,三个时辰内外面普通人不能看到这天台上的动静,现在七点过十分,我们动作快些。”赵冷昕在这天台上搭上了祭坛,铺上黄布,摆下香坛,桃木剑,还有一些符纸,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赵冷昕就在祭坛后面盘膝而立,静静调习。林斯在地下铺了报纸坐着,也在这等待鬼王的来临,有点紧张,也有些兴奋。

皎洁月光将银色的光辉撒向大地,周围传来虫子的叫声,月上中天,楼中的人们都安歇了,房屋里的灯光一个接一个的熄灭。林斯看了看手机,已经十一点四十分,可鬼王还没有一点要来的迹象。赵冷昕这三个小时至始至终未有动过半点,连呼吸的节奏也未有改变分毫,不得不令林斯佩服其入静的境界。忽然赵冷昕张开双眼,盯着天上,林斯见之也精神一振。天地静了下来,虫鸣之声陡然消失,林斯抬头望去,只见远处一朵黑色的云飘了过来,速度很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